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201 我懂,男人嘛!

魏凌著臉拿起刀叉,切著牛排.

"我老公怎麼樣?"

"咳咳!"魏凌才剛吃一塊肉,就險些被尹瑟突如其來的話嗆住.

"我老公人長的帥,氣質又高貴,身份地位更是一流,資產背景沒話……是不是?"

魏凌抬起頭看著自顧自切著牛排的尹瑟.

"夫人……"

"恩?我的不對嗎?"尹瑟笑道.

"您的對."

尹瑟點了點頭,笑笑:"趕緊吃吧."

魏凌剛拿起叉子.

"你喜歡我老公麼?"

"……"魏凌這次肉都還沒來得及放進嘴里,就被迫半路停下.

"沒關系,你直."尹瑟很坦然.

"夫人,你誤會了……"

"我誤會了嗎?"尹瑟笑笑,放下刀叉,用帕巾擦了擦嘴,抬起眸子,好笑的看著她,"我和牧晟宸認識七年了,所有的女人到了他面前就和空氣一樣,但是你好像有點特別."

魏凌臉微微起.

"是因為年輕?單純?天真還是……無知?"尹瑟的聲音不大,語調也很輕松,在旁人看來只當兩人是在閑聊.

"我沒有那個意思……"

"既然沒有,就果斷些,不要讓我產生誤會,作為一個實習生,你就能跟著總裁去美國出差,一個月不到,你就從實習生轉正,魏凌,要麼就是你太厲害了,要麼就是……"

"不是!"魏凌忙搖頭.

尹瑟勾起唇角:"你先別著急否認,不然等哪一天你真做出什麼來,那時候就會難堪了."

魏凌低著頭,咬著牙,拳頭攥緊.

"更何況,你又不是唯一一個喜歡他的人,大方點承認就好了."

"……"

尹瑟很肯定面前坐著的女人對牧晟宸有別的心思,光是從表,從話語氣和行為動作上來看就知道了.

因為面前坐著的人很無知,還沒有來得及踏進社會,或許還會覺得她心里對牧晟宸的崇拜很美好……

這就是女生.

"我承認."魏凌沉思了很久,終于開口了.

尹瑟嘴角輕扯,這樣她還放下心來.

"你要趕我走嘛?"她抬起頭毫不畏懼的看著尹瑟,"讓我離開創世嗎?"

"怎麼會?這麼幼稚的想法,放心,我不是那種人."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晚會,還是美國?"

"都有."她淡淡道.

"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對不對?"

"牧總很會照顧人,很溫柔,長得帥,聲音也好聽……"

尹瑟靜靜看著魏凌眼里對牧晟宸的愛慕,憧憬,和無所畏懼.

"是你單方面的嗎?"

"……"魏凌咬了咬唇,而後點了點頭.

尹瑟心下覺得好笑,笑自己問出這種問題,笑對面女人的反應.

是單方面的麼?以魏凌的心態,即便不是單方面的,她也一定會是單方面的.

"魏凌,你知道你是不可能的吧."尹瑟笑道,"做三這種事."

魏凌面耳赤,她沒有想過尹瑟竟然能把話的這麼開而且直白.

她吞了吞口水.

"看來……你還有其他的想法……"尹瑟猜著.

魏凌抬起頭急迫的看向尹瑟:"夫人,你放心,我只是有一點喜歡牧總,我只要遠遠看著他就好了……"

"有一點喜歡,就會慢慢變成很喜歡,很喜歡,越來越喜歡,然後就是愛,然後就會想得到,至少我是這麼過來的,本來不會趕你出去,但現在想想,防患于未然,你也留不得……"

"夫人,你不能這麼做!"魏凌激動了起來,"牧總不會同意的."

尹瑟雙手環胸,往背椅上一靠,眉頭一挑.

魏凌驚覺自己錯了話.

"你一個剛剛轉正的底層員工,你的去留需要總裁來介入嗎?"

就在這時,牧晟宸走了過來.

"牧,牧總……"魏凌低著頭叫了聲.

尹瑟轉過頭對上牧晟宸晦暗的眸子.

"瑟兒,你們在干嘛?"

"老公,看不懂嗎?吃飯呢."尹瑟彎起嘴角道.

牧晟宸眉頭皺了皺.

"怎麼?不相信我會和這個我看不順眼的實習生一起吃飯是不是?"尹瑟起身,走到牧晟宸身邊,挽住他的胳膊,"怕我吃了她麼?"

"瑟兒?"

尹瑟淺淺笑笑,"吃完了,我們走吧."

"……"

"哦,對了,魏凌朋友,今天我請你吃飯,改天你要請回來的."

"……恩."魏凌低低的應了聲便再也沒有什麼,看著牧晟宸和尹瑟離開餐廳.

