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79 住進牧家

"弟妹,知道那人是誰嗎?"東方攸雙手瀟灑的插在口袋里,笑著問道.

"那人是誰……"

"我妹妹,名字叫東方然."東方攸淡淡道.

尹瑟驚恐的睜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東方攸,站在東方攸身邊的慕容清同樣驚訝不已.

"攸……"

東方攸淺淺的看了眼慕容清:"怎麼了?"

"東方然不是……"

東方攸嘴角輕扯,又重新看向尹瑟:"看來你也知道我妹妹的事."

尹瑟吞了吞口水,還處在驚愕之中無法走出來.

"牧晟宸告訴你的?"

"……恩."

"那他有沒有告訴你然和他的關系?"

"她不是死了嗎?"

"死了?或許牧晟宸是這麼希望的吧."東方攸淡淡道.

"你什麼意思?"

東方攸淡淡看著她,眉頭輕輕挑起,根本不在意慕容清已經是他的未婚妻,更不在意未婚妻就站在自己身邊,他靠近尹瑟.

"不過出乎我意料的是,你竟然這麼在乎我."

"……"

"如此大費周章的替我安排人生大事."

"不是……"

"尹瑟,你在害怕些什麼?"

慕容清也看向尹瑟,神里全是不解,疑惑.

尹瑟抬起頭直直的對上東方攸:"你能有什麼地方讓我覺得害怕?"

"……"

"東方攸,撇開表親這層關系,我或許碰到你一百次都不會和你一句話.別想得太多了,我之所以多管閑事,是因為看不過去."

"哦?"東方攸冷笑.

"看不過去明明有一個人為你付出了這麼多,你卻視而不見,將別人的感不當一回事."

東方攸靜靜看著她喋喋不休的嘴.

"還有,慕容總秘書,你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我,面具被他換掉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如果這樣,你都抓不住這男人,你還是放手吧,那只能證明,他不是你的."

"……"慕容清怔怔的看著尹瑟.

東方攸臉上掛著懶散的笑容,在尹瑟離開前悠悠的道:"你知道東方然為牧晟宸付出了多少嗎?按照你的話來,牧晟宸是不是應該做出些同等的回應?"

尹瑟的心"撲通撲通"亂跳,不是心悸,而是迷茫.

明明她的眼前就是牧晟宸,明明看著他就應該會覺得心安,但因為這一刻,他的身邊還站了另一個女人,她不安了.

她走到他們面前.

牧晟宸不動聲色的松開東方然的手,摟過尹瑟的肩膀.

"這是我愛人,尹瑟."牧晟宸向東方然介紹道.

"瑟兒,這是東方然,我和你提過."

牧晟宸的泰然自若讓尹瑟摸不清頭緒,她點了點頭,伸出手:"你好,東方姐."

東方然抬起她閃亮的水眸,清新動人,她漾起清新可愛又羞澀的笑容.

"表嫂,你好."

尹瑟干干的笑笑,自己叫別人生澀的東方姐,但是對方卻親切的稱自己一聲表嫂,足以表明是她見外了.

"我聽我哥提起過你."東方然用細細的嗓音道,"你總是會分飯給他吃."

尹瑟微愣,目光不自覺的看向牧晟宸,牧晟宸也沒什麼特別的表.

"恩,那是因為從來沒見過這麼會纏人的男人."尹瑟老實道,"他可能特別衷愛孕婦餐吧."

"表嫂笑了,我哥哥是因為喜歡你才會和你分飯吃吧."東方然一臉無辜沒有心計的道.

尹瑟眉頭一挑,她這話可能只是一個玩笑,但聽到尹瑟耳里,卻刺耳的狠.

"不過,表妹,你怎麼會來參加舞會?"尹瑟問道.

東方然看了眼牧晟宸,眸子微暗,她的所有神全部落盡尹瑟眼里,那一點一滴無不昭示著,她會來此的原因全在牧晟宸身上.

"哥哥,如果想再見一次表哥,就只有這個機會了."

"什麼意思?"尹瑟刨根問底.

"因為表哥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自己的愛人,有了自己的孩子……"她的聲音里是難以掩飾的落寞,即便是尹瑟聽了都難免動容,更別……男人了……

尹瑟看了眼牧晟宸,只見他眸子微低,看著東方然.

