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67 有樣學樣

"房間已經打理好了,去休息吧,不為你自己著想,也要為肚子里的孩子著想."牧晟宸一邊輕聲對蘇柔道一邊將尹瑟抱起來.

"牧晟宸,愛,婚姻能接受不忠誠嗎?"

"希文不會對你不忠."

"……是嗎?"蘇柔暗暗的低下眉.

牧晟宸看了眼自己懷里的女人,看她睡得熟,便坐到了沙發上.

"范希文風流在圈內是出了名的,但那只是以前,他為你改變了多少,你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

"我清楚……"蘇柔淡淡道,"只是一時沒有辦法接受."

"或許比起你,范希文更加無法接受,比起處理那個孩子,處理那個女人,他最擔心的是你."

"……"蘇柔緊緊咬著牙.

"再等等吧."牧晟宸道,"事並不是沒有轉寰的余地,即使那個孩子真是范希文的,你也要相信他."

蘇柔眼里閃著淚光,范希文跪倒在她身前的場面跳了出來,她也沒有見過范希文哪樣子,似乎是比她還要來的絕望.

"只是突然蹦出來的一個女人,你們……就招架不住了?"牧晟宸輕輕問道.

蘇柔抬起眼睛看向牧晟宸,他的眸子里竟是點點星光.

"你們結婚幾年了?"牧晟宸淡淡問.

"兩年……"

"希文為你做的一切,不值得你的原諒嗎?"

蘇柔怔怔的看著他,順著他的目光,她又低下頭看向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

"我很愛他……"她輕聲道,帶著些笑意,"他那樣的花心蘿蔔,從來都不是我的菜,我就不知道怎麼會和他糾纏的這麼深."

"因為愛了,就愛了,愛了,就該深愛."

牧晟宸懷里的尹瑟動了動,他低眉,那目光柔的仿佛能滴出水來.看得蘇柔都怔愣萬分,而他懷里的人兒似乎完全不自知.

她輕笑:"晟宸,我實在是羨慕瑟,能碰上你."

"她可不一定這麼認為."牧晟宸輕笑,"但我,實在是羨慕自己,能碰得到她."

他的聲音,輕而醉人.

蘇柔起身:"謝謝你.我想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早點睡吧,我先回房間了."

牧晟宸輕輕點了點頭,抱著尹瑟慢慢往樓上走.

蘇柔看著他們的身影,那個男人,他仿佛什麼都看得透,仿佛什麼都能分析的出來.

她和范希文,比起尹瑟和牧晟宸,經曆的太少了,是羨慕,但那樣生離死別,她光是想到就疼得難以呼吸.

難道,她和范希文也要經曆那樣的劫難才要學會珍惜,才要學會寬容嗎?

他五年前犯下的錯,就那樣不可饒恕嗎?

她靜靜的走進客房,或許……沒有到那種程度,比起失去他,她選擇和他一起承擔,這樣是不是就對了.

回到房間,牧晟宸剛要將尹瑟放到床上,她的手就勾住他的脖子.

"蘇蘇去睡了?"

"……恩."他吻吻她的鼻子,"他們會沒事."

她點了點頭,湊上自己的嘴,吻了下他的薄唇.

牧晟宸微怔,寵溺的蹭了下她的額頭,躺到床上,將她抱在懷里,入睡.

就這樣,蘇柔在牧家住了兩天,第三天,范希文來了.

那時,蘇柔和尹瑟在客廳里看電視,牧司瑞在一旁擺弄著什麼,總之時不時的發出嬉鬧聲.

敲門上響起,尹瑟就去開門.

她錯愕的看著面前站著的范希文,原本一張漂亮的娃娃臉此刻憔悴萬分,嘴邊都是青色的胡茬.

"范受……"

"柔柔呢?"

"在里面."

范希文二話不便走了進來,急切的走進客廳,正對上坐在沙發上的蘇柔.

蘇柔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心跳的這麼快,就像剛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顆蘿蔔那時的心.

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她,整張臉都表明著他很疲憊,很擔憂.

蘇柔咽了咽口水.

尹瑟走過來,朝牧司瑞招了招手.

牧司瑞識相的很,走到尹瑟身邊,但是他擦過范希文身邊時了聲:"受叔叔,快點把蘇蘇阿姨帶走吧!她連做夢都喊你的名字呢!"

"……"蘇柔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范希文微愣.

尹瑟二話不就和牧司瑞上樓.

偌大的客廳里,蘇柔安靜的坐在沙發上,面無表.

范希文走到她面前,她以為他又要下跪,然而他卻二話不將她抱進自己懷里.

蘇柔錯愕的睜大眼睛,頓時眼睛就濕了.

"我錯了,阿柔.原諒我好不好?"

