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89 瑟兒真棒

"明天不行,拖住他們!等我過去再,拖不住也要拖!"

"……"尹瑟站在門口.

牧晟宸掛掉電話,重新走進來,正對上她.

她抬眼看著他.

牧晟宸知道她聽到了,他輕歎一一口氣,將她輕輕環住:"我會陪著你,恩?"

"……"尹瑟伸手抓住他的襯衫,"晟宸,一直都知道你很溫柔,但現在,此刻,尤其."

他拍著她的背:"該睡了,養足精神,你才好戰斗."

她貼著他就是不動,她堅硬的大肚子貼著自己,他甚至都能感受得到微妙的胎動.

"你去吧."

良久,她靜默道.

"……"

"如果不是真的很緊急,也不會需要你出面,既然是要你出面,可見真的是很急迫的狀況."她輕聲道,然而她的手緊緊抓著他的襯衫.

牧晟宸只覺後背的力道越來越大.

"去吧,我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了,即便你在也幫不了我什麼,與其這樣,不如把該做的事做好."

"瑟兒."

"你是我丈夫,也是創世集團總裁,我需要你,創世也需要你,但現在綜合一下,創世比我更需要你."

"別想了,我會陪著你."他淡淡道.

尹瑟笑,頭抵著他的胸口,不讓他移動一步:"成功的男人背後是要有一個支持你的女人,不是一個拖著你的女人."

"……"

"……"她的手抓他抓的愈發緊.

"可是寶貝,我怎麼聽到你心里在,不要走?"他湊到她耳邊,吻著她耳邊的鬢發問道.

尹瑟抿著唇:"裝作沒聽到就好了."

"傻瓜,我過會陪你就陪你."

對,他過會陪著她就會陪著她,但是,現在,她很確定,不讓他走是不明智的.

松開他,她抬頭,沖他輕笑:"晟宸,記得我們之前那一個約定吧?"

"……"

"你要無條件答應我一件事."尹瑟勾住他的脖子,和他額頭相觸,對尹瑟來,這是比任何一個動作都更讓她心動的動作.

就好像他們的思考,他們心里的聲音都已經融合在一起.

"做好你作為一個集團領導該做的事,我在這里努力,你在那邊努力,相信我,我一定會把丫丫生下來,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牧晟宸的眸子淡淡的看著她,最後什麼都不再,只低頭吻住她.

她仰起頭.手攀著他的肩膀.

晚上十一點,他跪在床邊,輕輕貼著她的腹部.

"丫丫今天特別興奮,大概是因為要出來了."尹瑟摸著他的頭發.

牧晟宸只覺得從她的腹部傳來的一下又一下輕震,牧晟宸只覺得自己的心髒也跟著這肚子里的玩意動了起來.

"丫丫,爸爸很快就會回來的."他靜靜道.

尹瑟輕笑.

他起身,扣著她的腦袋,在她額際印下一吻:"我答應你,很快會回來."

"真是的,不用那麼趕,我又不怕."尹瑟戳了戳他的胸口.

"傻瓜,我會盡快趕回來,相信我."

"恩."她點頭.

"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怕,恩?"

"不怕."尹瑟點頭.

"我會和你在一起."他又吻了吻她.

"我知道,一直嘛!"尹瑟笑著道.

"那我走了."

"……"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快走啦!"

"……"牧晟宸不再什麼,整了整衣服,轉身,然而才踏出兩步,他就轉了回來,一步跨至她面前,將她抱住,"瑟兒,你太會折磨人了."

尹瑟只覺胸口有人在拿針一點一點的挑撥著,不停收縮著.

"好啦,你再不走,我就真沒法睡了,生不出來怪你哦!"

牧晟宸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

"等我."

"知道啦."

牧晟宸真的走出了病房,尹瑟連一句路上心都沒來得及出口……

他利索的拿出手機,"我現在上了醫院天台."

搭乘專機過去,開完會議,再回來,明天晚上也應該能到了.

明天只是預產期,丫丫多呆一會,他就能回得來.

"牧總,夫人她?"

"把資料給我看."牧晟宸上了飛機後直接問助理要股東大會的各項資料.

"陳氏父子的資料我之前已經發給你了,這些是股東大會要針對的項目."

牧晟宸利索的翻著.

病房里,尹瑟坐在床邊,咬緊了唇,她想讓他陪著她的……

眼睛微微有些泛,她怎麼會這麼沒用,為這點事就哭,之前生司瑞的時候,她不也是一個人進的產房,然後一個人出來的嘛……

沒有什麼不同,她的手撫上肚子:"丫丫,你乖點,再多呆兩天,媽媽也不介意的."

她剛完,就被自己的這句話給笑噴了.

