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310 我大哥和我爹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會因小失大的."想到這里的顧錚朝著他們一招呼:"上馬,到時候總有你們痛快一把的時候."

"作為你們的頭領,在和人搶東西的時候,誰也不會超過我的."

'啐!’

隨著顧錚這豪氣卻並不粗魯的啐聲想起來的時候,他身後的人就跟著一陣叫好.

是啊,這個年紀看起來很是初出茅廬的統領,在行軍布陣上卻是老道獨特的很.

他們這些蒙國的士兵還是第一次碰到全軍無傷的,與數量是他們兩倍的敵軍交鋒,並且將對方打的抱頭鼠竄的這種現象呢.

對于人口相對稀少的游牧民族所組成的帝國來說.

這樣的頭領,簡直就是比黃金還要稀罕啊.

聽他的總是沒錯的.

這群士兵們,帶著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一絲絲的崇拜與信服,就跟隨著顧錚,找到了屬于第一路西行軍的臨時駐紮地.

這里是一個人跡罕至的平原緩坡.

對于騎兵的集合與沖鋒有很大的便利.

他們的到來,引起了在營帳外巡邏的士兵的注意.

在看到了率先出現在火把映照中的身影之後,他們就齊刷刷的朝著顧錚行了一個蒙國士兵的軍禮.

"原來是二少統領,主帥已經等候你多時了,我這就前去營帳稟告."

而在顧錚將自己的騎兵部隊的駐紮事物安排完畢,攜帶者幾個主要的將領,准備往我闊太王汗的營帳進發的時候,卻在路上碰上了自己父汗身邊,說話最管用的幕僚.

一個出身于南朝身份的官員,趙孟.

他在看到自己這一行人人之後,並無多少的恭敬,傳達完他所需要傳達的意思之後,更是轉身自顧自的就走了.

這讓在顧錚身後,看到了自己的頭領被怠慢了將士們,很是憤怒.

蒙國人的直腸子性格,就又再一次的昭顯了出來.

正當他們准備擼胳膊挽袖子的將對方攔截下來的時候,顧錚卻是嘴角微微一挑,就阻止了他們的動作.

"別急,這一次我本就比原定的彙合時間晚到了一天,這南人的幕僚輕視我這個初出茅廬,又沒有什麼背後勢力的二王子,本也沒有什麼不對."

"畢竟在他們這種人的心里中,只有我那個大妃母所生的大哥,才是正宗的嫡長子."

"像我這般的年齡,第一次出征就犯了小錯,真是連能力上都有了瑕疵了."

"所以他為何還要討好與我這個本就沒什麼希望的王子呢?"

"人情冷暖本就是這樣,而至于我的地位,也不需要一個南人來認可."

"只要你們這群兄弟,還信我海顧都錚,那我這心里就是什麼都不會再介意了!"

看到了自己所跟隨的統領是這般的平易近人,如同兄弟般的對待他們,這些年輕的將領們,更是一個個的錘起了自己的胸脯.

"我科爾沁部達達塔拉."

"我乞顏部紮哈."

"我翁吉刺部孟古爾杜."

"向長生天發誓,從今日起誓死效忠我們的新頭領海顧都錚,將為他奉獻出我們最後的一滴血淚.直至戰死!"

而看到了這些壯碩的蒙國人,發出了如此熱血的誓言,將彼此的性命都交付到了他的手中時.

顧錚也將拳頭往自己的左胸前一錘,給出了他這輩子的第一次真誠的承諾:"我海顧都錚,在這里宣誓,我們是一輩子的好兄弟,而好兄弟是絕不會讓你們輕易赴死的!"

說完挨個的將他們三個摟住了肩膀,奮力的搖晃了幾下之後,朝著太的營帳的方向一轉身,就信心滿滿的說道:"跟我來,看我海顧都錚怎麼在這一次事件中,化險為夷吧!"

說完就腳下生風,大跨步的走到了我窩闊太的大營帳前.

與顧錚先前所想象,的要在大帳的門前等上片刻所不同,守門的親兵在看到了營帳外是顧錚到了後,就極為盡職盡責的將營帳的簾子給掀了開來.

朝著里邊高聲的通告了一聲:"第三路軍騎兵隊統領,海顧都錚到!"

而等到顧錚隨著大門的打開,邁步走進窩闊太的大軍營帳的時候,就發現這記憶中的三路大軍的指揮,除了他之外,具都是到齊了.

而坐在上首座椅之上的窩闊太,他的父汗,見到他的時候竟是有幾分心生歡喜,在上邊還未等顧錚開口,就朝著他往自己的下手的空位的方向,招呼了一下.

"來海顧都錚,我的雄鷹般的兒子,快過來坐吧."

