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65 鬧事的來了

安置好牧司瑞,牧晟宸又走回車前,將尹瑟抱出來.

"晟宸,你有心髒病,不能玩……"

"……"牧晟宸聽著她的囈語,嘴角勾笑,"是,就你能玩."

"看來又沒我什麼事了,我去睡了."牧老夫人見尹瑟也被抱了進來,識趣的道.

牧晟宸叫了聲:"奶奶,晚安."

牧老夫人走進房間.

牧晟宸將尹瑟抱到床上,利落的替她換上睡衣.

他吻了吻她的額頭,輕聲道:"看你這麼累,今天就放過你."

尹瑟迷迷糊糊間是聽到了,但轉個身就裹進被子里,什麼也不管了.

半夜,尹瑟睡得差不多了便轉醒,她動了動身子,身旁的男人沒有動靜,他其實向來睡得很淺,她一有什麼動靜,他就出聲了,也不知道精明的人是不是都睡得淺.反正,今天他也是累著了.

她翻身下床,鑽進浴室,洗了個熱水澡才重新走出來,穿著寬大的睡裙便爬尚了床,身子剛側躺下,胸就被一雙大手從後面握住--

尹瑟驚的毛骨悚然.

牧晟宸動了動身子,靠近他,他的唇貼上她的脖頸處,只覺溫熱的氣息越來越重,而後他的舌頭便舔了上來.

"你醒了是不是?"他喃喃問道.

"……恩啊."

"不累了?"

"……"尹瑟仔細琢磨他話里的意思,然後結合著他現在正在做的事,她很安靜很心的道,"累."

"騙子."牧晟宸完,他的大手就伸進她寬大的睡衣里,握住那兩團柔軟,尹瑟只覺胸上的大掌實在燙人的狠.

她還沒來得及反駁,衣服就被他掀掉了,然後他的唇舌從她的身後一直延伸至她的胸口……

尹瑟只覺躲也不是,迎也不是……

"晟宸……你不累啊……"她輕輕問道.

牧晟宸壓在她身上:"本來想放過你,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想要你."

"……"

他不急不緩的進入她身體.

"晟宸啊……你昨天也是這麼的……"她有些無語.

但是後來她已經沒有空去話了,只知道他要了自己一次又一次,仿佛今天是真的真的特別想要她.

只是,她疑惑的是,他的體力是上哪來的……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一個多禮拜以後,尹氏集團並入創世的消息開始大街巷的傳開.

尹瑟穿著一條玫瑰的連衣裙,長發卷起落在一邊,如一尾奪目的美人魚.牧晟宸穿著黑色西裝,一手牽著尹瑟,一手走進高級會所內.

今天是尹氏並入創世的開幕儀式酒會.

"你怎麼動手動的這麼快?"尹瑟問道.

"不動的快怕你反悔呀."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笑了笑,和他走進酒會.

穿著打扮高貴優雅,這是上流酒會的一個特征.

"我真覺得我們兩個人辦酒會,怎麼想怎麼吃虧."尹瑟在他耳邊道.

"為什麼?"

"你又不能喝酒,我又不會喝酒."尹瑟白他一眼,還有比這更讓人覺得吃虧的事嗎?

"牧總牧夫人來了."不知是誰喊了這麼一聲,結果會所里的人都將目光轉向了他們.

尹瑟面帶笑容的挽著牧晟宸走到人群中來.

"牧夫人也是尹氏集團的策劃部部長呀!"不知是誰冒出來這麼一句,循聲望去,是某集團的公子哥.

尹瑟點了點頭:"是的."

"誒,本來創世就已經坐在商界龍頭位置了,現在還要和尹氏合並,這讓我們該如何是好啊!"

"先生笑了.商界是大家的商界,無論是合作還是競爭,這中間的聯系都是分不開的,無論是創世還是尹氏集團,都是因為和大家一起合作才有今天的成就."