"真是沒用……"

晟宸已經去做他該做的事,而她也應該做自己該做的事.

然後第二天早上九點,丫丫就開始迫不及待的鬧騰了,陣痛越來越頻繁.

牧老夫人站在她身邊.

"深呼吸,瑟,深呼吸."

尹瑟大口大口的呼吸,還一邊沖牧老夫人笑:"沒事,奶奶."

牧老夫人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會讓牧晟宸在這個時間點去美國.

牧老夫人抓著尹瑟的手,幾個護士在旁邊看著.

幾個鍾頭過去,尹瑟額頭上的汗越來越密.

"奶奶,好像要生了."尹瑟咬著牙道.

牧老夫人擦了擦她額頭上的汗:"不著急,慢慢來."

尹瑟點了點頭,痛的叫了一聲.

"見了."一名護士道.

"看來快了."護士長道.

牧老夫人和尹瑟道:"當初我生我兒子的時候,可是哭天喊地的亂叫,醫院里的醫生護士都嚇得手忙腳亂."

"啊?"尹瑟大喘著氣,笑道.

"是啊,然後我老公就,絕對不要再生第二個了."牧老夫人臉上的笑容顯現出來,容光煥發,"沒想到我的孫媳婦這麼厲害,換了一般人,現在肯定都和殺豬一樣了."

"奶……奶,其實……其實我也殺豬……哈--呼……豬的很厲害……哈……呼……"

"好了好了,專心點,專心點."牧老夫人看她一邊忍著疼一邊還和她講話,笑了笑.

"是奶奶……你,你先話的……"

牧老夫人只是想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不讓她覺得那麼疼,但是生孩子這種事,似乎不太好轉移注意力.

又痛了兩個時,尹瑟被送進了產房.

"加油."

尹瑟緊緊抓著床邊的被單,點了點頭.

產房門關上後,兩個護士端著水到牧老夫人面前:"老夫人,喝點水,等著吧."

牧老夫人應了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老夫人,牧先生怎麼不在?"這是這兩個一直照顧尹瑟的護士從早上到現在為止沒有解決的疑問.

牧老夫人看了眼她們:"他臨時有事."

兩個護士的任務就是照看老夫人,就隨便的嘮起嗑來:"老夫人,我們還以為牧先生會陪著牧夫人一直到孩子出生呢!"

"他又何嘗不想呢?"牧老夫人輕輕喝了一口水,"但是我有個懂事識大體的孫媳婦."

"……"

"即便丈夫不在,她也會好好的將孩子生下來."牧老夫人淡淡道,誰會想到多年以前,她是那個罵尹瑟沒有教養蠻橫的老奶奶?

"牧先生真是個好男人."一個護士道.

"從哪里看出來的?"

"表呀!"另一個護士答道.

牧老夫人笑道:"怎麼?"

"每天產房外面都會有形形色色的男人,老夫人,我們在醫院也工作了幾年,看過各式各樣孕婦生產後的場景,雖然牧先生不在,但卻覺得他此刻就在牧夫人的身邊,為她加油."

牧老夫人輕輕笑了笑.

美國下午兩點,牧晟宸的專機直接落在創世集團大樓天台上,他下樓後,直接往會議室走去,沒有半點停留.

董事大會上,陳高一襲黑色手工西裝,比起七年前的陳高,現在的他看上去更成熟,臉上的自信和優越感更厚了些.

"我現在是創世集團第三大股東,我想我有權力反對這次再造摩天大樓的案子."

"陳董,我們根本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成為創世股東的,拿著股份擁有證明跑進創世並不代表您就有權話了."

"是啊,你這樣的做法太狂妄自大了些吧!更何況,你根本不了解創世."

"IhavebeenfamiliarwithChuangshiverymuchsincesevenyearsago."陳高一字一句的道.(從七年前我就對創世了如指掌.)

台下的幾位美國股東面面相覷.

"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去查我陳高的資料.這個摩天大樓的案子就是在癡人夢!現在的美國還是二十年前的美國嗎?在這里建造摩天大樓不近投資大,風險高,而且在美國次貸危機的影響下,零利潤的可能性,你們沒有想過嗎?"

"我們不是沒有想過,但是經過我們策劃部的專業推論,這份案子不會失敗."

"策劃部?"陳高嗤之以鼻,"那老套牙的東西?我們去年造的大型影劇院不也不會虧?"

"牧晟宸才是創世集團的最高領導人,他沒有發話前,我們不會有任何動作."

陳高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高鼻子,藍眼睛.

他走過去,繞到他身後:"PresidentMuisnothereandweshouldmakethefinaldecisionrightnowifyoudon’twanttogetthelargerloss."(牧總不在這,而我們必須在更大的損失出現之前做出決定.)

