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97 親子活動

牧晟宸覺得自己的面部神經都快撐不住了,"這種評價,絕對不會有第二個男人享有了."

他鑽進浴缸,將她一把摟進懷里.

"親愛的,你不累嗎?"尹瑟無語的趴在他身上問道.

"不知道,有時候大概累了吧……"

"什麼叫大概累了?"

"……"牧晟宸將她抱起來,讓她坐到梳洗台前,環住她的腿,沖進她體內.

"啊!你輕點!"尹瑟叫出聲.

"但是我毅力一直很好,就像是長跑比賽,哪能因為累就停下來呢?"

尹瑟癱在他身上,一下一下的撞擊讓她頭暈眼花:"沒人在和你比賽,想停的時候你就停吧……"

牧晟宸吻住她的嘴:"想要你怎麼辦?"

"……"

尹瑟簡直無語,"色胚一只."

"不喜歡?"他湊到她耳邊問道,故意放慢了些速度,"不喜歡就算了……"

著他就要退出去,可是尹瑟早就被撩的欲.火難耐,只能忙勾住他的脖子,"不帶你這樣的……"

牧晟宸壓抑的喘了好幾口氣,才重新加快速度.

激.過後,尹瑟真的是半個字都吐不出來了,迷迷糊糊的洗完澡,被牧晟宸抱到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早上,尹瑟是被活活餓醒的,她動了動身體,牧晟宸卻還在熟睡中,她抬眼看著他俊逸瀟灑的面孔.

伸手撫了撫他的臉,他睡得很安詳,很沉,她捏了捏他的鼻子,又扯了扯那比女人還要光滑的臉頰,還不醒?她皺了皺眉,他很少會睡得這麼沉.

然後下一瞬,牧晟宸整張臉都就在了一起,看上去十分痛苦.

"晟宸?"尹瑟有些害怕,是做噩夢了嗎?

然而牧晟宸的手突然捂住胸口,大喘著氣.

尹瑟忙坐起身子:"晟宸,你不要嚇我!胸口悶嗎?還是做惡夢了?快醒醒!"

牧晟宸白希的面孔漲的厲害,尹瑟有些不知所措,她忙拿起手機,剛要撥打電話,牧晟宸睜開了眼睛.

"晟宸,晟宸,你怎麼樣?"尹瑟捋著他的胸口,抓住他的手問道.

牧晟宸看向她擔憂的神,臉色慢慢平複下來.

"做惡夢了嗎?"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她,胸口突然傳來的疼痛讓他難以呼吸,就好像心髒要停了的刹那……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

"恩,做惡夢了."他重新將她抱到懷里,神複雜,還微微喘著氣,但為什麼現在能像個沒事人一樣?他不解.

尹瑟抬起頭看著他:"真的沒事嗎?"

"沒事."

"做的什麼夢,把你嚇成這樣?"尹瑟緊緊皺起眉,"我還沒見什麼事能把你嚇成這樣."

"好了,沒事了!"牧晟宸笑道,而後坐起來,將她抱進懷里,撫著她的背,輕輕喘著氣,心下竟有些後怕.

"老公,我肚子餓了……"雖然知道現在這個很煞風景,但她是真的餓了.

"你不會叫早點?"

"我想和你一起下去吃."尹瑟道.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那就換衣服吧."

尹瑟指了指地上的禮服殘渣,"沒法穿了."

牧晟宸笑了笑,而後拿手機打了個電話,讓人送了兩套衣服過來.

但是尹瑟的肚子一直在叫個不停,她真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然後再也不用出來了.

"瑟兒,要不要找個機會去看一下我父母?"牧晟宸問道.

尹瑟沉默半晌,而後道:"我一直在等你開口."

"……"

"我不知道公公婆婆對你來到底是什麼,你幾乎沒有和我提過他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該開口問."

牧晟宸輕笑,將她抱緊一分:"不是我不和你,而是我不知道該什麼,他們給我的記憶是零."

"……"

"但我想,不管怎樣,還是應該去看他們一次."

"早該帶我去的."尹瑟輕笑,"以前覺得自己已經很悲慘了,但想想你,我還算幸運,是不是?"

"是!"牧晟宸吻了吻她的發頂.

"奶奶有給我看過公公婆婆的照片,你和婆婆長的比較像."

"什麼時候看得?"牧晟宸微訝.

"很早以前了,偷偷到奶奶房間里,奶奶拿給我看得."

