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524 四方館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到了這里,李世民從一旁的書案之上,隨手就扯出來一張輕飄飄的紙張,拋到了高陽郡主的身旁,只說了一句:"這是今日中,大理寺遞上來的陳條,你自己看吧",就再也懶得搭理這個早已經失去了分寸的女兒.

而待高陽郡主,將這紙陳條拿起來之後,才發現其上,一條條,一項項的,將她曾經做下的違反國家條規的事件,記錄的是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這其中的,她的對于辯機的非分之想,只是有猜測脅迫這般的字眼,但是卻能從這字里行間之內,看得出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那些吃飽了閑的沒事干的大臣們,明明白白的看在眼中.

混蛋!

胸悶氣喘的高陽,將手中的紙張攥了一個粉碎,卻是在結束了這一瘋狂的動作之後,一下子就癱倒在了地上.

一旁從進得這個屋子之後,就一言不發的房遺愛,在看到了高陽郡主現如今的反應之後,才最終有了一絲的動容.

他一把就朝著倒在地上的高陽郡主的方向,扶了過去,口中喏喏的說道:"高陽,莫要爭了……."

爭到最後,他與高陽反倒是成為了一個笑話.

而聽到了自己那沒出息的老公,最後憋出來的這句話的時候,高陽只是盯著她的駙馬看了半天之後,反倒是嚎啕大哭了起來.

這就是一個要強的女人與扶不起來的阿斗之間的悲催的故事.

莫去埋怨這其中的任何一人,只不過是性格使然罷了.

但是坐在上首的李世民,卻是知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他對于今晚上的鬧劇,已經早已經感到了厭煩.

事至于此,李世民只是揮了揮手,對還在一旁跪著的房遺直吩咐道:"現在時辰已經不早了,若是無事,就退下吧."

"明日中房家的靈堂,還需要襲爵之人的主持,待到房愛卿的身後事辦妥了之後,你們就依照房家的慣例,分家令居吧."

"現如今就不要說什麼兄弟情深的謊話了,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們已經不適合再居住在一起了."

"喏!"

房遺直的這一次跪拜,是真心誠意,而至于李世民對于後來的高陽郡主的囑咐,則是有些辣耳朵了.

"還有你,房遺愛,帶著你的妻子從朕的寢殿中出去,短時間內朕不想再見到你這一家子的人."

"若是一個大男人,就要看好自家的女人,就算是公主之尊,被一個女子壓在頭上,能像是個什麼樣子.還有,莫再讓高陽去騷擾辯機大師了."

"玄奘法師不日已經返回大唐,我已經打算將普光寺的辯機,送入到了玄奘法師的座下了."

"你們,就不要癡心妄想了!"

說完,李世民揮了揮手,一旁的內侍們,是連拖帶拽的,就將這一屋子的人,給送出到了宮去.

陰暗的出宮走道中,只剩下房遺愛與公主默默的踱步聲,兩個人默默說出來的話語,卻是那般的一致:"今日中忍得一時,現在的父皇已經很老了……"

宮中的屬于房家的事件,就這樣悄然的落幕,屬于辯機的好運氣終于是要來到.

這一日中,埋頭在藏經閣之中的顧崢,被前來通知的小沙彌,將門推得太開,他早已經適應了藏經閣中的燭火之光的眼睛,也在驟然大亮的環境之中,眯縫了起來.

他的面前,隱隱綽綽的走來的是他的師父,帶著一種莫名的欣喜,帶著幾分的急切,大跨步的朝著他書寫經書的案前走來.

"辯機,莫要寫了,速速隨我前來,玄奘法師,已經來到我普光寺,點名想要見一見,前面經書的翻譯謄抄之人."

"哦,好的師父."

被突然打斷的顧崢是蒙圈的,但是他還是沒有忘記,將自己手頭上剛剛翻譯完畢的,墨跡還未曾干涸的經書一並帶上.

笑話,這都是他的成果,在今後的《大唐西域記》之中,都有著重要的作用的典籍.

怎麼也要讓玄奘法師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才是.

顧崢並不知道什麼內定之事,他只是遵從了成名要早的本心罷了.

這一刻,他和辯機本人都是激動萬分.

傳說中的那個人,為中土大唐,乃至今後的千秋萬載的佛教傳承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的僧人,現如今就在他的面前.

那是一個慈悲的老和尚,眉宇間,依稀仍能夠看得出來他年輕時候的風華容貌,就算是歲月在他的身上刻畫出來了不可逆轉的痕跡,但是不得不說,現如今的玄奘,也是老帥老帥的.

難怪後世的西游記中,各路女妖都哭喊著與禦弟哥哥春風一度呢.

