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58 死亡原因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些在他的身上貼的緊實的'皮膚’雖然讓他感受到了緊繃的粘膩,但是那個唯一沒被重點關注的部位,關系到子孫後代的小鳥,還是舒展的十分透亮的.

戲演到了後半段,執法人另一只手中准備的微型的血包也派上了用場,那些已經被他處理過的地方,入目時都是血乎淋啦的一片.

二流子身上的紅色越來越多,他的慘叫聲也陷入到了虛弱到傳不出去的地步,這也讓依然被捆的嚴實的塗飛也產生了錯覺……他認為行刑已經結束了.

我就看一眼,偷看一眼.

于是這個哥們就張開了緊閉的雙眼,偷瞄了一下,下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狀況.

嚯!就是這一眼,在塗飛背後的顧錚看著前面的人像是軟面條一般的癱倒在了演武堂的廳里…嚇暈了.

那麼剛才的那一眼,塗飛都看見啥了呢?

這是都市文,又不是恐怖專場,其實也沒啥,無非就是一層透明輕薄的皮從一個紅通通的火腿人身上被揭了下來罷了.

呃,當然了,對于那些沒怎麼見過血的人來說,還是滿恐怖的.

所以,這人就完美的暈了過去,而場內的大當家的則是給顧錚使了一個眼色,隨後就讓營寨里的兄弟把人給拉了下去.

馬風云:顧叔,我已經聽你的安排做完了所有的前期工作,人就交給你了.

顧錚:不應該啊,都已經嚇的生活不能自理了,那個塗飛身上的千度搜索引擎怎麼還沒被他給逼出來呢?

看著如同死豬一般的被吊在架子上的塗飛,在地牢門外的顧錚則陷入到了沉思.

難道說,因為這個搜索系統的等級實在是過于的低下,連自主的意識都沒有,附身之後就變成了一次性的?無法脫離?

非要等到原宿主死亡,才能將對方給消滅掉嘍?

作為一個十分喜歡現代生活的顧錚,恨不得在達成請求者的任務之後就趕緊返回,哪有閑工夫活到這哥們壽終正寢啊!

不行,不能因小失大,既然這個玩意這般的低級,那自己還是盡快的完成他改變威狼山的命運算了.

如果為了這麼一個玩意讓自己的手上沾上了人命,顧錚他過不去自己心中的那道坎.

對于那些一穿越過去就殺人如麻的同志們,顧錚只能比一個大寫的服.

那種人不是心理極度的扭曲,要麼就是壓根沒把新世界的人當人看.

既然轉換了思路,不再盯著塗飛的顧錚就仔細的思考起下一步了.

現如今,事情發展成了這樣的一個地步,威狼山最大的危機其實就算是過去了.

今後無論是哪一方面取得了最終的勝利,馬匪的大當家的只要不是自取滅亡的打算爭霸世界的話,他還是能落下一個光榮隱退的好下場的.沒准還能成為守護甘省的一員將領呢.

只要保證這個塗飛不死,再將他往他那個腦子同樣不清醒的大哥的手中一交,這事也就算完了吧?

心情頗好的顧錚摸著下巴,正准備轉身從地牢中出去呢,他面前的塗飛就緩緩的轉醒.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唉?你是那個好心為我解答的大叔.."

伴隨著塗飛臉部表情的緩和,放松下來的他,又接著一個屁.

看到了對面這個近似于同類的人員的反應,顧錚的表情有些複雜,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有些猶豫的問對面的塗飛到:"你是不是有一個一緊張就放屁的毛病?還是那種無法控制的?"

"哎?你怎麼知道的大叔?我打小就這毛病."其實塗飛還隱藏了一下他更加可怕的一個屬性,他最喜歡吃紅薯,黃豆和白蘿蔔了.

通氣.

"這就難怪了."絲毫未管身後的人因為他的這句沒頭沒腦的話而一頭霧水,顧錚頭也不回的一轉身離開了.

如果他猜測的沒錯,當初像塗飛這樣腦子有問題且無足輕重的人物,陳康非要弄死他的原因已經被他找到了.

潔癖重度患者,遇見了邋遢的屁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出得地牢,秋風驟起,有些感到好笑的顧錚,下意識的攏了攏領口,就朝著他在威狼山的住所走了回去.

在他的印象中,那里的味道很熟悉,和原本的羊棚異曲同工,也不知道顧錚最近是不是和牲口干上了,在這麼下去等他回到現實,他又能想到一個絕妙的賺錢的主意了.

要知道,這位伺候動物的本事,那可不是一般的,那句話怎麼說的來?

對了!對動物有天然的親和力.

隨著距離馬棚邊只有十幾米距離的獨門小院的出現,顧錚腳下的步伐也不免快了幾分.

他鞋底下的土地已經變成了厚實的草地,在夜晚的寂靜空間中,發出悅耳的沙沙聲.

這是一個美麗的威狼山,白透的月亮如同圓盤般懸掛在山坳上,半山腰上的槐花樹正在奉獻著它最後一點殘敗的美麗,紅瓦青磚的小院,在如此的美景之中,無端的就透著一種靈氣,讓看到此情此景的人,心情也變得美妙了起來.

青山綠水,人美心善.

這樣的威狼山,被無謂的戰火所波及到,太可惜了.

'吱呀’,門外由矮籬笆搭建起來的院牆,就這樣被顧錚給推了開來,'唉呀媽呀!’還沒等他欣賞一下他在這個世界中的地盤呢,就被院落中蹲在他房間窗戶底下的一團黑影給嚇了一跳.

"誰?是誰在那!"

難道是他今天一天表現的太過分了,在後山的老當家的被氣醒了?

"叔,是我."屬于馬風云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說你這個人大半夜的不睡覺,跑我院子里蹲著嚇唬人又算是怎麼回事?"做人的報複心理要不要那麼強,昨天我在你蹲坑的時候跳大繩,今天你就跑這來等著我了?

被嚴厲的呵斥的馬風云有點冤枉,他粗聲粗氣的說了一句:"叔,我睡不著,你審那個塗飛的結果咋樣了?"

"有什麼事就不能等到明天再說嗎?"顧錚歎了一口氣,將衣服的內襟一拉,從褲腰帶上掏出一把用繩子拴在上邊的鑰匙,十分熟練的將自己的房門給打了開來.

'吱呀..’

"進來說吧!"

"唉唉.."

這是顧錚也是馬風云第一次踏進這個陌生的房間.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57 生命不息,演藝不止
下篇:59 不甘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