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63 永無翻身之勢

"瑟,你什麼呢?"尹天江開始慌了,如果在這里,她胡八道些什麼,那他到今天為止所做的一切都成了徒勞了……

尹瑟定定的對著話筒道:"你綁架女兒,謀殺妻子,該當何罪?"

頓時,底下嘩然一片,尹瑟的這句話就像是個炸彈炸在了這會場中央,所有人都緊緊的看著台上的父女倆.

尹天江只覺所有的閃光燈都拼命向他襲來.

"尹瑟,你再胡,別怪我不念父女誼而將你趕出去!"

"……"尹瑟淡然的看著他,眸子里一片冷然.

尹天江沖她使著眼色,用氣聲道:"瑟,有話我們回去."

尹瑟的手伸進自己的包里,她拿出一只錄音筆.

尹天江只看著她的這一個動作,只看著她手上的這一支筆,心就慌了,只是看著尹瑟的眼神,他就知道,她絕對是有備而來.

尹瑟輕輕按下開關.

然後便是幾聲大大的喘息,一個粗獷的男人聲音傳來:"是張慧娟指使我的,讓尹曉玲的手術能夠以失敗結束.她給了我三千萬……尹,尹天江也知道……我,我只是要錢而已,三千萬,三千萬這筆數目是我做醫生一輩子也不一定能得到的啊--啪!"

錄音結束.

尹天江的整張臉都青了,張慧娟的臉色也發白,她握著酒杯的手止不住的發起抖來,全身都僵在那,連指節末梢神經都在發顫.

"……"

"尹天江,你的心是用什麼做的?"尹瑟淡淡的問,問話的目的不是為了答案,只是簡單而無意義的嘲諷.

"我和牧晟宸的婚禮,你一手破壞,殺死母親還不夠,還聯合外人將我置于死地.許用尹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就能讓你的雙手沾上親生骨肉的鮮血,哈哈,我的好爸爸!你可真是做得出啊!"

"……別,別了……"尹天江眸子慢慢陰狠起來.

尹瑟淡漠的看著他:"我要放下的仇恨,是你讓我重新拾起來."

"……"

"那麼我至少要不負你的期望,讓你嘗嘗這份難以形容的滋味啊,被親骨血送進監獄."

"……"

"尹天江先生,您的女兒的是實嗎?"

"尹天江先生,你是怎麼做到的?"

"張慧娟女士,尹夫人真的是被你們謀害的嗎?"

面對這些質疑,張慧娟一個字也不出,並不是不想狡辯,而是事實在過去太久了,久到她幾乎要忘記,尹曉玲是被自己害死的這一事實……

她抬眼慢慢看向尹瑟,這女人,她當初進尹家大門最先做的事,就是應該除去她!一不做二不休!就是因為她聽了尹天江的話,她才放過了尹瑟!

"別了……別了……"尹天江的拳頭慢慢握緊.

牧晟宸見形不對,一個大步跨上台,將尹瑟拉到自己身後,果然,尹天江同時拿起一旁剪彩的剪刀就往尹瑟戳去!

牧晟宸赤手擋住,剪刀劃破了牧晟宸的手掌.

"進來!"牧晟宸一聲呵下!五六個保鏢就沖了進來,幾步躍上剪彩台,攔住尹天江的瘋行.

"晟宸!"尹瑟驚慌的抓住牧晟宸手.

牧晟宸淡淡的瞥了眼尹天江,而後將尹瑟攔進懷里,絲毫不在意自己手上受的傷,他們走下台.

張慧娟也被人抓著.

"尹瑟你個踐人!你以為那個破錄音就能證明什麼?人早就不在了!你以為能治的了我的罪?法律會睬你嗎?你媽媽是得了癌症,你以為得了感冒啊!"

尹瑟的所有注意里全放在了牧晟宸滴血的手上,她緊緊抓著:"快點去包紮一下,你跑上來干嘛,我又不是躲不開!"

牧晟宸無奈的用另一只手抓住她,"一點劃傷,你大驚怪什麼?"

