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626 集體發病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期間也不耽誤顧崢,提前詢問一下這村里人的病症.

"聽你所講,這村落中竟是有不下五六個小童,都是得了一樣的病症?"

"是的!"

就算前面趕著車的村民再怎麼焦急,他也不敢慢待了大夫的詢問,反倒是仔仔細細的將這些孩子的問題給顧崢分說了起來.

"前些日子里先是一個小孩,總是說咽不下去飯食,渾身無力,但是卻總嚷嚷著餓得很."

"後來不知道為何,那些和他玩耍的一並好的孩子也是這樣的毛病."

"到了這個時候,家中的人才著急了起來."

"村頭中三日里就會來一個游醫,竟是看不出半分的問題.直到這個時候,村里的這些爹娘,才算是慌了神來."

"蓋是因為,孩子已經兩三日的下不得飯食了,但凡硬著塞下去,也是卡在喉嚨腫,順不下去了."

"所以,從旁邊的村落中,聽說這匡山內建了一座山莊,莊中的大夫,那是徐家親傳的弟子."

"俺們就急急忙忙的趕過來了."

"就盼著大夫過去,給看看怎麼回事呢."

聽到這里的顧崢,心中有了一點譜.

待到看到那些孩子,進一步確診了之後,這種病並不算難治.

果不其然,待到顧崢的馬車駛入到村落之中的時候,這天才剛剛的擦黑.

但是在村頭的方向,卻是點上了幾根等待的火把,望眼欲穿.

待到這些村民們看到了那個陌生的油氈小棚馬車的時候,一個個的竟像是見到了親人一般的,具都是圍了上去.

"是顧大夫嗎?辛苦了!"

"顧大夫,先到我家吧,我家離村口近."

"不行,大夫啊,我家的娃已經三日間沒吃的飯食了,快沒力氣了啊,還是先去我家吧."

就在車外的人快要一言不合打起來的時候,從馬車棚子當中,傳來了冷冷清清的聲音,瞬間就澆滅了身邊人快要上了頭的不理智的怒火.

"不必,村中可有義莊,或是公用的房屋?"

"將所有家有同樣表象的病患,都一並送到一處,我多觀察看顧一下病情的表象,也好診治入藥."

這如同一陣春風一般的聲音,帶著莫名的安撫人心的感受,讓原本還劍拔弩張的人群,瞬間就安安靜靜的各司其職了起來.

"哦,好的大夫,我這就去接我家的娃娃."

"大夫,村中並無義莊,但是村口處的土地廟,地方還是不小的.可以搬過去的."

"對對對,其他沒事的人先去簡單的清掃一下,小黑子,你跟在大夫的旁邊,若是有需要的,就找村老去領取."

"哎!"

大家一哄而散,總算是將顧崢的去路給讓了開來.

而在馬車上駕車的仆役,則是依照著前邊領路人的指點,將車子駛入到了土地廟的門側.

待到顧崢跨下馬車的時候,那廟門已經被兩個村民給打了開來,就等著顧大夫的踏入了.

這小廟,撲面而來的一股香火氣息,看來是村民長期祭拜的結果.

廟堂之中,還算是乾淨,大廳里的空場也算是敞亮.

至于來到了廟中的顧崢,則是安安靜靜的站著,直到跟在他身旁的老仆將一個藥箱從馬車上取出,順手將一個矮凳拿出來的時候,顧崢這才接過手去,將凳子擺在廳堂的中央,老神在在的等待著各家的病患了.

須臾的功夫,這廟外就傳來了一陣的喧嘩之音,各家各戶的當家人,就或是抱著,或者抬著自家的孩子,來到了土地廟中.

這村落之中,除了村中的村長鄉老,那些與自己家並沒有太大的關系的閑人們,也忍不住好奇的,也圍了過來.

一時間,吵吵鬧鬧的如同一個菜市場一般.

若是現在的醫院,估計早就有一位白衣天使,憤怒的在走廊上制止這一擾亂醫生診治的行為了.

但是入鄉隨俗的顧崢,只是無奈的皺皺眉頭,就開始一個個的從這些年齡差不多的娃娃的身邊走過.

在摸完了幾個孩子的脈案了之後,就朝著每一個孩子的腹部,輕輕的按了下去.

果然是顧崢猜測的那樣.

得出了結論的顧崢,輕輕的搖了搖頭.

可是這一行為,卻是將周圍殷切的盯著他的家長們,給嚇了一個半死.

有一個神經並不怎麼堅韌的婦人,見到了顧崢這種反應之後,竟是一把就撲在了自己的兒子的身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我苦命的兒子啊,你還那麼小,怎麼就不能活了啊!!"

這聲音淒慘的,真是聞者落淚,聽者傷悲啊.

隨著這一個哭嚎作為開端,這一屋子的家長具都是紛紛落淚了起來.

看到此種情況,顧崢翻了一個十分隱晦的白眼,依然是淡淡的回到:"我說我了不能治了嗎?"

