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200 我懂,女生嘛!

尹瑟咬著唇,"我看她是看上你了."

"就沒有可能是別的男人送你的?"牧晟宸有絲不耐的問道.

尹瑟無語的看著這束花,傻了眼,"也對哦……"

牧晟宸沒再話,打開車門,尹瑟抓了抓頭,便坐了進去.

看著他認真的開著車子,她問道:"喂,你臉干嘛這麼臭?"

"沒有."

"……"尹瑟靠在椅子上,明明就臭著一張臉,"好嘛!我就是對那個叫魏凌的有偏見,你要是不喜歡,我就不問了嘛,被臭著一張臉啦!"

她戳了戳他的手背.

他側過頭,看著她討好似的神,輕輕勾起嘴角.

尹瑟見他不再在意,便開玩笑似的道:"誒,真不知道是哪個愛慕我的人送的花,其實還挺好看的呢!"

"……"

"老公都沒送過幾次花,我也真是可憐……"

"你也想要花嗎?"他輕聲問.坐她沒是.

"廢話,女人都會喜歡玫瑰花的,我也是女人."

"好,那我們回去把花撿回來."

尹瑟無語的瞥了他一眼,閉上眼睛,只嘀咕了一句:"氣鬼."

牧晟宸輕笑,然而這笑卻達不到他眼底,他微微側首,她安詳的側臉此刻竟讓他覺得窒息.

回到家後,牧晟宸便走進書房,不是他們房間里的那個書房,而是他經常用來辦公的大書房,自他們結婚以來,沒什麼大事,他都會在他們的房間里辦公.

"這幾天創世有什麼大事嗎?"飯桌上,牧老夫人問道.

尹瑟搖了搖頭:"就和.平時一樣,沒什麼大事."

"那晟宸怎麼這麼忙?"

"我也不知道,在公司里也見他很忙,可能是分公司的事吧,如果有什麼問題,他會叫我的."

"恩."

"我們先吃,待會我把飯菜給他端上去."尹瑟道.

"我給爸爸准備."牧司瑞自告奮勇道,"我知道爸爸喜歡吃什麼!"

"你奶奶和我做的飯菜,你爸爸都喜歡吃好不好!"

"……"

"好好,讓你給你爸爸端上去.".

牧司瑞這才認真吃起飯來,不再計較.

讓打掃阿姨收拾了碗筷後,尹瑟便將盤子放到牧司瑞手上,"上去吧."

牧司瑞踩著樓梯心翼翼的往上爬.

走到書房門口,尹瑟幫他敲了敲門,推開門,只見牧晟宸正在打電話,他轉身見到牧司瑞和尹瑟進來.

他便掛掉了電話.

"和誰打電話呢?"尹瑟隨口問道.

"助理."

他走到書桌前.

"爸爸,吃晚飯."

"放在茶幾上吧,我過會就吃."牧晟宸道.

"現在就吃嘛!不然又要涼了,媽媽還得拿去熱多麻煩."

牧晟宸拗不過他們,只好放下手頭的東西,走了過來,拿起碗筷.

"喂過丫丫了嗎?"牧晟宸問道.

尹瑟抱著司瑞坐到他身邊:"吃過了,現在睡下了,估計半夜又要折騰了."

牧晟宸點了點頭,"明天我要出差一趟,可能要一個禮拜才能回來."

"出差?我怎麼沒聽你提起?"尹瑟訝異道.

"剛剛決定的,還沒來得及和你."

"要一個禮拜,這麼久啊……"

"恩,之前陳氏父子手上的股份還沒有收回來,我要親自去看看."

"那好吧,家里我會照顧好的."

牧晟宸輕輕點了點頭.

"要一個禮拜見不到爸爸嗎?"牧司瑞問道.

"恩,要一個禮拜,你舍不得是不是?"尹瑟捏著他的鼻子問道.

"不能帶我一起去嗎?"牧司瑞問道.