"牧夫人得真好."又不知是誰竟帶頭鼓起了掌.

尹瑟只是溫婉的笑笑.

牧晟宸倒是什麼話也沒有,創世集團的總秘書在台面上了幾句,大家紛紛錯開,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

尹瑟和牧晟宸也步入舞池,兩人的郎才女貌在業界已經是出了名的.

"晟宸,我在想,龍氏集團和GW以後會不會再和我們對著干啊?"

牧晟宸輕輕笑道:"你怕?"

"笑話,我怕他們干什麼?"尹瑟笑道,"我只是隨便問問……"

"放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一個原本應該好好結束的舞會卻被一個女人的闖入給絞了個天翻地覆.

"牧晟宸,你這個不要臉的!"突然,會所大門就有一個女人闖了進來,保安攔都攔不住.

"牧晟宸,你這個沒良心的臭男人!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酒會慢慢安靜下來.尹瑟和牧晟宸怔愣的從座位上站起來,看著這個陌生的女人.

女人的長發及肩,秀眉大眼,長的不丑,但總覺得卻少了點什麼.

"牧晟宸!"女人指著牧晟宸大聲喊道.

尹瑟眉頭一挑,"這位姐,你有什麼事嗎?"人宸將又.

"我有什麼事?"女人冷哼一聲,"你就是他的老婆?"

"……"尹瑟直直的面對著這女人抽頭到腳傳來的敵意,就像是她尹瑟搶了她男人一樣?!

牧晟宸將尹瑟拉到身邊,給旁邊的保安一個眼神,女人闖進會場鬧事的案例在上流社會也不算少見,總之有著眸中目的就是了.

兩個保安上前就要將女人帶走.

然而女人的一句話讓全場都安靜了下來:"我替你生了個孩子,你就這樣對我?!"

"……"

"……"

保安也錯愣了半晌.

牧晟宸嘴角一扯:"還不帶出去?"

"牧晟宸,你毀了我的清白,你敢做就要敢當!你敢留下紙條,你還怕成都那責任,你既然有老婆有孩子,你干嘛招惹我?!"

"……"尹瑟愣在原地,身體有些僵硬,她緩緩轉頭,對上牧晟宸,輕聲問道,

"我不知道."

"你是不知道那女人為你生了個孩子還是--"

"我不知道她是誰."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抿了抿唇,而後臉上重新掛上笑顏,對這在場的來賓道,"不好意思,驚擾到諸位了,大家都知道,我以前得罪了的人不少,這估計也是我以前無意得罪了的吧,乘著場面大跑過來報複一下,誒……我以前干嘛那麼不懂事?"

"牧夫人真是笑了!"

"是啊,牧夫人向來是以牙尖嘴利著名的,這一點我都知道!哈哈!"

"各位繼續玩,我們夫妻兩個去處理一下."尹瑟挽住牧晟宸的手臂淡淡道.

"牧總,牧夫人去吧!"

尹瑟姿態優雅的走進休息室.

那女人坐在休息室里一動也不動,見到尹瑟和牧晟宸走了進來,她立刻站了起來,沖到牧晟宸面前就撲進他懷里:"你這個沒良心的男人……你怎麼能,怎麼能……"

女人的眼淚落了下來.

尹瑟看到這場面時,有些慌了.

因為,她看得出,要麼就是這女人的演技實在太過精湛,要麼就是這女人的都是實……

"姐,你先平複一下心行嗎?"尹瑟淡淡道.

牧晟宸推開身前的女人:"姐,請坐."

那女人狠狠瞪了眼牧晟宸,而後對上尹瑟緊緊皺著的眉,最後還是坐回到沙發上.

"姐,您貴姓,怎麼稱呼?"尹瑟問道.她和牧晟宸坐在她對面.

"這個,牧晟宸你難道全都忘了?"

牧晟宸淡漠的看著她,沒有一點緊張,甚至連該有的驚訝疑惑都沒有,完全置身事外.