"我們房間也有."牧晟宸淡淡道.

"恩?我怎麼不知道?"

"在我辦公桌最底下的抽屜里."

"是嗎?"尹瑟相當訝異.

"但是很久沒有拿出來看過了."

聽著他像個沒事人一樣敘述著這些,她的心口卻有些泛疼.

"你會不會覺得難過?"

"恩?難過什麼?"

"一出生就沒有了父母,和別的孤兒都沒什麼差別."

"會."

"那現在呢?會不會很想念父母?"

"不會."牧晟宸輕聲道,"我很容易接受現實,難過也只是暫時的,不過大多數人稱這種況為沒心沒肺.更何況,他們沒有留給我任何記憶,想一直難過也是不可能的."

尹瑟抬頭親了下他的下巴:"你已經有家庭了,很完整的家庭."

"是."牧晟宸沖她笑笑.

半個時後,牧晟宸的助理送來了兩套衣服.

尹瑟和牧晟宸換上衣服便到大堂里吃早餐.

眾人的眼光都不由自主的瞄在他們身上.

"我在想度蜜月應該也就這樣吧!"尹瑟笑的很歡.

坐在餐桌上,他們點了些早點,牧晟宸看著面前滿足的女人,心里也有種不出來的滿足感.

度蜜月麼……

他好像還欠著呢!

回到家後,尹瑟就往奶奶房間里鑽.

"昨晚兩個人去哪玩了?"牧老夫人正在給牧念喂奶,頭也不抬的問道.

尹瑟笑嘻嘻的走過來:"去度蜜月了."

"……"

"還去逛街了,給奶奶買了這個."尹瑟舉著手里的松糕.

牧老夫人看了她一眼:"你讓我照顧牧念一整晚,就拿一盒松糕來打發?"

"怎麼會?"尹瑟憨憨的笑道,"丫丫肯定是很喜歡奶奶."

"這個怎麼看出來的?我怎麼看不出來?"牧老夫人笑問道.

尹瑟將嬰兒床里的牧念抱了起來:"是不是啊丫丫,最喜歡奶奶了對不對?"

牧老夫人笑看著像個孩子一樣的尹瑟,只歎了口氣.

"丫丫,想不想媽媽呀?"尹瑟嘟著嘴湊到牧念臉上就是猛親一下,"我們家丫丫才幾天就長得這麼水靈了!"

"你別把她的跟個怪物似的,我怎麼沒發現這幾天她有什麼變化?"

"奶奶,那是你不夠細心啦!"尹瑟坐到床邊,將自己衣服掀起來,給牧念喂奶.

晚上,牧晟宸把牧司瑞接了回來.

牧司瑞匆匆的就跑到尹瑟面前,趴在她身邊:"媽媽,馬上要放假了,學校有親子活動."

"明天嗎?"尹瑟問道.

"後天,周六."牧司瑞道.

"那行啊,媽媽陪你去."

"爸爸也要去!"牧司瑞道.

牧晟宸輕笑:"一起去."

"你爸爸那麼忙,你舍得這麼奴.役他?"尹瑟問道.

"周六嘛,周六爸爸又不忙."牧司瑞嘟起嘴撒著嬌.

"別聽你媽媽的,我會陪你去."牧晟宸道.

尹瑟睨了他一眼:"真是的,把我成是惡人,我這是為了你好,這都不懂,誒……"

牧司瑞沖牧晟宸眨了下眼睛:"世上還是老爸好!"

"……"

"丫丫呢?丫丫呢?"牧司瑞問道.

"在房間里睡著呢."

"我去瞄一眼."牧司瑞道.

"別吵醒了哦,不然我可不負責."

"知道了."然後牧司瑞就很歡快的往樓上跑,鑽進尹瑟和牧晟宸的房間,牧念就躺在嬰兒床里安詳的睡著.

牧司瑞湊過去,趴在嬰兒床邊,看著白嫩嫩的臉,他伸出手,不由得戳了戳她的臉頰,軟的和棉花糖似的.牧司瑞笑了笑,然後又戳了戳,只見丫丫的眉頭輕皺一下,他驚喜萬分,伸出雙手上去捏了捏,丫丫的眉頭又皺了一下.

"丫丫,我是你哥哥."牧司瑞道,"你怎麼這麼可愛?"

"……"牧念陡然睜開眼睛,著實把牧司瑞嚇了一跳.