"你爸爸是去辦公事,帶你去干嘛?"尹瑟問道.

牧司瑞撇了撇嘴.

"你和你爸爸一起走,那豈不是要一個禮拜見不到我,你就不想我?"尹瑟問道.

牧司瑞抓著她的頭發,"也想的."

尹瑟笑了笑:"我們就在家待著,好好等你爸爸回來."

"恩!"

吃完晚飯,尹瑟給牧司瑞洗完澡回到房間,她逗了會牧念便窩進沙發里聽音樂,耳朵里戴著耳機休息.

看著牆上的掛鍾,越來越晚,而牧晟宸還沒有忙完,她心下有點心疼,怎麼那麼晚呢……

靠在沙發上,眼皮越來越沉,最後還是睡著了.

牧晟宸一直到十一點半才走進房間,看到尹瑟窩在沙發上睡著了,歎了口氣,便走了過去,蹲在她面前,長發散落在肩上,耳朵上還掛著耳機,他輕輕取下一個掛到自己耳邊,幽幽的音樂流過他的心底.

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只見她眉頭微皺,然後腿動了動,他狐疑的看著她,而後目光放在了她斷過的腿上.

一到陰雨天,她的腿就會覺得疼.

他走過去,將她橫抱到床上.

"忙完了?"她半睜著眼睛,問道.

他點了點頭,吻了吻她的鼻子,"天氣這麼冷,怎麼不早點睡,窩在沙發里,著涼了怎麼辦?"

她輕笑:"暖氣開著呢,沒事."

他將她放下,坐在床邊,伸手捏了捏她的腿.

"疼……"尹瑟不自覺叫了出來.

牧晟宸放輕了點力道,慢慢揉著.

"沒關系的,我都習慣了."尹瑟拉過他的手,"趕緊睡吧,明天不是還要趕飛機?"

牧晟宸將她撈進懷里,閉了閉眼睛.

"恩."

鑽進被子,尹瑟大腿一翹就搭在他腿上,頭靠在他手臂上,嘴角勾著笑意,慢慢入睡.

牧晟宸閉上眼睛,他聞著她身上慣有的清香,就像一汪清泉在他心頭,清澈,甜.

第二天一大早,牧晟宸就走了,尹瑟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了他的溫度.

揉了揉眼睛,她起床收拾.

"奶奶,你不用起這麼早,我來准備早飯就行了."尹瑟下樓就見著牧老夫人在忙,她道.

"趕緊過來吃吧,司瑞也已經起來了."

尹瑟笑了笑.

餐桌上,牧老夫人問道:"晟宸去美國一個禮拜沒有和你商量?"

"恩,昨天晚上才決定的,他來不及和我商量."

"哦."牧老夫人簡單應了聲,"司機已經來了,過會送你去上班."

"晟宸安排的?"

"恩,他你乘公交不方便."

尹瑟點了點頭,不再什麼.

她像往常一樣上班,卻怎麼也沒有想到無意間會聽到別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議論的對象可不正是牧晟宸和自己,還有那個實習生.

她駐足多聽了兩句,這兩句可真是讓她嚇壞了.

牧晟宸出差還帶走了實習生魏凌……

呵呵.

尹瑟走進辦公室.

",魏凌在公司嗎?"她以踏進辦公室就問道.

孫眨著眼睛:"魏凌?那個實習生嗎?我不太清楚,要我幫你問一下嗎?"

"恩,你去問一下,她現在在哪,進來告訴我."

尹瑟走進辦公室,她將包掛在架子上,坐在辦公桌前,手里拿著手機,現在給牧晟宸打電話,她就太過于愚蠢了.

沒過一會兒,孫就走了進來.

"夫人,魏凌去美國做實地考察了……"

"……"尹瑟抬起頭,"什麼時候的事?"

"好像是今天和牧總一起去的……"

"這樣啊……"尹瑟輕笑,"我知道了."

