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491:勝者王敗者寇

楚墨殤的眸光望著猛撲而來的蟒蛇,從容不迫地抬起軒轅劍,突然手掌在劍鋒上用力一震,這劍好像變戲法一樣,竟然分身成了十把,十把利器齊齊出手,不是攻向了蟒蛇,而是紛紛插入楚墨殤站立位置的周圍,在地面形成了一條閃著光澤的龍形.

謹王見此情形,愣了一下,這是什麼?一個劍龍把戲嗎?可惜好看是好看,不知道有沒有用.

"搞什麼玄虛,這條假龍就能幫了你嗎?"

蟒王冷冷一笑,根本沒將軒轅劍在地面上構成的龍形放在眼里,他認定血毒獸的一輪襲擊,已經讓龍帝受了內創,他要做的就是送龍帝歸西.

"龍帝,受死吧!"

蟒蛇張開血盆大口,狂吼出來,毒液猶如冰刀噴射出來,接著無數蛇身撞擊而來,楚墨殤凝眉出手,雙掌運集真氣狠狠打出.

"砰!"只見橙光黃浪沖天怒爆.

啊!

謹王一身參加,身軀受到了強烈的撞擊,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敗?更加沒明白,龍帝不變化龍身,怎麼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謹王只覺得一股難以想象的強猛真氣排山倒海,直破身軀,轟然沖入體內,接著眼前一黑,鮮血狂噴,霍然倒貫出數十丈,重重地猛撞在尖塔上.

所有的士兵嘩然,尖塔的建築轟然倒塌,廢墟中,蟒蛇蜷縮,受了重傷.

"為什麼?"謹王虛弱地發出了聲音,他沒有理會會輸的.

楚墨殤慢慢地收回了雙掌,微微地笑了起來.

"你的血毒獸,根本沒法將血毒侵入我的身軀,我剛才皺眉,不過是讓你掉以輕心而已,至于我的軒轅劍,已經分身十把,形成的是龍陣,剛好壓制你的蛇勢,如果你小心謹慎,尚會顧慮,可惜你太過自負,竟然敢猛沖上來,剛好進入龍陣范圍,龍陣會削弱你白十分五十的功力和修為,你怎麼會不輸?"

"你,你,實在狡猾!"謹王一雙蟒眼發黃,驚愕于楚墨殤說的話,他竟然輸在自己的自負上?

"不是狡猾,是戰術!"

楚墨殤微微一笑,從地上拔出了軒轅赤霄劍,十劍再次合一,再次成為軒轅赤霄劍.

收了神器,楚墨殤舉步走到了巨蟒的身前,將劍尖抵在了蛇頭的咽喉部,這個部位,只要一劍,就能將謹王置于死地.

"哼!"

謹王哼了一聲,怒道:"要殺,就殺,所謂勝者王,敗者寇,我既然敗給了你,就悉聽尊便."

謹王倒也有幾分骨氣,既然戰敗了,就只等一死,絕不求饒.

可軒轅劍沒有從它的咽喉刺過,而是慢慢地收了起來,楚墨殤冷聲地說.

"你是異界大王,本已掌控異界,理當勵精圖治,治理異界,讓這里的魔法複興,民勝國強,可你卻不思進取,不圖百姓安康,滿心貪欲,一門心思要進攻常界,導致異界民不聊生,陰暗,邪惡充斥著這里,我今日若殺了你,也是為民除害,只不過……你千萬年的修行已經毀于一旦,就算吃了內丹,也無法再行修煉,這也是武者的悲哀,我殺你又有什麼意義?"

這是一種比殺了謹王還要嚴厲的懲罰,謹王聽得驚恐萬分,他慢慢移動身軀,發現渾身的骨頭都斷裂了,似乎只有一個皮囊連接著,連爬行都困難了.

"本王的修行,本王的大業,不,不,不,我可以的,可以的,我會去常界稱王稱帝,會的,一定會的!"

蟒蛇劇烈的扭動著,卻只爬出了一點點的距離而已,他真的廢掉了.

知道謹王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還廢了身體,一些士兵傻傻地愣在那里,突然他們將手里的武器都扔在了地上,大聲地歡呼了起來.

"謹王完了,我們可以回家了,回家了!"

"我們終于不必留在這里了,不必受到壓迫了!"

"我們自由了,謹王完蛋了!"

"快走吧,兄弟們,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

一陣陣歡呼聲此起彼伏,士兵們歡喜雀躍,猶如潮水一樣,向尖塔之外沖去,他們真的回家了.

地上的蟒蛇狂嚎了起來,怎麼可以這樣,為什麼他的士兵要這麼背棄他?

"一個個,都該死,我要吞了你們,讓你們死于萬劫不複!"

"別喊了,他們已經走了,聽不到了."

楚墨殤冷冷一笑,很是個可憐的家伙,竟然一個士兵都沒有留下來,連那些婢女也背著包袱,准備離開了,偌大個謹王的宮殿頃刻間空空如也了.

抬眸遠眺,楚墨殤看向了西面,這是兌位的方向,不知道鳳芷樓怎麼樣了?

"芷樓,我來了!"

楚墨殤理都沒理那廢物蟒蛇,大步地向西而去.

"我不會讓你如意的,不會的."蟒蛇仍舊在楚墨殤的身後咆哮著.

兌位的房間里,鳳芷樓聽著外面的殺聲,急得團團轉,她不斷地拍打著房門,直到外面傳來了一個士兵驚喜的聲音.

"我要回家了,謹王失敗了."

謹王失敗了?

這可是個驚人的消息,鳳芷樓眨巴著眼睛,這是真的嗎?竟然有人打敗了謹王?

"喂,是誰,誰來了,既然謹王戰敗了,你能不能給我開門,讓我出去."鳳芷樓急切地說.

"好,我給你開門."那個士兵早就厭煩這里的生活了,現在知道謹王敗了,想將鳳芷樓也放出來,讓大家都離開這里,可惜他在外面努力了良久,都沒法將門打開.

"不行啊,鳳小姐,這門怎麼打不開啊."

"怎麼會呢,應該有鑰匙的."鳳芷樓看不清外面的狀況,有些急了,能進來,就該能出去的.

"不行了,我沒有鑰匙孔的,啊,啊,好像有魔猿來了,我得走了,不然就沒命了,對不起了,鳳小姐,再見!"

一聲再見之後,外面沒了聲音,鳳芷樓用力地拍打著房門.

"喂,喂,你別走啊,放了我再走!"

雖然她這麼喊了,可那人的腳步聲還是遠去了,一聽就知道是狂奔而去,哪里還會回來給她開門.

謹王敗了,是件好事,可這門打不開怎麼辦?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490:龍蛇大戰
下篇:492:師父有點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