"Idon’tbelieveyou."(我不相信你.)

"ButyoushouldbelievemysharesandmypositioninChuangshi"(但你要相信我所擁有的股份以及我現在在創世的地位.)

"Where’syourposition,Mr.Chen?"牧晟宸推開大門走了進來,極富磁性又醇厚的聲音在整個大會議室響起.(你的地位?哪呢,陳先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門口,陳高驚訝不已的看著他,他應該在A市才對!

牧晟宸手里拿著一份資料.

"把資料分給大家."牧晟宸對助理道.

牧晟宸松了松自己的領帶,走到陳高身邊:"藏了這麼久,終于肯出來了."

"牧晟宸."陳高的嘴角扯起,"我現在可不是你身邊的跟班."

"這點我自然清楚,但你做出來的事倒是和跟班沒什麼兩樣."牧晟宸冷嗤,他轉向在場的所有股東.

"去年的大型影劇院的利潤,創世本就沒有加入今年的預期中,我們創世從來不會被當前利益驅使,我們之所以能站在這個位置,是因為我們比別人更加長遠的目光……"

會議結束,陳高坐在移動沙發上,他手里緊緊捏著股份書.看著董事們一個個離開會議室,而牧晟宸在和秘書做這詳細的任務部署.

"PresidentMu,aboyoragirl?"那位美國人走到牧晟宸面前問道.(牧總,生了個男孩還是女孩?)

"Hi,Jason,Idon’tknow.I'llgobackinfewminutes.Sheiswaitingforme."(傑森,我還不知道,我妻子還在產房等我回去.).

"oh!Goodluck!"(哦,天,祝你好運.)

"Thankyou!"(謝謝.)

牧晟宸整理完東西,就要往外走去,卻被陳高叫住.

"牧晟宸."

牧晟宸轉身:"陳高,我承認,這次比七年前高明多了,如果我不來,不定被你買通的幾個董事真的會站到你那邊,推翻我籌備已久的案子,但是,陳高,你有沒有想過,你手上的股份是上哪來的?"

"……"

牧晟宸冷嗤.

"牧晟宸,你知道我父親七年前自殺未遂."

"知道."

"不管怎樣,我父親在你們牧家服侍了多長時間?服侍了牧老夫人多長時間?到頭來,竟被毀的家也不認識."

"知道養著的是條毒蛇,我就不可能存在心慈手軟.陳高,如果你收起你和你父親的野心,現在,創世集團總經理的位置應該就是你的."

"……"

"可惜,大多時候,不適當的野心是會害死人的.而今天,你更是做了個相當不明智的決定."

陳高輕笑:"是因為尹姐在待產嗎?"

"你倒是很清楚."

"牧總,我早就查過了,你以為老天爺會這麼眷顧你們牧家?這個孩子能是健康的嗎?"陳高笑道.

"收拾好你的東西,趕緊滾出創世."牧晟宸大踏步的走出會議室.

坐上飛機.

"牧總,陳氏父子手上的股份是?"

"是老夫人給他們的."牧晟宸閉上眼睛道.七年前,陳管家被他趕出牧家,陳高被他封殺,陳管家沒有辦法接受現實,吞藥自殺未遂.五年後,陳氏父子終究還是走投無路找上了老夫人.

奶奶原本不是仁慈的人,但陳管家在她身邊呆的時間也是夠長了,她終究于心不忍,答應他們,她會看況給些補償的.

牧晟宸知道牧老夫人將她手上一半的股份轉給陳氏父子的時候也相當驚訝,他知道這是奶奶那一輩的事,會讓奶奶拿出創世股份,絕對是因為某些事值得她拿出創世股份.

他不去追究,但是他沒有想到陳氏父子會不識相到這種地步.

"那牧總今天不來……"

"今天不來,明天也是一定要來.召開董事大會,不是事."牧晟宸淡淡道,"陳氏父子的事要當第一要務處理,後患無窮."

牧晟宸閉了閉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將股份收回來.

當然,他現在心頭最緊的還是尹瑟.

奶奶發來短信,她已經進入產房了.

他拳頭攥緊,深深吸了口氣.

"牧總,雖然緊急,但還是夫人讓您來的吧."

"……"牧晟宸側首看他.

助理抓了住腦袋:"因為牧總你之前很肯定的緩兩天,但昨晚卻又改變主意,我就在想應該是夫人讓您來的."

牧晟宸閉上眼睛:"我是娶了個不得了的妻子."

助理又抓了抓頭發:"真羨慕牧總."

"羨慕什麼?"

"夫人既漂亮又識大體,公司里的人每每看到你們,都會驚羨不已."

