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331:芷樓試探

依偎在楚墨殤的懷中,傾聽著山頂的風聲,雖然除去了心中的那份浮躁,可對月娘的擔心還在縈繞著她,不知道何時楚墨殤才能放心讓她走出聖地,幾天,還是幾個月?

"你要一直留在聖地,直到龍子生下來."楚墨殤的聲音在芷樓的耳邊輕響,龍子重于一切,鳳七小姐應該明白,這個孩子對于聖地的意義,他要確保他們母子平安.

生了龍子才能離開?

鳳芷樓驚愕地抬眸看向了楚墨殤,等到龍子出生,怎麼也得將近兩年,那不是說,她要留在聖地許久的時間?

"我,我要在這里待那麼久?"

鳳芷樓崛起了嘴巴,如果她毫無牽掛,聖地確實是一處適合居住的地方,可心里有了牽掛,這樣被迫留在這里,就是牢籠,無論如何,她要回鳳家莊一次,就算不找離洛這賤人報仇,她也得知道大哥怎麼樣了,是不是真的要娶那個暫時無藥可救的楚小魚.

"兩年的時間會過得很快,你當了母親之後,就不會願意離開這里了."楚墨殤輕摟著芷樓,目光凝望著窗子之外,一只白色的神鳥撲打著翅膀飛了進來,落在了他的手掌上,鳥叫了幾聲.

楚墨殤拿下來神鳥小腿殤的字條,眉頭微皺.

"我得下山了."他的語氣變得冰冷,手指用力,將紙條涅成了碎片,落在了地上,然後眸光抬起,透出了一絲絲駭人的寒光.

"怎麼了?"芷樓覺得有些不對,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不然楚墨殤怎麼會是這種表情.

楚墨殤轉眸看向了芷樓,眼中的凶銳才減少了許多.

"沒什麼,你留在山上,我去去就回."

"我跟你一起回去."雖然芷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可楚墨殤這樣將她留在這里,一定是什麼不想讓她知道的事情,而且可能和她有關.

楚墨殤拍了拍芷樓的肩膀,輕聲說.

"聽話留在這里."

"我不留在這里……"

芷樓抿了一下嘴巴,靈機一動接著說:"我若留在這里,出去走動,或者一個人修葺房子,萬一失足掉下山去,不是粉身碎骨了,你這麼扔下我,怎麼能放心呢?"

芷樓的話果然讓楚墨殤猶豫了,他點點頭.

"我帶下山,你要留在龍息閣內,不要亂走."

"我聽話."芷樓用力地點著頭,可心里卻暗暗盤算,她一定要知道出了什麼事情,楚墨殤想隱瞞她,還真沒那麼容易,鳳七小姐可是有名的好奇鬼.

楚墨殤伸手環住了芷樓的纖腰,擁著她大步走出了樓閣,一陣冷風襲來,讓芷樓忍不住打了寒戰.

"我們下山!"

楚墨殤說完,抱住芷樓,飛身躍了出去,這次他沒有變成金龍,依舊是白衣翩翩美男子,兩個人在升騰一段時間後,向高聳的青龍山下墜落而去,速度快得讓芷樓心驚,視線里白色的積雪之後,是蔥郁的翠綠,灰色的斷崖,接著是繁盛的花團.

鳳芷樓吞咽了一下口水,扭頭看向了楚墨殤,他也在急速下落著,風揚起了他的發絲,根根飛揚,俊美的眸子微眯著,飄逸非凡……無盡的話語湧上心頭,她卻不知哪一句才能恰當地形容他.

此時他也看向了她,眸中的憂慮早已消失,滿含了輕狂和深情,相互對視之後,他的手臂突然用力一收,芷樓瞬間面對了他,四目相對,熟悉的氣息惑心襲來,他向前一傾,唇印在了她唇瓣之上.

周圍飛速滑過的景物漸漸模糊了,她癡迷地閉上了眼睛,感受他唇帶來的震撼,心醉得分不清身在何處了.

長長的一吻之後,他不舍地凝視著她.

"不管發生,你都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芷樓慢慢睜開了眼睛,臉頰之上已經泛起了朵朵桃花.

"謝謝!"

只是這樣的兩個字之後,他突然化作了金色的巨龍,托著她,輕輕地落在了地面上,然後用力的一個翻騰,重新變成偏偏男子站立在了芷樓的身邊.

不遠處,飛淵和白鷺等在那里,剛才的那只神鳥,就是他們放出來的.

"龍帝,長老們在大殿等著呢."

"我馬上就去."

楚墨殤眉頭仍舊鎖著,舉步朝前走去,經過白鷺的身邊侍候,他吩咐著.

"帶龍後回龍息閣,讓她好好休息,無事不要打擾她."

"是,龍帝."

白鷺領命,向芷樓走來,而楚墨殤則和飛淵一起向真武大殿走去.

鳳芷樓心里揣著疑惑,卻沒再追趕楚墨殤了,而是聽話地向龍息閣走去,白鷺緊隨在她的身邊,一步不離.

默默地走了一會兒,眸光撇著身邊的白鷺,暗自尋思著,楚墨殤不願告訴自己的事情,白鷺定然會守口如瓶,假若她直接開口問,自然是什麼都問不出來,不如……

"想不到會出這樣的事情,殤在山頂跟我說的時候,我也吃驚不小."

"龍帝告訴您了?"

白鷺的心思簡單,頭腦反應也沒那麼快,她果然相信了.

"是啊,我這心里不好受."芷樓歎息了一聲,一副憂傷的樣子.

白鷺搖了搖頭,低聲說.

"我也沒辦法,誰能料到會是這樣的,我和飛淵得到消息後,第一時間通知少主了."

白鷺說了半天,還是沒說出發生了什麼事兒,芷樓有點著急了.

"白鷺,我想聽聽你的意見,看能不能幫了殤,我有點束手無策了."芷樓說完,看向了白鷺,白鷺皺著眉頭,思索著,聲音不確定地說.

"我和飛淵一直在龍息閣外守著,每次入夜,使女們都必須離開閣內,如煙也不例外,少主應該沒有碰過如煙,怎麼今日婆婆檢查的時候,她竟然不是處子了?"

如煙?

鳳芷樓心頭一震,柳眉立刻豎了起來,剛才她凝神靜氣,聽得真切仔細,字字都沒有漏掉,竟然是如煙,她不是處子了?

怎麼可能?

鳳芷樓記得清楚,昨天去找如煙的時候,如煙自己親口承認她是處子,楚墨殤沒有碰過她,怎麼今日檢查卻破了身.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330:山頂一夢
下篇:332:有口難辯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