這一瞬,尹瑟明白.

看到自己的男人看著其他女人的心原來是這樣的,酸,澀……

即便知道她的男人不會做出什麼,她也還是難掩自己心里的醋意.

東方然抬起她的娃娃臉,沖牧晟宸爽朗的笑了笑:"表哥,看到這麼好的表嫂,我為你感到高興."

牧晟宸摟著尹瑟的肩膀摟的更緊了些,微微笑:"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尹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東方然靜靜的看向尹瑟,面色溫和,只是當尹瑟與之相對時,那隱藏在笑眸里的某些東西就漸漸顯露出來了.

尹瑟眉頭微皺,這是什麼眼神,讓人這麼不舒服……

東方然突然捂著胸口,神色有些難過.

"怎麼了?"牧晟宸問道.

"沒什麼,只是屋子里呆的久了,悶得緊,我出去吹吹風."

牧晟宸皺了皺眉:"我陪你出去."

尹瑟微微僵住,"晟宸,我陪吧."

牧晟宸揉了揉她的頭發,沒再什麼,轉身往外走去,東方然又自然而然的勾住牧晟宸的手.

尹瑟愣在原地,實在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的老公被個"死人"表妹理所當然的勾走了,她竟然會站在這里傻傻看著?

她還是尹瑟麼?!

上前一步,她絕對不能讓這種二百五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她算哪根蔥啊!從地底下鑽上來就理所當然的挽著牧晟宸的手?

她當這是過家家啊!

然而她第二步還沒有來的及跨出去,手臂就被人抓住.

她轉身,正對上含笑的東方攸.

"你干嘛?"

"你干嘛?"東方攸反問.

"你管我干嘛?"尹瑟無語的問道.

"牧晟宸只和東方然呆這麼一會兒,你就擔心成這樣?"

尹瑟掙開他的手,不管他怎麼,徑直往院落里走,但是在後門上,還是被東方攸攔住了去路.

"你就對牧晟宸這麼沒自信,還是對你沒自信?"

"東方攸,你應該看好你自己的妹妹,不是我對晟宸沒自信,不是我對自己沒自信,而是對你那妹妹沒自信!我老實告訴你,只相處了這麼幾分鍾,我就很確定自己相當討厭你妹妹."

只見東方攸的眸子越來越沉.

"如果你有空,就去和你未婚妻跳支舞什麼的,別總在我面前晃,搞不清楚的人還以為你對自家弟妹感興趣!"

東方攸薄唇輕抿,而後笑了出去,"只是一個東方然,你就慌成這樣."

尹瑟吞了吞口水,一句話,讓自己慢慢冷靜了下來,只是一個東方然,她怎麼就慌成了這樣?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她從來沒有過這種危機感,那個女人只是笑了笑,了兩句話,做了幾個動作,她就心慌意亂,擔心的緊.

東方攸拉過尹瑟的手臂,帶她走進院子里,但是他們沒有走到坐在長凳上的牧晟宸和東方然面前.

只是站在不遠處.

"比起直沖沖的走到他們面前,你不想親眼看看你不在時,他們會做的事嗎?"

"……"尹瑟抿著唇,這算什麼,那長凳上的一雙倩影,這算什麼,她為什麼要像捉殲一樣的看著自己老公?

"東方攸,該怎麼做,那都是我的事,用不著你替我--唔!"尹瑟的嘴被他的大手捂住,她狠狠瞪著他,卻換來他輕輕的"噓"一聲.

然後她就只能干眼瞪著,然後瞪著瞪著,她的目光也變了,在看到東方然輕輕的靠在牧晟宸肩膀上,而牧晟宸卻無動于衷時.

尹瑟軟了下來,而東方攸慢慢松開她的嘴.

"他們即便再做出進一步的舉動,你也不需要驚訝."東方攸淡淡完便徑自走進屋子,而尹瑟只看了看那兩個背影,也失神的走進屋子.

尹瑟靠在牆壁上,深深吸了口氣.

東方攸站在她身邊.

"東方然為什麼會死而複生."尹瑟靜靜問道.

"你覺得有人能死而複生麼?"東方攸好笑的問道.

尹瑟輕笑:"那看來就是根本沒有死過."

東方攸不予置評.

"她和牧晟宸才是天生一對."

"呵!"尹瑟冷笑,"你腦子進水了吧."