"瑟,你也別瞎想,員工們私底下嚼舌根是習慣了的,聽到什麼你也別往心里去,魏凌不是牧總要求的,本來是銷售部經理跟著去,但經理家里有事,她就推薦了魏凌."

"銷售部沒有其他人了嗎?"尹瑟輕笑.

"經理的意思是魏凌做事很踏實又認真,希望讓她出去見識一下."

"你放心,我沒有亂想什麼,公司里的人什麼,我自然也不會聽到心里去,你去忙吧."

"是."孫退了出去.

尹瑟拿著筆輕輕敲著桌子,她的目光悠遠而深長.

魏凌……

她就她看那個女人不順眼.

並不是她的道行有多深,只是簡單的看不順眼而已,單純,無知,透明的很,越是這種人才越是什麼都不會去顧忌.

或許牧晟宸只一個眼神,她都會領錯意,看不慣這種沒有頭腦的女人,只是個實習生,卻走到不屬于她的位置上.

尹瑟一個電話撥了過去.

良久,牧晟宸接起.

"瑟兒?"

"到了沒?"她一手翻著手里的文件,另一只手夾著手機.

"剛下飛機."

"記得吃飯,別忙忘了."尹瑟囑咐道.

"恩,知道,你也是."

"哦,對了."

"什麼?"

"銷售部的那個實習生聽也跟你一起去了?"

"……恩."

"好像沒見過什麼世面,忙完工作上的事,記得帶她去轉轉,第五大街,林肯公園可以隨便轉轉."

"瑟兒,只是跟著出來,你別亂想."

尹瑟輕笑:"你在擔心什麼?我要是亂想的話現在就會下死命令讓那實習生回來,我是真的."

"……"

"這些日子你也累的緊,左右出差,找個人陪你玩幾天就是了."尹瑟大大方方的道.

站在荷蘭飛機場的牧晟宸站在原地,靠在石柱上,目光深沉的緊:"既然老婆這麼大方,我可就不客氣了."

尹瑟咯咯的笑了兩聲:"你要是敢亂來,就死定了."

他也笑.

"好了,老婆大人的囑咐我已經聽清楚了,還有事嗎?"

"沒了啦!我掛了."尹瑟道.

"恩,拜."

牧晟宸掛掉手機,他靜靜看著剛走過來的吳雯雯.

"尹瑟?"

"恩,報平安."

"看你的臉色,她的反應有些出乎你意料了是不是?"吳雯雯和他大踏步著往機場外走.

"誰知道呢,不定她只是在裝."

"晟宸,這真不是個好辦法."

"但我找不出比這更好的辦法."牧晟宸苦笑.

"造化弄人."吳雯雯輕歎一口氣,"你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誰知道呢……讓我回上輩子看看,不定我會感激不盡"

掛掉手機,尹瑟隨手放在一邊.

按了下台子上的座機.

",銷售部經理今天沒來是嗎?"

"恩,她請假了."孫回到.

"你幫我通知她一聲,讓她明天早上來我辦公室一趟."

"好的."

尹瑟淡淡吐了口氣,隨手拿了一本雜志,翻了起來,無意間竟翻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一頁.

豪門總裁包養二奶.

她目光淡然的瞥過上面的大字條新聞,什麼樣的丑事都披露出來.

男人永遠都是喜歡更年輕,再正經的男人也有被you惑的一天,所以女人們要防備了.

尹瑟翻完後,總結下來就是這些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尹瑟剛進辦公室,就見銷售部經理已經在里面等著了.

孫起身:"秘書長,經理到了."

"好的,劉經理早."尹瑟微微笑著沖銷售部經理點了點頭.

這是個穿著打扮都略顯老土的女人,帶框眼鏡架在鼻梁上,感覺上就不是什麼機靈的人.

"進來吧."尹瑟走進辦公室,劉經理緊隨其後.