"丫丫啊,我會對你很好的,所以你要乖乖長大,知道不?"牧司瑞像是催眠一樣嘀咕的念到.

然後牧念琥珀色的眸子靜靜的看著他,一動也不動.

"丫丫,讓哥哥親一下哈!"牧司瑞心翼翼的道,然後踮起腳,伸出腦袋,還沒來得及碰上她的臉頰--

"嗚哇哇--嗚哇哇--!"

"怎麼了?"坐在客廳里的尹瑟被哭聲驚到了,立刻跳了起來,牧晟宸也站了起來.

兩人往樓上急忙趕去.

走進房間,只見牧司瑞手忙腳亂的沖牧念做著手勢.

"丫丫別哭別哭了,我不是沒有親嘛?不高興我親就不親啦!"牧司瑞看著她哭的越來越洶湧,實在是招架不住,"丫丫乖,別哭了,再哭就把爸媽招來了……"

"咳咳!"尹瑟咳了兩聲走過來.

牧司瑞尷尬的愣在原地,手抓著腦袋:"我就是碰了碰她,她就哭起來了……"

尹瑟忙檢查了一下,而後笑道:"是尿褲子了."

"……"

"鋼鐵俠,你要不要幫你親愛的妹妹換一下尿褲?"

"呵呵……那還是算了吧……"牧司瑞搖了搖手忙往外面退.

牧晟宸笑了笑,和牧司瑞一起走了出去.

"爸爸,丫丫好像不喜歡我."牧司瑞認真的道.

"怎麼會?"

"我每次碰她,她都用種很仇視的目光看著我."

"你想多了."

"我沒有想多."牧司瑞發誓,"我有種預感,她以後肯定會很不待見我."

"不是所有女生都像落落那樣,你被害怕."牧晟宸一語中的.

牧司瑞僵在那良久不動.

是這樣麼……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周六一大早,牧晟宸,尹瑟和牧司瑞都穿好衣服穿好鞋子,准備出門參加幼兒園的親子活動.

坐進車內,牧司瑞趴在尹瑟的椅子後背上:"媽媽,我同學都不認識你們."

"我和你爸爸又沒有見過他們,他們當然不認識啊."

"可是我經常看到你們在雜志上出現,他們怎麼會不認得呢?"

尹瑟輕笑:"有幾個孩子會像你一樣隨便拿著什麼東西就讀起來,完全就和你爸爸一樣."

"博學才能多問."牧晟宸幽幽的道.

"你和你同學們我和你爸爸了?"

"恩啊!"牧司瑞點了點頭,"我我爸媽你們肯定見過.然後他們就沒人睬我了."

"……"尹瑟險些笑出來,"你以為你爸媽是什麼人啊?大明星麼?"

牧司瑞撇了撇嘴:"和大明星有差別嗎?"

"你們班里有同學的父母是大明星?"

牧司瑞點了點頭:"有,一天到晚在那里炫耀……"

尹瑟明白了:"所以你這是為了和別人比較才搬你爸媽出來是吧?"

"是那人的氣焰太高漲了,我就想著,我媽媽比他媽媽漂亮多了,他有什麼可囂張的."

這句話讓尹瑟笑了出來:"是嗎?"

牧晟宸無語了睨了眼眉開眼笑的尹瑟,無奈的搖了搖頭.

"所以,媽媽,你今天可絕對不能輸!"牧司瑞道.

"都有些什麼活動啊?"尹瑟問道.

"到了就知道了啦!"牧司瑞完,眉眼一彎,嘿嘿,媽媽就是容易哄.

牧晟宸透過後視鏡看了眼牧司瑞,"鋼鐵俠,你和別人打賭了嗎?"

"……"牧司瑞笑容僵住,"沒,沒有啊……"

"讓我猜猜看,什麼樣的賭能讓你這麼斗志高昂……"牧晟宸悠悠的道.

尹瑟眨巴著眼睛看過去:"打賭?"

"沒有,媽媽,我是很單純要把那很臭屁的男生打壓下去!至少得證明媽媽你比別的所有媽媽都要漂亮而且能干,對不對!"

尹瑟的眉眼又彎了起來.

"誒……看來果然是和落落有關."

"咳咳!"牧司瑞險些被口水嗆到,他的爸爸要不要這麼敏感?

"看來中了……"牧晟宸歎了口氣,一副兒子別想逃出老爸手掌心的姿態.

