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264:深夜造訪

皇後娘娘帶著幾個宮女,披頭散發地跑了過來,當她看到地上的一具具尸體時,頓時大驚失色,驚呼了出來.

"宴兒,宴兒……."太子宴是皇後娘娘的命根子,沒有了太子,她這個皇後娘娘又如何能穩坐了皇太後之位.

"母後,沒事了."

太子宴迎上去安慰著皇後娘娘,皇後娘娘卻用力地抓住兒子的手臂,上下地打量著他,當發現兒子的身上沒什麼傷痕之後,才放心下來.

"供王呢?"她瞪圓了眼睛,恨極地說.

"已經被離洛殺死了,真的沒事了,母後,你先回去,我還要去前面看一看."太子宴要確定皇城內的余黨是否已被清除,不能留下禍患,才能高枕無憂.

"母後就算現在回去,又怎麼能睡得踏實,宴兒,你先去,母後在你的寢宮等你回來."皇後娘娘堅持要在太子宴的寢宮等著兒子回來,才能回去安歇,太子宴曉得母後這是不放心,也只好點點頭,讓宮女們好生地侍候娘娘,卻不可受了驚嚇,然後才面對了芷樓.

"今晚多虧你了,你在這里陪著母後,我去去就回."太子宴希望芷樓能留下來照顧皇後娘娘,防止余黨反撲.

真是個有孝心,卻太過隱忍的太子,皇後娘娘也是真氣高手,如何需要了芷樓的保護,不過太子這樣的交代也好,皇後娘娘留在太子的寢宮,倒是給芷樓創造了一個潛入朝陽宮,調查那個神秘人的機會.

太子宴帶著護衛湧向了皇城正殿的方向,芷樓謹慎地環視了一下四周,走到一處僻靜地,再次飛身躍上了屋頂,直奔朝陽宮奔去.

聖地龍息閣內.

楚墨殤冷然地佇立在窗口,飛淵和白鷺站在他的身後.

"少主,真沒想到,離洛公主竟然親自打開了皇城大門,讓供王進入,興軍叛亂,若不是我途徑親眼所見,真是難以置信,莫非離洛公主這個真武生女,是假的?"

"鳳冠,百鳥,絕非偶然,鳳芷樓除了身份平庸之外,幾乎具有了聖女的所有特征."

白鷺皺著眉頭,雖然她很不想說出這個事實,但聽飛淵提及離洛公主的叛亂,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她抿了一下嘴巴,眸光轉向了楚墨殤:"少主,龍帝登基乃是聖地大事,若是真武聖女弄錯了,娶了假聖女,就等于將龍位拱手相讓了,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

"我要去一趟鳳家莊."

楚墨殤冷然地轉過身,面對了飛淵和白鷺,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去鳳家莊?"白鷺有些不解,去鳳家莊做什麼?和這件事又有什麼關系?

"我想知道鳳芷樓的身世."楚墨殤的語氣十分堅定,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只有親自了解,才會知道事實的真相.

"少主,飛淵隨你一同去."飛淵上前一步,他要時時刻刻保護少主.

"不."

楚墨殤搖了搖,眸光微眯著,叮囑著飛淵和白鷺:"你們留在聖地,守衛龍息閣."

"少主,您走了,一個空空的龍息閣有什麼好守著的?"白鷺有些不解.

"就是因為它是空的,才讓你們兩個守著,這樣所有人都會相信,我在龍息閣內潛心修行,不會懷疑我的行蹤,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在沒有了解真相之前,我不想給芷樓帶來什麼麻煩."

楚墨殤知道聖地里的人,龍父,長老以及使者,都對鳳芷樓心存芥蒂,怕芷樓影響了他迎娶真武生女,更怕耽擱了龍帝登基大典,如果這些危機有存在的可能,聖地會不惜一切消除龍帝之路的所有障礙,包括殺了鳳芷樓,所以他的行蹤尤為重要.

飛淵點了點頭,終于明白了少主的意思.

"可少主一人出行,要多加小心."

"放心,涅容止會先來龍息閣打探,知道我在這里修煉,他也就安心了,怎麼會懷疑我離開了聖地."

說完,楚墨殤轉身向龍息閣外走去.

深夜的鳳家莊格外安靜,鳳二叔因為女兒洗清了罪名,病情也好了許多,只是失去女兒的心痛,還糾纏著他,讓他夜難安睡.

"咳咳."

他咳嗽了兩聲,從床榻上爬了起來,小藥童已經睡了,許是白天篩藥,采藥太累了,竟然發出了細微的鼾聲.

"芷樓小時候就不會打呼,睡覺可安靜了."

提及芷樓,鳳二叔的心里就覺得安慰,這孩子可真好,多虧當年存了私心,不然鳳家莊怎麼會今天這樣的榮譽,鳳二叔想著芷樓的種種,忍不住笑了起來,說起來,芷樓雖然是大哥的親生女兒,卻更像是自己的女兒,他給外心痛,就在鳳二叔回憶過去教芷樓抓藥的時光時,門外響起了輕微的敲門聲.

這麼晚了,又是誰來了?鳳二叔有些不耐煩了.

"晚了,有事明天再說不行,小心吵醒了孩子."

鳳二叔又咳了幾聲,可門外的敲門聲沒有停止下來,無奈,他只好走到了門口,拿下了門閂,輕輕地拉開了房門,只是一眼,他便大驚失色.

"楚,楚公子?"

看到楚墨殤,鳳二叔以為自己見鬼了,這楚公子不是不久之前死了嗎?如何這樣半夜三更地站在了他的門前,二叔好像記得,他當初沒有對不起楚公子,怎麼索命上門了?

楚墨殤曉得自己這樣出現,嚇壞了鳳二叔,說來都怪鳳芷樓這個丫頭,什麼休書,分手之類的話不能說,偏偏說他死于非命.

"鳳二叔,是我,楚墨殤,我是人,沒死."楚墨殤為了證明自己不是鬼,指了指地上投下的身影.

鳳二叔驚恐地低下頭,果然月光的照射下,地上有一個頎長的陰影,傳說中的鬼是不會投下影子的.

"你,你真是楚公子?"

鳳二叔揉了一下眼睛,確信自己沒有看錯,這不是楚公子還能是誰?

"我能進來說話嗎?"

楚墨殤還是那麼斯文有禮,英武不凡,鳳二叔好像也沒有回絕的理由,若這人沒死,婚事還是有效的,他還是鳳家莊的女婿.

返回:龍王令:妃卿莫屬
上篇:263:梨花帶雨
下篇:265:楚公子成全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