"其實今天叫你來是因為私事."尹瑟老實道,"公司里這兩天也傳的厲害,關于我老公,也就是牧總和你們部門那實習生的事."

"夫人,魏凌絕對沒有像大家傳的那樣勾引牧總之類的……"

"你先淡定點,我又沒有相信."尹瑟的語氣很輕松,這讓銷售部經理也慢慢寬下心來.

"夫人,你也知道,公司里愛慕總裁的不少,魏凌只是碰巧和總裁一起出差,所以大家難免閑碎語多了些."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想問你一聲,為什麼銷售部那麼多人,偏偏選了正在實習的魏凌?"

"這……"

"怎麼?很難開口嗎?"尹瑟問道.

劉經理顯然有些支支吾吾.

"魏凌和你有親戚關系嗎?"

劉經理抓了住腦袋,歎了一口氣:"夫人,不瞞您,是我老公的外甥女."

尹瑟了然的點了點頭:"看來她進創世實習也是你一手……"

"哦,不,不是!"劉經理忙搖了搖手,"這實在是機緣巧合,她是參加面試招進來的,是憑她自己的實力."

尹瑟還是點了點頭,等著她的下文.

"之所以會讓她去,其實銷售部的人都看在眼里,魏凌雖然是實習生但是工作態度還有成績一點也不輸給老員工,創世的宗旨一直就是……"

"我知道,不放過任何一個有創造力的人."尹瑟勾起唇角,"所以你就選擇她去,讓她去見識一下,卻不料會惹來眾人非議."

"恩."劉經理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我沒有質問你的意思,老公這麼優秀,我也是會擔心的,現在了解了況,我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芥蒂."尹瑟道.

"謝謝夫人理解."

"行,沒什麼其他事,你出去吧."

"好."劉經理走了出去,她眉頭一挑,只需要一眼就知道這女人是被收買的,魏凌就算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和創世的老員工相提並論,這番辭要麼就是有人特地囑咐過她,要麼就是她徹夜想出來的.

算了,既然有人想讓她聽這麼一段,她就聽著好了.

反正也只是一個禮拜的時間,她就不信那個實習生在外一周還能把天翻過來不成.

每天晚上,尹瑟准時給牧晟宸打電話,就算她不打過去,牧晟宸也會打.過來,只是今天吃了些什麼,看了些什麼,聽了些什麼,偶爾丫丫在笑的時候,她也會讓他聽聽聲音.

尹瑟並沒有發現他身邊有什麼女人之類的聲音.

她窩在沙發里,看著剛剛掛掉電話的手機,心想自己是不是太齷齪了,牧晟宸應該是什麼都沒干,結果就被她在心底里這麼懷疑著.

她倒在沙發上,雖然知道那個實習生跟在牧晟宸身邊,但心下卻因為和牧晟宸打了個電話而樂的緊.

一個禮拜的時間其實也就轉眼之間,她每天數著日子,也算是有些盼頭.

她坐在辦公室里.

孫跑了進來:"總裁回來了."

尹瑟抬起頭:"是嗎?"

"夫人,您這架勢是要立刻沖過去呀!"

"別亂,他在辦公室嗎?"

"現在在開會,還有十分鍾左右,會議就應該結束了."孫道.

尹瑟笑了笑,知道了.

然後沒過一會兒,尹瑟便跑到了會議室前,會議剛散,尹瑟手背在身後,穿著件簡單的毛衣.

牧晟宸從會議室里走了出來,她忙躲到柱子後面.

只見人都散開,她剛想上前,就看到魏凌跑了過去.

兩人了些什麼,她又嬌羞的走開.

尹瑟抓了抓腦袋,輕歎一口氣,還是偷偷的上千,然後一把摟住他的手臂.

"親愛的,歡迎回來."

牧晟宸側首看了她一眼,輕笑,而後便牽著她的手往辦公室走去.