"……"蘇柔閉了閉眼,不再折磨他,不再折磨自己,環住他的背,"白癡."

"……"

"我和你一起面對."她淡淡道.

范希文全身都怔住,他靜靜看著她,有些不敢相信,她真的原諒了自己.

蘇柔撫了撫他一下子滄桑了許多的臉:"你這顆蘿蔔在結婚以前還不知道做了多少錯事,不定隔個幾天又有女人帶著孩子來."

"……"

"但即便那樣,我也不能沒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沒有你."

"……"范希文再次將她緊緊抱住,"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有時候,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讓人覺得什麼都值了.

蘇柔抹掉眼淚,抓住他的手,"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辦?"

范希文的眼里也閃爍著淚花,而後輕輕笑道:"那孩子,不是我的."

"……"蘇柔僵在沙發上.

"五年前確實是那個女人,但是那個孩子不是我的."范希文很篤定的道,"她只是走投無路了,才會翻出以前的舊賬,那孩子是她從孤兒院領來的."

蘇柔怔怔的坐在那,而後眉頭越皺越緊,也就是她白難過了幾天……

"那女人……"她咬牙切齒恨恨道,立刻就像變了個人似地.

范希文干干的笑笑,他抓住蘇柔的手:"我們回家吧."

"……"蘇柔側頭看著他,這件事解決的也太容易了點吧.

雷聲大,雨點.

"回家吧,媽媽都急死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睡好覺了……"

"……"蘇柔看著他消瘦的面孔,雖然事是解決了,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這樣就沒了,她應該要覺得萬幸才是.

牧晟宸和尹瑟又走了下來.

"雷聲大,雨點."牧晟宸冷嗤一聲.

范希文窘迫的不出話,要不是牧晟宸提醒他先從孩子入手,先去核實,他不定腦子還是一頭熱.

"晟宸,你也會有失誤的時候!"

"……"牧晟宸聳聳肩,"是嗎?"

范希文最是受不了他這臭屁的語氣,但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謝謝你們了."范希文出這句話是由衷的,這或許是一場鬧劇,但有因必是有果.

尹瑟笑笑:"范受,我家蘇蘇可是搶手的很,你不看的牢一點,哼哼……"

"……"范希文看了眼蘇柔,她靠在自己身上,什麼都不了,可能真的是那樣,所以他真的是要看的勞一點了.

後來蘇柔和范希文回去了,客廳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牧晟宸見她也長籲了口氣,嘴角輕輕勾起笑.

尹瑟靠在沙發上,問他:"你笑什麼?"

他走到她身邊,雙腿愜意的疊在一起,靠在那,"你是不是慶幸?"

"……慶幸什麼?"

"慶幸還好和我沒關系."

"……"尹瑟看了他一眼,"你不也慶幸?"

"哦?慶幸什麼?"

"慶幸還好和你沒什麼關系!"受了為去.

"……"牧晟宸拿過一旁的,開始翻起來:"不會."

他又不是神,他明明就不准以後的事,但他不會,她就不敢質疑,就覺得他真的不會.

但是這副……驕傲的樣子,還是很……欠扁!

她移到他身邊,猛地抽掉他手上的書,自己翻著,而後道:"你最好一直對我這麼好."

"……"

"不然我就杏出牆,我也很搶手的."尹瑟道.

"呵!"

"……"尹瑟被他的這聲冷嗤給刺激到了,"你哼什麼?"

"你走到外面一站,你信不信,一個人都不敢湊近."牧晟宸自信滿滿.

尹瑟合上書本,起身:"那咱就試試!"

她剛站起來,牧晟宸就拉住她的手,她落在他身上:"啊!"

"被你壓疼的人是我,你叫什麼?"

尹瑟和他話覺得無力,索性什麼話都不.

而後只聽牧晟宸淡淡道:"你也不會."

"……"

尹瑟白了他一眼,誰她不會的,他要是敢對她不始終如一,她絕對做給他看!

日子會一天天的過去,愛的保質期,沒有人知道那會是多久.

但尹瑟想,或許等到有一天,她不愛他了,應該是他們都已經白發蒼蒼,她嫌棄他長的不好看了……

其實那天晚上,牧晟宸對蘇柔的話,她是聽見了的.

因為愛,就愛了,愛了,就該深愛.

我實在是羨慕自己,能碰得到她.

讓她的心口化成了一捧棉花糖,一捏就軟,綿綿的甜甜的.

又到了個雙休日,牧老夫人早早的就整理東西帶牧司瑞去鄉下別墅,尹瑟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牧老夫人走之前一直盯著她平坦的肚子看.

尹瑟只覺覺全身發毛,"奶奶,你這是……哪門子的心血來潮啊?"

牧老夫人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整座房子留給你們夫妻倆!"

