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84 自己嚇自己

"她生了個兒子,現在在龍氏地位越來越高."

"……"尹瑟眉頭微挑.

"她直接揚要和你一對一."

"啥?"尹瑟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牧晟宸朝她招了招手.

尹瑟走了過去.

牧晟宸打開網頁,將最新出爐的消息給尹瑟看.

尹瑟看著網絡上那張大大的照片,尹萱兒穿著得體的正裝,站在龍氏集團大門前,召開著記者招待會,由龍氏集團董事長,也就是龍令望的父親龍董事長宣布她擔任龍氏集團總經理一職這件事.

尹萱兒的神看上去那般自信,她的雙手撐在簡單的三角台上,直直的面對著在她面前的閃光燈,攝像頭.

"大家有所不知,多年前,我同父異母的尹瑟有過一個約定,七年的期限為准,要在商界決一高低,我不管她還記不記得,這個約定,我會繼續下去."

尹瑟看著網上記載下來的尹萱兒信誓旦旦的話,她不由得露出可笑的神.

她會繼續下去?

真是見過不知好歹,沒見過這麼不知好歹的.

尹瑟只能用無語兩個字來形容她現在的心.

"如何?"牧晟宸問.

尹瑟吸了口氣:"果然,日子過得好,人就開始作.她既然都這樣了,沒道理我做縮頭烏龜.自然是要迎戰,將七年前的那個約定好好的落實."

"這次,你就做縮頭烏龜."牧晟宸淡淡道.

"什麼?"

"不要理她,不要睬她,她什麼,做什麼都和你無關."

"晟宸,我不懂."尹瑟眉頭皺緊.

"因為你斗不過她."

"……"尹瑟沒有辦法理解他話里的意思,"你是認為我比不上她?你覺得她比較厲害?"

"瑟兒,冷靜點."牧晟宸抓住她的手,"我問你,換做是你,你會這麼大張旗鼓的在媒體面前張揚著下挑戰書?"

"當然不會,傻到了一種境界."尹瑟理所當然的道.

"那你覺得尹萱兒會那麼笨?無論是什麼東西,放到了媒體面前,都會惹來一身腥,比起你,她的體會更加深刻."

"可是她又沒我聰明,我看她就是這種白癡."尹瑟憤憤的道.

聽著她幼稚不已的話,牧晟宸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了.

"晟宸,我不要做縮頭烏龜,更何況當年還是我信誓旦旦的和她打的賭,現在人家把話挑明了,我卻什麼回應都沒有,我面子上拉不下來."

"……"牧晟宸對她也很無語,"我看你的智商快和尹萱兒一樣了."

"……"

"你就不動動腦子?你以為她是要正大光明的和你斗?要正大光明,會把慕容清挖走?"

"……"尹瑟嘟起嘴,"我也知道她不可能正大光明,但即使她耍手段,我也--"

"你也?你也什麼?你什麼也做不了."牧晟宸定定的道,"你仔細想想就知道,她的目的不在于和你競爭什麼,只是單純要毀了你."

"……"

"如果是和你競爭,她面對的將會是創世集團,你再借給她一個膽,她也不敢在眾人面前和創世作對,她只是借一個噱頭想要整垮你."

"整垮我?她腦子有病!我都沒和她計較什麼了,她還要找我茬?"

牧晟宸攬過她的腰:"你別忘了,張慧娟和尹天江都在監獄里."

"……"尹瑟抿唇,"那是他們罪有應得,她沒有立場."

"還有一件事."牧晟宸神漸漸嚴肅了下來,"你知道了一件不該知道的事."

"……什麼?"尹瑟好奇的問道.

牧晟宸看著她真心疑惑的神,很無奈,也很想笑,這個女人有時候就是沒心沒肺,如果尹萱兒知道了,估計會被氣得內出血.

"她的孩子不是龍令望的."

"……"尹瑟這才慢慢想起來,對,她的孩子不是龍令望的,天,牧晟宸不提,她早就忘了.開在來龍.

"她現在能站上高位是因為那個孩子."牧晟宸繼續分析道,"她知道你看不得她好,怕你,與其讓你知道她現在擁有的一切,不如早些攤出來給你看,然後將你的目光放到和她的那個約定上."

"她是白癡嗎?"尹瑟頓時覺得當初和她下挑戰書的自己更加白癡,"誰會關心她現在好不好,沒事干自己跑出來找抽.她的事我早八百年就忘了."

"是很大膽的舉動,但是,瑟兒,你比她還白癡."

"……"

"因為只一眼,你就已經成功的被她轉移了視線."

"……"尹瑟僵住,回想著初看這則新聞時,自己的心,確實只以為她神經兮兮的舊事重提,不自量力的找抽……

沒有想到還有這些.