"不是兩點鍾的飛機嗎?"尹瑟問道.

牧晟宸不語,把她拉進辦公室就按在牆壁上,吻上她的唇.

尹瑟被他突如其來的熱沖昏了頭,只覺得唇被磨得生疼生疼,他的舌頭靈活的鑽了進來,然後攪動著.

她只好攀著他的肩膀.

等他粗喘著氣消停下來,她才悠悠的問道:"不是三點多鍾才能到,現在才十點呢."

"早了一個航班,怎麼?不想早點見到我?"

"想,做夢都想!"尹瑟勾下他的脖子送上唇.

牧晟宸勾起唇角,良久他們才松開彼此.

"看來沒有在外面偷腥."尹瑟笑道.

牧晟宸摸了摸她的頭發,將她的長發撂至而後:"穿個毛衣就出來了?"

"知道你回來就跑過去了,辦公室里暖和的."

他將她抱在懷里,下巴抵著她的腦袋,抱得緊緊地.

"好了,過會該有人進來了."尹瑟推開他,道.

牧晟宸拉過她的手:"我的辦公室,一般人能進來嗎?"

就在這時座機響了.

"總裁,魏凌來了."

尹瑟僵住,牧晟宸剛要轉身,就被她拽住手.

"等我一下."

"……"

"讓她進來."牧晟宸完,便拉著她坐在沙發上.

魏凌走了進來,畢恭畢敬的叫了聲:"牧總,總裁夫人."

尹瑟只淡淡的笑了笑,沒什麼.

"牧總,你落下的錢包."魏凌遞過去.

尹瑟眉頭微挑,接了過來:"錢包落在你那了……"

"不是,是落在車子里."

尹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還有其他事嗎?"

魏凌著臉道:"沒什麼了,還有就是謝謝牧總這幾天的照顧."

尹瑟看向牧晟宸,他面色不改:"不用客氣."

"那我就出去了."

"恩,把門關好."尹瑟道.

魏凌走出去後,尹瑟就抬起頭定定的看著他.

"怎麼了?"

"玩的開心?"

"沒有玩."牧晟宸雙腿疊著,拿起茶幾上的杯子淺淺喝了一口.

"這實習生是不是不錯?"

"恩,不錯,人長得水靈,做事也很聰明,能善變,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評價可真不錯."

"人家真的不錯."

"我從沒見你這麼誇過我."

"老婆,你這是吃醋了?"

"老公,為什麼你總是讓我很有危機感?"尹瑟好奇的問著他,"你在外面一個星期就不擔心我出軌?"

"我相信你啊."

"哇哦,真是不錯的解釋,我接受了."尹瑟齜牙咧嘴的笑道.

牧晟宸聳聳肩,伸了伸手:"再抱抱?"

尹瑟瞥了他一眼:"算了吧,我還是回去上班."

看著窈窕身影走出去,牧晟宸眸子漸漸暗了下來,靠在沙發上,仰著頭看著天花板.

兩天後,魏凌從實習生轉正了.

尹瑟接到消息後不能不震驚.不管是哪個學校的出來的,三個月實習是至少了,魏凌一個月都沒到就轉正了.

",幫我和魏凌打聲招呼,中午我請她吃飯."

"瑟……人家還,你這飯讓人有點害怕呀……"孫擦了擦頭上的汗,道.

"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她."

"知道了."

然後場面就成了現在這樣.

尹瑟和魏凌面對面的坐在餐廳里.

"吃呀,我們應該不用客套了才對."尹瑟笑道.

魏凌著臉拿起刀叉,切著牛排.

"我老公怎麼樣?"

"咳咳!"魏凌才剛吃一塊肉,就險些被尹瑟突如其來的話嗆住.

"我老公人長的帥,氣質又高貴,身份地位更是一流,資產背景沒話……是不是?"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99 願望:不老不死
下篇:201 我懂,男人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