"……"尹瑟無語的看著她,"不用啊,這麼空蕩會嚇死人的."

"反正就是留給你們,隨便你們做什麼都行!"

"什麼叫隨便做什麼都行?"尹瑟無語的看著牧老夫人將行李往車子上放,牧司瑞一直在打哈欠,好不容易有個好周末,卻早早的就被祖奶奶叫起來,什麼一老一呆在家里太礙事了,要留什麼私人空間……

"晟宸又不在家……"尹瑟汗顏,"你們就丟我一個人啊?"

牧老夫人怔愣良久:"晟宸人呢?"

"他一大早就去公司了……"

"沒關系,反正他晚上會回來的."牧老夫人利落的把牧司瑞推進車內,而後她自己也坐了進去.

"奶奶,你也帶我去吧!我都沒有去看過爺爺啊!"

"下次,下次!"牧老夫人對司機道,"開車."

她想的是,生不出第二個孫子,別想去見司瑞祖爺爺.

尹瑟呆呆的看著車子慢慢走遠,心頭只覺得越來越涼,這老人家都多大年紀,還這麼鬧騰.

什麼叫他們在家做什麼都行……

她和牧晟宸能做什麼啊!

然後,一秒,兩秒,尹瑟腦子里的電燈泡亮了,她不可置信的看向車子消失的方向,臉頓時就了起來……

她是想再要個祖孫想瘋了!

尹瑟走回屋子,還好晟宸不在家……

這麼大的一個房子,如今空的只剩她一個人,其實很慌……

順著家里的每個角落,她慢慢走著,牧晟宸在這里住了三十二年……

的時候,他除了醫院就是家,但家和醫院又有什麼區別?空蕩蕩的……

如果她早些知道他們會有今天,九歲那年,她一定不放過他!

走回臥室,她頭一次覺得自己原來可以這麼清閑,于是,無所事事的她就開始做大掃除,做完大掃除就開始做飯,她的手藝不算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比起牧老夫人,她是差遠了.

下午,她就呆在書房里,窩在皮椅上上網.

無聊時就給牧晟宸發了條短信問他什麼時候回來.

他要到五點多鍾.

然後尹瑟就開始扳著手指頭計算還有多久.

--你早點回來吧,奶奶和鋼鐵俠去鄉下別墅了

--……

--話.

--獨守空閨?寂寞?

--滾!

尹瑟憤憤的把手機放到一邊.

過了良久才又過來一條短信.

--別到處亂睡覺,會著涼,我會早點回來.

尹瑟看了後,她沒有回,心里想的是,幸福也應該就是這樣了.

她看著連載的電視劇,打著呵欠,然後就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杜芮的聊天對話框彈了出來.

尹瑟驚喜萬分.

--瑟,在干嘛?

--阿芮!現在這個點你不是應該在睡覺嘛?

--噓--!

——囧|||

__梓修睡了.

--那您老在干嘛?

--噓--!!

尹瑟坐在電腦前,看著這對話框,有些無語,但是又不由自主的產生好奇.

--阿芮,你在干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噓--!!!

尹瑟要崩潰了.

--看那個啦!

尹瑟大眼一眨,飛快的敲了過去:

--(☉o☉)哪個?

--瑟,你是裝的吧!

--擦!我也希望我是裝的!別賣關子了,快吧!

--A.V……

--啥?

尹瑟擦了擦眼睛,她有點不認得面前的這兩個字母,阿芮的是A和V嗎?A和V,分開她是認得的,合起來她應該也是認得的!但是,但是,那邊那個是杜芮吧?是那個貌若天仙的杜芮吧!

她竟然凌晨不睡覺,在看A……V?!

--瑟,你別告訴我你沒看過……

--@.@|||||我……應該看過嗎?

--你竟然沒看過?你沒看過你怎麼那個啥的!你沒看過你不是很被動嗎?牧晟宸沒有抱怨過嗎?你是不是在床上就像個木頭似的?ohmygod!我傳幾個給你,你接收一下!

--(☉.☉;)

尹瑟還沒反應過來她這一系列的問話時,陸陸續續已經有幾個文件傳了過來,她在杜芮的打擊下好不猶豫的點了接收.

--阿芮,你……為啥現在這個點看這個?

--不是廢話麼,當然是不想他明天出門了!

尹瑟突然覺得電腦對面那個看上去應該像水一樣柔的女人實則彪悍無比.

--你慢慢看,我看完了,我去實踐去!

別呀!尹瑟還沒來得及回過去,杜芮已經利索的下線了.

然後尹瑟呆呆的看著文件慢慢傳輸過來.

好像牧晟宸是過什麼她技術太爛之類的話,難道這全都要歸咎于她沒看過A……V?

等視頻都下載完了後,尹瑟就點開,開始看了.