看到玄奘法師的那一刻起,顧崢突然就覺得自己的這個辯機的皮囊,還是太過于稚嫩了.

唐僧肉,笑話,一個男人的魅力,難道只是膚淺的只用面皮來對決嗎?

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味,讓還沒有與其攀談的顧崢,此時已經心生敬仰了.

若論聖僧有幾人,世間只得一唐僧啊.

見到于此,顧崢的唱喏將自己擺的很低.

而這般虔誠的自謙,也讓得到的玄奘,心生好感.

在他看來,辯機僧人的才華無限,佛教典籍上的理解,甚至比頌佛多年的老和尚們也不差分毫.

這樣的年紀,本應該是驕傲的,帶著年輕僧人的諸多毛病.

但是今日中一見,卻是發現這辯機溫潤的如同水下的鵝卵石,早已經用佛經,將自己的尖銳,打磨的如同佛家經典一般的柔和.

這樣很好,怪不得當今聖上對辯機稱贊有加,對其極為推崇.

而自己的修纂典籍,本就是吃苦的工作,非年輕人的輔助不可為,那麼有顧崢這般的好用的人,作為他的助手,何樂而不為呢?

畢竟,佛教,在他圓寂之後,也是需要一個領頭人的啊.

顧崢,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跟隨者玄奘走了,一包行李,一身僧袍,空蕩蕩的好不瀟灑.

抵達到了由李世民特意為玄奘建造的官方機構,譯經院的內里.

在這個譯經院之中,玄奘法師允許來自于全國各地的優秀的法師前來參與此項工作.

若是那周邊的一心向佛的小國之中的著名僧人,也可以讓各自的國家的使節提出申請,來譯經院中一邊學習,一邊從事于譯經過程中的瑣碎的事物.

就是這般廣納賢才的包容,讓這譯經院已經建立,門前就是絡繹不絕的,湧現出了大批的來自大唐四面八方的佛教的人才.

當然了,這周邊的啥高麗,東瀛國的,更是自告奮勇,哭著喊著的抱著譯經院前的工作僧人,要求參與到其中,哪怕是端茶遞水,打掃衛生啥的,他們都是願意的.

對于此,大唐的四方館中的工作人員則是十分的淡定的,由于唐朝的四邦來朝的局面,坐落于長安城內的四方館,在盛大的節日或者是典禮之時,簡直就要被那四海的蠻夷到訪的使節,給包圍了的狀態了.

只要是這群倭國的和尚們不過分,不要像是倭國的貴族女人那般,綁架大唐的勳貴才子們去睡覺留種的話,他們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讓他們自己去協商解決了.

所以,從正門跟隨者玄奘法師而入的辯機,就受到了強勢的圍觀.

那些裝著奇裝異服的各個國家的僧人們,恨不得將辯機的臉上看出一個洞來.

他是誰?

他來這里做什麼?

什麼?

翻譯經書,參與《大唐西域傳》的編纂?

他何德何能?

阿彌陀佛,佛祖莫要怪罪,貧僧犯了妒忌的原罪了……

這一天,平心靜氣的咒語是念得最多的,但是接下來的他們就看到了一個年輕僧人的傳奇.

晦澀難懂的經文典籍?

那不存在,一旁同樣的同事僧人捧著書籍,因為怕打攪了玄奘法師的思路,只得前來詢問辯機的時候,這個年輕的僧人,三兩下的點化,就讓旁人恍然大悟,能夠接下來十分順暢的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經書的內容太過于龐雜?

翻譯起來時間過長?

那也不存在.

這辯機一個人,一整天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埋頭的翻譯.

沒看見他面前原本摞著高高的一層,從西域扛回來的典籍,現在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在減少著嗎?

這都是被辯機本人給消化了.

難怪玄奘法師曾說道,若是辯機能夠保持此等虔誠狀態,十年如一日的話,他今後的成就,遠可以超過現如今在場的所有的僧人.

不得不說,天賦異稟,辯機就像是專門為佛而生的一般.

而就是這樣的辯機,讓玄奘法師更加的心生喜愛了.

若是無事,這個老者,十分願意將辯機待在身邊,看著他每日中,除了編撰典籍之外的,與平常人之間的往來.

那些人當中,不乏有誠信仰慕之人,但是卻不像是高陽對于辯機那種,只是赤裸裸的欲望.

那些人是虔誠的,頂禮膜拜的,恨不得跪趴在玄奘的面前,只是希望這位僧人能夠撫摸其發頂,這就足夠了.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523 宮廷變 (白銀盟1/50)
下篇:525 了心願,回本界,再殿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