"……"尹瑟看著他手里不斷滴下來的血,心疼的緊,抬起頭,看著他,一臉自責.

"人家都罵到媽媽頭上了,你什麼話都不?"

尹瑟微微錯愕,媽媽……

她轉頭看向張慧娟:"你剛才什麼?"

"我你媽媽死有余辜!"

"啪!"的一聲,尹瑟毫不猶豫的扇上去一個巴掌,"死有余辜?"

"……"

"啪!"尹瑟看著她沉默,但是因為心實在不爽,就又打了一個上去.

"尹瑟!你再打個試試!這麼多人看著,你怎麼敢!?"張慧娟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然後尹瑟毫不在意的又打了個上去,每一個巴掌都像是擁緊了她的全力,看得眾人都傻了眼.

"是不是死有余辜,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那暗.無天日的監獄已經召喚你很久了,張慧娟女士."

張慧娟錯愕的睜大雙眼,而後笑道:"你以為那卷破錄音就能讓我進監獄?你太天真了!"

"是你太天真了,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你以為我從A市跑過來?自然是已經為你們造好了監獄,我才過來通知一聲的.放心,只有你和尹天江兩人,你那寶貝女兒,我還沒動呢."

"尹瑟!你要是敢動萱兒--".

"你威脅我?"尹瑟驚訝的看著她,"誒呀,那看來尹萱兒也應該要來陪你們了."

"……"張慧娟的牙齒都在發顫.

尹瑟清清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不再話,原本,她不想簡單的用法律手段,那樣的懲罰對他們來實在是太輕了,但是,現在想想,或許這種手段比打殘了他們,殺了他們來的更有用些.

進監獄就意味著身敗名裂,就因為永無天日.

尹瑟拉著牧晟宸走出大廳,他們剛走出去,幾名中國警察就走了進來,他們以謀殺和綁架嫌疑逮捕了尹天江和張慧娟.

回去的路上,尹瑟不停的懊悔著:"我怎麼總不記教訓,應該防備一點的!"

牧晟宸看著她心的給自己包紮傷口,笑了笑:"你要是能記得教訓,我該省下多少事啊!"

"你什麼意思啊,牧晟宸."尹瑟有些委屈的應著,不自覺的輕輕朝著他的手掌吹起,希望能緩和一點他的疼痛.

他受傷沒什麼,只要她沒事就好了.

尹瑟幫他包好手掌,輕輕握住他手上的手,貼在自己臉頰邊:"我包紮技術還不錯,是不是?"

牧晟宸閉上眼睛,不錯……不錯她個大頭鬼.

尹瑟見他休息,也不再打擾他,靜靜的將他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靠在座位上,看著飛機外的層層云朵,幻想著如果飛機再高一點,再高一點,能不能看得到媽媽,能不能看得到林嫂.

這算替你們報仇了嗎?

她心下輕輕問,可是,這仇報的一點也不痛快啊……

鼻子酸酸的.

下一瞬,她就被人摟住肩膀,帶進一個寬厚的胸膛,他的下巴擱著她的頭頂.

他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再怎麼恨,再怎麼狠,那個人也是她的父親.

親手將自己的父親送進監獄,這種心可不是一般人都能體會到的……

尹瑟閉上眼睛,慢慢的,竟也睡熟了,夢里,仿佛回到了很很的時候,回到了她還什麼心眼都沒有的時候.

左手牽著爸爸,右手牽著媽媽,她調皮的晃著,躲著,藏著,大聲的喊著爸爸,大聲的喊著媽媽……

仿佛花草都聽得見,仿佛天空都聽得見……

夢醒了,夢碎了.

現實是,那個男人溫柔的看著自己,輕柔的撫著自己眼角滑落的眼淚.

誰現實就不如夢境?

她摟住他的手臂,"晟宸……"

"恩?"

"晟宸……"

"恩."

"我就叫叫你."

"……"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尹瑟和牧晟宸回到家後沒幾天,尹萱兒便找上門來.

