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273:秘密聖地令

盤古神石拿到假聖女的手上,不過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可在真武聖女手中,就不一樣了,這點聖地長老們都很清楚,楚墨殤自然也知道.

龍父不敢確信離洛公主會讓神石發揮作用.

楚墨殤偉岸的身軀在房間里來回踱著步子,他的眉頭緊蹙,鷹目圓睜,滿腹都是難解的心事.

良久龍父和他之間都沉默了,可這種沉默很快被楚墨殤的堅定打破了,他毅然轉過身,面對了龍父.

"鳳芷樓已經答應要嫁給太子宴,原本我想贏得她,就已經時間不多了,加上昨夜皇城突發兵變,武京皇帝受到驚嚇中風不起,太子登基迫在眉睫,他一定會在近期舉行大婚,娶了鳳芷樓做皇後,我就算拿到芷樓的血,也沒有時間說服那些老朽的長老換掉神壇上的血了,但是,你可以幫我贏得時間,父親."

"我怎麼幫你?"龍父反問著兒子,各壁長老都很固執,墨守成規,就算能說服他們換掉神壇上供奉血,怎麼也要數月的商議,怕到時候一樣來不及.

"我知道這樣請求你,不和規矩,但就算如此,殤也希望父親現在下達聖地令,解除我和離洛的婚約,我願拿龍帝之位賭鳳芷樓是真武聖女,正式娶她為妻."

楚墨殤堅定,毫不動搖的語氣,讓龍父有些擔心,若鳳七小姐不是聖女,兒子這麼做,就是以犧牲龍帝之位為代價,風險太大了.

"殤,你可想好了,若真是這樣的決定,可能會失掉龍帝之位?你這些年的修行,就廢掉了."龍父再次提醒楚墨殤,不能為了兒女私情太沖動了.

"如果芷樓是真武聖女,卻嫁給了太子宴,就算龍帝之位,如何高高在上,又有誰有本事能坐在上面?"

楚墨殤的反問,讓龍父無言了,良久之後,他終于點了點頭.

"好,我幫你,讓你和離洛公主解除婚約,至于如何和鳳芷樓結成百年之好,就看你的了,但願你的判斷是正確的,父親能做的只是這些了."

"殤相信,聖地會有龍帝和龍後的,就在不久之後."

楚墨殤終于說動了龍父,臉上郁結的神情漸漸舒展開了,只要聖地的命令一下,他就可以自由地去找芷樓,向她求婚,和太子宴一爭高下,事實上,殤有很大的優勢將芷樓挽回,不僅僅是因為芷樓原本就是他的妻子,還有芷樓腹中懷了聖地的龍子.

"但願你是對的."龍父微笑了起來.

突然接到龍父的聖地令,甚至不經各壁長老的認同的悔婚令放在了黑白聖煞的面前,黑聖煞和白聖煞都大為吃驚,怎麼少主要和真武聖女離洛公主悔婚?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兒?"白聖煞有點傻眼了.

"我們的使命,就是執行聖地令,你想搞明白怎麼回事兒,就去問龍父."黑聖煞說.

"我看還是算了吧,龍父命令已下,就算問了,也是執行."白聖煞垂頭喪氣地說.

聖地使者接到聖地令,就必須執行,雖然他們兩個滿肚子的疑問,還是從聖地出發,將命令傳達了武京皇城.

當黑白聖煞出現在了離洛公主的寢宮時,離洛公主高興地帶這貼身宮女出來迎接,見到聖地令,她難以掩飾臉上的喜悅,一定是聖地大婚的消息,她就要入住聖地了.

懷著一顆激動的心,離洛公主帶著宮女們齊齊跪拜,等待著白聖煞宣讀聖地令.

白聖煞為難地看了離洛公主一眼,大聲地選讀起來.

"聖地令,殤與離洛公主的婚事從即刻起不再排入聖地日程."

"什麼意思?"離洛公主臉上的興奮瞬間凝結了,她抬起頭,瞪視著白聖煞,她和殤的婚事不再排入聖地日程,那說明,這個大婚沒有了?

黑聖煞低聲解釋著.

"公主,婚事取消了,沒有了,就是這個意思."

"胡說,不可能的!"

離洛氣惱地站了起來,正待她要詢問仔細的時候,黑白聖煞宣讀完了聖地令,已經消失在了魅芸齋的門口了.

"不會的,不可能的,一定是她,鳳芷樓!"

離洛公主咬住了唇瓣,久久地站立在大殿之上,望著外面蒼茫的白光.

這次的聖地令,震驚了整個武京皇城,讓所有人都難以其中的緣由,聖地少主正式和真武聖女離洛公主退婚了.

舞陽殿內,鳳芷樓焦慮地等待著楚墨殤的出現,可等了一個早上,也不見他的影子,倒是幾個宮女送來了太子大婚的衣物,說是皇上中風,太子的大婚要提前了,定在一周之後舉行.

"一周?"

竟然只有一周的時間了,鳳芷樓看著擺放整齊的紅色錦袍,鳳冠霞帔,珠寶首飾,急得團團轉,在沒有救出月娘之前,她不敢冒然提出任何請求來,拒絕這樁婚事,就意味著她要離開皇城,再想進入朝陽宮,沒那麼容易了.

楚墨殤為什麼還不來?難道他真的要和離洛公主成親了嗎?

可能是昨夜一夜未睡的緣故,芷樓感到暈暈沉沉的,想靠在床邊休息一下,可就在此時,門外,離洛公主怒氣沖沖地闖了進來,幾個宮女想阻攔,都被她手持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了身上.

這個女人,昨夜勾結供王叛亂的事情還沒追究她,她不在魅芸齋好好躲著,竟然敢跑來舞陽殿來撒野?

芷樓急速地沖了上去,一把將離洛公主舉起,正要落在宮女身上的鞭子抓住了.

她怒視著這個一身銀白故作清高的公主,想著當年,若不是鳳二叔為了留住鳳家的骨血,調換了她娘的孩子,現在這女人哪里有這麼神氣的機會,她養尊處優,不知感恩,卻養成了陰暗的個性,也許她就該過著平庸的日子,抑或沒人照料,餓死了也不一定.

"鳳芷樓,你這個賤人!"

離洛公主大叫了出來,額頭上青筋直冒,臉都白了,想是什麼事情要將這個女人氣死了.

"離洛,你也高貴不到哪里去?別在我面前裝什麼清高?"

鳳芷樓用力一推,離洛連連後退,若不是宮女扶著,定然會摔倒在地上.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272:盤古神石
下篇:274:離洛的惱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