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56 我們離婚

"不要問我……"

"瑟兒,告訴我……"他輕輕拍著她的背,"告訴我……"

尹瑟搖頭.

牧晟宸緊抿著唇,"那我問你,是不是真的無所謂,你的腿,你的臉……"

尹瑟蒙著臉,而後點頭.

"那……如果我硬要治好你的腿,還要治好你的臉呢?"他靜靜的道.

尹瑟僵住身體,良久她才開口:"你是不是嫌棄……"

牧晟宸不再話,他慢慢松開尹瑟,尹瑟只覺身邊的溫度漸漸變冷,然後房間的燈被打開.

牧晟宸從床上下來.

尹瑟只靜靜的看著他.

他穿好衣服,便往門外走去,這中間沒有半分停留,直到她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她才慢慢的閉上眼睛,只覺得心口一陣麻一陣痛.

她不知道牧晟宸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了.

牧晟宸從病房里走出來便徑直往路易斯的辦公室走去,敲了兩下門,就自顧自的打開.

路易斯正低著頭工作,頭都沒有轉.

"你這樣影響我工作,到時候治不好你妻子的腿,你別把責任放我身上."

牧晟宸不語,走到一旁的沙發上靠著,閉上眼睛.

路易斯抬起頭看向他:"別告訴我兩人吵架了."

"你別問那麼多,我不話,不會影響到你,你繼續工作."

"……牧先生,我真的很想提醒你一下,我不欠你什麼,你不要一副命令的口吻,老子心不好了,就不治了!"

"……"

"我是醫生,你裝死也沒有用!"路易斯將一個文件扔了過去,牧晟宸偏了偏頭險險躲過.然後依舊閉著眼睛,路易斯趴在桌子上,看著牧晟宸,微微有些發呆.

這男人是怎麼回事,他們之間很熟麼?

不管怎樣,在骨科這一方面,他也算是有名氣的神醫了,而面前這個男人,從那個他最不喜歡的國度遠道而來,有求于他,竟還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姿態.

他並不知道牧晟宸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只知道這男人即便只坐在那一聲不吭也霸氣側漏的緊.

路易斯趕緊搖了搖頭,低頭看著手里的資料,要不把那女人治好,還不知道這男人會怎麼.

第二天早晨,尹瑟慢慢轉醒,其實她也沒怎麼睡,門緊緊關著,一整夜,他都沒有回來過.

尹瑟起身,拿過一旁的拐杖,往洗手間走去,一邊洗漱一邊看著自己.

嘴上不在意她的容貌,其實他還是會在意……

等她從洗手間里走出來時,門被打開了,但是走進來的卻不是牧晟宸,而是路易斯范加爾.

尹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走回床邊.

路易斯的身後跟著兩名護士.

"誒,倔強的大姐,我來給你做檢查."路易斯淡淡道.

尹瑟笑了笑,什麼話也沒.

檢查過程並不好受,但尹瑟咬著牙,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這讓路易斯心下對這女人微微有些改觀.

做完檢查後,護士姐拿過帕巾替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路易斯讓兩位護士先出去,他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和她面對面的坐著.

"如果要做手術,你的腿還要打斷一次."路易斯淡淡道.

尹瑟淺淺看著他,臉上還帶著笑.

"不怕嗎?"

"你就看著辦吧,即便沒法完全治好也沒有關系--"

"又來了!"路易斯心瞬間被弄糟,"你就不能些積極的話?"

"……"

"你之前發生了什麼,你這張臉,你這條腿是怎麼毀的我不知道,但是你還活著,尹瑟姐,牧夫人,既然活著,就比死去的那些人多了太多機會."路易斯這話時,神也有些黯然.

"是嗎?"尹瑟淺淺道,"我是應該好好珍惜活著的機會……"

"你能這麼想就--"

"可是,為什麼這些天下來,我卻越來越不想活下去?"尹瑟抬眼看著他,那神簡直可以是充滿絕望,那笑比不笑還來得及淒慘.

"這種話,你和你丈夫過?"

"我怎麼敢?"尹瑟低下頭,"明明我還有他,還有兒子,還有奶奶,但我卻不想活了……"

"過去無論經曆什麼,我都認為還有東西在支撐著自己,可是這一生一死之後,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即便身後有那麼多人在撐著我,我都覺得力不從心,路易斯醫生,你我該怎麼辦?"尹瑟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靜靜的將這些話給眼前這個才剛認識的醫生.

"你問我?我只是個骨科醫生,別把我想的太厲害了.這些話你應該和你丈夫."

"和他?"尹瑟苦笑,"不出口……"

路易斯看著她,知道這女人心里有跨不過去的坎,至于到底是什麼,他,可能是逼不出來.

"愛也好,友,親也好,有漂亮的東西就會有丑惡的,我喜歡漂亮的卻承受不起丑惡的,活著好累……"

路易斯離開病房前,尹瑟是這麼的.

