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202 我們完了

將她抱起,抱到他們的房間,抱到大床上.

吻了吻她的額頭,他粗喘了兩口氣,走到牧念的床邊,看了看睡得安詳的女兒,伸手撫了撫她的臉頰.

"丫丫."

他輕輕的叫了一聲,聲音里滿是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深愛,期許.

"我欠你的太多了.希望等你長大,像你媽媽那樣漂亮,迷人,善解人意."

尹瑟迷迷糊糊地聽著他對牧念的念叨,心里甜甜的,還不想孩子和她一個樣,他就不能對自己老實點……

回到書房,他將藥片換成了維生素,放到了別的地方,剛才能轉移她的注意力,不代表過兩天她想起來後進來翻查.

她實在是個太敏感的女人,尤其是對他.

他從最下層的抽屜里拿出厚厚一遝文件,這是他名下的所有資產,包括創世集團的股份轉讓書,實權轉讓書,以及手持的所有基金,不動產……

拿出印章,他一張張的敲著.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這天,天空陰沉沉的,烏云密布,像是隨時都有可能壓下來一般,尹瑟靠在椅子上,看著窗外不怎麼明朗的天,孫坐在一邊和她一起喝著茶午休.

"瑟,我真想知道你怎麼做到這麼平靜的?"孫一臉贊歎的看著她.

"平靜?"尹瑟輕笑,"人都是要學會成長的."

"怎麼?傳授我點經驗,我好對付我家那口子."

"怎麼呢?也不能算是經驗,多看點書,有時候書上的還是有點道理的."

"比如?"

"只要了解了魏凌,就會明白,她不過是個單純的女生,其實不會對你構成任何威脅,透明的很,連裝都不會裝.對于自己丈夫麼,多一點信任總是好的.如果偏要懷疑來懷疑去,還不如離婚算了."

"你可想的真開啊."孫歎道,"男人都是一副德性,永遠是喜歡年輕的,再年輕都不介意.你笑什麼?"

尹瑟掩鼻:"牧晟宸比我大五歲,我那時候一直在想,老牛吃嫩草是不是這麼回事."

孫驚訝的嘴都合不攏:"大姐,五歲也能叫老牛吃嫩草?!".

"現在想起來我也覺得好笑.不過仔細想想,像我這樣的人,是應該找個像牧晟宸這樣的."

"哦?怎麼?"

"比較成熟吧.他教會我很多東西.你相信嗎?我在美國學習五年,不比我在他跟前學習一年."

"你們平時還探討學習嗎?"孫很驚訝.

"商業上的東西,他懂得比較多嘛!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只要講,我就覺得很容易理解."

孫了然的點了點頭,而後一臉羨慕的看向尹瑟:"牧總果然是好男人."

尹瑟臉微微,她會和他貧嘴,但卻打心底里知道自己嫁了個好老公.

"但是也不知道他能保持這種好男人的狀態保持多久."尹瑟歎口氣.

"怎麼了?"

"書上,再牛逼的男人也難免在外偷腥."

"前面才要相信牧總,現在怎麼又害怕起來了?"孫笑道.

"那是因為人心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東西."

"……"

"干嘛一臉沉思,我只是,我當然知道牧晟宸他不會偷腥,他不敢."

"哈哈,牧總也有不敢的事啊!"

"是啊,他怕我生氣."尹瑟得意道,"我一生氣,他就會知道要哄我了."

孫偷偷的湊過去,問尹瑟:"你和牧總在家,誰比較強勢一點?"

尹瑟抓了抓腦袋:"一定是我!"

"……"

"因為在外面他強勢夠了嘛!回家當然得聽老婆的!"

"哈哈,原來牧總也有這樣一面啊."

尹瑟笑米米的捧著茶,輕輕的喝了兩口,好吧,她是吹了一點.

他一直是強勢的,但是在她面前,他會放下自己所有的身段,對他和她來,無論在外面,她是什麼身份,他有著什麼地位,回到家以後,他們只是簡單的夫妻,簡單的父親母親,簡單的孫子和孫媳婦.

夫妻平等,這是他們一直秉持著的想法.

到了下班時間,牧晟宸的助理來到了秘書處.

尹瑟剛收拾好包.

"夫人,牧總他還有事要忙,讓我送您回家."

尹瑟微訝,"最近真的很忙嗎?"

助理淺淺的點了點頭.

"那他有今天什麼時候會回家?"

"可能要九十點鍾."

"……"尹瑟背起包,"我知道了,那我們走吧."

助理將尹瑟送回家,回到公司時,牧晟宸靠在皮椅上休息.

"送到家了嗎?"

"恩,安全到家."

"她有問什麼嗎?"

"只問了您什麼時候會回家."