牧司瑞干干的笑笑.

"什麼賭,來聽聽."

"前天我聽到那男生在和別人夏落的壞話,她沒有父母,是個孤兒,現在不知道在哪飄著,然後我就上去她現在過得很好,然後他就些有的沒的……"

"……"

"後來我們就賭,今天的親子活動上,誰的父母會更勝一籌……"

"是哪位明星?"尹瑟的眸子閃著勢在必得的目光.

"就是最近電視上熱播的狗血穿越劇里的女主角."

"……"尹瑟眉頭一挑,好像換台的時候有過印象,"叫什麼來著?"

"倪天."

瑟的快面.尹瑟了然的點了點頭.

"你認識?"牧晟宸問到.

"不認識,但是那電視劇我倒是看過兩集,太可怕了……"尹瑟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讓我對穿越兩個字有了新的認識,很了不起的明星,原來已經有孩子了呀!"

牧晟宸輕笑:"你很不屑人家嘛!"

"是啊,敢欺負我未來兒媳婦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牧司瑞沒想到實話更能激起自家老媽的斗志,意外不已.

"到了."牧晟宸剛把車停好,就聽到校門口傳來一陣歡呼聲,尹瑟從車子里鑽出來,便看到牧司瑞嘴里的那位大明星正挽著自己的老公牽著孩子往幼兒園里走去.

牧晟宸手插口袋,"看呆了?"

"果然氣焰很囂張,這麼高調……"尹瑟有些汗顏,"大明星什麼的不是應該隱秘點嗎?"尹瑟真是不解.

"好了,趕緊進去吧."牧晟宸拉過尹瑟和牧司瑞跟在人潮後面走進幼兒園.

幼兒園園長上前恭恭敬敬的彎著腰:"牧先生,牧夫人,你們來了."

"恩,你好,園長."尹瑟笑回了禮.

"司瑞,快帶你爸爸媽媽進去吧!"

"恩."

牧司瑞一手拉著牧晟宸一手拉著尹瑟便走進教室.

"這不是牧總嗎?"突然,一個中年男人帶頭驚訝的叫出聲.牧晟宸看了過去,出聲的人已經走到了他面前.

"劉總監?你好."牧晟宸認識這個人,曾經是創世集團設計部總監,現在是另一家大型企業的設計總監.

"原來這位是您的兒子."劉丘忙熱的招呼道,"那這位美麗的女士應該就是您的夫人了?"

"劉總監,誇講了."尹瑟笑了笑,"兒子,叫叔叔."

"劉叔叔好."牧司瑞叫的並不是很樂意,他正和他的同學劉元元進行激烈眼神厮殺.

"能在這里見到牧總,這是緣分啊!"劉丘笑道.

牧晟宸只淡淡的點了點頭,就被牧司瑞拉到了一邊坐在凳子上,他趴在牧晟宸肩膀上:"爸爸,這叔叔就是劉元元的爸爸!"

"……劉元元是?"尹瑟問道.

"就是大明星倪天的兒子……"牧司瑞道.

尹瑟這才了然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這可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輕點,別被聽到了."牧司瑞忙道.

尹瑟笑了笑:"你子壞話還怕被別人聽見啊……"

她剛轉過頭看向牧司瑞,就發現他正翻著白眼瞪著某個點,她順著這個方向摸索過去,便發現了原來他正在和那個叫劉元元的孩子較著勁.

這時候,園長走了進來.

"感謝各位家長,天氣這麼冷還願意參加今天園里舉辦的親子活動."園長了很多的開場白,尹瑟聽進去的不多,反正就是要家長多關心孩子,然後對這所幼兒園有更多的了解.

這是所私立幼兒園,孩子的父母大多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這些活動舉辦的好,也會為幼兒園帶來一些隱藏的商機.

牧晟宸對這些算是比較了解,看著牧司瑞還在和那個孩子斗著眼神,他不禁覺得好笑,不知道他這種越來越好斗的個性是和誰學的.

和他嗎?還是尹瑟?似乎都有一點.

園長帶著家長孩子們到了一間寬敞的活動室,一些道具什麼的早就已經准備好了.

"第一個游戲是投娃娃."園長介紹道.

游戲很簡單,就是一個家長拿著框子站在規定的線上,然後另一個家長給孩子們遞娃娃,然後孩子再往框子里投,規定的時間內,投娃娃投的多的人為贏家.