"……"

"即便沒死,她也消失了這麼久,是她放棄了晟宸,這樣也能叫天生一對?東方攸,我真搞不懂我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這樣消遣我."

東方攸順了順自己的頭發!

"尹瑟,像牧晟宸這樣的男人,哪里好了?"

"我擦!他是哪里不好了?"

"你不也親眼看到了,我妹妹一出現,他就把你晾在了一邊,他和我妹妹已經十五年沒有見過面,但是這一見面--"

"東方攸,你不要搞錯了."尹瑟冷冷道.

"……"

"任何女人看到自己老公和別的女人靠在一起,都會不舒服,就像酒喝多了,人會醉一樣,單純的條件反射,而我,又是條件反射特別好的那一類."尹瑟淡淡道,"你以為我會因為東方然往我丈夫身上這麼一靠就被醋罐子淹沒了腦子?"

"……"

"我是不知道東方然和牧晟宸之間有著多少過去,也不知道東方然為什麼死了,又活了過來,但如果比生死的話,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東方攸,你有這個心思放在我和牧晟宸身上,不如花在你自己身上."

看著尹瑟喋喋不休動著的嘴,東方攸的臉色慢慢難看了起來,他們靠在宴會的角落里,還沒有引來眾人的矚目,但是這不代表沒有人發現他們.

"東方大律師,正經不正經我不知道,但您好歹也是個律師啊,怎麼就不盼著點人好呢?"

東方攸靜靜的看著她,這女人眼里的堅定,話里的尖利都讓他錯愕一次再一次.

"或許是我錯了."東方攸突然話音一轉.

尹瑟眉頭皺起.

"或許你們之間的感確實夠堅韌,這種兒科的手段打不倒你們."東方攸苦笑了笑.

尹瑟閉了閉眼,不再話.

"如果你真這麼堅定的話,正好這幾天我要回美國一趟,然就住在弟妹家,可以嗎?"

"……"尹瑟抬起頭對上他挑釁的眸子,那雙帶諷的眼睛就好似在,如果你不答應就是不敢.

但是,在尹瑟這邊,她其實一點底氣都沒有.

"怎麼,猶豫什麼?你那麼堅定的話,你猶豫什麼?"東方攸繼續問道.

"誰猶豫了?"尹瑟有時候真恨死自己的逞強,她就強硬的不行,會怎樣?會少塊肉嘛?

"那就麻煩弟妹這段時間照顧一下然了."東方攸彬彬有禮道.

就在這時,牧晟宸和東方攸從屋外走了進來,東方攸一臉暈,滿足的神對尹瑟來不亞于利劍,刺眼的很.

尹瑟直起身子,就往他們走過去.

東方攸不緊不慢的跟在尹瑟身後,悠悠道:"仔細看來,你確實和我妹妹很像."

一句話,讓尹瑟頓時動彈不得,腳步就僵在原地.

然後東方攸卻毫不在意的繼續往前走:"尤其是性格."

"……"

牧晟宸發現尹瑟的神不對,立刻走到她面前,問道:"瑟兒,怎麼了?"

尹瑟靜靜的看著他,她很想破口大問,你怎麼了!!

但終究還是掛上了笑臉:"沒,也有點悶."

"表嫂懷孕了是不是?要不,表哥,你趕緊帶表嫂先回去休息吧.這都忙了累了一天了."

"然,這幾天哥要回美國一趟,你就住在晟宸家里."

"……"東方然顯然一愣,而後忙搖頭,"這怎麼好意思?我一個人住幾天就可以了,反正也不是呆很久."

"你一個人住,我不放心,晟宸,你看呢?弟妹她不介意."東方攸將問題轉到了牧晟宸身上.

牧晟宸看了眼尹瑟:"如果你同意了,那就同意吧."

尹瑟低眉點了點頭.

她也不出清楚現在自己心里這種惡心的感覺是什麼,明明她不想同意,明明牧晟宸是在尊重她的意見,但她卻希望牧晟宸不……

同誰手嗎.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虛偽,這麼擅長偽裝……

"那我們就一起回去."牧晟宸道.

"表哥……如果不方便的話,真的不用,我一個人也習慣了……"又是那種落寞的語氣,尹瑟真想端起一杯酒潑到她臉上.