牧晟宸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沒事你就回家吧."

"好的."

助理退了出去.

牧晟宸伸了個懶腰,便又打開電腦.

沒過一會兒,敲門聲響起.

"進來."他頭也不抬的道.

而後,魏凌探頭探腦的走了進來.

"牧總,我帶了晚飯過來."

"放在桌子上吧."

"牧總,吃完再忙吧."魏凌道.

"你先吃吧."牧晟宸頭還是沒有抬.

魏凌不敢再堅持不休,只好獨自坐在沙發上,先吃了起來.

可是一直等到他把所有事都忙完,他都沒有動一下筷子.

"走吧."

"牧總?您不吃嗎?"

"很好吃嗎?"牧晟宸輕笑.

魏凌不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而後嬌滴滴的道:"這是我借了公司餐廳自己煮的."

"哦?"牧晟宸眉頭微揚.

"所以……"

"走吧,我不餓."

魏凌有些僵住,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問出了口:"牧總是嫌棄我做的飯菜嗎?"

牧晟宸頓住步子:"不是嫌棄,是我的胃口很刁,除了家里奶奶和老婆做的飯菜,很少動其他的筷子."

"……"魏凌吞了吞口水,"那平時和別人應酬不也會在餐廳,飯店……"

"魏凌."

"……"

"對你我很抱歉,如果你不願意,我不會勉強你."

"沒有,牧總."魏凌知道牧晟宸已經得相當委婉了,不敢再下去.

牧晟宸伸出手:"走吧."

魏凌看著眼前的大掌,臉還是了起來,牽了上去.

牧晟宸的手沒有半點溫度,魏凌抓著他的手,雖然心里很激動,但他身上傳來的涼意卻讓她的懼意更多幾分.

走進停車場.

"天,那不是牧總和……魏凌?"幾個加完班的員工遠遠的就看到牧晟宸和魏凌走在一起.

"真的是天啊……"沒有人敢大聲出來,全都躲在一邊,驚恐的捂住嘴.

魏凌著臉.

牧晟宸輕輕拉了她一下,將她往懷里拽拽,最後送進車內.

賓利疾馳而去.

"這真是大新聞了!"話的是創世的一個老員工.

"我就知道這魏凌一定會和牧總走到這一步,看來夫人是被蒙在鼓里了."

"這個新聞賣出去要多少錢?"

"別傻了,暫時先別出去,牧總可不是一般人,如果我們被抓到了話,你想會有什麼後果."

幾位員工都打了個寒顫.

可是他們內心的驚訝卻久久無法平複.

"這下是真心不相信愛了……"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晟宸今天也不回來?"

尹瑟點頭:"在公司睡."

牧老夫人的眼睛轉了轉:"前幾天回來的那麼晚,這兩天晚上都不回來……"

尹瑟笑道:"放心,他很好,我有打電話問候,也讓公司里的人照顧了."

牧老夫人點了點頭.

"媽媽,我也覺得最近見到爸爸的時間少了……"牧司瑞一邊吃著飯,一邊吞吞的道.

尹瑟夾了塊肉放到牧司瑞碗里:"你想吃肉嗎?"

"還好……"

"如果爸爸不工作,我們就沒肉吃."尹瑟道.

牧司瑞眉頭一挑:"媽媽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有肉吃,爸爸就不用工作了."

"……"

"那晚上我就打電話給爸爸,讓他不要工作了,我有很多錢的."

尹瑟汗顏,而後定定的看著牧司瑞,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得,她問道:"司瑞,你有沒有想過,以後你想干什麼?"

"我想和爸爸一樣.當大老板!"

"司瑞,當大老板不難,但是想當和你爸爸一樣的大老板,是真的不簡單."

"爸爸一定會教我的,所以不擔心."牧司瑞斗志高昂的道.

尹瑟輕輕笑笑,而後看向牧老夫人:"奶奶,你要不要教教看司瑞?"

"什麼?"牧老夫人微訝.

"晟宸和我他五歲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各種各樣的東西咯,也培養一下司瑞吧."

牧老夫人輕笑:"用你們年輕人的話來,我是斯巴達教育."

"多好的教育方法."尹瑟狡黠的笑笑,"這樣司瑞就不會覺得無聊了吧."

牧司瑞只覺得全身發涼,低下頭吃飯.

尹瑟看著他酷臉,和奶奶道:"讓他早點學也是好的,如果他接觸了發現不喜歡,我們也不勉強."

牧老夫人沒有話.

這是不可能的!他一定要繼承創世集團.

牧司瑞無意對上祖***眸子,背後發涼.

尹瑟淡笑.