電梯停在五十九樓:"不去辦公室嗎?"

尹瑟握著他的手:"去你辦公室休息會不行嗎?"

牧晟宸寵溺的將她攬進懷里,"巴不得."

尹瑟輕笑.

走進辦公室,牧晟宸坐在皮椅上,尹瑟理所當然的坐在他身上.

"想問什麼就問吧."

"不想問,讓我靠一會兒就好了."尹瑟坐在他身上,晃著身體.

然後一個中午,尹瑟真的什麼都沒有,這完全出乎了牧晟宸的意料.

他一個人靠在皮椅上,看著落地窗外的幢幢大廈,慢慢閉上眼睛,淺淺的呼吸.

下午,魏凌敲了敲門走了進來.

"牧總……"

"你來了?"牧晟宸眸子都沒有抬,淡淡道,"坐吧."

魏凌乖乖的坐到沙發上.

"她找你什麼了?"

魏凌咬了咬唇:"她要讓我離開創世."

"除此之外呢?"

"她牧總對我有一點特別……"這句話時,她是著臉的.

牧晟宸笑了笑:"她很會裝,你怕嗎?"

魏凌搖了搖頭:"不怕."

"不好意思,麻煩你做這種事."牧晟宸合上手里的文件,從旁邊的櫃櫥里拿出一個咖啡杯,而後悠悠的泡了一杯咖啡遞到魏凌面前.

"謝謝."魏凌捧起暖暖的咖啡,臉頰撲撲的.

牧晟宸走到對面坐下,輕歎一口氣.

"牧總,我能問一句嗎?"

"為什麼要這樣對尹瑟?"

"恩……"

"總歸是有些難之隱的,或許有一天我會告訴你."牧晟宸笑道.

魏凌點了點頭,沒再多問.

"還有,牧總……"

"恩?"

"我……"

"魏凌,不是你,別人一樣可以."

"……"她不再話,也不敢再自討沒趣,"我明白了."

牧晟宸有些失神的看著手里的茶水,良久,才被魏凌叫回神.

"牧總,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恩."牧晟宸淡淡的點了點頭.

魏凌剛出牧晟宸辦公室,就碰上了尹瑟.

"夫,夫人……"魏凌有些微的驚慌.

尹瑟定定的看著魏凌,她勾起唇角:"襯衫開了一粒扣子."

"啊?"魏凌傻了眼,忙低下頭,看到自己胸前確實開著一粒扣子.

"在里面做什麼了?"

"沒有."

尹瑟的心有些發涼,她一把拉過魏凌,帶到一旁的角落里.

"牧晟宸在干嘛,你在干嘛,全部給我清楚!"

"夫人,我和總裁什麼都沒有做."魏凌抬起頭老實的道.

尹瑟覺得自己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你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是不是?"

"……"

"你算什麼東西?"尹瑟皺起眉,"六十樓是你可以隨便上的?"

魏凌咬了咬唇,而後直視著尹瑟:"總裁夫人,我了沒有什麼就是沒有什麼,如果你硬要懷疑,你為什麼不直接去問總裁?你為什麼抓著我不放?你這麼恐慌是對你自己沒信心還是對牧總沒信心?"

這麼老套的話,無論哪個電視劇里都可以聽到的話,竟然能讓她無以對.

"總裁夫人,牧總也是個正常的男人,你也不能要求他這輩子只盯著你一個人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現在的行徑理所當然,光明正大?"

"我是因為什麼都沒有做才光明正大!即便做了什麼,那也是牧總的事.您可以去質問牧總啊?"

尹瑟看著面前咄咄逼人的女人,若是她六七年前的性子,她一定兩巴掌扇上去,扯掉她的頭發.

但是現在她不會了.

深吸一口氣,她靜靜道:"好,我知道了,剛才是我太激動了,對不起."

"……"

"如果了什麼不該的話讓你難過也請你諒解一下,你是個還算的上年輕的女人,也漂亮,天真又單純,莫名其妙和我老公走的這麼緊,我總是會擔心的."

魏凌吞了吞口水,事態完全沒有向她預料中的發展.

這時候,換成任何一位富太太都會失去理智扯著她拽進辦公室去理論吧!

"既然這樣,那總裁夫人,我先走了."魏凌道.

尹瑟點了點頭,看著魏凌邁出步子後,她有些疲憊的靠在牆壁上.

"晟宸……你怎麼了?"

她無力的道,轉身看著窗外的風景,高處不勝寒,她瑟縮了一下,而後徑自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本來想上來休息一下,現在想來沒有必要了.

兩天,整整兩天,尹瑟無意識的就會想魏凌是不是又借口在他辦公室里,無意識的去想,晟宸是不是真的在玩……

可是,每每她這麼懷疑的時候,牧晟宸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抱她親她,和以前沒有任何差別……

她不敢多問,她懷疑過他很多次,她不想再因為這種無聊的事去懷疑她.

