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453 要派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完這些,顧崢連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拿起對方已經放下了腳而垂下來的長袍的邊角,將凳子面上的浮土擦了個乾淨.

待到拭完了之後,顧錚就隨手的將袍子一放,端著凳子,就返回到了自己安靜的角落中去了.

他就這般平靜的做著這一系列的動作,周圍的小同期們,也是如此安靜的看著.

直到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的時候,所有人的都沒有敢有任何的反應.

這一屋子的所謂的同伴,就在這種詭異的安靜之中,將各自的頭埋在了碗中,仿佛自動的屏蔽了剛才的一幕一般,沉默的吃起了碗中的飯食,再也沒有了任何看熱鬧的心情.

至于回到了原位置的顧崢,他的心情沒有因為旁人的惡意而感到任何的波瀾,卻是被他座位旁邊的那個小子,給氣的樂了出來.

那人就是原本在寢室中,挑唆他的那個不安好心的小子.

也不知道這位是怎麼想的,在顧崢這邊吃癟了之後,竟還是會跑到他的身邊坐著,並且在他的凳子被現在的領頭人給端走了之後,明目張膽的,就端過了顧崢的飯食,大口大口的邊吃邊在一旁看起了熱鬧.

敢情這位是認為他一時半刻的是回不來了,這飯到了最後也不知道是便宜了誰,索性他就先幫著吃了?

看著顧崢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畢小孬真的是惶恐極了,因為驚訝,他連咀嚼的動作都忘記了繼續,就這樣頂著一張癡呆的臉,讓口中的飯粒直接就掉回到了碗中.

'啪嗒’

這一行為瞬間讓畢小孬從震驚中回神了過來,卻是低下頭看到了手中的碗之後,再一次的緊張了起來.

他慌不迭的將手中吃了一半的飯碗放在了桌子之上,十分狗腿的將顧崢手中的凳子接了過來,撣了撣上邊並不存在的塵土,朝著顧崢諂媚的笑道:"顧哥,坐."

"嘿嘿嘿,"然後畢小孬就將自己面前還沒開始動的屬于自己的飯碗朝著顧崢的面前推了過去,很不要臉的繼續說道:"哥,你吃,這碗還沒動呢,我先前這不是要幫哥試試毒嗎."

"呵呵呵呵."

聽到這里顧崢更是哭笑不得,他只是用眼角瞄了一眼畢小孬,懶得對方計較,直接埋頭吃起了面前還未曾動過的飯食.

若是這小子不長眼,敢兩邊都吃幾口.

顧崢不介意,讓他今後的哺食,都是以吃不飽的狀態,迎接明天的太陽的.

這一頓飯,對于旁的小朋友來說,那是吃的地老天荒了.

待到顧崢將手中的碗不疾不徐的放到了桌子之上,淡淡的朝著整個屋子的人掃了一眼,退出了飯堂之後,這原本雅雀無聲的屋子,才漸漸的發出了細細索索的響動.

原本如同放羊一般的晚飯結束的時刻,現在也變成了規規矩矩的排隊出門,各自散開的狀況.

顧崢用難以想象的場景,給同期的人們上了一堂精彩的課堂.

光是靠武力值,是不能將一個人給壓服住的.

看著這一屋子人垂頭喪氣的走出門去,在廳堂後邊已經站了許久的打飯的內侍,卻是咧嘴一笑,說了一句:"有趣."

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的將兩個空桶提回到了後廳的堂中,這個大廳終于歸于到了一派的寂靜.

夜,雪下得更大了.

只不過今天的雪夜,顧崢的身邊,少了一個包袱卷的存在.

那個屬于王繼恩的位置,現在已經連同行李鋪蓋全部的消失不見,沒有一句多余的話語,仿佛這個人從未曾出現過一般的乾淨.

縮在牆邊的顧崢,將一旁的炭盆的炭火撥的更加旺盛了一些,就將自己的身子,朝著王繼恩的位置挪了過去.

這樣的夜晚,在這里就不會因為透風,而再次起夜了.

但是當他將頭低下的枕頭朝著內側挪動的時候,卻是在一旁的邊角縫中,摸到了一塊小小的如同石頭子一般大小的硬塊.

顧崢有些疑惑,在黑暗中的他用手指輕輕的一摸索,就發現自己的硬枕頭的邊側開了線,露出了一個不仔細看都發覺出不來的小洞.

順著這個小洞,顧崢就將那個小石子給捏了出來,應著這個窗戶縫中勉強透出來的一絲亮光,看清楚了手中捏著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一粒小小的銀角子,不多,二錢的樣子.