晚上,喂完牧念,哄她睡著後,尹瑟坐在床上,她的心里也不安,但是她也找不到什麼理由……

這幾天公司確實是忙了起來,人事的調動也很頻繁,到了年初,很多計劃需要擬定,會議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的不斷.

就連她都忙的回不過神來.

不過她忙的大多數工作都是牧晟宸親自給她下達的,唯一讓她覺得奇怪的是,他給她分配的工作,很多都已經超出了秘書的職責范圍,比起總秘書,倒更像是總裁要做的工作.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天,尹瑟一大早就往牧晟宸的辦公室跑,連門都沒敲就鑽了進去,他剛穿上襯衫.

她躡手躡腳的走到他身後,猛地抱了上去,環住他的腰.

牧晟宸著實被嚇了一跳,他握住她的手:"今天怎麼來這麼早?"

尹瑟膩歪的貼著他的後背,晃著:"想看看你睡得好不好呀."

牧晟宸轉過身,將她抱進懷里:"一個晚上不見就這麼想我了?"

尹瑟仰起頭,下巴抵著他的胸口:"臭美,晚上幾點鍾睡得?"

"十二點."

"黑眼圈都出來了,晟宸,今天會回家嗎?"

"怎麼了?"

"司瑞都見不到爸爸了,丫丫晚上都哭鬧,我哄要哄好長時間的."

"這幾天忙,忙過去就好了."

尹瑟眸子微黯,難掩心下的失落:"那就是今天還是不回來了?"

"……"他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而後輕笑,"恩."

尹瑟嘟起嘴,長歎一口氣,不由得嘀咕道:"以前你再忙都會回家的……"

牧晟宸神有些苦惱,尹瑟見他也很無奈,便不再逼他:"好啦,我知道了,都不回家的男人絕對有鬼,我可是相信你,才不追查你的哦!"

"知道了!"牧晟宸攥住她的嘴,重重的吻了吻.

他抱著她坐在床邊.

"話最近你讓我做的事有些超出我職責范圍啊,你是不是覺得我過得很輕松啊?"尹瑟皺起眉頭問道.

"做不來麼?"

"怎麼會?"尹瑟硬著頭皮道,"什麼時候你能做的事,我不能做了?"

"能者多勞."牧晟宸寵溺的咬了下她的耳朵.

"但我還是很高興."尹瑟老實道,"多分給我一點,這樣你就可以少忙一點了吧."

牧晟宸的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聞著她身上好聞的味道,眸子卻有些空洞.

"恩,會多分給你一點,別給我出什麼差錯,有不懂的就來問我."

"好."

上午,他們是這麼好的.

然而到了下午,一切就都變了.

她拿著一份合作計劃書走到他的辦公室,助理告訴她,牧總出去應酬,這點她可以理解,相比較其他人,牧晟宸的應酬已經算是少的了.

可是在電梯里竟無意間聽到魏凌也出去了的消息,她就有些傻眼了.

回到辦公室,她就讓孫去問,魏凌是去哪里了.結果得到的消息讓她險些噴血,是陪牧晟宸去應酬……對的吻房.

她的手緊緊捏著鋼筆.

"瑟……"

"恩?"

"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孫的神色看上去很糾結.

尹瑟抬起頭:"你."

"其實最近公司里的人一直在議論,晚上會看到牧總和魏凌手牽手出去……"

"……"

"瑟,只是大家都在偷偷的傳,也沒有人敢拿到台面上講,我想著,應該是假的,所以也就沒在意……"

"手牽手?"

"大家是這樣傳的."

尹瑟怎麼可能相信呢?她的臉上寫滿的震驚和不可能!

難道這些日子,他借口忙,回來晚,不回來,真的是和魏凌在一起……如果真的會這樣,意味著什麼……

她吞了吞口水:"不可能."

"也是,牧總又不是一般的男人,他不會做出這種事--"

"讓彭上來."

"你是市場部的彭經理?"

"就是和我一起來創世的."

"知道了."

然後沒過多久,彭特助就走了進來.

"秘書長,都快下班了,你找我?"

尹瑟點頭:"彭,別人我靠不住,得求你點事."

彭特助眼睛一亮,笑道:"您永遠都是我的上司,雖然來創世時間也不短了,但還是最懷念做你特助的那段時光."

尹瑟輕笑,而後切入正題:"幫我查出來牧晟宸現在在哪."

"……"彭特助揚起細長的眉毛,"秘書長?"

尹瑟歎了口氣:"彭,幫我查一下吧."

"……是."

彭特助走了出去,然而尹瑟卻久久不能安心.

她趴在桌子上,想著這些日子以來的種種,她不敢相信,他前一刻還將她抱在懷里,寵溺的吻著她,下一刻竟會和別的女人牽手……

就好像他們過去的種種都是假的,都是一些再表面不過的東西.

