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450:我一定要找到爹

謹王走了出去,國師眯著一雙陰險的眸子,俯身湊近了鳳芷樓,用低沉的聲音警告著她.

"女人,最重要的是什麼?還不是找個有權有勢的男人,你現在身在異界,不是聖地,所以……你的龍後架子別端得太高了,小心下不來台……"

"滾!"

鳳芷樓怎麼會威懾這厮的話,直接揮出一掌,毫無客氣地扇了國師一個響亮的耳光.

"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沒有資格和龍後說話."

鳳七小姐何等的清高,傲慢,將國師打得半響說不出話來,他捂著面頰,瞪視著鳳芷樓,最終好像爆發了一聲,歇斯底里地大喊了出來.

"將她帶到精鋼室,關起來,沒大王的命令,誰也不能接近她."

國師的話語之後,門外,十幾個士兵沖了進來,雖然他們有所畏懼,卻還是將鳳芷樓按住,押送向了精鋼室.

"禿驢,死和尚,你不念經拜佛,卻助紂為虐,小心將來投胎轉世,連豬都當不成!"

鳳芷樓掙脫不開,卻仍舊不肯放棄刺激國師.

國師的臉都藍了,他微微地喘息著,久久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夜像一朵黑色的鳶尾花,白晝之後,在黑暗中爭相綻放,偶爾的青光劃過夜空,透過密密層層的陰云,閃著驚秫的光芒.

魔獸森林里,曼珠沙華與黑暗一起連綿著,伸手不見五指,有些冷,卻沒那麼刺骨,偶爾傳來墨獸的嘶吼,將夜變得更加陰曆,折磨得人幾乎窒息,好像黑暗之中仍有無限的黑暗一般.

小蟲子不敢飛去附近的村落,謹王和季笑生一定在那里派遣了密探,隨時准備甕中捉鱉,他只能不斷地在空中游動著,最終疲憊不堪地落在了魔獸森林里,只有這里,一般人不敢滯留,如果不遇到墨獸,魔獸森林就是安全的.

站在了地面上,小蟲子看著周圍,第一次失去了天真的笑容,恐懼的感覺圍繞著他,他憋著嘴巴,膽怯地望著周圍,到處都是黑暗的.

"娘……小蟲子害怕."

小蟲子抱住了肩膀,想著依偎在娘的身邊,多麼無憂無慮,可是現在……他竟然孤身一人了.

慢慢地向邁開了步子向前走著,森林很廣袤,沒有人影,半人高的蒼木扭曲成了奇形怪狀,黑暗隱約的影子,好像猙獰的魔鬼隨時會向他撲來.

小蟲子不敢再向前走了,他再次飛起,俯視著下面,終于看到了一棵十幾米粗的大樹,下,有一個廢棄的木屋.

這可能是多年前某些武者高手捉魔獸時,暫時居住的,因為這幾年魔獸猖獗,沒人再敢走入森林太深,被人們遺忘在了這里.

小蟲子落了下來,小心地探出頭,為了防止里面藏著魔獸,他從地面上摸到了一塊泥疙瘩,用力地投擲了過去,嘭的一聲,泥疙瘩打在了木門上,沒有任何反應,它才飛快地跑了過去,推開了木門.

張望了幾眼,小蟲子笑了,里面竟然沒有魔獸,除了這道門,還有一扇還算結實的窗戶,牆壁是木頭做成的.

進了木屋里,他將木門關上了,許是空間小了,聽不到外面呼呼的風聲,他的心里也踏實了許多.

因為飛了很久,小蟲子累了,坐在木屋的破床上,雖然他一再堅持,還是沉沉地睡了過去,這一夜,他睡得很踏實,若不是一聲魔獸的吼聲,他還不能驚醒過來.

天已經大亮了,魔獸森林里起了迷霧,厭惡繚繞的,視線有些不清.

又是一聲吼叫,越來越近了.

有魔獸?

小蟲子屏住了呼吸,慢慢地爬到了窗口,向外看去,果然,一只魔豬狂叫著奔了過來,它不斷地在地上拱著,不知道是不是在尋找吃的,眼看它距離木屋越來越近,小蟲子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娘,有魔獸,小蟲子有點怕……"

他抓住了窗戶,希望自己的力量,可以讓木屋更加堅固,但魔豬好像聞到了什麼,向木屋猛沖過來.

糟了,它是不是知道木屋里有人?小蟲子的汗都流了出來,若是娘和混寶在就好了,可惜,現在只有他一個人.

就在小蟲子忐忑不安的時候,突然木屋的上面傳來了一聲咆哮聲,好像有東西在木屋的上面探出頭來,同時一股炙熱撲來,小蟲子幾乎喘不過氣來了.

"吼!"

又是一聲,魔豬好像被嚇到了,飛竄的速度慢了下來,最終停住,它抬頭看了好幾眼,才慢慢地朝後退去.

木屋上到底是誰?

小蟲子膽戰心驚,不敢動彈了,魔豬雖然被嚇走了,可能又來了一個更可怕的,會將他一口吞掉,連骨子渣滓都不留,可它等了一會兒,那個吼聲竟然沒有了.

雖然沒了聲音,可小蟲子還是不敢出去,等了許久,也不見什麼魔獸闖進來,他這才放膽走了出去,看向木屋屋頂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一棵大樹攔腰折斷了,森林的地面上,很多植物被踩倒了,留下了幾個巨大的腳印.

小蟲子在大腳印里比劃了一下,竟然比它的變成龍的身子還要大上好幾倍.

"這是什麼啊?"小蟲子張大了嘴巴.

望著腳印離去的方向,好像進入森林深處了,他不敢跟進去查看,只能巴望了幾眼,便放棄了.

小蟲子小心地退回了木屋里,不管那是什麼,它已經走了,現在安全了.

為了分散注意力,小蟲子拿出了他娘給他的那本書.

"娘說,練習了這個,就能找到爹,我一定要找到爹."

小蟲子翻開了那本《乾坤破》,一頁一頁地看了起來,確實,文字他一個都不認識,可他能看懂圖形,于是按照圖示的人形練習了起來,剛開始,他還只是比劃一下,到了下午的時候,竟然渾身冒出了火一樣的熱氣.

就這樣小蟲子白天修煉功夫,晚上就睡覺,竟然再沒魔獸來打擾過他,他餓了,就在附近找一些果子吃,偶爾遇到有毒的,就上吐下瀉幾回,倒也沒什麼大礙.

可修煉了七天,他終于忍不住了,沖到了木屋的外面,大聲地怒吼著..

"娘,我練習了,怎麼還沒見到爹啊?"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449:舍近求遠
下篇:451:誰更該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