"這位嬸子,若是我的治完了之後,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到時候您再哭嚎成嗎?"

聽到顧崢的這句話,一村子的人就像是被人給掐住了脖子一般,哭聲戛然而止.

而那個脆弱的大嬸,則是抬起頭來茫然又喏喏的問道:"那大夫,您剛才為何要搖頭啊?"

顧崢一聽,笑了:"我搖頭是因為,這病症實在是太簡單了,而這些孩子的衛生意識實在是太薄弱了."

"你難道沒有發現,這一屋子得病的娃子,基本上都是男娃娃嗎?"

"若是我想的沒錯,這村子中有溪有水的,娃子們也多願意在水中翻滾吧?"

聽到這里的村里人,真是信服了,他們齊齊的點頭指向了不遠處的方位:"那邊有一條淺河,村子中的洗洗涮涮,娃子們的洗澡嬉鬧,都在其中."

"怎麼?大夫,和這河有關嗎?"

聽到這的顧崢卻是搖搖頭:"不一定,待我先將這些孩子救過來再說."

拍了拍手的顧崢,從地上站了起來,朝著能夠當家作主的村長詢問到:"村中可是有白醋?"

"要多多益善才好."

"這里有三個娃娃,最少要十升的白醋."

"還要大蒜,多多益善.若是有,現在就拿到這里吧."

這倒不是什麼稀罕的物件.

村頭開雜貨鋪子的人家,正是村長的小兒子的買賣.

見到這花白頭發的老頭,朝著一個小子努努嘴巴,村里人的心就算是落了下來.

一個個的湊到村長旁邊,低聲的討好道:"村長,銀錢到時候讓當家的給你送過去."

"俺們想等著孩子有結果了,再回去拿錢,成不?"

成,有什麼不成的.

守望相助,順便還給自家添了一筆生意,村長自然是樂的點頭了.

而這個機靈的小兒子,也是一把好手,不過片刻的功夫,就拎著一個帶封蓋的大桶,回到了土地廟中.

這邊的村婦們一個個的低頭剝著大蒜,那邊的顧崢,就用斗量將桶中的白醋給分了開來.

約三升一罐,將剝好的蒜一分為二,直接拋在白醋之中.

捎帶手的等上半刻中,就捏開了第一個還有著模模糊糊的意識的娃子的嘴巴,毫不猶豫的當當當的給灌了下去.

一時間,就連從旁觀察的村民們都迷茫了.

這就能治好病了?

不用開草藥,煎藥什麼的嗎?

但是接下來的這些孩子們的反應,卻是立刻就讓這群人們,說不出話來了.

因為隨著第一個孩子,剛剛把白醋蒜灌下去,他整個人的表情就抽搐扭曲了起來.

隨著娃子的眼珠子恐懼的瞪得大大的之後,就哇的一下子,將腹中的東西又給吐了出來.

只不過這一次吐出來的,可不止是大蒜和白醋的混合物了.

這其中一團一團的白花花的蟲子,竟是在這嘔吐物之中,奮力的扭動著,密密麻麻.

"啊!這是什麼!"

別說周圍無知的婦人了,就算是在村中算得上見多識廣的村長,也下意識的被驚的倒退了一步.

"蛔蟲!"

"數量巨多而造成的蛔蟲性腸梗阻."

"呵呵,這些娃娃們,也太不注意個人衛生了啊."

在這一片的惡臭味道當中,顧崢突然就十分的懷念那花花綠綠的寶塔糖了.

當初來一顆甜滋滋的糖果就能祛除預防的疾病,到了現在,卻是要整的這麼的慘烈.

當然了,無時無刻不在保持著名醫風范的顧崢,只能強忍著不適,旁若無人的朝著下一位小娃娃下了手.

若是不出所料,這幾個娃子必然是天天的玩在一起.

不注意吃喝,又生飲過了小河中的河水,才能造成現如今的這種後果.

這也為啥是得了這個病例的人,無一例外的都是男娃娃的緣故.

捏著鼻子將最後一個孩子處理完畢.

顧崢就再一次的接過了一旁老仆遞過來的雪白的麻布巾子,十分淡定的擦拭了一下手指,仔仔細細的連縫隙都不放過之後,轉頭就朝著能做主的村長淡淡的吩咐道.

"若是平日間無事,不要讓村中的孩童喝河中的生水."

"飯前飯後要勤洗手,玩泥巴,掏鳥蛋之後,都要收拾乾淨."

"病從口入,就是說的這群孩子."

"至于病人吐出來的汙穢之物."

"因為是寄生在人體之中的,我建議還是一把火焚燒了的好."

"大家以後多預防,就不會再得這樣的病症了."

"今日間還有別的病患嗎?若是沒有,不知道村中可是預備了落腳的地方?"

"我今日中借宿一宿,明日再回轉吧."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625 神了!這醫術!(17/50白銀大盟加更)
下篇:627 世家女的怪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