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427:主人他罵你

神器軒轅赤霄劍在手,鳳芷樓感到了一種強烈震撼的感覺.

"這劍是我的,被人強搶了去,現在它認出主人,物歸原主了,我這里只有兩顆內丹,若你想要,就給了你."

鳳芷樓伸出了手,掌心里現出兩個魔虎內丹來.

只有兩顆,竟然只用兩顆,就想將神器拿走?那賣劍的男人怒了.

"臭娘們,我這劍是五百個內丹買來的,你給我兩個,就想拿走,休想!"他罵完了之後,一個跳躍,飛撲了上來.

就在他的手掌打向鳳芷樓的時候,突然什麼東西從人群中沖了出來,只是一口,只聽那個男人哎呀一聲,倒在了地上,面頰上血肉模糊.

突發的變故,讓所有人都震驚了,大家的目光看了過去,發現一個類似胡狼一樣的大耳朵生物瞪圓了一雙眼睛,嘴巴上還沾染著血跡.

"你敢罵我主人,這劍就是我主人的!"混寶呸了一聲,吐出了一塊血肉,它越發的暴戾了,一個跳躍好像還想襲擊那人,幸好芷樓及時出手,揪住了它的耳朵.

"混寶?"鳳芷樓萬分驚恐,說來這人沒錯,五百個內丹買來的神器,如何能兩個內丹就給了人,要怪,都怪那個老鬼,竟然鬼迷心竅拿走了她的寶劍.

周圍的人都退後了,一個個顯出了驚恐的表情,生怕下一個輪到他們血肉模糊了.

"對不起,這是生肌散,希望你早日康複."

鳳芷樓將一瓶子藥扔給了那個男人,然後拉住了混寶和小蟲子,飛快地隱沒在了人群之中,向集市里走去.

一邊走,鳳芷樓一邊生氣,她狠狠地打了一下混寶的腦袋.

"你能不能低調點,這里是異界,在我們回去之前,不要招惹這里人的注意."

"主人,他罵你."混寶垂下了頭.

"罵一句也不會掉了肉,現在可好,我們都快成這里的活閻王了."鳳芷樓說完這句話,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感覺有人跟了上來.

"不賣內丹了,我們回去."

鳳芷樓皺起了眉頭,收好軒轅赤霄劍,握住了小蟲子的手,向集市的出口走去,眼看快到出口的時候,小蟲子喊了起來.

"娘,你看看,那不是黑子和他娘嗎?"

黑子和他娘?

鳳芷樓忙抬頭看去,果然是黑子和黑子娘,真是巧,他們也來了集市,就在芷樓要和他們打招呼的時候,驚愕地發現,黑子娘竟然將一個魔虎的內丹給了一個穿著青衣的男子……

"黑子娘!你怎麼?"

鳳芷樓吃驚地喊了出來,想不到自己那樣叮囑,讓她將內丹給季笑生,她竟然還是拿出來賣掉了.

驀然的,季笑生那張戲謔自信的面頰又浮現在了腦海里,他實在厲害,將黑子和黑子娘的心態摸得透透的,鳳芷樓的好心換了驢肝肺.

黑子和黑子娘收了錢財之後,轉眸看見了鳳芷樓,他們的神色難堪.

"鳳芷樓,我們也是想……"

"別說了,真想不到,你們竟然這樣對我?"鳳芷樓的心真是死了,爛泥扶不上牆,虧她還相信他們人窮志不短,看來也不過如此.

"鳳芷樓,對不起啊,我們也想好過點,季先生那里……你還是叫一聲吧."黑子娘恬不知恥地懇求著.

鳳芷樓的目光只是冷冷地掃過了這對母子的臉,然後牽著小蟲子的手,向集市外走去.

他們才從熱鬧的集市里走出來,季笑生就搖著扇子,帶著幾個人迎面走了過來,他笑語盈盈,手掌伸了出來,里面赫然是那顆魔虎的內丹.

"我贏了,跟我走吧."

"我回去告訴我娘一聲."鳳芷樓不會賴賬,就算是小蟲子答應的,她也會一力承擔,只是她要回去先安頓好了月娘.

"你娘,就是我娘,你的,也是我的,娘那邊,我已經派人去接了,很快就到府邸了,你只管跟我走好了."季笑生說得慢條斯理,讓人痛恨得想直接給他一拳.

"你敢對我娘不敬,我就殺了你!"

鳳芷樓一把抽出了軒轅赤霄劍,劍鋒紅光流動,冒著一股子讓人畏懼的殺氣.

"我剛才也說了,她也是我娘,我對她,比你還好,走吧."季笑生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隙,剛才寶劍主動飛起進入芷樓手掌的一刻,他也看到了,若說心里沒有敬畏,是不可能的,可他不是別人,是季笑生,畏懼若表現出來,不是周圍的人小看了?

他說完,轉身邁步,上了一頂轎子,進入了轎子之後,季笑生臉上的得意收斂了,這丑女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樣一把駭人的神器?

"讓丑美人上另一頂轎子,我們回去."季笑生吩咐著.

一頂梨花小轎抬到了鳳芷樓的面前.

芷樓知道賭約失敗,于情于理,她都沒法拒接,只好帶著混寶和小蟲子上了轎子,不管這季笑生心里打的是什麼壞主意,她都得闖一闖這個季府了.

"娘,別怕,我保證,他不出幾天,就得讓咱們回來."小蟲子嘿嘿地笑了起來,似乎他的肚子里也沒季笑生簡單.

常界疆域,楚墨殤站在高崗之上,凝望著郁郁蔥蔥的疆域森林,一陣大風刮過,綠浪滾滾.

在這個森林的最深處,隱藏了六年前戰役剩余的混血半獸人,只有找到它們,才能搞清楚當年這里發生了什麼.

"龍帝,您真的要見他們嗎?雖然他們所剩無幾,但這樣的森林里,他們仍舊是強敵."飛淵不放心地詢問著.

"我原本就不認為混血半獸人是該遭到驅逐的,更加沒想加害他們,只想了解當年的狀況."楚墨殤飛身躍下了高崗,向疆域的森林走去,飛淵忐忑地跟在了楚墨殤的身後.

漸入森林深處的時候,突然一聲巨吼響了起來,樹梢間響著沉悶的聲音.

"為什麼,我們已經躲到森林的深處了,你們還是要趕盡殺絕?我的兄弟昨天剛被你們的士兵殺死."

"對你們趕盡殺絕的不是我,而是武京,我來這里,只想打聽一件事,就會馬上離開."楚墨殤大聲地回答著.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426:從天而降
下篇:428:黑暗深淵的斷層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