習慣了你就主動點跟著你哥走啊!嘴上著不用,但是行動卻半點沒有,這算怎麼回事!

"可以了,你一個人我也不放心."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咬了咬牙,淺淺的平靜的吸了口氣,她揚起好看的臉,沖著東方然就是明媚一笑:"表妹,我家房子大著呢,可能比不上你自己家來的舒服,但也能住,你這麼長時間沒有和晟宸見過面,敘敘舊也是應該的,就來吧."

尹瑟完就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她到底在發什麼瘋……

"對吧,晟宸!"尹瑟挽起他的手臂道.

牧晟宸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是."

于是,東方然就跟著尹瑟和牧晟宸一起回到了牧家.

一進家門,東方然在看到牧老夫人的一刹那立刻就擁了上去:"姨奶奶!"

牧老夫人的訝異程度和初見她時的尹瑟相去不遠.

"然……"

"奶奶!"東方然高興的擁住她.

尹瑟又開始陰郁了.

"你怎麼會?"

"奶奶,好久不見,我想死你了!"

牧老夫人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應該死了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她面前,她疑惑的看著牧晟宸,牧晟宸只是淡淡的笑著.

"然,到底是怎麼回事?"牧老夫人抓住她的手,東方凌可從來沒有和她過東方然根本就沒有死!

東方然咧開嘴角:"奶奶,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不是什麼好的記憶,現在我又站在你面前,你應該覺得高興才是啊!"

"……"

"奶奶,然會在我們家住幾天,等東方攸過來接她."尹瑟解釋道.

然而牧老夫人還是完全處在她的詫異之中.

尹瑟微微有些失神.

看來這個東方然是真的很討人喜歡.

牧晟宸伸手環住她.

但是此刻尹瑟卻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媽媽!爸爸!"牧司瑞聽到動靜後,從樓上走了下來.

尹瑟轉身,伸出雙手迎接自己的兒子:"鋼鐵俠!"

牧司瑞眼尖的看到家里來了個外人,而尹瑟依舊一點面子都不留給他,大聲叫著鋼鐵俠.

東方然順著尹瑟的聲音看向那個被叫做鋼鐵俠的男孩,臉上漾起了一抹亮麗的笑容.

牧司瑞臉頰微,陡然擺出一副酷哥的模樣,不再話.

尹瑟看著牧司瑞從自己身邊走過,無視自己伸出的雙手,有些僵住.

"司瑞,這是你表姑姑."牧晟宸道.

牧司瑞揚起頭帶著些好奇看向東方然,而後叫了聲:"表姑姑好."

"這應該就是牧司瑞吧!"東方然蹲下身子,碰了碰牧司瑞的臉頰,"你好,我叫東方然,經常聽我哥哥提起你."

"東方姑姑的哥哥是?"

"是你表舅."

"……"牧司瑞已經被這關系搞的頭暈了,也被眼前這位漂亮的姑姑迷得有些頭暈.

尹瑟咬咬牙,看著東方然一進家門就將家里的人全部籠絡,頓時心大大的不好起來.

她瞪了眼牧晟宸,就上樓了.

東方然正好抬起頭,而後尷尬的看向牧晟宸.

"沒事.你表嫂性格不太好."牧晟宸輕聲道.

然而這句話也落進了尹瑟耳里,瞬間,她心口的怒火就飆到了一個極致,然後門被關上.

"奶奶,帶然到客房睡吧,瑟兒今天也累,有什麼事的話明天再,"

"然,早點休息."

東方然乖乖的點了點頭:"晚安,表哥."

"司瑞,睡覺了."牧晟宸抱起牧司瑞往樓上走去.

走到司瑞房里.

牧司瑞勾住牧晟宸的脖子,和他媽媽一樣的習慣.

"爸爸,表姑姑是誰?"

"恩……就是表姑姑."牧晟宸吻吻他的額頭.

"媽媽好像不喜歡表姑姑……"牧司瑞著自己心里的想法.

"估計她很難喜歡她."

"爸爸."

"恩?"

"那……我也不喜歡表姑姑."

"……"牧晟宸輕笑,"隨你自己喜歡."

牧司瑞點了點頭.

牧晟宸關掉他房間的燈便走了出去.

重新走回房間,尹瑟在浴室里洗澡,嘩啦啦的水聲響著.

