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378 蓮花馉饳

g,更新快,無彈窗,!

而隨著對方遞給他了一個象征著六扇門的身份的銅牌之後,那刻著的明晃晃標志,就是他以後的護身符了.

抓捕巨匪,串連黑道,怎麼想想就心潮澎湃了呢?

這一定是委托人當小混混的夢想,才讓這具身體,就這樣的燃燒了起來.

既然正事已經辦完了,幾個大人物還有自己的事情要聊,顧崢十分識趣的就退了下去.

今天因為他的職位的變動,自然沒有具體的工作,變相的給自己放了一天的假.

既是如此,趁著他還在這里,轉身去尋一下自己的兄弟,看看那牢里,因為自己的緣故被送進去的蕊卿的現狀吧.

沉吟了片刻的顧崢,不再停頓,轉過頭去,就奔著府衙後的監牢所去.

這門外把守的牢頭他並不熟悉,但是卻是有兩個兄弟,在今日中巡執.

想到這里,顧崢又四下尋摸了起來,正好在半條街外,一家剛剛撐起布棚子的店家,正開著鍋往里邊下著角子,一旁的爐火上正敞開著,並沒有具體做些什麼.

看著這個樣子,就像是個早起剛開張的鋪面.

這也是顧崢想要尋摸的店家了.

他就穿著這一身黑皮,站在這小店子的門外,朝著里邊一探頭,就問道:"店家,今早有些什麼易帶的吃食?給我尋些包起來帶走."

聽到身後有客人新到,這老頭轉過頭來就熱情的招呼.

仿佛是對顧崢的這身衣服,見怪不怪的一般,還多問了一句:"小官爺是新來的差爺吧?"

"那您可有口福了,以後上工的時候,不用在家中用飯了,小老兒我這里是什麼都有."

"說完了就指著大鍋中開始翻著白肚皮的角子說道,這葷素三鮮,蝦丁魚肉,各種餡料的角子."

"那芝麻,果仁,醬餡的果子.我這家是應有盡有."

"那那個爐子上是要做什麼?"顧崢下意識的就往那個紅色的條形小泥爐子上一指,這東西的樣式怎麼這麼眼熟呢?

"哦,這也是我們店子中的特色,您要是我不著急,我給就您現做點嘗嘗,小店子中的馉饳,可是遠近聞名的."

馉饳啊,沒吃過,不想露怯的顧崢,這就橫刀立馬的往靠近爐子的小凳子上一坐,這就打算看看這馉饳成形的全過程了.

這老頭也不怕顧崢偷師,這年頭還沒見到誰家好好的捕快不做,去做那沿街叫賣的營生呢.

他也想在這年輕人的面前露上一手,到時候就又多了一個可以捧場的老主顧了.

所以,當老大爺將一張四四方方的馉饳面皮拿出來之後,就先給顧崢展示了一下.

這面皮做的真是均勻,半尺見方的大小,大概有那豆腐千張一般的厚度.

然後將它攤在案板上,小老兒就轉過頭來問道:"差爺想吃什麼餡料?"

"就素三鮮吧!"

雞蛋過著現在的應季蔬菜,黃黃綠綠的煞是好看.

聽到了吩咐的小老頭,拿起一個特質的圓斗小勺,隔著裝著各種餡料的大碗的邊上,就是這麼一抹.

一個平勺的三鮮餡就被舀了出來,把這勺餡往面皮上一扣,這老頭就捏住一個角兒,斜著折了一下.

這對折時的手勢,帶著漫不經心的韻律,仿佛是做過千百遍的熟練,卻無端的充滿著美食大家的典范.

讓人看得心曠神怡,不亞于一個茶道高手的精心烹制,都給人以舒緩了身心的感受.

待到顧崢想要叫聲好的時候,這老頭就將這兩個沒有被皮兒蓋住的邊,用小指頭肚兒,給啪啪啪的捏好以免露餡.

這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形狀了之後,他翻手又是一個對折,這一次的半成品的馉饳,就沒有剛才那樣的大的個頭了.

再把折出來的兩邊再次的捏緊,這小老兒就帶著一點得意的笑容,將這個四不像的東西往手心上一托,朝著一旁看得目不轉睛的顧崢就提醒道.

"好好了咯,差爺."

只見這小老兒手心托著餡往上一頂,手指壓著邊往外一翻,一下子就包成了一個小孩兒拳頭大小的蓮花座.

中間的花苞未開,兩邊的花瓣卻已經綻放了起來.

這種美食藝術的震撼之感,讓顧崢對于這個馉饳的味道的期待,都增加了幾分.

這簡直就是小市民的最高藝術,是民間藝術的精華.

這年頭,在現代,哪里能見到這樣的手藝?

顧崢只覺得眼睛不夠用的,朝著店老板高叫了一聲:"再來上五個,一起做好了帶走."

這般的飯量,對于賣朝食的店家來說已經是大單子了.

小老頭只覺得高興,應得也是痛痛快快的.

