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420 一挑十

g,更新快,無彈窗,!

果不其然,這群金國的士兵,就犯了一個'敵人被發現之後會逃離原本隱藏的位置’的,基礎性盲區的錯誤.

這群一直將注意力往前方窺探的士兵們,在經過顧崢原本藏身的地點的時候,還保持著高速的跑動的步伐.

而就是這一個照面,一把刀,一根弩,瞬間就收走了兩個人的性命.

當這兩個人就在剩下的幾個人的面前倒下去的時候,這般夜色的籠罩之下,還圍著一塊黑色的面巾的顧崢,就成為了惡魔收割者的代言人.

顧崢原以為因為自己的這悄無聲息的收割性命的本領,會讓剩下的人倉皇而逃呢.

誰成想這群悍勇的金國士兵,反倒是被這種鬼魅的伎倆給氣的沖昏了頭腦,一個個的暴走了起來.

"混蛋!偷襲算什麼好漢!"

"孫子,這下子被發現了吧!我要將你大卸八塊!給我的兄弟們報仇!"

剩下的這六個金國的士兵,竟是一窩蜂的朝著顧崢砍殺了過來.

而顧崢只是一個短暫的挑眉之後,反倒是笑了起來.

他一個輕輕的後躍,如同一只輕盈的鳥一般的,跳離了包圍圈,在半空中的他,不疾不徐的反倒從背後又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鋼刀.

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泛出了陰森森的寒光.

"鄙人十分佩服你們的無知者無畏,作為獎勵,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

說完,輕飄飄落地的顧崢,用腳尖猛的一點地上,一個箭步就沖到了這一伙人最前方的兩人的面前.

身下的速度不減,手中的刀卻是比出了一個十字交叉的斬姿.

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一個手起刀落,連同著自己的腳尖一同的落在了地上.

但是,這還沒有完,在落地的一瞬間,顧崢再一次的彈跳縱躍,依然以極高的速度,穿插在這群人的中間,朝著這一小隊的隊尾的方向沖了過去.

這一動作,就好像顧崢在人群中想要沖過封鎖線一般,令人十分的不解.

但是在人群當中的士兵們卻是來不及考慮其他,只是轉頭朝著隊尾剩下的兩個人提醒道:"攔住他,不要讓他跑了!"

可是待到中間兩個人轉頭的時候,卻是發現,隊尾的那兩個人仿佛是沒有聽見他的喊話一般,只是直愣愣的指著他們前方的位置,嘴巴中喝喝的想要說些什麼提醒的話.

但是,卻是說不出口了.

因為已經抵達到了最後兩個人的攔截線的顧崢,他的那一雙比軍刀略窄略短更適合刺殺路線的雙刀,已經一左一後的從這兩個封堵他的士兵的左右兩肋底下穿過,穿透了他們左右兩扇的肺葉,穿的他們呼哧呼哧的,只剩下漏風的聲音了.

'嗖嗖’

伴隨著兩把刀的抽出,封堵路線上的兩個人跟著倒了下來,無法速死的他們卻早已經失去了戰斗力,在地上口吐血沫的渾身抽搐著.

這般利落的刀法,這般鬼魅的身法,讓這中間的兩名士兵終于是發現了自己這一隊人馬與顧崢之間的差距.

"不,不怕,咱們這邊還有四個人的,對,對吧!"

當他們像是打氣一般的互相加油的時候,其中的一人下意識的,就朝著背後的兩個原本在前面帶頭沖殺的士兵的方向看了回去.

卻發現,這兩個人一直保持著面朝前的姿勢,哪怕此時的顧崢已經穿過了他們的包圍,跑到了他們的後方.

"我說,你們怎麼了?"

那個察覺到有些不對的士兵,輕輕的推了一下前面的兩個同伴的肩膀,卻是因為這一點點的外力,讓原本還戰立的兩具尸體,再也保持不住原本的姿態,'砰砰’兩聲,就轟然的倒塌了下來.

"啊啊!"

倒下來的金軍一左一右的交替著壓在了一起,這兩個手中還拿著刀的尸體上,只有一個傷口.

那就是最為致命的,在咽喉處汩汩流血的平整的基本看不出什麼縫隙的切傷.

原來,在顧崢的第一個沖鋒的時候,就已經以電光火石的速度,十字交叉的收割了這兩個人的性命.

而恰恰的處于中間的那一個落地彈跳的動作,才是救了中間兩個人小命的關鍵的因素.

一前一後的二人組,全部死亡,只剩下兩個瑟瑟發抖的居中人,看著顧崢就這樣緩緩的轉身,用最平靜的姿態將兩把刀上的血跡輕輕的抖落,然後在月光之中,挽出了兩朵漂亮的刀花.