對于他們這種因為貧苦不堪而進入到了宮中的孩子們來說,是一筆難以想象的財富.

而這種東西,顧崢也只有在自賣自身,奶奶去世之後,錢財也沒有了用處的王繼恩的身上,看到過.

他進宮的時候,將這些銀子,就這樣一點點一塊塊的藏在了他那幾身勉強能上得身上的衣服的縫邊處.

對于有能力從宮外帶點財產的小孩子來說,這簡直就是一筆巨款了.

而現如今,顧崢卻在自己的枕頭縫中發現了這個,捏著銀角子的顧崢,心中就是一暖.

這個便宜的好朋友,正在用他自己的方式,給予他的朋友以最大的幫助.

在前途未仆的情況之下,一粒銀角子,能給分文無有的等待著派活的小內侍們以多大的優勢?

想來效果應該是顯而易見的吧.

想到這里的顧崢,歎了一口氣,將這塊銀角子小心的原塞回到了枕頭的縫隙當中.

明日早起的時候,再放回到個人的箱子當中吧.

到時候能不能用的上還要兩說呢.

剩下的日子中,情況果然如同顧崢所想的那般發展著.

隨著派活的日期越來越近,就算是培訓班中最木訥的孩子,都跟著浮躁了起來.

他們平日中的空閑的時間,都用來了在所能活動的范圍內,打聽消息,或是討好他們認為應該討好的人.

就連在飯堂中負責打飯的那個內侍,也沒有躲過這幾日的清閑.

畢竟,禦膳房這種能習得一身的手藝,萬一入了哪個大廚的眼,隨便教授上兩手就能讓人一生吃喝不愁的地方,對于這些沒有野心的小子們來說,著實是一個不錯的地方了.

而那些被主管內侍提醒過的好去處,更是無數個人翹首以盼的位置.

這些平日中負責他們的生活起居的那些年輕的小黃門,在這些日中,竟是收到了不少來自于底下人的孝敬.

畢竟那些真賣掉了孩子的家庭,總是會可憐似的留一下一點進宮傍身的銅子,給他們在宮中留存點對于家中溫情的念想.

而現在這些念想們,為了讓他們今後的生活能夠更加的平順,就在此時被全部的貢獻了出來.

但是從那些回轉回來的孩子們臉上都忍不住的笑容中,顧崢都能感受的出來,這些錢財總是為他們取得了一些好的消息的.

果不其然,在隔日的清晨,內班班司中,負責分派挑選人手的內官抵達到了現場的時候,那些早已經得到了通氣的小孩子們,早早的就被需要人手的職位給劃分走了.

"延壽宮灑掃,三等小黃門需要兩個,譚二寶,陳三胖出列."

隨著內官的話音落下,兩個面帶喜色的小孩子,就自動的站在了一個掛著延壽宮的宮牌的黃門內侍的身後.

這個年齡不大卻是帶點傲氣的人,用下巴朝著這兩個人一點說了句:"走吧."像是嫌棄這里的人員嘈雜一般的,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而那兩個小短腿的同期,竟是一點不氣,一溜小跑的跟在其後,就再也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看到自己身邊的人得到了這樣的好差事,剩下的人臉上更是帶了幾分的期盼.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院場內的人,則是隨著喊名已經要人單位的離開,是越發變得稀少.

這些剩下的孩子們的臉上,則是開始變的越來越焦急,到了最後,這一份的焦急,竟是變成了幾分的絕望.

直到一個陰沉沉的黃門內侍再一次的開口的時候,那剩下的孩子,臉色都變得煞白的可憐了.

"你,你!跟著我走吧!呵呵呵,這慎刑司啊,可是好地方,平日中沒人犯錯啊,可是清閑的很呢."

那兩個被帶走的孩子,已經陷入到了深深的絕望當中了.

是啊,沒啥活是好,可是自此之後也沒有人會搭理他們了,真的是太好了啊.

這兩個倒黴蛋只能互相的對看一眼,在看到了場內最後還剩下了兩個人之後,他們的臉色才好上了幾分.

總歸是有比他們更加倒黴的人存在,自己在對比之下,這心里才能舒服幾分不是?

而這場地內剩下的兩個人,也真是湊巧了,正是那個人緣極其差的周大壯,以及在最後的幾天中成功的做到了讓整群人避著走的煞星顧崢了.

只不過這兩個人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個是焦急到了都開始冒汗的地步,而另外一個則是平靜的壓根就看不出其臉上的想法.

對著場內剩下的兩個人,內班內官朝著一旁一個一直在喘著漏風一般的氣息的老內侍伸出了手,示意讓他先帶人.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452 出頭椽子爛的快
下篇:454 三個牌子三種人生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