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491 真學子,真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沒有接收到記憶的顧崢來說,也只能識時務為俊傑,走一步算一步的,先跟著這群人回去再說吧.

想到這里的顧崢,也不再在抗拒這群人的引領,反倒依然是保持著一言不發的狀態,默默的走在隊伍的中央,不疾不徐的,仿佛他不是一個馬上就要成為階下囚的罪人,好像他只是出來簡單的在侍衛的陪同下,逛逛這洛陽的大街罷了.

光是這份氣度,就讓一旁的仆役統領的心中一驚.

果然是自家主人看上的人啊,果真不一般.

所以待到這一隊人將顧崢領到了一個四面皆是高牆大瓦的庭院的側門的時候,讓顧崢走進門去的這個當口,頭領的話語很自覺的就溫柔了三分.

"顧先生,您先請."

待這一行人最終繞過了這幽靜如畫的湖中長廊,走到了院落最深處的一片與這個花園庭樓格格不入的建築物的時候,竟是連這個頭頭仿佛都覺得他們的目的地……配不起顧崢的身份了.

因為這一片竟是連府邸內的仆役都不願意來的地方,柴房雜物間.

這個只有在府內犯了錯的人才會被關到這里的建築物,是真的陳舊破爛,不像樣子.

但是在看管這里的老卞頭打開了一間破柴房的鎖頭的時候,被眾人圍繞的顧崢,卻是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的,邁步進去,不多說一句的廢話.

這一舉動,讓一旁的頭領莫名的就多說了一句:"顧先生,您還是莫要抵抗了."

"若是公主遣人過來帶你前廳問話時,您,您還是從了吧."

說完這句話的仆役,只看到了在柴房間內站的筆直的顧崢,眼睛賊亮.

亮的如同天上的繁星,帶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度.

待到這頭頭慌張的將這個柴房的門趕緊的關上,從外邊將鎖頭原原本本的扣好的時候.

他的心頭的那一口氣,總算是舒了出來.

氣勢逼人有沒有?

一派讀書人的浩然正氣.

讓他們這種助紂為虐,本就心虛的人,根本就受不住顧崢那拷問一般的小眼神啊.

太犀利了.

人最怕的就是問心.

有愧的人,自然是兩股戰戰,不敢靠近啊.

只剩下落荒而逃.

被顧崢的氣勢逼退的頭領,趕忙朝著花園長廊的深處返回,他要提前的跟府邸中的內官家打聲招呼,他們想要找的人,他已經給帶回來了.

至于顧崢的今後,是死是活就不是他的問題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顧崢也沒有嫌棄這被鎖上了的柴房的幽暗憋屈,反倒是將肩膀上仆役們壓根就不關心的那個裝滿了財富的包袱,給解了開來.

從懷中尋出一方麻布方帕,找到柴房一處相對乾淨的角落,用帕子將這里的蜘蛛網浮塵一掃而淨,舒舒服服的在這個地方一靠,閉著眼睛的就接收起這具身體的記憶來.

再睜眼的時候,顧崢卻是笑了.

哭笑不得的那種.

人總說,書生誤國.

書讀的多了,不但只是明事理,懂人情.

還有一種名為高級書呆的人的存在,他們就像是現在的一類高智商,低情商的人一般.

是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丑惡的.

這一世界的委托人,可不同于黃飛鴻時代的半瓶子水的癡迷于書籍的窮酸.

這個委托人真的算是寒門嬌子一般的存在了.

年剛十六,乃此次明經科通過了州縣的考試,取得了尚書省的鄉貢資格的舉人.

一個年剛滿十六的舉人,雖然不是進士科的學生,是偏重經義和時實的明經,但是也足矣說明這個委托人的基本功的紮實,以及作為一個寒門出身的學子的天分了.

因為這委托人的家中,還真不是什麼滔天的富貴,他家只是一般的富農鄉紳,幾畝薄田,二三作坊,普通的只能供出他這樣的天才來學習了.

因為在這個世界當中,知識,不是你想學就能輕易的學的到的.

世家大族,門閥林立,雖然沒有建國初期那般的誇張,卻是依然保持著知識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的天然高人一等的地位.

像是君子六藝中的禮樂,基本上也只有氏族能夠從小就耳濡目染的學習.

所在在這樣的氛圍內,委托人的才情,才是如此的難能可貴.

他在書院中嶄露頭角,也是被當時隱居在山東做書院院長的座師所發現提攜,才最終走到了這最後一步.

這其中不乏是因為他的老師,曾經是赫赫有名的琅琊王氏氏族孫的緣故.

