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891羽兒的婚約

在伏羲大陸的時候,楚墨殤對尋燁的印象一般,一個家園遭到洗劫,淪落,仍活在眾人保護中的少主,十八歲還未脫膽怯的稚氣,最終伏羲大陸的勝利也是別人達成的,魔刀在尋燁的手中,猶如廢物.

在殤的眼里,尋燁這樣的不成熟男人是不能帶給女兒幸福的失敗者.

芷樓垂眸看著殤,曉得依靠自己的力量,無法讓殤對尋燁改觀,何況這次尋燁又提出了五年之約,雖然給了聖地時間,但畢竟還是為了神女,而不是為了羽兒,羽兒傷心的同時,殤對尋燁的期望就更少了.

"六大世家的盟主大會在哪里舉行?"殤看向了長老們.

"在武京崇華台,由皇城周大人主持,皇上宴也出席觀陣,作為聖地的龍帝和龍後,沒有必要參加這種小型的比試."西壁長老說.

按照聖地的規矩,這種民間的盟主比試,集會等小活動,都不會驚動聖地,作為龍帝,殤完全不比理會.

可這次有點例外,殤似乎對武京之行,充滿了興趣.

"我和芷樓動身去武京."

"去武京?"

西壁長老不解地看著殤,怎麼龍帝萌生了這樣的想法?

"六大世家競選盟主,小事一樁,龍帝……"

"我和宴商量一下羽兒和李吉訂婚的事情."殤直接說出這次去武京的目的,西壁長老這才明白,原來龍帝另有目的.

訂婚?

芷樓驚愕地看向了殤.

"這麼早就訂婚,是不是有些匆忙了?"

"不匆忙."殤回答得很干脆.

"殤……"

她輕輕地扯了一下殤的手臂,他在說什麼呢,之前不是商議好了嗎?等羽兒覺得李吉還不錯,願意托付終身的時候再定這件事兒嗎?他自己就曾經吃過早早訂婚的虧,現在如何想著大包大攬了.

殤深邃的眸光看了過來,眸中的深意是芷樓所看不懂的.

"羽兒需要這個."

羽兒為什麼需要這個?

鳳芷樓不解地看著殤,完全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說,羽兒需要什麼,沒有誰比她這個做娘的更清楚,羽兒愛慕尋燁,只是想和那個男人長相厮守而已,並不需要和李吉訂婚,那會傷了羽兒的心.

"我龍帝的女兒,就算不會武功,也高高在上,不容低覷."殤冷然地站了起來,大步地走出了聖地大殿.

"高高在上……"

芷樓愣了一下,低聲重複了殤剛才的話,猛然之間,好像明白了什麼,殤這是在保護女兒不受傷害,羽兒癡情,尋燁無情,若沒有一分尊嚴的守護,羽兒將來就會成為伏羲大陸乃至精靈仙城的笑柄.

"也許我該支持你的決定."芷樓輕歎了一聲,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聽殤的安排了,她也起身,隨後走出了大殿.

大殿的角落里,羽兒垂著頭站呆呆地在那里,臉色白白的,雖然紅鸞鳥一直在啄她的衣衫,她也沒動一下,一定是剛才聽到了父親在大殿里說的話,她不願意長大後嫁給李吉了.

"羽兒,過來."

芷樓伸出了手召喚著女兒,羽兒慢慢地走了過來,眼圈里還含著眼淚.

"娘……"

這聲娘叫得好不委屈,讓芷樓的心里也酸酸的,誰強加了羽兒這些,這孩子從出生到現在,除了找到爹娘之後,就沒真正開心過.

芷樓附身下來,撫摸著她的小臉,梳理著她鬢邊的發絲.

"羽兒,別怪你爹,他是不想自己的女兒被人恥笑,他是愛你的."

"可我不願意嫁給李吉."羽兒抽了一下鼻子,睜大了眼睛,大顆的淚水滾落了下來.

"娘知道你不願意,可這只是一個婚約,你懂嗎?一個你爹給你保障,至少在尋燁傷你最深的時候,你可以不被世人談亂,可以保留最後的尊嚴."

說出這話,芷樓心里好像刀子刺穿了一般,真的好痛,可憐她這麼癡情的寶貝女兒,竟然和娘走了一條路,鳳七小姐當初就是人前的笑柄,人後的談資,好在她沒什麼鍾情的男人,也就不存在傷害,可羽兒不同,她早早情竇初開,害了自己.

羽兒瞪大了眼睛看著芷樓,好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不知道她是不是懂了她爹的意思,可她眼里的淚水已經收斂了.

"娘,我懂……"羽兒點著頭.

"羽兒,別擔心,距離你出嫁還有一段時間,若到那個時候,你還不喜歡李吉,我想你爹不會逼你的,他最痛的就是你了."芷樓勸慰著女兒,希望羽兒能明白殤的良苦用心.

"娘,我聽爹的,這個世界,只有爹和娘最疼我了."