關于她孩子的事,她更是半點都沒想到……

她轉頭膜拜的看向牧晟宸:"為什麼你能想到?"

牧晟宸不語,看著她,靜靜道:"我要你答應我,不給于尹萱兒絲毫回應."

"……"雖然牧晟宸都看得透透的,但尹瑟還是在猶豫.

"不為別的,為我們的孩子著想."牧晟宸靜靜道.

尹瑟的眸子看想自己的腹部,伸手摸了摸:"好,我就當一次縮頭烏龜."

牧晟宸輕笑,夠下她的脖子,吻了吻她的唇.

"可是晟宸,創世的股票在跌--"

"這個你不用擔心."

尹瑟看著他胸有成竹的樣子,鼓起了腮幫子.

"還有事嗎?"

她搖搖頭.

"那就回去吧."

"……"尹瑟點了點頭,走出辦公室,然而剛踏出辦公室,她就想到了,為什麼他能這麼自信滿滿,只有一種可能--

是他讓創世的股票跌下來的!

那個殲商!尹瑟簡直無語了.

估計慕容清是把創世的報給了龍氏集團,她的辭職是突然的,她理所當然的認為牧晟宸沒有防備.

然而,牧晟宸其實早就預料到,慕容清給龍氏集團的報一定不實.

但是,慕容清到底在想些什麼……而撇開尹萱兒不提,龍氏又想對創世做什麼?牧晟宸知道些什麼?他在籌劃些什麼……

她眉頭越皺越緊.

尹瑟回到辦公室,下午,她忙好工作,正准備趴在桌子上睡一會,手機就響了,是一串陌生來電.

雖然是陌生來電,尹瑟卻熟悉不已,是尹萱兒的號碼.

她靜默的看著,良久,接起:"喂,哪位?"

尹萱兒的聲音傳來:"瑟,別來無恙."

"呀!原來是萱兒姐姐,真的好久沒有聯系了."尹瑟嬌滴滴的道,仿佛接到她的電話,她有多麼欣喜似地.

尹萱兒冷哼了一聲:"你沒有看新聞?"

"看了."

"那你忘了當初我們只見的七年賭約了."

"忘了."

"……"電話對面的尹萱兒怎麼也沒有想到尹瑟竟然這麼不經思考的出這兩個字.

"七年賭約?"尹瑟一副第一次聽的語氣,"是指七年,我們要豪賭一場的意思麼?"

"尹瑟,你別裝,我知道你記得.".

"你竟然看出來我是裝的?不錯啊,有進步."尹瑟贊歎道.

她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尹萱兒片刻的怔愣.

"瑟,你是不敢了?"

"尹萱兒,不是不敢,是不想,你無聊,我沒必要陪你一起無聊,你是不是?"尹瑟淡淡道,"更何況比起整天想著怎麼對付我的你,我現在的日子過得幸福多了."

一句話,成功的刺到了尹萱兒心口的痛處.

"看來你是真的不打算應約了."尹萱兒道.

"恩."

"那你介意抽個時間和我喝杯咖啡嗎?"尹萱兒問道.

"我懷孕了,不能喝咖啡."

"……"

"你應該是哺乳期,也不能喝咖啡吧."

"那吃頓飯總行吧,我有些話想單獨和你."尹萱兒話里有著難掩的真誠.

尹瑟輕笑:"你該不會是想毒死我吧?"

尹萱兒渾身打了個緊,而後笑道:"怎麼會?只是有些話想和你很久了."

"既然你這麼惦記著我,那我再推辭也有點過分了,是不是?"

"……"

"你定個時間吧,我去."尹瑟認真道.

尹萱兒的嘴角勾起,"時間地點我會通知你."

"好,沒事的話,我就掛了,尹萱兒總經理."尹瑟笑道.

尹萱兒定的是兩天後,在A市著名的商業街內的一家餐館里.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風和日麗,五點多鍾,尹萱兒早早的來到了餐館里,她坐在角落的位置,焦灼的看著時間.

她點了兩杯飲料,靜靜的看著面前空著的位置,她伸手將一個薄藥片扔進飲料里.

下毒?她怎麼會下毒?

但是她會下藥.

尹瑟既然不能乖乖按照她的方式來走,那麼她只好用些非正常手段來讓她跟著自己走.

其實她早就該按自己的想法來,而不是去聽慕容清的話.

一粒迷.藥就可以解決的事,她為什麼要繞那麼多彎,走那麼多彎路?

尹瑟來了之後,她一定會用各種方法用迷.藥迷了她,然後扔到男人堆里,拍下些照片和視頻,她就算完了.

當然,她的目的並不是讓她完蛋,而是讓她守口如瓶.