"對不起了,誰讓只有用諸位的性命,才能達到我接下來的目的呢?"

"要怪,就要怪你們的將軍,不識相的,將我們的皇帝老兒給抓走了吧."

說完,顧崢就動了,只不過這一回,這兩個准備了半晌的士兵做出了他們抵抗的准備.

但是顧崢手中的鋼刀,就像是知道了他們下刀的軌跡一般,封住了他們砍落的路線,而另外的一把刀,則毫不猶豫的將他們開膛破肚,收割了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的性命.

"呼!第一個小隊,搞定,割下腦袋就可以收工了."

像是自言自語,實際上他卻是在和意識中的笑忘書以及委托人閑聊.

顧崢一邊將分散在這個小山坡上的十具尸體的腦袋切割下來,一邊給這兩個人普及,作為一個刺客或者是殺手,所必須的心狠手辣.

"這些人的腦袋可不是白切割的."

"雖然大宋國現在是不抵抗主義,我想要投入朝廷,送這些人頭過去,沒准反倒是會把自己的小命給弄丟了."

"誰知道那群惡心的文官敗類們,會不會拿我的腦袋,去完顏宗望那邊去領賞呢."

"我砍下這些腦袋,可是為金國的人准備的.知道什麼叫做威懾嗎?"

"我要用足夠多的人頭,換取他們將欽宗放出營地,讓我見上一面的機會."

"你是說?"委托人被顧崢這麼一說才明白了他這些多余的作為的作用.

"是啊"顧崢點點頭,"見一面而已,又不是要求他們放人,我想金國的將軍,完顏阿骨打的兒子,也不會覺得這是個買賣虧本吧."

"畢竟要是在兩軍正式開戰的前夕,他們這一方的軍心,因為我一個人的緣故,而弄的人心惶惶的,也太不利于後續的工作了,對吧."

"對!"

回答完了這一句話,委托人就在笑忘書的小空間內反省起了自己上一輩子的過失.

一個一身本領的人,到了最後竟是落得個這般默默無聞的下場,這能賴誰?

要是讓師父們知道,一定對他很失望吧.

從這一刻起,一種名為刺客的心,開始在委托人的心中形成.

而達成了這種目的顧崢也不再說話了.

他將收割下來的腦袋,用繩子串成了一串,抬頭看了看天,再次的說道:"下一個小隊在半里地外,現在時間尚早,還能再收割一圈."

"這些金狗,誰讓你們是敵對勢力的呢?就用你們的人頭祭奠我這方的父老鄉親吧."

說完,顧崢的身影毫不猶豫的就朝著西方的樹林內,鑽了進去.

這一道黑影就像是光影中的黑暗一般,須臾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這片土地之上,再也不見半分的蹤跡.

而這一情況,一直持續到了天色萌萌亮,一場屬于夜色的狩獵活動才真正的結束.

第一縷陽光正式升起,山的遠方還傳來大公雞那虛無縹緲的打鳴之聲.

將這幽靜的城郊外的軍營,都喚醒了早晨的生活氣息.

一隊隊的人馬,准時的出現在大營門口處的集合廣場上,等待著夜晚回歸的巡邏隊們,進行著例行的工作交接.

他們將會將收集回來的巡邏情報彙報給他們營隊的大隊長,然後再和各個巡邏小隊的小隊長交換令旗之後,就可以分散回營帳,或是取用早餐,或是倒頭便睡.

待到新一輪的巡邏任務安排下來的時候,再在這同一個空場地內,集結交接.

但是,這般例行的一天,卻在今天早上,讓大家感覺到了不同.

因為被派出去的十支小隊,到了規定的返回的時間時,竟是只回歸了六支隊伍.

剩下的四支隊伍,過了大半刻的時間之後,還是繞無音訊.

這般詭異的情況,就算是普通的士兵也察覺出來了不對,而作為偵查大隊的大隊長,自然也下達了較為明智的命令.

"昨日負責巡邏的六支小隊出列!"

"是!"

聽到了命令的六支隊伍齊刷刷的走出了集合的地點之外.

"昨日中你們巡邏的路線里可曾發現過不對?"

"並無!"

"很好,你們可以與要交接的隊伍評書資料,進行換崗前的准備."

"至于剩下的隊伍,按照與你們相互交接的隊伍的行進路線原路搜尋,按照所屬的四個方向進行查探."

"速速將這四隊未曾歸來的隊伍的行跡找尋出來."

"得令!"

場內的四十個人叫喚的十分整齊.

他們在小隊長的帶領之下,手握彎刀齊刷刷的開始朝著營外的方向跑了過去.

可是接下來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419 武將不戰?我來戰!(2400均加更)
下篇:421 我也壘座人頭京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