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30 給我你的愛

g,更新快,無彈窗,!

顧錚一把拽回了還要往車上撲的沙曼莎,拽開了柳姨與她緊緊拽著的手,將他們的行李果斷的往車上一塞,像是下保證一般的說到:"不怕!我們很快就會相見的!!"

是的!

率先回學校為全國第一次高考的審題閱卷做准備的何叔,已經動身了.

那麼,屬于顧錚的第一次高考還會遠嗎??

隨著考試日期越來越臨近,行事果決的顧錚反倒是猶豫了起來.

一直像沒事人一樣的待在這里的沙曼莎,就是最讓顧錚擔心的原因.

在高考結束後,不用兩個周的周期,考試的結果就會下達,再根據這次招生辦所透露出來的小道消息,為了加快人才的培養,從十月份的考試日開始計算,到大學的開學日,也只有短短的一個月的間隔.

這就意味著在這個寒冬即將來臨的深秋里,如果顧錚在考場的發揮沒有失常,那麼他也要緊隨何叔身後,成為離開這里的第二撥人了.

那麼這里就會變成了只余下沙曼莎孤零零一個人的狀態,也不知道村里的大隊會不會再派新的人手過來接管.

而依照沙曼莎這種惹禍的體質,又會不會遭了新來的人的欺負呢?

想到這里,攥著手中的高考通知單的顧錚,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就敲響了沙曼莎的房門.

"怎麼?有事?"

睡眼惺忪的沙曼莎揉著眼睛就將顧錚讓進了屋內,臥室里一種屬于女人的馨香,就隱隱約約的朝著顧錚的鼻孔鑽去.

進來屋內的顧錚並沒有停止他前行的腳步,反倒是將床邊的小椅子拉了過來,坐在了沙曼莎床鋪的對面.

"沙曼莎,下個星期我要回省城去參加高考了,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這里,你和我一起走吧."

"啊?別傻了顧錚,我們這里還有羊,還有工作要做,我要是跟著你走了,那就是逃兵,回城里也只能東躲XC的成為黑戶的!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畢竟你還年輕,有很長的路要走的!"

你才比我大幾歲,25歲的年級就開始裝長輩了?

看著對面這個相處了一年多的女人,顧錚承認,他們在彼此的生活中,都留下了若有似無的曖昧.

雖然這只是在孤寂的荒漠中的同樣寂寞的男女相互的取暖,可是出于一個男人的道義,也不可能扔下她一個人,在這里孤零零的等待命運的垂憐.

"就這麼定了!到時候我們直接去找何叔去,實在不行你就當黑戶吧,反正那個時候我一定是考上了大學了,我就全當多了一個姐,養你一輩子."

更何況,不出一年,重新恢複的城市建設就需要大批的年輕人的加入,百分之九十的知青們,又再次的返回了城市的懷抱.

不怕,也就難一年.

看著夜晚的燭光下,顧錚那堅定的足可以放光的眼神,沙曼莎突然就笑了.

這朵豔麗的薔薇,從來沒有像此時笑的如此的溫柔.

她的眼睛中燃燒著一種名為短暫的愛情的火苗,燒熱了自己的心房,也升溫了周圍的氛圍.

"別激動,先喝口茶吧.這是我最新配的養生茶,你有口福了."

沙曼莎的聲音很輕,她那比一般女人都白的皮膚在白瓷缸子的映襯下也不輸幾分.

一種中藥與花香混合的味道,就隨著她手中開水的沖泡,飄散了出來,而那個半滿的白瓷缸子,也被沙曼莎順手遞給了顧錚.

"你也是,到現在還有閑工夫搗鼓你的美容茶,果然是何種情況下都能享受著生活的女人."

顧錚一邊搖頭一邊接過了沙曼莎手中的茶,正好剛才為了勸服她都口干舌燥了,'咕咚咚’半茶缸子的苦茶就入了口.

"味道怎麼樣?"沙曼莎的聲音更加的緩慢柔和,帶著一絲絲計謀得逞的愉悅.

'嘖嘖’顧錚下意識的砸吧了一下嘴巴:"還成,我也不是什麼文雅人,自然也喝不出什麼好賴的."

"我們還是接著討論剛才的話題吧!嘿!嘿!你干嘛你!"

顧錚的臉剛從缸子上抬起來,就發現坐在對面床鋪上的沙曼莎站了起來,順手就將身上的夏日的薄衫給蛻了下來.

牛奶一般細膩的皮膚,在黃潤的燭光下,帶著一圈名為欲望的光圈,就這樣晃花了顧錚的眼睛.

"你熱了?還是你打算要睡覺了!我說你這人不願意和我聊天你就直說啊!別用這種辦法趕人啊!"

"嘿!說你胖你還喘上了,褲子別脫了!老子走!老子走還不行嗎!!"

顧錚一邊用嘴嚷嚷著,屁股就和墜了秤砣一樣,壓根就沒挪窩.

他放下了缸子的手倒是假模假式的捂在了自己的雙眼之上,但是手指頭縫都快張的劈叉了.

然後,當對面的沙曼莎真的就穿著在現代就是個短褲比基尼的內衣,站在了顧錚的面前,緩緩的彎下腰來,吻住了遮住了臉龐的顧錚的嘴唇的時候,他卻嗖的一下躥了起來.

"嘿,姐們,我知道我剛才說的那番話是挺感人的,但是你也不需要以身相許啊!!哥們仗義,真的純仗義,不求回報!哎!大姐別解我褲子上的松緊帶!"

顧錚的腦海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提醒自己要離開,但是他的皮膚卻變得燥熱了起來,他的身體仿佛不再受大腦的控制,而是打算造個反,完全按照男人的本能行事了.

這可不像曾身經百戰的顧錚,他可是在大保健過程中還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敏銳的發現突擊檢查人員,並多次虎口脫險的神人.

在大紅門那一片兒,可是有脫逃小王子的美譽.

就算是沙曼莎的水准比以前他以前所要遇到的女人,都高端上三個檔次,但他的反應,也不可能如此的不堪啊?

"你!沙曼莎你剛才給我喝的是什麼茶?"

"哦,何叔說的肉蓯蓉的功效我很好奇啊!所以就在他的指導下嘗試著炮制了一點壯陽茶."

"看著樣子,功效還挺顯著?"

何止顯著啊!柱如金箍啊!!

"既然這樣,今晚就別走了,否則你會很很很難過的.."

帶著鼻音的撒嬌聲,讓顧錚的尾巴骨就是一酥,微弱的燭光也終于隨著最後一點燭油的燃盡,而搖搖欲墜的熄滅了.

返回: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上篇:29 恢複高考
下篇:31 再見我的男孩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