但是,即便性子收斂了很多,她也還是尹瑟,沒有辦法看著魏凌若無其事毫無阻攔的出入牧晟宸的辦公室,這種感覺就好像,她和自己是平等的一樣.

她可以不顧及公司里的閑碎語,但她不能不顧及自己的感受.

推開牧晟宸的辦公室,他正坐在里面辦公,手指敲著鍵盤,很專心.

見到她來了,他便停下手里的動作:"怎麼上來了?"

尹瑟關上門,走到他面前,"你和魏凌到底什麼況?"

牧晟宸眉頭微皺:"你在懷疑什麼?"

"不是我在懷疑,而是你們在逼我去懷疑."尹瑟抿著唇,"為什麼她可以自由出入你的辦公室?她是什麼人?"

"你觀察她?"

"一個剛轉正的實習生,現在卻和你走的這麼近,我不需要觀察,全公司上上下下多少雙眼睛都在觀察著."

"她只是有潛力而已,想多栽培一下."牧晟宸淡然回答道.

"是真的嗎?"尹瑟問道.

"你不肯相信我?"

"……"

牧晟宸起身,深吸了口氣,站在窗台邊,他在等……

然而,過了良久,他沒有等來他想要的結果,那個女人,不,他的女人走到他身後伸手環住他,臉頰靠在他的背上.

"我相信你."

"……"

"你過讓我相信你,但我沒有幾次做到,所以這次,我一定做到,從心底里對你百分之百的信賴,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和魏凌又有什麼關系,你不想讓我知道,我就不問.以前,我們總是為了芝麻大點的事吵架,每次吵完,我都有好好反省,雖然是奔三的人了,但我知道自己大多時候就和個孩子沒兩樣,幼稚不懂事,尤其是在你面前.但現在,我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再怎麼愚蠢我也不會拿我們之間的感,信任開玩笑.晟宸,我相信你."

她的頭抵著他的背,不知道這個角度能不能觸碰到他的心髒,能不能聽到他心里最真實的聲音.

閉了閉眼,她的心下一片平靜,原來選擇百分之百,全心全意的相信一個人可以讓人這麼踏實.

她是平靜了,踏實了.

但是牧晟宸卻完完全全的傻了眼,玻璃窗上印著的是他錯愕不已的臉,而那雙鳳眸此刻竟泛,心疼的如針紮.

她軟軟的聲音還一直回蕩在他耳邊.

他要拿她怎麼辦?

再無猶豫,他轉過身,將她抱緊在懷里.

尹瑟微愣,良久,她慢慢出聲,帶些調侃:"你怎麼了?這麼感動?"

牧晟宸松開他,嘴角勾著笑,吻了下她的唇角:"傻瓜."

尹瑟眯起眼,勾住他的腰:"聽我這麼,是不是很開心?"

"你呢?"

她靠在他胸口:"我這麼識大體的老婆,你上哪找?"

"是,我知道,再也找不到了,下輩子也不可能."

尹瑟心頭微怔,不知為何,胸口好像有什麼被猛的抽空一般,這感覺,真是讓人不舒服,她干干的笑笑.

"你知道就好!"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晚上,牧晟宸坐在書房里,手里拿著手機.

"我該怎麼辦?"他無奈的問著對面的吳雯雯.

"看來你是敗得一塌糊塗,什麼狗屎想法,平時的聰明勁上哪去了?"

"如果換做以前,她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牧晟宸笑道,"我很清楚她,但是現在我發現,我已經不清楚了."

"晟宸,你不要自以為是的替她做好決定,如果換做是我,我是不可能接受你這種作法的."

"是嗎?"

"廢話!"

"那是因為她的想法沒有你那麼極端,她表面上可能像個沒事人一樣,但心下會想些什麼,我一定不敢去猜."牧晟宸無奈的道,"她越來越成熟,你知道她今天抱著我相信我的時候,我在想些什麼嗎?"

"你該感動啊."

"呵,我在想,要不就帶她一起走好了."牧晟宸輕笑.

坐在床上接著電話的吳雯雯傻了半晌,才吞了吞口水:"那現在呢,你要怎麼做?"

位刀老叉."我要好好想想."牧晟宸閉上眼睛.

"我這等得了你,你自己可等不了你自己."

"我知道……"牧晟宸道.

"有事再給我打電話,先掛了."

"……恩."

就在這時,抽屜里傳來了震動聲,他拿出另外一支手機,看著上面的短信,手指隨意的撥動著,嘴角掛著嘲諷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在嘲諷這些短信,還是在嘲諷他自己.

放下手機,他覺得有些胸悶,就趕緊從旁邊的抽屜拿出藥片.

他才剛吞進嘴里,門就被打開.