然後一片黃黃的黃黃的場景不斷沖擊著她的大腦……

和牧晟宸平時做的,有差別啊!!

她第一個感想就是這個!

不對……

她仔細一想,好像有差別的不是牧晟宸,好像真的是她……

和這片子里的女人比起來,她真的是,真的是……太遜色了.

她靜靜的看了二十多分鍾,正當她看得入迷時,書房門被推開了,驚悚的是,這女人竟然毫不知.

牧晟宸只看到她一臉糾結的盯著什麼,然後便是那一聲聲嬌喘叫.床聲,牧晟宸眉頭一挑,他老婆在干嘛?

他慢慢走過去.

"在看什麼?"

"A.V."尹瑟淡淡的回了聲.

牧晟宸走到她身後,瞄了眼電腦上的視頻,一男一女教合在一起的場面,既猛烈又刺激.

然而,他面無表的應了聲"哦"後就走進內室,將西裝掛在一邊.

尹瑟好半晌才回過神,等她回過神來時,她心下受的沖擊不比看片子時來的.

"晟宸?!"她驚恐的叫出聲,然後便看到牧晟宸霸氣側漏的松著領帶,對上他無意瞥過的目光,尹瑟全身打了個驚顫.

她手忙腳亂的要去關視頻,結果亂點八點,搞的視頻聲音越來越響,尹瑟簡直處在崩潰邊緣,索性直接拔掉了電源.

她呆在那,汗都冒出來了.

牧晟宸不緊不慢的走出來:"怎麼不看了?"

"……"尹瑟吞了吞口水,面前站著的男人帥到掉渣,但現在在她眼睛里全都變成了黃黃的一片.

"今天怎麼開竅了?"牧晟宸走到倒了杯水,喝著,隨口的問道.

尹瑟已經不淡定了,她還要不要做人了?怎麼辦?怎麼辦……

在家看A.V被自己老公抓包……

"你現在全身上下都散發出.的味道,瑟兒……"他悠悠的道.

尹瑟忙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那麼明顯嗎?不會吧……

牧晟宸站在內室的門框上,離她有一定的距離,好像是怕她猛然撲過來一般.

"不,不是我要看的,是,是杜芮她,她傳給我的……"

"……"

"她,她也看的!"尹瑟又理直氣壯的道!

牧晟宸輕笑:"你怎麼還不撲過來?"

尹瑟傻眼,他……難道在等自己撲過去?

牧晟宸把杯子放到一邊的台子上,然後手就開始松著襯衫扣子,身體斜靠在門框上,要多具有you惑力就多有!

尹瑟吞了吞口水,她是撲還是不撲?

仔細想了想,她覺得不能撲……現在撲了,她就真的沒節操.了……

可是,不撲的話,是不是太可惜了.

牧晟宸看著她猶豫的緊,輕歎一口氣,手也松了下來:"那算了."

"……"

他轉身回房間,還把內室的門輕輕帶上.

尹瑟頓時慌了,就和只丟了獵物饑渴的狼一樣,沖進了內室,剛打開門就撞進牧晟宸的懷里.

他輕扯著燦爛笑容,一臉得意地看著她:"還以為你真不撲,原來我老婆也是走野性這條路的."

野性?尹瑟抬起眼,快熟了的臉直直的對上他,只一個刹那,尹瑟就慌的一個字也不出,他眼里赤.裸裸的**簡直要把她淹沒!

他輕輕喘著氣,大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著,"看看你今天學了多少,有沒有點長進."

"發.的人是誰啊到底--唔!"尹瑟話還沒完,他的唇已經覆了上來,然後便是天旋地轉的教纏.

"唔--"尹瑟覺得牧晟宸從來沒像今天這樣瘋狂過,吻得又凶又猛,唇舌肆無忌憚,讓她沒有一點招架之力.

"喂喂喂,後面是--唔--牆壁了……"尹瑟艱難的道.

牧晟宸就是要將她壓在牆壁上,然後拼命的咬,吮.吸,唇舌碰撞教纏.

直至尹瑟全身都癱軟,他才松開她,而後順了順氣,雙手摟著她的細腰:"你學到的呢?"

"……"尹瑟微微無語,只覺得唇在發麻,但是心里那癢癢的感覺是什麼,來的那麼洶湧,就好像有人在她耳邊慫恿著,快撲吧,快撲吧,證明你自己的時候到了!

然後鬼使神差般的,尹瑟咬了咬牙,伸手捧住他的臉就拉了下來,她一踮腳,就勾住他的唇,一旦勾住就不放開,又咬又吸,有樣學樣!

哈哈,不好意思,正好卡在這了……剩下的要到明天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66 愛能有不忠麼?
下篇:168 欲擒故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