對待尹瑟這種狡詐的人,她覺得這種二百五手段是最簡單明了的.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牧家,剛吃完飯,尹瑟就走了出去.

牧晟宸微訝:"這麼晚了,你去哪?"

"哦,我出去散散步."尹瑟完就走了出去.

"早點回來."牧晟宸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她就已經不見了.

牧晟宸坐在客廳里,正打算和牧司瑞下棋,桌子上手機傳來的震動吸引了他的注意,無奈的看著桌子上的手機.

這個糊塗蛋,手機都不拿.

牧晟宸看著手機屏幕上閃著的是一個陌生號碼的短信.

他點開--

你到哪了,怎麼還不來?

牧晟宸心頭一驚便跑出大門,然而大門外半個人影都沒有.

他仔細翻看著尹瑟的通話和短信記錄,已經完全斷定,尹瑟是去見尹萱兒.

這個笨女人,牧晟宸的拳頭攥緊,什麼時候才能把她他的話當成話,聽進心里!

"爸爸?"牧司瑞看著牧晟宸如此嚴肅的臉,抓著他的衣服,奇怪的看著他.

"司瑞,爸爸有點事出去一下."

"……不是好下棋嗎?"

"等爸爸回來再陪你下."牧晟宸道.

牧司瑞只好乖乖的點頭.

牧晟宸拿起鑰匙開著車子就往商業街出發,他額頭的汗都冒了出來,尹瑟現在是個孕婦,尹萱兒要想對她做些什麼,實在是太輕而易舉.

尹萱兒這個人,什麼事都做得出,牧晟宸很堅信,所以他讓尹瑟保證絕對不接近她,可是這女人完全就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

但此刻,比起憤怒,他更多的是緊張,害怕,她被許擄走後的一幕幕頓時像放電影般在他腦海里滾著,讓他無法思考,甚至有些無法呼吸.

他要冷靜.

開到商業街,牧晟宸按照短信里的地點找了過去.

他幾步便跨進店里,四處張望著,卻沒有見到尹瑟和尹萱兒的人影,他的出現倒是讓店里激起了一層不的浪潮.

"這位先生,您幾位?"服務員姐眼冒著桃心,花癡的問道.

牧晟宸皺著眉:"剛才店里有兩個女人嗎?"

"額?有什麼特征嗎?這一天在我們店里坐下來吃過飯的女人多了去--"

"就是剛才,一個長頭發,一個卷發."

"哦,先生,你是尹萱兒姐吧!"

"對,就是那個."牧晟宸緊緊的看著服務員姐.

"另一位姐來了之後,她們就走了,剛走沒多久."

"往哪個方向?"牧晟宸著急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牧晟宸緊緊抿著唇,面色嚴肅的走了出去,他利索的用手機撥出號碼.

"幫我查到尹萱兒現在在哪!"

"是,牧總."

牧晟宸掛掉手機,目光依舊四處轉著,不想漏掉任何一條線索.

"尹瑟,你要是敢出什麼事,試試看……"

他之後又打電話給范希文,問了問尹瑟有沒有可能在他們家,然而答案是顯而易見的,牧晟宸只覺現在自己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基本上已經沒有理智可了.

"梓修."

"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對面睡得還沉的夏梓修接起電話靜默的問道.

"不知道,借我幾個人,尹瑟可能又出事了."

夏梓修的眉頭皺起.

"我知道了."

剛掛掉電話,牧晟宸又利索的撥出一串號碼.

"我要尹萱兒這幾天所有的通話錄音!"

"……牧總,這個恐怕有些困難!"

"困難也要找出來."

"……是."

牧晟宸坐在車子里,雙手猛地拍下方向盤,發出刺耳的車鳴聲.

他除了在這里等,什麼也做不了……

明明他都已經把事的好壞都告訴了她,明明他都已經將尹萱兒的目的告訴了她,她還是要瞞著自己去和尹萱兒見面!

她知不知道,如果她出了什麼事--

手機響了一聲,是一段電話錄音.

牧晟宸打開.

"……我會迷倒她……你找幾個人在酒店房間里等著……准備好攝像機……"

牧晟宸的拳頭攥緊,他現在是一刻也耽誤不得,他就知道尹萱兒會用的除了這些下三濫手段再沒有其他了!

而尹瑟那個笨蛋!

"給我找出是哪家酒店,哪個房間."

牧晟宸冷冷道.

"是!"

發動車子,一個急躁的甩尾,寶車在路上劃出一道深刻的車痕,刺耳的車鳴讓人心驚膽戰,他在路上疾馳著,心下的恐懼越來越甚.

他也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不僅是變得膽,而是越來越膽……

車子停在酒店門口,他走了進去,"405房間!"