羽兒伸出雙臂抱住了芷樓,將頭埋在了她的胸口.

"羽兒,記住,不管怎麼樣,爹和娘都會尊重你的心意,但對尋燁,別用心太多,你爹對他很戒備."芷樓拍著羽兒脊背,這次尋燁在殤的心目中,已經一落千丈了.

"我知道了."羽兒用力地點著頭,然後脫離了芷樓的懷抱,後退了一步,給了她一個看似開心的微笑,可芷樓知道羽兒的心放不下.

這個該死的尋燁,當初對他的印象還好,他卻違背誓言承諾了精靈仙城,讓芷樓也對他失去了信心.

羽兒又別扭地笑了一下,轉身離開了.

芷樓看著羽兒的背影,暗暗發誓,誰對她的女兒不好,她就要倍還給他,在這一點上,她一定會和殤站在一起,絕不姑息.

半個月後,鳳芷樓和殤一起來到了武京,宴帶著楚大善人等一些武京名人,親自在武京近郊迎接他們.

當芷樓看到宴的臉時,當真吃了一驚,他看起來好像滄桑了許多,不能為武京皇朝傳宗接代,膝下無子女,成了他的一個心病.

在皇後娘娘的身邊,還跟著一些美貌的嬪妃,可多年來,這些嬪妃的肚子一個有動靜的都沒有,宴注定後繼無人,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侄子李吉的身上.

"明日便是比武大會,將競選六大世家新任盟主,還請龍帝在武京多住幾日."宴對殤的態度明顯和以前不同了,帶著討好的意味,定然是因為李吉的事情,現在他的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侄子的身上.

殤只是應了一聲,態度還是那麼傲慢,芷樓走在他的身邊,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宴已經放低姿態了,他就不能謙和一點嗎?

可殤就是殤,不能用常理來想象他,他的傲慢和清高是與生俱來的.

宴走在殤的另一側,繼續微笑著.

"李吉和羽兒公主的婚事,不知龍帝考慮得如何?"

宴再次提及了李吉和羽兒的婚約,他需要這個婚約來提升李吉的地位,讓將來的眾臣擁戴李吉.

"就這麼定了吧,但是……"

殤冷眸看向了宴,用低沉的聲音說:"婚約可以定,但羽兒長大之後,李吉仍舊不能獲得她的芳心,讓她心甘情願嫁給他,到時候我會主動替羽兒悔婚,你要有這個心理准備."

"宴明白,李吉一定會盡力表現的."宴松了口氣,至少現在龍帝應允了,就是一個好的開端,一切都看李吉的造化了.

鳳芷樓抿著嘴巴,殤說話還真不客氣,一點面子都沒給宴,並為羽兒留足了後路,作為父親,他已經想得十分周到了.

進入了武京皇城,按照一貫的禮節,宴和群臣要設宴為龍帝接風,趁著這個機會,芷樓偷偷地溜出了皇城,去了楚大商人的府邸,很難得的是,楚小魚和大哥剛好也到楚府了,小魚已經有一兒兩女了,最小的還抱在懷中,看起來,她和大哥十分恩愛.

"是龍後來了."

小魚抱著孩子第一個迎了出來,她雖然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可肌膚仍舊水嫩細膩,更具成熟美婦的韻味了.

隨後楚顏玉和鳳云錚也出來了,大哥鳳云錚一看就是沒少操勞和修煉,臉更加黝黑了,看起來還是一條壯漢,倒是楚顏玉還是那麼白白嫩嫩的,真不知道他用什麼辦法駐顏的.

楚大商人風塵仆仆地趕回來了,見到芷樓在府里,直接驚呼出來.

"貴人,貴人,龍後大駕光臨啊,設宴,設宴啊."

"這里沒有外人,叫芷樓好了."楚顏玉湊到了芷樓的身邊,還和以前一樣,眉開眼笑的,眼里盡顯的都是桃花.

芷樓尷尬地瞪了他一眼,這都過去多少年了,他怎麼看到她還是那幅不死心的模樣.

"叔叔,你這樣子,若是被龍帝看到了,少不了一頓揍了."楚小魚一把揪住了他叔叔的手臂,將他從芷樓的身邊拽走了.

"誰叫她生得越來越討人喜歡."

楚顏玉這張嘴,在任何時候,都這麼直接,一句話害得芷樓整張臉都紅了.

在楚府,芷樓有了回家的感覺,楚家的人就好像是她的家人,圍著她,看著她,將最好吃美食都端出來款待她,大家好像都有說不完的話,想一個晚上就傾述給芷樓,倒是小魚坐在一邊抱著孩子,一副擔憂的樣子.

"別擔心,明天贏了就好,輸了,沒什麼大不了的."鳳云錚握住了妻子的手.

"可我很擔心,冷候世家和武京的周大人走得很近,若公平競爭,也無所謂,怕就怕……"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890龍帝喝大了
下篇:892主動送上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