她來的氣勢洶洶,門敲了"叭叭叭"作響.

因為是周六,尹瑟和牧晟宸也就多溫存了一會兒,被吵鬧的敲門聲弄醒.

"去開門."尹瑟咕噥的踢了踢牧晟宸.

牧晟宸動了動身子.

敲門聲還是不停.

尹瑟不耐的又踢了踢他:"快點去開門……"

"老婆,你松開我,我才能下去開門……"

尹瑟迷迷糊糊的應了聲,手才慢慢松開.

但是,良久,他還是沒動,尹瑟煩躁的睜開眼睛:"你怎麼還不去--"

牧晟宸無奈的看著她的腳還搭在他身上……

尹瑟干干的笑笑,收回腳,轉個身,蒙進被子.

牧晟宸打開房門,牧老夫人也才剛剛從房間里走出來.

"奶奶早."

"這大清早的是誰啊?"牧老夫人整了整衣服,頭痛的問道.

"奶奶,你去開門,我洗漱一下再過來."

"好."牧老夫人點了點頭便往樓下走去.

牧晟宸走進洗手間,五分鍾後,他穿著整齊走了出來.

尹瑟也已經打理好了.

"你不再睡會?"牧晟宸問.

尹瑟冷冷道:"都吵到家里來了,還睡什麼?"

牧晟宸輕笑.

"走吧,看看尹萱兒姐想要干嘛."尹瑟聳聳肩,漠然的道.

他們剛走出去,牧司瑞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到底是哪個聒噪的大嬸在亂喊啊……"牧司瑞被打擾了好覺,委屈道.

尹瑟揉了揉他的頭發:"司瑞乖,回房間呆著,吃早飯的時候我再喊你."

牧司瑞看了他們一眼,而後沉默的走回房間.

尹瑟下樓後便看到挺著個大肚子站在客廳里的尹萱兒.

五個月大的肚子也還好.

"尹瑟!你不要欺人太甚!"尹瑟剛下樓,她就沖她喊道.

尹萱兒將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打了個呵欠:"沒有帶武器過來啊,我還以為你是抱著必死的決心過來的呢!"

"尹瑟,你以為我爸媽被關進監獄,你就能有好日子過了?"尹萱兒扯開嘴角笑道,"你丈夫殺了多少人,你知道嗎?"

尹瑟本來還沒怎麼清醒,聽到這句話後,她不想清醒都難,她丈夫,也就是牧晟宸,殺人了?

牧晟宸靜靜的看了眼尹萱兒.妻尹了天.

"尹萱兒,瘋子都不會扯出這種話,你現在不是瘋子,是智障啊!"尹瑟簡直無語.

尹萱兒冷冷的看著她:"你以為我在假話麼?"

"……"尹瑟漸漸開始發現不對勁,牧老夫人的臉色不怎麼樣,而身邊的牧晟宸也保持著靜默……

"你丈夫不僅殺了人,還把我丈夫龍令望的雙手砍掉,變成了啞巴!"

"……"尹瑟眉頭一挑,驚恐的轉身,看向牧晟宸,"晟宸……"

"她的不假."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吞了吞口水,"你什麼……"

牧晟宸揉了揉她的頭發:"傻瓜,你在怕什麼,綁架過你的人,打過我的人,我能留他們麼?我能留,夏梓修也不會留的."

"……"尹瑟還是有些沒晃過神.

"至于龍令望,他是罪有應得."

尹萱兒恨恨的看著他們:"無論是黑道也好還是白道,你殺了人是不爭的事實."

"尹萱兒姐."牧晟宸雙手插在口袋里慢慢走到她面前,"看到尹天江和張慧娟的下場後,你就應該識相的躲起來才是,看來你真的是不聰明."

"……"

"如果真的可以把這事拿來威脅,你丈夫龍令望,你丈夫的父親為何不動手?輪得到你一個婦人家家出面?"

"那是,那是,那是因為……"

"那是因為對手是你們龍氏家族惹不起的人物."牧晟宸一句話將尹萱兒堵得啞口無.

