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662 開賽

g,更新快,無彈窗,!

哈呼,一陣狂風刮過,貪吃的大風的嘴邊就響起了嘎吱嘎吱的聲音.

"哈哈哈,這是吃到了沙子了吧?"

"我知道大風,你一定不太適應這種純沙漠的奔跑的環境,但是不用擔心,有你英明神武的主人的帶領,一定會讓你在此次的比賽之中大放異彩的!"

說完,顧崢只是輕輕的拍了一下大風的脖子,這個吃沙喝土還配著糖的乖巧的馬兒就如同一陣風一般的在酒店後場的沙場之中躥了出去.

顧崢這一跑可了不得了,一人一馬端的是肆意瀟灑,讓人不自然的就忽略掉了……騎師本身裹得像是一個劫匪一般的誇張.

大家本就是來此參賽的選手,對于會對自己產生威脅的勁敵,未免就會關注上幾分.

"這個人是誰?"

"沒見過啊,是邀請名單之中的人嗎?"

說這話的是迪拜原本的第二順位繼承人,現如今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哈曼丹.

這位待人溫和喜歡交際和政治的王子,此次是第一次來參加迪拜國王杯這種艱苦的耐力賽類型的比賽的.

蓋是因為他那剛剛因為心髒病突發的大哥,也是原本迪拜的第一順位繼承人,是一位優秀且瘋狂的耐力賽的愛好者以及職業運動員.

而他的去世,是那般的突然,他走之前的願望,又是那般的明顯.

這位曾經一個人一舉奪得過世界上諸多耐力賽獎項的前迪拜王子,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來參加這一次規模更加龐大也更有挑戰性的迪拜國王杯了.

哥哥未曾完成的心願,作為弟弟的哈曼丹打算親身頂替,哪怕是他對于馬術並沒有大哥那般的精通,但是出于一個弟弟對于哥哥的愛,他也要曆盡千辛的將這一次高達四級的賽事賽程給完整的跑下來,用以祭奠他們兄弟之間的情誼.

難得的,哈曼丹王子也混跡在了這群旁觀選手之中.

而在他身旁隨行助理,也十分給力的將顧崢的資料給調取了出來.

"哈曼丹王子,這名運動員的資料已經調出來了."

"我想您不需要太過于在意了."

"因為這名選手是來自于馬術耐力賽的弱項國家中國,並且是只有一次單場的一級賽事的比賽經驗的新手."

"雖然他只參加了一次比賽就獲得了當地的冠軍,還表現出了一定的馬術天賦."

"但是與其它的聯合酋長國以及阿拉伯地區的優秀選手相比,是不具有威脅性的."

"更何況,這位選手還拒絕了我們主辦方為其提供專業的馬匹進行參賽的建議,自己聯系了與我們比賽有合作的阿聯酋航空公司,運送了自己的馬匹."

聽到了助理如此的解釋,哈曼丹卻是感到了疑惑:"這是好事啊,選手用慣騎的馬匹參加比賽,不是比與陌生的馬兒相互配合,更容易取的好成績的嗎?"

這位王子一看就是不善于耐力賽的選手.

一旁的助理卻是好聲好氣的給自己終身服務的老板繼續解釋著:"雖說耐力賽的選手是應該講究一下人馬之間的配合."

"但是卻是要看看這人是什麼樣的人,馬是什麼樣的馬."

"對于剛從事于這種運動的新的選手來說,一匹好馬的作用在這種比賽之中才是取得好成績的關鍵."

"不說別的,光是160公里的五個分賽段之中的馬匹恢複的時間,咱們的阿拉伯的馬種就要比中國選手慣用的蒙古血統的馬匹要來的更有優勢."

"用我們賽區組委會所提供的良駒,可以有效的避免外來馬不適應沙漠的奔跑環境,以及過度的勞累所帶來的損傷."

"所以我說,王子殿下,咱們無需去注意這種選手,他在短距離的騎乘過程之中,再怎麼瀟灑漂亮,對于整個比賽的結果也是沒有任何的幫助的."

"不若我跟您推薦一下咱們此次比賽需要注意的著名的選手吧."

"比如說哈薩克斯坦共和國,以及相鄰的西亞國家的選手們,他們可都是十分熟悉咱們迪拜國王杯的沙漠賽道的選手."

聽到了助理的仔細分說,這位哈曼丹王子終于將注意力從顧崢身上轉移了出來,十分認真的就聽起了一旁助手的分說.

至于現在的被大家忽視的顧崢,已經通過嘗試騎乘的這一段時間,感受到了大風這匹馬的賽前狀態.

它十分的亢奮,並且對沙漠路段適應的十分良好.

待到他將大風牽入馬棚之後,自己的馬兒還十分興奮的唏律律的朝著顧崢打了一個告別的響鼻.

就算是馬兒也有預感,明天的它,可以跑上一個痛快了.