沒過一會兒,牧晟宸的助理便走了進來,來送她回家,她知道.

她什麼話也沒,就跟著助理上了車.

"夫人,看這天氣是要下雨了."

尹瑟看著陰沉的天,早上還陽光明媚,這會兒就黑壓壓一片,讓人覺得很恐慌.

她前腳剛到家,就收到了彭特助的短信.

是世紀酒店,自家的酒店……

尹瑟輕笑.

而後,彭特助的第二條短信已經讓她連諷笑都笑不出來了.

魏凌和牧總在一起,但不是應酬.

不是應酬還能是什麼?

尹瑟手扶在門上,緊緊咬著唇,心下忐忑不安著,事實的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從看到的《名偵探柯南》,不就是告訴人們這一點?

是真是假,她要親眼看看,不是她不信任他,是她要真相!

"瑟?回來了怎麼不進來?"牧老夫人問道.

"媽媽,你站在門口干嘛?"牧司瑞正從樓下走下來,看到站在玄關處的尹瑟,不由好奇.

尹瑟抬起頭沖牧司瑞笑笑:"作業做完了?"

"恩,早就做完了."

尹瑟摸摸他的頭,而後對牧老夫人道:"奶奶,我還有點事要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吃飯了,給丫丫少喂點奶粉,晚點我再回來喂她."

"什麼事?看這天氣外面都要下雨了,你還出去干嘛?"牧老夫人不解的問道.

"總之有點事啦!我會盡早回來."尹瑟完便讓司機送她出去.

牧老夫人不安的看著外面黑壓壓的烏云,又是晚上,她是真有些不放心.

尹瑟手緊緊握著手機,本來還猶豫著要不要給牧晟宸打個電話,但後來想想,她的想法真的是可笑至極,如果他真的有意瞞她,這一個電話有什麼用呢?

站在世紀酒店的大樓下,她走到前台:"給我牧晟宸所在房間的房卡."

"這……"前台姐看著尹瑟,有些猶豫.

"我是創世總裁夫人,你們不認識?"尹瑟眉頭上揚,冰冷的問道.

"認識……可是,牧總也過,一般人不讓進……"

"我是一般人嗎?"尹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再不給,我就把你們全部踢出去!"

"……"前台姐吞了吞口水,這時候大堂經理走了過來,給了個眼神,前台姐就立刻將房卡拿了出來.

尹瑟接過,而後頓了一頓,轉頭看向她們:"他是不是帶了個女人過來?"

"……"回答的她的是沉默,但這沉默比什麼都來得明顯.

尹瑟的眼睛有些泛,深吸一口氣,便走進電梯.

站在總統套房門前,她定定的看著房門的上的號碼,拿著房卡的手在抖.

她沒有想過,她也有要做這種事的一天--捉.殲嗎?真是可笑至極.

"晟宸,求你了……"她淡淡的了聲,而後滴一聲,她劃開了房門.

里面漆黑一片,但是大房間的燈開的朦朦朧朧,她朝著那燈光走過去,看著地上破碎的衣服,她的心在一點點下沉……

最後站定在半掩著的臥室外,她顫抖的推開門……

床頭的台燈下映照著兩個身影,那女人就靠在他的肩膀上,裸.露的手臂搭在他胸前,兩人都睡得好生安詳.

"……"尹瑟眩暈的看著這一幕,手忙扶著牆壁,別站不穩了,她的喉嚨就像完全被人堵住了一般,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床上的女人還動了動身體,舒服的歎息一聲,又換了個姿勢.

尹瑟緊緊咬著牙,不知不覺,眼淚已經滑落,落的沒有一點聲音,她緊緊扣住門板,然後便聽到指甲被生生折斷的聲音,一陣錐心刺骨的痛翻湧而來,血瞬間全冒了出來,從指間淌落.

她回過神,走上前,拿起旁邊茶幾上的大水壺,靜靜走到他們床邊,全數潑在他們臉上.

"啊?!"魏凌被驚醒,大叫出聲.

牧晟宸也醒了過來.

尹瑟冷冷的看著牧晟宸,她很清楚的看到了他臉上的內疚,就是這該死的內疚讓她意識到……

"牧晟宸,我們完了."

一句簡單的話扔下,她轉身,再狼狽也要裝的很瀟灑,然而瀟灑的走出酒店時,她已經淚流滿面,抽噎不止.

天空轟隆隆的打起閃電,仿佛是為了附和她的心一般,然後雨滴便開始搭在她身上.

一把傘撐在了她的頭上.

尹瑟抬起頭,模糊的視線正對上一張黝黑的臉.

"……東方攸."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201 我懂,男人嘛!
下篇:203 她好淡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