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510 陰謀起

g,更新快,無彈窗,!

史上最喜歡與民同樂的武皇陛下,就這樣施施然的在樓上的高台之上,將雙手的手臂展開,朝著底下的百姓們,做了一個簡單的平身的姿態,帶著她那高高在上的威儀,開口發了話.

"今日中,乃是杏林探花宴的傳統,朕本就應該與民同樂,不分彼此."

"也只有在今日這般的場景中,朕才能看到我大周朝的一派的欣欣向榮景象,我大周朝的學子們,是怎樣的一番風貌."

"殿試,原本只是曆朝曆代的皇帝陛下篩選人才的一種方式罷了,到了本朝,也是可有可無的選拔可用的官員的輔助手段."

"在今日中,朕看到了這一屆學子們的風范與濟濟人才,為了讓朝廷選材的方式不拘一格."

"朕倒是有一個小小的建議……"

武皇陛下的這一番話說在眾人的面前,讓道路兩邊的某些圍觀的官員們,心中都湧現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位最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皇帝陛下,她又打算干什麼?

很快的,這群官員們就知道了,因為此時的武皇陛下,已經當著所有人的面前給說了出來了.

她沒有與朝臣們商議過,這是典型的想一出是一出的反應.

武皇陛下是這樣說的:"所以,朕建議,朝廷將增設一場在洛陽皇宮內舉辦的殿試加試,它的成績將會記錄在吏部,也是諸位在接下來的吏部的選官考試的標准之一."

"若是問這次殿試所占得比重是多少?朕認為,那就是一半一半吧."

"是的,只要你的治國的理論,有新意,對這個國家有幫助,朕都會給在場的諸位一個公平的展示自己的機會."

"所以,諸位新科進士們,咱們三天後的殿試上見吧."

說完,就一揮大袍,示意諸位的活動可以繼續搞了,而武皇的身影,也隨著她的轉身,消失在了這觀星台上.

這一手的先斬後奏,玩的還真是熟練.

現在是金口玉言已經開,大臣們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來了.

隨著武皇率領的隊伍們的離去,這道與街道上的百姓們無關的消息,也被大家遺忘的飛快,他們還是自發的圍繞著這一科的進士們笑鬧著,但是現在所有在場的學子們,有一個算一個的,卻都是沒有了跨馬游街的興致.

這殿前試,可不是大唐朝到大周朝的常態.

平日中皇帝不心血來潮,聖旨言明的話,這一科的進士們只需要等待一周後的吏選考試過後,就知道今後的去留了.

但是現如今的這段小插曲,可真是打破了原有的規矩.

這對于那些汲汲營營之輩來說,莫不是一個出頭的好機會.

了解武皇的喜好,在殿試中給當今天子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那麼那錄取率只有百分之八的吏部選官的考試,還算個P啊!

這一屆,能夠一飛沖天不再是那可憐的幾個人,這一屆,沒准是我等不得志之人真正的騰飛的機會呢.

那些原本都對此屆的考試不抱希望的後進排名的進士們,此時又斗志昂揚了起來.

短暫的成功算什麼?

只要是機會來了,大家都會等在同一個起跑線之上的.

幾多歡喜幾多愁,率先返回到杏園的顧崢,是最後一個才知道此次的殿試的消息的.

他聳了聳肩膀,卻不以為意.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還有一個戰斗力最強的老師和隱形的公主在前為其搖旗吶喊,他還怕什麼?

也不知道,那太平公主的計劃,實施的如何了?

……

那計劃,卻是已經順利的展開,而今日中的太平公主的試探,是來明確她母皇的心了.

已經率先離去的武皇,攜帶著宮中的女眷,小輩,悠悠哉哉的順著這城邊,朝著皇宮的方向返回.

金鼎黃紗的車駕之中,只有最受寵的太平,正歪斜在武皇的身邊,陪著母親聊著天.

她的眼睛望著一旁的白馬寺的方向,手中的簾子也是分毫不差的就在他們車隊經過,恰巧能看到那明光寺的大圓頂的時候……開了口.

"母皇,今日中難得出宮,您就打算這麼回去了?"

"要知道前幾日,為了替您賀壽,薛懷義將軍,可是為了討得您的歡心,現讓人為您建造了這個真佛真神的明光寺,作為供奉的所在呢."

"聽我的侍女說,那日中可是從圖中湧現出來了一個高大六丈六尺的金身佛像,宛若佛祖降臨一般的震撼人心呢."

可是聽到了太平如是說的武皇陛下,卻是連眼皮子也不抬了.