"姐,你就直吧."

那女人眼淚嘩啦啦就流了下來.

"我叫魏麗君."女人道,"五年前,我從鄉下來到市中心打工,在一家酒店里做服務員,打掃酒店房間,那天晚上,這男人,他正好住在那家酒店,晚上,有人叫服務,我就走了進去,房間一片漆黑,然後我就被人摁倒了,我又哭又喊,那男人只會給我補償的!"

"……"尹瑟越聽拳頭握的越緊,牧晟宸聽得也算認真,只當聽故事一樣的聽著.

"後來,事後,我哭著問你,你叫什麼名字,你就留下了一個電話號碼和一個名字給我!"

"……"

"我撥了那個號碼,開頭你還接了兩次,後來你再也沒有接過了!你知不知道我懷孕了啊?"那女人痛苦的喊道,"我以為你和別人不一樣,那天一定是因為有突發況才會做出,才會做出……誰知道……"

"魏姐,我能不能打斷一下你."牧晟宸淡淡道.

"你看過我的臉了?"

"……"

"房間是黑的,所以你其實只聽了聲音,臉沒有看到是不是?"牧晟宸食指輕輕敲著椅子,問道.

魏麗君頓時有些語塞:"可是,確實留的是你的名字啊!你想賴賬是不是?"

尹瑟看著這兩人,只覺腦袋一瞬一瞬的晃著神.

"這是我給你生的兒子!"魏麗君將幾張照片扔了下來,上面的男孩眉目清秀,和牧司瑞差不多大的年紀.

尹瑟拿過來細細看著,然後和牧晟宸比了比,看看有沒有什麼相似之處.

牧晟宸連看都不看一眼:"我給你根頭發,你去做了DNA檢驗報告,再過來."

"……"魏麗君沒有想到自己會被他這樣冷淡的對待,眼淚頓時滑落.

尹瑟看了看這女人.

"魏姐,我丈夫不是什麼好人,雖然我是不大願意相信,他在外面拈花惹草,但如果他真的做了這種事,我也不會死不相信,如果真的是我丈夫做的,我一定替你討個公道."

牧晟宸嘴角一扯,譏諷的神再明顯不過.

尹瑟看了他一眼,什麼也沒問.

"能不能拿出一些更確鑿的證據出來?"尹瑟問道.

魏麗君見尹瑟脾氣還算不錯,她認真的從包里拿出一張已經很舊很舊的便簽紙遞給尹瑟.

"這是他留給我的."

尹瑟接過,只一眼她就笑出來了,而後沖牧晟宸嘟了嘟嘴.

牧晟宸淡漠的瞥開眼,即便只是一瞬也好,這女人肯定懷疑到自己頭上了.

尹瑟很確定這不是牧晟宸的筆跡,很確定很確定,然後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出誰和牧晟宸有仇,這麼陷害他.

"魏姐,我很確定,這不是我丈夫的筆跡."尹瑟篤定道.

"……"魏麗君愣在那愣了半晌,"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這一唱一和就想打發我嗎?"

牧晟宸見這女人煩,從尹瑟手里拿過便簽紙,瞄了眼這串手機號,他的眼神暗了下來.

他的神沒有逃過尹瑟的眼睛,搞的尹瑟也頓時慌了起來.

"怎麼了,晟宸?"

牧晟宸淡淡看了眼尹瑟,神微微有些複雜,對面的魏麗君立刻就抓住了他的這個神:"是不是想起來了什麼?自己做的事總不可能一點印象都沒有吧?"

尹瑟被魏麗君這樣一,也慌了起來,看向牧晟宸.

牧晟宸將便簽紙往桌子上一放:"吧,你要什麼?"

尹瑟心下一個"咯噔",手腳冰冷.

魏麗君的嘴角一扯:"你現在想起來了?"

"……"牧晟宸抿著唇,沉默的看著面前哭得梨花帶雨的女人,"你就開口吧."