牧晟宸拿了衣服就打開浴室門.

"啊--!"尹瑟本來專心致志的發著悶脾氣,門陡然被拉開,她驚恐的大叫出聲,而後立刻鑽進浴缸里.

牧晟宸站在門口,顯然有些無奈,等她消停才重新走進去,關上浴室門.

"你干嘛啊!我還沒洗好啊!"尹瑟指著他問道.

牧晟宸自顧自的脫著衣服,襯衫,西裝褲,然後是…內庫……

尹瑟就睜著大眼睛看著,然後面耳赤,也不知道是因為這熱水熏得,還是被他熏得.

他打開淋蓬頭徑自沖著身體.

尹瑟被他這種自顧自的行為怔的半個字也不出,倒不是什麼害羞啥的……

但是,他就莫名其妙走進來,然後就脫,然後就全果在她面前,她不管怎樣,好歹也是名正常的女性啊!

這樣的刺激,她腫麼受得了?

牧晟宸低頭瞥了她一眼,她的視線時不時的飄過來,然後手摩搓著泡沫,什麼話都不.

他也徑自擦著沐浴露,好聞的味道立刻沖進她的鼻子,是他慣用的牌子.

"晟宸……"尹瑟終于還是開口了.

牧晟宸花灑關掉,浴室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恩?"他輕聲問,然後長腿一伸也跨到浴缸里.

浴缸很大,別兩個人坐在里面,就算再多三四個也不會覺得擁擠.

他從她身後將她撈進懷里.

"你不是東方然自殺了麼……"她不確定問這個問題合不合適,但她真的很想知道.

牧晟宸的頭靠在她肩膀上,她光滑的肌膚上布著乳白色的泡泡,誘人的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牧晟宸淡淡回答.

尹瑟抿了抿唇:"那你告訴我,重新見到她,你心里想了些什麼……"

牧晟宸輕笑:"我都有你了,我還能想什麼?"

尹瑟面色泛,他的大掌在水下撫著自己的胸,輕輕摩搓著,極具挑.逗性……

她忙伸手抓住他不安分的手:"你別色.誘我.我在和你正經事."

"恩……"牧晟宸閉著眼睛,手被她擒住,但是嘴還可以動,他蹭著她的脖子,然後是後背,尹瑟只覺渾身又酥又癢,難耐的緊.

他明明舒服的歎著聲,還"恩"!?

"你別以為這樣事就過去了,還不老實交代,你想了些什麼?"

牧晟宸覺得比起那種無聊的事,現在手頭上做的比較有意思點,于是含糊的幾個字帶過.

"也沒什麼,就是為什麼死了又活了之類的……"

尹瑟才不相信呢!

她一個轉身,和他面對面,藕臂勾住他的肩膀,朦朧的眼睛認真的看著他:"老實告訴我!"

牧晟宸看著她實在是沒有辦法,這才靜靜道:"很驚訝,很欣喜."

"……"

"驚訝什麼,欣喜什麼?"

"驚訝她沒有死,欣喜還好她沒有死."

尹瑟抿了抿唇,看著他認真的眼神,如果她一點也不了解他,她一定會和他鬧騰下去,但是她太了解他了……

嘴微微劃開,她吻住他的唇,在上面磨著吮著吸著不帶一絲猶豫.

胸貼上他的,緊緊抱住他.

牧晟宸的手在她光滑的背上撫著,回應著她主動送上的激.吻.

尹瑟難耐的動著身體,從他的唇吻上他的鼻子然後眼睛,然後額頭,然後發頂,她慢慢直起身子.

牧晟宸毫不猶豫的含住靠在自己眼前的乳白.

尹瑟的手抓緊他濕漉漉的發絲里,任他在自己飽滿的胸上肆虐.

牧晟宸緊緊抓著她的腰.她微微隆起的腹,提醒著他這肚子里還有個東西……

無奈的搖搖頭,他要松開她,但是尹瑟卻不依,她低低的在他耳邊道:"我想要啊……"

牧晟宸伸手捧住在他上方的臉:"你可真是會折磨人."

尹瑟沖他一笑:"就像上次一樣,你心點,不會有問題的……"

牧晟宸搖了搖頭,"真的,老婆."

"恩?"