手底下不停,一會的功夫,這六個蓮花馉饳,就整整齊齊的碼在了案板之上.

顧崢也很是好奇,這面皮這樣的厚,是壓根不適合燉煮的.

而蒸屜上的饅頭,都是皮兒薄的透明的類型,也不適合這馉饳碼放在其中.

那這個馉饳的吃法,肯定是和這個長條的小爐子有關了.

就在顧崢猜測的時候,老兒已經拿出了六根簽字,依次的將馉饳穿透了過去.

'乓乓乓’

就直接放在了小條爐子的火焰上炙烤了起來.

原來如此,果然是這樣.

顧崢強忍住了想要將對方的爐子給沒收了的欲望,就這樣看著六朵蓮花,在這個小條爐子上,轉著圈的均勻受熱.

人家西夏人烤串,這里南宋人烤馉饳.

這是會吃!

難怪那蒙古族的火鍋,傳到這里的時候,就變成了文人雅士的人手一爐的小暖鍋了.

白瓷爐子,還沒有煮茶的爐子大,上邊的青瓷鍋子,吃完了之後,還可以揣在懷中暖暖手.

這宋朝人,怎麼這麼會舉一反三的做生意,又怎麼會這樣愜意的享受生活.

正在顧崢對于各種花樣驚詫的時候,那馉饳特殊的面香,就被烤出了味道.

一旁的老板,時不時的還用鬃刷,往六個肚子溜圓的馉饳上刷上少量的素油.

那火苗灼燒之間,只聽見刺啦啦的油泡綻放的聲音.

一會的功夫,竟是外焦里嫩,白色面皮變成了金黃酥脆的外觀.

而里邊的素三鮮的湯汁,溢出來的湯水,將脆脆的面皮也開始緩緩的浸透入味了.

一種雞蛋蔬菜的香味,充斥在這個小店鋪的門口,不經意間,就留住了從這里經過的行人的腳步.

"差爺,差爺,馉饳好了,一共是三十六個錢.還要點其他的什麼不?"

小老兒在顧崢的眼前晃了晃手,才將這位差爺的神給喚了回來.

"哦哦哦,"剛發現自己失態的顧崢,趕忙就將口袋中的錢摸出來,一小串50個大錢就拋在了小桌子之上.

"再給我灌上一瓦罐的漿子,等我從內里下了工,再給店家送過來可成?"

小老兒看著顧崢的下巴是朝著府台大牢的方向努的,這臉上的笑就更盛了三分:"自然可以,差爺要是吃得好,有空一定要光顧啊."

"小老兒這里宵夜里有酒賣,最正宗的襄陽黃酒.保管差爺停不住嘴."

看著對方將六個馉饳,帶著簽子一起包好,一個中不溜的瓦罐也拴著麻繩網兜的兜住.

心情大好的顧崢自然是應下,腳下不停的就直奔著大牢的方向而去.

在和門口守門的兄弟們說了一句,就被對方放行,去探望他新上工的兩個兄弟去了.

這時候的大牢,正是一天當中剛剛清醒的時候,值夜班的兄弟還沒等到換班的人替換,是在里邊的駐守區內困的是東倒西歪.

也該這王小五和秦癩子倒黴,趕上了最後一波的外聘,那有門有路的人家,都將那好差事給占著了,這兩個只能被發派到葉牢頭的手底下了.

索性這看守牢房也不需要什麼特殊的本領.

能吃苦耐勞,也就湊合過去了.

所以待到顧崢來到了這有些昏暗的大牢的外廳的時候,就看到了王小五打著哈欠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而秦老蔫則是表現的更加不堪,竟是趴在小方桌子上直接睡著了.

難怪電視劇中,劫牢獄的時候,最先遭殃的就是他們這種人呢.

就這精神狀態和戰斗力,絕對是做替死鬼的料.

顧崢也沒有那個閑工夫溫柔的將他們叫起來,他將手中的東西哐當一下,就放在了桌上,瞬間就將昏昏欲睡的兩個人給驚了起來.

"你們的頭呢?就讓你們這兩個臨時的待在這里?"

而王小五則是滿不在乎的打了一盒哈欠,回到:"這破牢房里,也沒有關押什麼驚天大盜,就兩個人看守著足夠了."

"不說別的了,還是大哥仗義,我們快餓死了."

說完,這兩個餓死鬼投胎一般的人,就齊刷刷的朝著馉饳和漿水奔了過去.

而顧崢卻是抽出兩根簽字,將馉饳拿在手中,若無其事的朝這里邊一指,跟他兩個兄弟們說道:"我進去瞧瞧,長這麼大還沒見過監牢說什麼模樣呢?"

那兩個小弟也不當回事,頭也不回的回到:"去吧,去吧,就是味道可能有點不太好,大哥你忍不住了救出來哈."

說完就繼續埋頭吃他們自己的了.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377 六扇門歡迎你啊!
下篇:379 問情……(黯淡g和我無敵打賞加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