這邊的顧崢和大風是痛快了,隨同他們一起來的中國隊的隊員們……這心里就別提多難受了.

因為都是從一個國家出來參賽的選手,甭管是俱樂部選派的還是自費自主參賽的,因為出國抱團的心里,不過片刻的功夫大家可就混熟了.

但是等到他們真正的去熟悉場地的時候,就感覺出來了,這個傳統的賽事對于他們這種新選手來說意味著什麼.

那些讓他們玩馬的人耳熟能詳心跳不已的著名的選手和團隊,就在自家的跟前晃悠著,彼此間因為熟識的關系還十分熱絡的打著招呼.

可是到了中國選手這里的時候呢?

擦肩而過熟視無睹這都算是好的,若是碰到幾個想過來刺探一下軍情的人,先過來瞅瞅中國隊員的臉盤子,再仔細的琢磨一會,然後再用結結巴巴的英語詢問到:"蒙古?"

待到中國的隊員們憋出一個笑臉回應對方到:"中國"……

待這兩字剛剛說完,對面的那個絕對不是黃種品的亞洲人就失去了繼續攀談的興趣,只是搖搖腦袋十分敷衍的說上一句:"拜拜."

那尷尬勁兒就別提了.

基于這種並不算美妙的待遇,心態好一點的,還能自娛自樂的自我嘲諷一下,說是中國的馬術運動希望就在他們的身上了.

若是那心態稍微差一點的,心中就像是憋了一股火,就想著明日里的比賽之中能夠一鳴驚人,讓那群瞧不起人的老外們瞧瞧,騎兵的祖宗到底是誰.

顧崢就是在這般詭異的氛圍之內如同沒事人一般的回到了酒店.

在晚餐的時間里還同一直在酒店之中四處溜達的姜越與白主任對此現狀溝通了一番.

"這是怎麼了?"

"沒事,吃你的飯吧,這群人的賽前綜合症犯了,失去了平常心了."

"你不用管他們,吃你的飯就行."

"哦!"

顧崢在這方面還是挺聽勸的,待到次日的清晨,他拉著大風進入到了比賽現場的時候,中國隊的其他選手也沒找到機會找他串連.

這事兒若是被顧崢知道,也只有嗤笑一聲的份兒.

笑話,這又不是馬拉松比賽,還能組團玩個戰術.

咱們憑真本事吃飯吧.

信心十足的顧崢,就這樣穿著毫不起眼的騎裝,騎著更加不起眼的大風,安安靜靜的排在了隊尾,等待著迪拜的第一道陽光的升起,以及那時候比賽開始的指令.

九月的迪拜,太陽升起的時間很早,不過五點鍾過後,這天氣就開始緩緩的轉亮了.

這個時間又是這個地貌氣溫最為宜人的時段,在此次大會組委會的一聲令下了之後,這些選手們就十分有序的按照自己的排序一隊隊的跑出了起點線.

排在最後出發的顧崢一點都不急躁,他還有心哼著小調,與大風一會前挪挪一會又收回來的腳步配合著,別提多輕松了.

但是被分到了同一個出發區域的那些憋了一股子勁兒的同組中國賽手,可是沒顧崢這種心態.

待到指令員的可以出發的通知剛剛說出口,這幾個年輕的騎手就你追我趕的驅馬沖了出去.

不過一陣風的工夫,就追隨上了前方的幾個西亞的代表隊的方陣,十分有氣勢的並排奔跑了起來.

看到如此情景的顧崢,聳了一下肩膀,朝著坐到了邊上的觀眾席的姜越比出了一個安心的大拇指,將身下的馬兒輕輕的一夾,這一人一馬就開始緩緩的一路小跑了起來.

隨後則是越來越快,揚起了一陣小煙兒,奔著第一個賽段的二十六公里外的檢測區徑直而去.

'撲撲撲’

大風每一次的落蹄,都會發出這種沉悶的聲響.

柔軟的沙地,讓馬兒的腳掌受力的阻力更加的龐大.

在馬蹄後揚的過程中,需要更大的肌肉力量,來支撐高速的奔跑,這對于一匹的馬的消耗來說是十分的巨大的.

但是,曾經在西征的過程之中,十分了解了這種地勢的顧崢,卻是運用自己十分豐富的經驗,小心的操控著大風的走位,將一些多余的緩坡地帶進行繞行,一些明顯有暗坑的坑窪地帶,用避讓的方式也給小心的錯過了.

看似這種方式會拖慢馬匹奔跑的速度,加大一部分的行進距離,實際上卻是讓馬兒能夠保持一種勻速奔跑的前進速率,對于騎手和馬匹的持久力的維護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用這種方式奔跑的馬兒,一旦適應了之後,就會十分順暢流利.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661沙漠珍珠
下篇:663 賽程過半後的成績排名(淺淺爛盟主加更三)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