"我要給這個孩子一個名分!他現在在上幼兒園,整天被孩子們是父不詳!"

"晟宸……"

"我要這個孩子和這個女人的兒子一樣,錦衣玉食!"

牧晟宸抬眼:"你就是要錢是嗎?"

"晟宸……"尹瑟顫抖的又叫了一聲.

"如果你想用錢打發,也行,一千萬."

"晟宸!"尹瑟猛的站起來,她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清楚!"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而後眼神還是移開,放到那女人身上:"好,我給你一千萬,你和孩子都不許再出現!"

"……"尹瑟閉了閉眼,他不肯正面回答她的問題,但是他的每一句話都是在她心頭猛的敲下一記,再怎麼堅強,她也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啊!

突然間冒出個女人不,還冒出個孩子,她從來沒想過這種不入流的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她二話不就邁開步子往外走,牧晟宸起身拉住她,皺著眉:"瑟兒."

"……"

"相信我."他淡淡道.

尹瑟在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眼睛都了,險些以為那女人的孩子確實是他的的時候,她都沒有了眼睛……

"……"尹瑟看了他兩秒,才重新坐到他身邊,好,她相信他……

"呵呵!"魏麗君冷冷笑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你聽清楚我的要求了嗎?"牧晟宸重複問道.

"拿走一千萬,再也不出現,我知道,你們上流社會的下流胚子就只會干這種事,虧我還以為你和別人有什麼不同."

牧晟宸平靜的吸了口氣,"把你的姓名,聯系電話,賬戶號碼留下."

"……"魏麗君的眸子抖了抖,而後拿起筆就寫了下來.

尹瑟一直緊緊的看著牧晟宸.

"我會去做一些核實,如果沒有問題,最多一個禮拜,你的賬戶里就會多出一千萬."

"希望你道做到."魏麗君認真道.

"沒什麼其他事的話,你就走吧."牧晟宸淡淡道.

魏麗君看了眼牧晟宸和尹瑟,抹了下眼淚就走了出去.

休息室里靜默的好幾分鍾,尹瑟等不到他話便又站了起來,牧晟宸輕歎一口氣將她拽到自己腿上.

"傻瓜,我非你不要的."牧晟宸在她耳邊道.

尹瑟不相信的看著他:"先別五年前我們也沒啥感,就算有啥感,我們分開了五年,這五年,你都沒碰過別的女人?"

"……"牧晟宸歎了口氣,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有人還因為這個原因懷疑我是不是有問題.勸我直接當和尚算了."

"你真的沒碰過別人?"

"……"牧晟宸輕聲道,"我是非常專一的肉食性動物."

"是嗎?"尹瑟依舊懷疑,"那剛才那個……"

牧晟宸拿過桌子上的那個便簽:"這串號碼我記得."

"不是你的?"

"這號碼是勸我去當和尚的那人的."牧晟宸的眸子靜了靜,"范希文."

"……"尹瑟頓時僵住了,"范受?!"

"他是活膩了,才會把人家吃干抹淨,還用我的名字."牧晟宸眉頭一揚.

尹瑟也對此很無語,"那,那孩子是范希文的??"

"別著急,所以我才要先核實."

尹瑟這下慌了,沒法淡定了:"要真是范受的孩子,蘇蘇怎麼辦?"

"……如果真是他的孩子,他也不會知道,蘇柔不會知道."

所以牧晟宸才什麼都不,打算用一千萬打發掉那女人……

"可如果真是,難道就讓范希文的孩子留在外面?"

"不留在外面,痛苦的就是你家蘇柔了……"

就在這時,休息室的門再次被打開.

魏麗君就站在門口,靜靜的看著他們,而後念到:"范希文……"

她完便走了出去.

"完了."

牧晟宸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一直呆在門外不走……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64 游樂場一日游
下篇:166 愛能有不忠麼?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