"尹萱兒,你回去吧."牧老夫人慢慢開口,"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奶奶,龍家不算,張家好歹對你們牧家有恩吧!現在牧晟宸將我母親送進監獄,讓我丈夫受殘疾之苦,您怎麼做的出來啊!"

牧老夫人靜靜的看著她:"那你呢?"

"……"

"你和你母親把尹瑟母親害死,讓尹瑟從就受著失母之痛,你將尹瑟的一切占為己有,這怎麼?尹萱兒,我不是什麼大慈大悲的菩薩,即便老了,也不會盲目到那種地步,我的孫兒媳被人欺負,我還手旁觀!"

"奶奶……"尹萱兒失神的喊了聲.

"你和母親自作孽,找我,喊我又有什麼用?"牧老夫人靜靜問道.

尹瑟吸了口氣,走上前來:"尹萱兒,還記得我們打個那個賭嗎?"

尹萱兒抬頭看她.

"看來用不了七年,我就能讓你沒有翻身之勢了."尹瑟淡淡道.

"尹瑟……"尹萱兒輕輕叫了一聲,而後她突然間跪了下來,"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嗎?"

"……"

"我媽媽也是受爸爸的教唆啊,你們尹家有什麼,我母親沒有?她也不想成為三,毀了你的家庭啊!"

"……"

"你就放過她吧,好不好?她還等著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呢?"尹萱兒悲痛的落下眼淚.

尹瑟干干的笑笑:"尹萱兒,你所受的教育告訴你殺人不用償命麼?"

"……"尹萱兒緊緊的抓著她的衣服,"她已經知道錯了,而且,而且都過去那麼久了……"

尹瑟輕笑,淡淡道:"做錯事就是要付出代價的,就好像你這肚子里的孩子,被龍氏家族的人發現不是龍令望的……"

"啊--!"尹萱兒驚恐的大叫出聲.

"放開我."尹瑟輕輕道.

尹萱兒的手攥的更加緊了,"你是不是無論如何也不肯放過我?"

"我對張慧娟,對尹天江還有殺母之仇可,你算什麼,我為什麼要盯著你不放?你把自己想的太高了."尹瑟淡淡道.

"那你為什麼要一直和我比?為什麼要一直壓著我?!"

"那是因為你搶走了我的東西,但是現在,你什麼都不是,什麼也都沒有,我為什麼要把你放在心上?我又沒有抓著你,更不要提放了你了."

"好,如果是這樣,那我求你可憐可憐我……"

"我要怎麼可憐你?"尹瑟問道.

"放了我媽媽……"

"不可能."尹瑟扯開她的手,"你幼不幼稚,那是法律制裁的,不是我個人私底下解決的,你要是想讓張慧娟出來,去找辯護律師,不是來找我."

"……"尹萱兒低著頭,她靜靜的看著地板,聲音幽幽的,"我都已經求到這份上了,你們還是要繼續這般殘忍嗎?"

尹瑟心下煩躁的很.

"那如果我死在你們牧家的話呢?"

"……"尹瑟冷冷一笑,"你果然很幼稚啊,尹萱兒!你要是有那個勇氣,現在怕也不會落得這種地步--"

尹瑟的話還沒有完,尹萱兒爬起來就往一旁的柱子上撞過去.

牧晟宸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後衣領.

尹萱兒頓時被勒住脖子,痛苦不已……

"想死別死我牧家."牧晟宸淡淡道,就拽著她的衣領把她送到門外,門外停著一輛車,牧晟宸一眼就認出來那是龍家的車,呵!還撞死?

牧晟宸打開車門就把尹萱兒扔了進去.

"把你家少奶奶看看好,死在我家,我還得請你們過來打掃,麻煩."

牧晟宸關上車門,便走回家里.

親們,還有一萬了還有一萬了~~雖然更新的晚,但大家一定要訂閱啊~~嗚嗚嗚~~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62 該當何罪
下篇:164 游樂場一日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