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344:楚墨殤的師傅

鳳芷樓聽著這番話,心里一下子暖了起來,不覺想到了寒潭之下,他雖然困她在寒床之上,卻真心不舍,還給她吞下了龍珠,保持她的體溫,一旦慧根生成之後,他便帶她迅速離開,生怕她凍壞了,不管任何時刻,他都在以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身份看待芷樓,而不是師傅對待徒弟.

所以他不是師傅,而是丈夫.

"他是我所有師傅之中,距離我最近的一個,希望三天來得及."楚墨殤說.

"所有師傅?你到底有多少師傅?"鳳芷樓張大了嘴巴,不敢小覷這條傲慢的龍,難怪他會出類拔萃,憑借自身的天資,再加上眾多師傅的調教,該如何了得啊.

"很多……"

楚墨殤寵溺地看了芷樓一眼,從龍神將他定為未來龍帝接班人那天開始,他就在不斷的壯大,也許那些師傅,只是輔佐龍帝的聖地子民而已,但他肩負重大的使命,所以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有的楚墨殤甚至不知姓名.

就在芷樓想問及更多的時候,楚墨殤說了一聲"到了!".

"到了?"

芷樓忙扭頭向前看去,只是一眼,就呆住了,觸目竟然都是慘淡的黃土,幾乎寸草不生,視線之中,凹凸不平的都是土包,看起來好像一堆堆的土墳,想不到美麗的聖地還有這樣淒涼的地方,竟然連一棵小草,一只飛鳥都沒有,想象也知道,這是一個聖地不為人知的地方.

"好了,放你下來了."

楚墨殤將芷樓放了下來,大聲地對著黃土地喊了一聲:"師傅!"

這一聲師傅蕩氣驚心,帶著敬意,黃土隨著聲音的震動飛揚了起來,一聲聲激蕩著空氣,聲音落下之後,良久黃土堆積的視野里,也沒有一個人出現.

"你師傅,不會是午睡了吧?"鳳芷樓見沒人應答,輕聲問了一句.

"誰說我睡著了,我不知道有多清醒."一個老者的聲音從土包中傳了出來.

鳳芷樓甚是驚訝,幾乎沖口而出.

"你師傅住在墳墓里?"

"芷樓,不可胡說."楚墨殤想制止芷樓,可已經晚了,一陣黃土揚起,從地面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芷樓的腳踝向下拖去.

"龍帝,你哪里帶來的臭丫頭,竟然敢詛咒我死!"聲音由地底下傳出來,帶著幾分羞惱,鳳芷樓只覺得身體猛然間在下陷,向土包里沉去.

原來楚墨殤的師傅是個小老頭,說話還很不客氣,竟然敢叫她臭丫頭.

"墨殤,你師傅瘋了!"鳳芷樓直接得出了結論,然後一把抓住了楚墨殤的手臂,說什麼都不肯松開了.

楚墨殤眉宇一皺,輕聲地說.

"師傅,她是我的妻子,真武聖女,聖地的龍後."

"龍後?"這句話很好用,那只手突然一松,鳳芷樓一下掙脫出來,許是掙脫的力氣太大了,一下子撞在了楚墨殤的懷中,被他抱了個正著.

鳳芷樓仰面看著楚墨殤,他是不是糊塗了,怎麼帶她來見這麼一個怪人,好像脾氣也不怎麼好.

"龍帝,龍後新婚燕爾,還挺親密的,灌園叟這廂冒犯了."話語落下之後,從土地里鑽出來一個白須駝背的老者來.

不是因為他的胡子長而拖曳地面,而是他實在太矮小,脊背又彎,以至于胡子提不起來,托在黃土之中,他抓著一個淡黃色的木杖,眸光射來,眼中透著幾分深奧.

楚墨殤的師傅教灌園叟?

不就是散散種子,澆澆水園丁老人的代名詞嗎,怎麼會是楚墨殤的師傅,看著實在不相稱,還是楚墨殤看起來有師傅的風范和氣度.

"原來你師傅是個種菜的."鳳芷樓整理了一下衣服,不悅地說.

灌園叟一聽這個話,眉頭鎖了起來.

"沒想到龍後會是這麼一個小丫頭?"

楚墨殤馬上拱手道:"芷樓剛來聖地,不懂這里的規矩,言辭有什麼不妥,還請師傅包涵."

"老朽哪里敢,既然是龍後,我也便不計較了,只是不知道龍帝將龍後帶來,所謂何事?"灌園叟的態度十分恭敬,就算是師傅,他也是聖地的子民,隸屬龍帝管轄,不敢有什麼冒犯和不敬.

"我希望師傅能花費三天的時間,指導芷樓,讓她在三天之後的決斗中獲勝,對方是我的兄弟止."

楚墨殤直言不諱帶芷樓來這里的目的.

"和龍子較量?"灌園叟一聽要和龍子較量,不覺上下又打量了一遍鳳芷樓,這丫頭雖然是龍後,可凡骨未去,還是常人,如何能龍子較量,不過既然是龍帝委托的事情,他也不能推脫.

楚墨殤點點頭.

"我知道三天的時間遠遠不夠,師傅只要能保證,她可以抵抗龍子龍珠的威力就可以."

"這個,好吧,就看龍後的天資了,如果她能及得上龍帝半分,也就夠了."

這個灌園叟對鳳七小姐很沒信心,竟然說她可能不及楚墨殤半分?芷樓知道自己不如楚墨殤厲害,可也不至于半分都不如啊,這個老頭兒,竟然瞧不起她.

"師傅過講了,為了不妨礙師傅教導芷樓,殤先行回去,明日再來."

楚墨殤說完了這番話,轉身就要走,他竟然想這麼扔下她就走了?鳳芷樓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不確信地問.

"你真的打算把我扔在這里?我覺得……"

芷樓朝著楚墨殤用力地擠了一下眼睛,示意他這個老頭兒看起來不行,而且這里的環境實在太差,哪里適合修煉,埋死人還差不多,如果楚墨殤陪著她留在這里還可以忍受,他走了,芷樓心里沒底兒.

看著芷樓用力閉上,又睜開的眼睛,楚墨殤淡然一笑,輕地拍了一下芷樓的手,然後將她的手拉了下來.

"別怕,我明天一早就來看你."說完,他轉身大步向荊棘叢走去,只給了鳳芷樓一個背影.

鳳芷樓有心追上去,但看楚墨殤這麼堅決,估計不會帶她回去了.

"我,我不是怕,我是希望……你,你明天早點來啊,越早越好,最好天不亮,不然你就看不到我了."鳳芷樓沖著楚墨殤的背影大聲地喊著.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343:他會喜歡你的
下篇:345:該死的老頭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