"先生,這是客人的房間,您不能進去."

"我再一次,405房間!"牧晟宸的眸子就差射出寒劍.

這時,大堂經理走了過來,見到牧晟宸,他二話不就拿了房卡帶著牧晟宸到房間,而後打開房門.

房間里坐著幾個猥瑣的男人.

牧晟宸上前,四處張望了一圈,並沒有看到尹瑟,他隨手抓住一個男人:"那女人呢?"

"你是誰啊?"一個男人抬眼不解的看了眼牧晟宸.

"人呢!"

"什麼人?你在什麼?"

"別給我裝,不實話,我讓你們全都下地獄!"

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僵住,半點動彈不得,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句威脅,從牧晟宸嘴里出來,卻威懾力十足.

一個看上去比較膽的男人慢慢站出來道:"你是讓我們強.暴的那個女人麼?"

"……"牧晟宸的眼里血絲都暴露出來.

"她,她……"

牧晟宸的耐心全失,一拳頭打在男人臉上.

他的一拳讓幾個男人也失了耐心,便接二連三的和牧晟宸對上.

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牧晟宸還是有些身手,一對四也毫不示弱,替牧晟宸帶路的大堂經理,叫了保全進來,這才將雙方拉開,而牧晟宸的臉上已經掛了彩.

"這些人全部送進警察局!"牧晟宸淡淡道.

"那個女人還沒有送過來."一個男人立刻道.

牧晟宸皺起眉.

"她人在哪?"

"我,我們不知道……好是六點半的,但是都七點了,還是沒有送過來……"男人怯懦的道.

"全部送進監獄."牧晟宸完這句話後,便離開酒店,重新坐進車內,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打尹萱兒的電話,關機.

到底在哪?尹瑟……

他看著街道上車水馬龍,霓虹燈絢爛無比,他的眸子暗沉的不見一絲光亮.

夏梓修的電話打來.

"況如何."

"我找不到她……"牧晟宸只覺整個腦袋都在發熱發燙.

"龍家去過了嗎?"

"去過了."牧晟宸道,"沒有證據,也找不到尹萱兒……"

"振作起來,尹瑟在等你."夏梓修淡淡道.

牧晟宸抬起頭,她在等他……

"我回去安排一下,梓修,多借我幾個人."

"好."

牧晟宸往回開著車,他現在眼里什麼都看不到……

拐進牧家,牧晟宸的賓利突然猛的刹車,停在牧家大門口,他吞了吞口水,看著從另一個方向慢慢走過來的尹瑟,她手上牽著只狗,臉上滿是喜悅.

牧晟宸定定的看著慢慢走著的女人,直到他肯定確定那真的是尹瑟,才從車子里走出來.

尹瑟站在門口,看到對面的牧晟宸,微微驚訝:"晟宸?你去哪了?"

"……"牧晟宸一步一步走向她.

"我去領了只狗回來!"尹瑟拎著繩子沖他擺了擺,不亦樂乎,"可不可愛?我已經取號名字了!就叫晨--"

尹瑟的話在他猛地抱住她的那一刻止住了.

他全身顫抖著,將她緊緊抱住,她能感受得到他從內之外,從腳底到手心傳來的不安.

"晟……宸……"

"汪!汪!"尹瑟牽著的狗叫了兩聲.

牧晟宸閉著眼睛依舊緊緊的抱著她,不肯松開半分.

尹瑟被抱得都覺得疼了……

"你怎麼了?"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他才慢慢松開她.

"我讓你不要見尹萱兒,你為什麼不聽?!"牧晟宸張口就大聲喝道.

尹瑟眉頭一皺:"我沒見她啊!"

"……"

尹瑟看著他,總覺得哪里古怪,而後想起自己手機好像丟在家里了,"我知道了,是不是尹萱兒來催我,你接到電話了?"

"……"

"晟宸,你以為我是誰啊,她去吃飯我就去吃啊!我只是耍她玩而已啦!怎麼會真的和她見面,你都那麼了,我還去我不是--"

牧晟宸"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尹瑟不解.

牧晟宸伸手撫著她的臉:"瑟兒,你差點謀殺親夫了."

"……"尹瑟眨巴著眼睛.

短短一個時不到的時間,牧晟宸因為自己的胡思亂想從地獄重新走進天堂.

他沒有告訴尹瑟究竟發生了什麼,但這一刻,他的心,他是永永遠遠的記住了.

"你就一點都不關心我領養的那只狗叫什麼名字?"

晚上,尹瑟氣喘籲籲的趴在牧晟宸身上,不解他今天怎麼這麼"性"致勃勃.

"晨晨是吧?"牧晟宸淡然的問道.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83 什麼都不要瞞我
下篇:185 自找的變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