"……"

"其實牧總,夫人已經在員工當中混的很熟了……"

牧晟宸挑眉.

"她還了很多你的事."

"……"

助理看牧晟宸神有些僵硬,最終還是噤口.

"她什麼了?"

"她別看你在公司里總是冷著一張臉,其實就……就和個孩子一樣……"

"……"

牧晟宸聽著助理喋喋不休的著話,目光看著高聳的云端,他是真的娶了位不得了的妻子啊!

瑟兒……

下了飛機,他就忙往產房跑,氣喘籲籲的走到產房前.

護士正好抱著孩子從產房里走出來.

牧老夫人喜極而泣,上前看著孩子.

"牧先生回來了."護士驚喜的叫道.

牧老夫人轉身,看著大汗淋漓的牧晟宸.

"晟宸,快來看看你女兒."

牧晟宸只覺自己心髒"撲通撲通"跳的厲害,他故作鎮定的走到護士面前,看著眼前的好好的嬰兒,她嘴巴張著,眼睛緊緊閉著,哭聲一會大一會.

"牧先生,恭喜您,很漂亮的公主哦!"

"謝謝."牧晟宸伸出食指輕輕的碰了下她的臉頰,只見她立刻揮舞了下手,牧晟宸驚喜的看著她,而後抬起頭看向護士,"健康嗎?"

"牧先生笑了,當然健康!八斤半呢!"

牧晟宸笑了,心口的石頭終于放了下來,輕聲喚道:"丫丫."

"好了,我抱孩子去育嬰室."

"我妻子呢?"牧晟宸問到.

"牧先生放心,夫人馬上就會推出來了."護士道.

牧晟宸點了點頭.

果然,產房的門再次打開,尹瑟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

牧晟宸還在喘著氣,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尹瑟,他一步上前,輕輕抓住她的手.

尹瑟睜開眼睛,看到牧晟宸的刹那,她驚訝不已,只一瞬,便笑開了,"晟宸……"

他吻了吻她白嫩的手.

"瑟兒,辛苦了."他撂了撂她額前的頭發.

她輕笑:"你回來了."

"恩,我回來了."他低下頭,輕輕吻住她,只覺得眼角有些濕潤,他輕聲道,"我愛你."

尹瑟剛生完孩子,力氣都用的差不多了,她笑著滑下眼淚,"醫生……孩子很健康……"

"是,丫丫很健康,瑟兒好厲害."

尹瑟只覺得心口像是棉花糖般,而牧晟宸輕輕揉著.

"好了,牧先生,牧夫人,你們想讓我們嫉妒死啊!"兩個護士嬌羞的嘀咕道.

牧晟宸淡淡笑,對尹瑟道:"好好休息,我陪著你."

"恩……"她閉上眼睛,手還和他的緊緊握著.

尹瑟一直到半夜才醒過來,借著微弱的夜燈,她看到他疲憊的臉,靠在床邊,單手撐著腦袋,另一只手還緊緊握著她的.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一刻,她的眼淚竟止不住.

他的眼袋一圈青色,臉頰邊竟也冒出了胡茬,她伸出另一只手,輕輕的碰上他的臉,二十多個鍾頭,華盛頓,A市,來回跑,只為了在這最後一刻回到她身邊.

這樣的男人,竟是她的丈夫,這應該就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吧.

媽媽,你看到了嗎?這是我愛的人,我的眼光是不是很好?比你有福氣,比你厲害,對不對?

察覺到尹瑟的動靜,牧晟宸的眉眼動了動,而後睜開,正對上尹瑟泛的眼睛,他靜靜看著她.

時間仿佛在這兩人間靜止了.

誰都沒有話,牧晟宸甚至只保持著撐頭的動作,尹瑟的的手磨搓著他的臉頰,兩分鍾後,她果斷志直起身子抱住他,抱緊他.

牧晟宸的手撫著她的背,閉上眼睛,緊緊扣著她.

她嘴角的笑容恨不得劃到眼角,他們輕輕晃著.

"晟宸,我也愛你."她的聲音還有些沙啞,"奶奶,如果是女孩兒,名字叫牧念."

"牧念……"牧晟宸靜靜道,"都好."

念,是個折磨人的字,卻也是讓人覺得很美好的字.不錯的名字.

"這下怎麼辦?"尹瑟擱在他肩膀上苦惱的道.

"恩?"

"蘇蘇和范受要盯上咱家念兒了."

"讓他們盯吧,孩子像你,多機靈."

"果然,生下她是對的."尹瑟笑道.氣們等.

"恩."

但是,牧念真的會如他們想象的那樣健康麼……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88 如風哥訂婚
下篇:190 最親密的事(明日一萬五!)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