雖然自從前朝隋朝的動亂以來,琅琊王氏基本上算是退出了曆史的舞台.

但是作為一個寒門學子來說,他們曾經的氏族的榮光,也足夠讓委托人學上一輩子了.

所以,當委托人一路過關斬將,殺到了洛陽城中,去參加那禮部舉行的春闈的時候,他的家人是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的.

一個書童,一個雜仆,百兩的銀錢也是這個家庭能夠為他提供的最大的幫助.

可是等到他到了這個遍地黃金的東都洛陽的時候,才發現,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中,花費實在是太過于巨大了.

先是這滿城都是為了春闈而來的各路的學子,將這洛陽城內的大小客棧給擠得是滿滿當當.

外地趕過來的委托人,就算是托牙行來找房子,一時間也變成了短租的一個沒有,長租的負擔不起的窘況.

于是乎,在日日都要百錢的高價房的壓力之下,委托人就將身邊的雜役給遣派了回家,只留下了一個日常研磨打雜的書童,來負責他的日常起居.

可是這光是住就是如此了,還有這近一個多月的一日三餐.

各地學子間的以文會友,喝酒聯絡.

再加上,時下最流行的,往各個位高權重的人的府邸中的投卷.

這都需要錢.

想是清高入同委托人這般的人物,也被逼的開始汲汲營營的想轍了.

于是乎,只是小富家庭的委托人就像是沒頭的蒼蠅一般的朝著當朝的幾個大家的府邸投上了自己的試卷.

可是這年頭,最難纏的卻是閻王底下的小鬼.

那些個跟著主人奢靡慣了的門房仆役官家之流的,想要通過他們的手將自己手中的試卷投遞進去,一次沒有個百十個錢的價格,根本就辦不到.

像是這種多撒網的行為,不過幾家的門前投過去,委托人就囊中羞澀了.

就在他舉目四望,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刻中,突然,就在整個洛陽的最大的學子的聚集地的文彙樓中傳出來了一個消息.

那就是太平公主的府邸,從即日起一直到春闈的前一日截止,都接受來自四面八方的學子們的投遞.

無論是明算科的還是進士科的,不分強弱,不分等級.

只要是有志之士,想要一展心中的所學,都可以上門給那公主府的專門負責投遞事宜的官家面前,遞上一份屬于自己的治國經略,或是拿手的詩詞.

這一消息,一下子就讓在文彙樓中的各路的學子們嘩然了.

若真是能夠入得太平公主的眼,真是比當朝的宰相都管用了.

誰不知道如今的太平公主可是武皇帝最寵愛的女兒.

才情權勢具是不輸于當世的男兒.

她說一句話,或是她舉薦的官員,哪一個不是手握重權的一方要員.

與那些說不准會怎麼樣的名士大儒們相比,還是太平公主的府上門生,來得更加的靠譜一些.

就當這坐的滿滿當當的一樓的人群,正要蠢蠢欲動的時候.

那個發布消息的人,忽然又增加了一個條件.

"哎,大家莫要著急,只是這公主府的執事說了,想要歸于公主的門下的學子,必須有一個先決的條件要滿足."

"哦?"還有這樣的新鮮事?一旁一個好奇的學子就替大家給問了出來:"不知道公主殿下,可是有什麼特殊的要求?"

而那個發布消息的人,則是略帶自豪的仰著頭的在這一群學子的包圍下,說出了那個略顯荒誕的條件:"公主殿下說了."

"她太平公主,豔冠東都,乃是大唐一等一的美人."

"作為一個四方朝拜的泱泱大國,這在朝廷上為官為宰的人,那形象也必須是要與大國的氣象所相符的."

"若是那面貌丑陋,猥瑣不堪的人站在朝堂之上,被那多個多家派遣過來學習的王子公主們見到了,還以為我大唐無人可用了."

"所以,要到公主府上投遞的人,第一條就是,五官端正,姿容出眾的學者."

"不但是自己這麼認為就可以了,還需要得到被接投卷的管家的認可才行."

"也只有那第一條符合了,你們的試卷才能真正的被送到太平公主的內書房,出現在金枝玉葉一般的公主的桌榻之上啊."

這消息的傳播者一說完這話,整個文彙樓就算是炸了窩了.

"荒唐!我等都是飽學之士,豈能因為外表而一概就論?"

"若是那真有經國偉略之才的有志之士,卻是因為一幅皮囊所耽擱?"

"那這樣的朝廷未免太過不公,武皇帝的旨令中全國學子皆可參加的春闈,又有何存在的意義?"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490 十二世界的開啟
下篇:492 太平公主招募大帥哥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