"爸爸,你去接,媽媽,你給我遞娃娃."牧司瑞老道的分配著任務.

"好咧!"

"牧夫人,您好."這時候,倪天站在了尹瑟身旁.

尹瑟轉頭,對上大明星的臉:"倪姐,我見過你!電視上在熱播你演的電視劇呢!"

尹瑟的話顯然讓倪天很高興.

"那都是在鏡頭前的事,今天我只是孩子的母親而已."

尹瑟笑笑:"我沒有想到你已經有孩子了."

"哈哈,是嗎?"倪天一點也不介意,她道,"早點生孩子也沒什麼不好."

"挺好挺好的."

"牧夫人,您丈夫真是一表人才."

"你能不能換點新鮮的詞,所有的人見著他都是這麼,哈哈!"

"是嗎?"倪天笑的很溫婉,不像尹瑟那樣……大氣!

倪天淡淡的看了眼牧晟宸,"我們加油吧!不要輸了哦."

"一定不會輸,你放心."尹瑟笑道.

"……"倪天微微有些僵住,她從這玩笑話里竟然聽出了完全的認真……

"晟宸,接穩點!"尹瑟道.

牧晟宸拿著框子,半蹲了下來,牧司瑞拿過尹瑟手上的娃娃就投了過去,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劉元元的大笑聲從旁邊傳來,尹瑟忙捂住嘴,看著牧晟宸的臉被正中心,頓時想笑又不敢笑.

"媽媽……"牧司瑞黑著臉叫了聲.

尹瑟忙換了張臉:"別灰心,繼續!"

牧司瑞瞪了她一眼,拿過娃娃又投了出去!

"哈哈!"尹瑟再也忍不住了,"晟宸,讓你用框子接,不是讓你用臉來接!"

牧晟宸在聽到尹瑟的話後頓時一臉黑線.

本來大家都在認真地投球,聽到尹瑟的話後紛紛將目光放到了他們身上.

牧司瑞恨恨的從她手里再次拿過娃娃,稍微收了點力氣,娃娃正中框子.

眾人失望了看了眼,又重新去投球.

"元元,加油!"

尹瑟僵住身體,她身旁的大明星正溫聲細語的給自己兒子鼓勁.

牧司瑞的臉更黑了:"媽媽,你專心點."

"哦,哦!"尹瑟忙拿過娃娃地給她,仔細想了想,她應該像個良母一樣溫柔的給孩子鼓勁.

趁著牧司瑞投球之際,尹瑟同樣溫聲細語的了一聲:"司瑞,加油哦!"

牧司瑞手一抖,娃娃落在了地上.

尹瑟僵住.

"媽媽,正常點……"

尹瑟發誓這輩子都不對這混球溫柔了!

一個接著又一個娃娃塞到了牧司瑞手上,他慢慢熟練了起來,和牧晟宸一配合,很快就追上了別的組.

"時間到!"園長吹了下口哨道.

然後幾個老師便去數家長框子里的娃娃有幾個.

"第一輪游戲的結果出來了,贏家是劉元元朋友,一共扔進了十三個娃娃!"

劉元元高興的抱住他媽媽.

"真厲害!"倪天蹲下身子,擦了擦他頭上的汗.

劉元元臉撲撲的.

牧司瑞站在牧晟宸身邊,一臉沮喪.

"沒關系嘛!司瑞,還有兩輪呢!"

"媽媽,都怪你,你是和我們一家的嗎?"牧司瑞撇了撇嘴.

"司瑞,怎麼話的?"牧晟宸冷喝一聲.

"本來就是嘛!我投中爸爸,很好笑嗎?就算好笑,自家人也不能笑自家人呀!"

"……"尹瑟尷尬的抓了抓頭發,而後蹲下身子,"好了嘛,這次是媽媽不好,這下絕對不會輸了,好不好?"

"哼……"

"你知道媽媽笑點比較低嘛!"

"要是再輸的話怎麼辦?"

"恩……你怎麼辦就怎麼辦好不好?"尹瑟著兒子,越是孩子,好勝心越是強.

牧晟宸低頭對牧司瑞道:"兒子,如果是投進十三個娃娃,真是甯願輸也不要贏."

"為什麼?"牧司瑞眨巴著眼睛.

"十三,十三,太難聽了."牧晟宸認真的解釋道.