而這般詭異的熱情,也讓顧錚下意識的就將眼神放到了窩闊太下手他的長子,也是他顧錚的大哥的位置.

果不其然,在聽到了窩闊太的這個過于熱絡的招呼之後,他的那位親大哥的面上,則是立刻就露出了不善的表情.

但是隨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帶著一點不屑的就朝著他掃了一眼,隨後就趾高氣昂的將頭轉向了另一個方向,徹底的無視了顧錚的存在.

這才像是他的好大哥,那個狂傲的自視血統貴重,不把其他的兄弟姐妹給放在眼中的,貴由哥哥.

這樣的人不足為懼,顧錚不再把注意力過多的放在了對方的身上,而是將視線轉回到了窩闊太的身上,在對方的示意之下就做到了場內唯一的空座之中.

然後顧錚就聽到了來自己于自己父親的詢問.

"海顧都錚,今日眾人們都在,你就沒有什麼想要對我這個父王所說的嗎?"

而顧錚則是抬眼看了一下窩闊太,然後就發現他的眼神在一旁的書記官的身上輕輕的掃了一眼.

就這麼一眼,顧錚就知曉了窩闊太對于自己手下的軍隊的掌控程度,而自己所率領的那一隊騎兵之中,也一定有自己的父王的眼線.

想到了這里,顧錚就明了了,窩闊太為什麼看自己的眼神是那麼的和藹了.

當你發現一個默默無聞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小兒子,在第一次出兵帶軍的時候,就表現出了極其高的軍事天賦,作為一個父親,多少都是有些自豪的.

雖然他的父王是現如今的天可汗的三子,但是也不能免俗.

而自己現在所要做的,只是表現出心悅誠服的模樣,老老實實的裝成一個單純的直率的少年就好了.

想到這里,顧錚抬頭向上首望去,露出了極為崇拜和敬仰的熱切眼神,仿佛現在的窩闊太就是他崇拜千百年的戰神一般,是那樣的高山仰止,不可戰勝.

再配合上顧錚那有點手足無措的做的那個回稟的手勢,就把一個孺慕父親,渴望父愛的少年形象給模仿的淋漓盡致了.

"父王,我,我並不是讓手下的士兵瞞著父汗的."

"只是我本來就錯過了今日的彙合的時間,抵達營帳後又是半夜."

"光是安頓人馬就耗費了我不少的時間.所以我只來得及向記錄司吏詳細的說明了過晚抵達的原因."

"至于為什麼不率先通報父王."說到這里顧錚又瞧瞧的偷看了窩闊太一眼,認為對方沒發現之後就將胸脯挺了起來:"那是,一來這般的小事,不能打攪到父王的休息."

"畢竟我們與花揦子模國的大戰在即,父王日理萬機,本可以在白日中再通報的戰況,完全沒有必要拿到現在這個時刻來說."

"這其二嗎"顧錚突然就迸發出了無比崇拜的神態,十分認真的對窩闊太說:"我這全滅了呼羅珊和中亞各國的聯軍的功績."

"也只不過驅散了一些千人的烏合之眾罷了."

"相對比與父王的滅金國的功績,這種小小的戰績,作為兒子的我又怎麼好意思拿來炫耀呢?"

"更何況"顧錚又皮笑肉不笑的將臉轉到了他的大哥貴由的方向,朝著這個比他大了足足有六歲之多,已經成為了一個二十歲的壯年將領,拱了拱手繼續說道.

"大哥跟隨著爹爹,南征北戰了這麼多年,立下的功勞無數,作為弟弟的我,這是第一次隨父親出征."

"又哪里敢在哥哥的面前炫耀呢."

"平日中總聽那南人們說虎父無犬子,上陣父子兵."

"我想我有這般偉岸的爹爹開路,又有可以作為榜樣的哥哥學習."

"只不過是剛剛取得了一點小成績,又怎麼能驕傲呢?"

說罷,顧錚又將頭轉向了窩闊太的方向,十分認真地對自己的父親說道:

"畢竟,兒子的志向可是做這蒙國第一勇士,將我們蒙國的軍隊帶到這世界看不到邊際的最前端."

"將這最遼闊的土地的,都並入我大蒙帝國的版圖之中."

"協助天可汗爺爺,將長生天的旨意降臨到所有人的面前.讓他們看看我蒙國人的威武之師."

"這點點的的戰績,只不過是孩子的起步時的螢火之輝罷了,怎麼和天可汗爺爺還有父王相比?"

"所以,父王就不要再責怪孩兒了,孩兒私底下知道錯了."

聽完了顧錚這唱念做打的一番話.

大帳內的屬于窩闊太下屬的武將們眼中,紛紛就迸發出了極為贊賞的色彩.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309 勝利之後做什麼?扒尸啊!
下篇:311 黃金弓與紅眼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