尹瑟端了碗羹湯走進來.

"晟宸?"

牧晟宸忙將藥片放到抽屜里.

尹瑟眨了下眼睛:"你在吃什麼?"

他神色淡然道:"之前在醫院開的止痛藥片."

"哪里痛嗎?"尹瑟有些慌張的問道.

牧晟宸看著她放到自己桌子前的羹湯,笑了笑:"每天晚上都這麼伺候著,我真有福."

尹瑟走到他身邊,"什麼藥片,讓我看一下."

牧晟宸一把攬過她的腰,她腳步不穩,歪倒在他身上.

"誒呀……"

"讓我抱一下."牧晟宸的下巴擱在她肩膀上,笑道.

尹瑟皺著眉:"你幼不幼稚?"

牧晟宸聞著她身上的味道:"洗過澡了?"

"恩……"尹瑟只覺他的氣息噴灑在自己脖頸處,臉微微著應道.

"今天的湯是你煮的?還是奶奶煮的?"

"我煮的."

"那喂我幾口?"

尹瑟一臉膩歪的看著他:"你要我喂?你自己沒有手啊?"

牧晟宸摟緊了一下她的細腰:"沒有手了."

"……"尹瑟頓時無語,"自己喝."

"那就不喝了……"

"……"

尹瑟無奈的端起碗,"讓我轉過身."

牧晟宸緩緩松開她,摟著她的腰轉了下身,她側坐在他腿上.

尹瑟拿著勺子舀著熱湯.

"啊,張嘴."尹瑟像哄孩子一樣,"我現在這麼伺候你,以後老了,你也得伺候我."

牧晟宸靜靜的看著她,勾起好看的弧度,沒有回答.

"聽到沒有?"

"聽到了."

"再張嘴."

"老婆,你不喝點?"

"這些是剩下來的,我早就喝過了."

"再喝一點."牧晟宸扣住她的下巴,便吻上她,將嘴里的湯全部過進她嘴里.

尹瑟手一抖,險些將湯都灑了出來.

他松開她.

"好不好喝?"

"……"尹瑟著一張臉,"牧晟宸,你不正常……"

"有嗎?"

"太膩歪了……"尹瑟往他嘴里胡亂塞著勺子,而後嘀咕道,"總覺得這種事應該是我會做的……"

牧晟宸沒再話,把湯都喝完了,尹瑟剛想站起來,又被他緊緊箍住.

"牧晟宸,你今天有鬼哦."

"你在我腿上蹭啊蹭的……"他支支吾吾的磨著她的耳根,的越來越輕,但是尹瑟已經清楚他想表達的意思……

"我沒蹭到那……"

"蹭到了……"他的大手從她的腰際慢慢往上伸.

"書房?"

"不行嗎?"

"你工作還沒做完呢!"尹瑟只覺得全身都開始酥麻,他冰涼的手從她睡衣下躥了進去,一個機靈就抓住她胸前的柔軟.

"喂,門都沒有鎖上,萬一誰進來了怎麼辦?"

"……你管那麼多做什麼?要不你就叫的大聲點,這樣本來想進來的人聽到了估計也不會進來."

尹瑟傻了眼.

"萬一是司瑞怎麼辦?你教壞他啊!"

"也是……"牧晟宸想了想,然後將她抱起來,放到桌子上:"坐著別動."

尹瑟尷尬的看著自己依然敞開的睡衣,兩只腿晃在桌子下.

牧晟宸將門鎖上後又走回來,站在尹瑟面前,和她平視著.

和她慢慢靠近.

"你不工作了……唔."

接下里的話已經和工作沒有半點關系了.

他抱著她坐在皮椅上,只聽到皮椅上下起伏,尹瑟嬌喘還有牧晟宸的低吼聲.

尹瑟整張臉都著,她無奈的趴在他身上,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他還留在她體內,像是隨時准備再來一發……

"要是被奶奶聽到,我不要活了……"

"恩?"

"你動作太快了……"尹瑟抱怨道.

"是嗎?"牧晟宸輕笑,吻住她的耳朵.

尹瑟緊緊摳著他的背,和他貼合在一起.

她相信這個男人,無論發生什麼,魏凌得對,他是男人,不可能眼里永遠只有她一個人,就像她走在路上,還會瞄兩眼長的帥的男人一樣.

她氣喘籲籲的趴在他身上:"把我抱回去,我自己走不了了……丫丫還在房間里呢."

牧晟宸吻著她,然後才慢慢替她將衣服整理好.

將她抱起,抱到他們的房間,抱到大床上.

吻了吻她的額頭,他粗喘了兩口氣,走到牧念的床邊,看了看睡得安詳的女兒,伸手撫了撫她的臉頰.

"丫丫."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200 我懂,女生嘛!
下篇:202 我們完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