尹瑟起身,抬頭看向他,壞笑著,伸手揉了揉他的鼻子:"讓我看看鼻子有沒有被砸塌了."

牧晟宸睨了她一眼:"塌了你也得認."

"是是!"

她轉過頭卻不經意間對上了倪天的眼睛.

一閃而過,她好像看到了一絲不懷好意……

但是下一秒,倪天的神已經完全無害.

尹瑟抓了抓頭.

"我們的第二個游戲是猜動物."

家長用肢體動作描述卡片上的動物,然後讓孩子猜出來家長描繪的是哪種動物.

尹瑟點了點頭,"這個我來."

牧司瑞有些懷疑的看向尹瑟:"媽媽,你確定你能行."

"鋼鐵俠,你這麼聰明,我們又這麼默契,放心吧!"尹瑟篤定的道.

牧司瑞慢慢走到指定地點,然後看著尹瑟,這一輪,尹瑟確實沒有食,他們相當有默契,尹瑟也是使勁了渾身解數,要將自己在牧司瑞心中的地位挽回來.

牧司瑞一個接著一個猜完後,他高興的摟住尹瑟.

"接下來看看別的組的表現就可以了."

劉元元組的表現也很不錯,畢竟人家媽媽是學表演的,但最後還是以一個之差輸給了尹瑟.

"贏咯!"尹瑟抱起兒子,親了下他的臉頰.

牧晟宸臉了.

園長看著這兩對父母都玩的很開心,心里也樂的很.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輪游戲了,跳袋鼠!"園長道,"游戲很簡單,就是一家三口六只腳全套進一個麻袋里,然後從初始地跳到終點,速度最快的就是贏家,贏得比賽的家庭會得到皇冠!"

牧司瑞並不屑于皇冠,他只要能贏劉元元就可以了,讓他把之前的亂七八糟的話全部吐出來就行了.

牧晟宸環著手臂,淡笑的看著干勁十足的母子.

"你笑什麼,還不快過來准備?"尹瑟將牧晟宸拉了過來.

一個麻袋里面裝六只腳,還要往終點跳,牧晟宸搖了搖頭,原來孩子都是這麼長大的……

"為了整齊,我們要抱得緊一點,我喊一二,我們跳一下,晟宸你跳的步子一點,司瑞你盡量跳的大一點,我隨便跳就行了."尹瑟道.

"真的沒問題嗎?"牧司瑞有些緊張,因為那邊的三口人相當淡定.

"你要相信自己."

"好吧!"

園長哨子一吹,一陣一陣加油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一二!"尹瑟賣力叫著.牧晟宸摟著母子兩往前努力地跳了一步.

"加油!"

牧司瑞看著對面跳的家碧玉的倪大明星,他不由得信心滿滿了起來.

"嘿嘿,讓他得意!"牧司瑞嘀咕出聲.

尹瑟沖牧晟宸笑了笑.

牧晟宸認真的護著母子兩人,往前跳去.

就在快要到達終點時,牧晟宸怔住,胸口就像是被大錘子猛的砸著一樣.

"怎麼不跳了?晟宸……"尹瑟奇怪的看向他.

牧晟宸咬著牙,他的冷汗立刻冒了出來.

"跳……吧."牧晟宸用盡全身的力氣出這句話.

尹瑟狐疑的緊,牧司瑞眼看劉元元就要追上來了,趕緊催促道:"快點啊,媽媽!"

"哦……"尹瑟還是覺得哪里怪異.

然而這一跳,他們一家三口全部摔倒在墊子上.

尹瑟趕緊拉起牧司瑞:"有沒有摔到哪里?"

"沒事啦,媽媽!"牧司瑞道.

牧晟宸慢慢起身,他有些站不穩的扶著旁的牆壁.

尹瑟看向他,他臉色蒼白的讓她心驚膽戰.

"晟宸?你怎麼了?"

牧晟宸搖了搖手,沖她笑笑,湊到她耳邊聲道,"好像是昨晚睡得太少,大腦有點沖血不足."

"……"尹瑟頓時整張臉都憋了.

牧晟宸深吸了兩口氣,這才慢慢緩過來.

"司瑞,不好意思啊,看來是輸了……"牧晟宸道.

牧司瑞長歎一口氣,那也就只能輸了.

園長宣布今天的贏家是劉元元一家時,牧司瑞難掩心里的沮喪失落.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96 蜜月套房
下篇:198 我老婆無父無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