"那樣到最後吃苦的總是我--"

尹瑟不等他完就吻了上去,手不安分的在水底下摸索著,直到摸到他的滾燙時,牧晟宸發出一聲輕歎.

尹瑟跨坐在他身上,在水里的感覺還是有點怪怪的……

她慢慢的剛要坐下去時,敲門聲響了起來.

"表哥,表嫂,你們睡了嗎?"

尹瑟頓時僵住.

牧晟宸的臉色也不好看.

"外面一道門,內室一道門,浴室一道門,她的聲音都能傳進來……"尹瑟冷冷著,"她哪是在問我們有沒有睡了,她根本就是不讓我們睡."

牧晟宸撫著欲.求不滿的臉,蹭著她的鼻子,狠狠吻住她,靈活的舌頭躥進她的口中,和她教纏著.

"唔……"尹瑟勾住他的脖子,緊緊貼著他的身體,困難的道,"你……不管她……唔……"

牧晟宸又加大了些力氣,似是在表明他的態度.

尹瑟不自覺勾起嘴角,今天心下所有的埋怨和醋意都被削平了.

然而--

"表哥!表嫂!你們睡了嗎?表哥!"

"……"尹瑟睜開眼睛看著牧晟宸,牧晟宸松開她,無奈的笑笑.

"表哥表嫂!"

尹瑟輕歎一口氣:"算了,看來她是不達目的不罷休."

牧晟宸再次吻了吻她的鼻子,輕輕在她耳邊道:"等會繼續."

然後一把將她抱出來,替她穿上寬大的浴袍,扔了條毛巾揉著她的頭發,自己也套了件,而後兩人便走了出去.

"我去開門."尹瑟道.

打開門後,東方然穿著細肩睡衣站在門口,那胸要露不露的樣子……

"然,有事嗎?"

東方然看著尹瑟剛洗完澡,便問道:"表哥在房間里嗎?"

"在呢."

"哦,我煮了點奶茶,想給你們嘗一嘗."

"……"尹瑟頓時很想把奶茶卡在她頭上,她溫和的笑道,"今天已經很晚了,明天再嘗吧."

東方然的臉色立刻就黑了起來.

這時候牧晟宸也走了出來.

東方然看著他也剛洗完澡,頭發濕漉漉的樣子,臉一:"莫非我是打擾到表哥和表嫂……"

尹瑟忙搖頭:"別瞎想別瞎想,不就是奶茶嗎?晟宸,下去喝一點吧."

牧晟宸點了點頭.

東方然的臉色這才好了起來,笑的很滿足,她走在前面,尹瑟抓了抓頭,和牧晟宸跟在後面.

看著前面穿著絲綢睡衣的女人,尹瑟真想把那件外套套在她身上.

她不自覺的瞄了眼牧晟宸,還好他的視線不在前面的窈窕身影上.

客廳里放著三杯還在冒著熱氣的奶茶.

尹瑟走了過去,"真香啊."

東方然笑了笑:"表哥,還記得這奶茶嗎?"

"……"尹瑟僵住.

牧晟宸不動聲色的走過去,輕輕抿了一口:"恩,味道還是一樣的好,只是醇度似乎降低了點."

"誒,看來是手生了."東方然笑道.

尹瑟也輕輕戳了一口,隨口道:"和普通奶茶有差別嗎?"

東方然笑了笑,雙手捧著奶茶杯,目光悠遠,像是在追憶著什麼……

"或許吧,奶茶還是奶茶,可能和別的奶茶味道也差不到哪去,但是如果是表哥嘗的話,一定能嘗出些不同吧."東方然的水眸認認真真的看向牧晟宸,似是在等待著什麼.

牧晟宸淡淡道:"怎麼會嘗不出來,我表妹特有的手藝,是醫院那種冷冰冰的地方嘗不到的."

東方然莞爾一笑.

尹瑟覺得自己不暴躁起來都不正常.

"然,你這奶茶是為你表哥一個人准備的吧!"

東方然被她這麼一問,神楚楚可憐:"表嫂,你不要誤會……"

"這麼大晚上的,我和你表哥是夫妻,你叫了一聲,我們不出來你還猜不出來在干什麼,給你面子下來喝杯奶茶,你在給我整回憶?!"

"尹瑟!"牧晟宸杯子一放,呵斥一聲.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78 我妹妹,東方然
下篇:180 我在意的只有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