現在的她,已經不是剛登基那會的,位子不穩的時刻了.

急需要用各種名分來為自己爭取正當的篡位的理由.

以前的佛祖降臨的那一套的把戲,她已經陪著薛懷義玩膩了.

現如今,她的身邊,有著更加溫柔體貼的張家的六郎,無論是從柔情還是真心的角度來說,他都是要比那粗俗野蠻的薛懷義好上太多了.

她的六郎是真心為她,別無他求,而薛懷義呢?三品的大將軍也不能滿足的他的胃口了.

前些日中竟是讓人派人遞話,說是要當那國父,要當她武皇陛下的男後,笑話,莫不是想要仿照著她的路,也來一個鳩占鵲巢嗎?

這樣的人,一旦失去了恩寵,武皇的厭煩之情,可是無以言表的.

久久沒有等到回答的太平,轉過頭來就看到了武皇眼中的那一抹殺意.

見到如此的太平公主,強壓著自己心中的喜意,順手就將車邊的簾子給放了下來,轉頭朝著她的母親,說起了貼心話.

"怎麼,有人熱母親不開心了?這天下都是母親的,有那不開眼的,不開心的人啊,自是讓自己眼不見心不煩的才是最佳啊."

"若是一般的朝臣,您就來個流放,永不錄用,若是那沒有大本事的,還喜歡無說八道搞個遷怒的啊,您啊,就直接下手解決了不就行了?"

"只要是與這天下無損的事情,還不是母親你說了算了?朝中的大臣啊,不但不會反對,反倒是要齊齊的說好呢!"

聽到太平這樣的勸,武則天輕輕的朝著自己的女兒擺了擺手,想到她最艱難的時候,只有薛懷義的懷抱,是她忘卻煩惱時的慰藉,一時間是半邊的冷,半邊的熱,再一次的猶豫了起來.

她再一次的歎了一口氣,隨著車駕穩穩的駛入宮中,囑咐了一句:"罷了,先緩緩吧,你我母女二人,多日間未曾見過,今日你就別出宮了,陪朕一起聊聊."

"喏!"深知自己不能太過于焦急,太平公主立刻就露出了開心的笑顏,依偎在了武皇陛下的身旁,隨著車駕,消失在了這深邃的洛陽宮之內.

……

有些人,本應該能死里逃生,卻恨不得自己朝著閻王的路上一路上的折騰作死.

是夜,一個小小的仆役,得到了太平公主的示意,悄悄地跑到了那白馬寺中,與其中的一個小沙彌咬起了耳朵.

這兩個人也是在有心人的關照之下,互通著關系,之間的感情別提多熟稔了.

這不,這太平公主家的小侍應,就偷偷的跟自己的朋友分享了一下今日中武皇出宮,並且是與白馬寺擦肩而過的消息.

這個消息是那般的不起眼,閑聊的小仆役,也沒有覺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但是這個消息停在有心人的耳朵中,卻不是那般的事情了.

對這個消息大吃一驚的小沙彌,也顧不得跟朋友繼續的寒暄了,他只是推托自己有點事情,就急匆匆的討個饒,告辭,返回到了白馬寺的寺廟之中了.

待到這小沙彌的身影走的都看不到了之後,那小仆役,才在返回公主府的路上,與府內的內官們彙報了起來.

"你可是看清楚了那小沙彌的反應?"

"是的,小子看清楚了,那小沙彌有些不可置信,更是有些慌張.若是不出意外,這個消息現在已經傳到了白馬寺的主持的耳朵中了."

"這事你辦的好,若是無事你先下去吧."

"喏!"

仆役的身影退到了黑暗之中,太平公主府中的內官家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在黑暗之中:"現在就等待魚兒上鉤了."

"只是不知道這莽漢主持,在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反應?"

想到這里的內官家再一次的啐了一口,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的幸災樂禍的樂了:"這幫子賣肉的東西,能有個什麼好下場?"

"全是一群眼皮子淺的,就知道爭風吃醋,還不如個娘們."

"倒是公主看清楚了那姓張的面目,轉手送到皇帝陛下的身邊,也算是除了一個禍害了."

這邊的老管家的自言自語剛說完,那一陣沖天亮的火光,就在一旁白馬寺的邊上,為武皇斥資巨款修建的明光寺,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這火光點亮了近半個東都城,讓半個城市中的百姓們,應著光亮就在大半夜之中,醒了起來.

濃煙滾滾,火光盈盈,這般大的動靜,自然是警醒了在龍床上的武皇陛下.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509 最是風流顧家郎
下篇:511 動手!(浮生唯有念與想盟主加更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