走出病房,牧晟宸靠在牆壁上.

"都聽到了?"

牧晟宸緊抿薄唇.

"我知道怎麼做了."

"哦?我看你這妻子不太好辦啊!"路易斯淡淡道.體訴的他.

牧晟宸笑笑:"快去准備手術."

路易斯白了他一眼:"你是院長啊?院長都不敢這麼和我話!"

牧晟宸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尹瑟坐在床邊,她的腿懸在那,她靜靜的看著光潔的地面,直到地面上慢慢斜過來一道影子.

她抬頭,正對上牧晟宸冰冷的神.

"尹瑟,活著累嗎?"

"……"

"是因為我沒死,所以你不害怕了,是因為司瑞還有我,還有奶奶,所以你不害怕了,不想活了?"

尹瑟抿著唇.

"如果腿治不好,如果臉不去治,我一直是這樣子,終有一天,你也會離開我……"

牧晟宸沉默的看著她.

她抬起頭,彎起嘴角,看著他:"但是沒關系,就算你離開我,我也不會怪你."

"你為什麼總當我的話是耳旁風?"

"我沒有當耳旁風."尹瑟認真道,輕輕笑著,"我從島上逃出來也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還活著,現在結果也知道了,我也沒有什麼遺憾."

"……"

"你的話我都很感動,但是人心就是這樣的,就連我自己都偏向漂亮的東西,我又怎麼能要求你對我一成不變?你愛我,喜歡我,我都相信,可是這里面難道沒有同的成分嗎?"

同?!

尹瑟依舊笑著:"司瑞,奶奶,蘇蘇,范希文,如風哥……他們又能夠容忍我多久呢?遲早他們也會厭煩這樣的我."

牧晟宸已經聽不下去了,他輕輕開口問:"那你呢?"

"……"

"所以你是怕被我們拋棄,就選擇先放手,讓自己灑脫一點,不要太難堪?"

尹瑟揚起頭,眯著眼,而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牧晟宸看著她這副樣子,心都涼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隨了你的心願."他淡淡道.

"……"尹瑟的喉嚨口有些干干的.

"我給你兩個月的時間,等你的腿治好了,我們就離婚."

"……"她的笑容僵在臉上.

"怎麼?這不是你要的結果嗎?"牧晟宸淡淡看著她,"司瑞不在,奶奶也不在,你也不用顧忌其他,甩開這些,你也變得一身輕.而我,與其開始慢慢嫌棄你,不如趁早和你分開."

"不用等兩個月,現在就可以."她淡淡道,臉上還掛著笑.

牧晟宸冷冷的看著她,"我要等你的腿好了,免得你以後出了事,我良心不安."

"……"尹瑟低下頭.

"怎麼?兩個月也等不了?就這麼迫不及待?"

"好,兩個月以後……"她重新抬起頭,看著他.

牧晟宸走出病房.

尹瑟的呆呆的看著窗外,她是怎麼讓事發展到這種地步的……

生死之際,他都不分手,大劫大難之後,他們竟走上了離婚這條路……

她的手緊緊抓著被單,就這樣吧,什麼都不要在意,什麼也都不要在乎,越是在乎,失去的時候就越是疼.

她不要疼了,她疼夠了……

山盟海誓的愛也好,難舍難分的親也罷,最後的最後,誰也不知道會發展成何種境地,既然如此,那就都不要了.

再愛,也能分開,再痛,她也能忍.

直至今日,尹瑟才知道自己的內心究竟有多陰暗,許贏了,無論他最後的結局是什麼,他都贏了,他讓她變得一無是處,讓她放棄所有,讓她沒了愈戰愈勇的堅強.

尹天江贏了,他的最後一擊讓她明白"虎毒也食子",讓她清醒的認識到自己這麼多年來對他的仇恨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自己的報複手段是多麼的幼稚可笑.

既然這樣,她就都不要了,繼續下去,誰知道還會發生什麼?要的越多,失去的就會越多.

媽媽,瑟是不是很沒用?都快三十歲的人了,終究一事無成,答應你的事沒有一樣能做到,還把自己把身邊的人害成這樣.

這世間的愛恨糾葛,為什麼要如此複雜?

媽媽,你當初是不是也覺得活著太累了,才狠心那麼早離開我……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下午的手術,即便半身麻醉,她也要吃不少苦頭,你現在走,是不是不明智?"路易斯看著牧晟宸,一臉不解.

"她不需要我."牧晟宸淡淡道.

"……您是哪只眼睛看到她不需要你了?"

牧晟宸淡淡瞥向他,而後輕聲道:"所以你到現在還是單身."

"……"路易斯挑眉,"你什麼意思?"

"無論是婚姻還是戀愛,都是一項技術活,兩個人會一直爭斗下去,不是她真的不需要我,而是她以為自己不需要我."

"……所以?"路易斯依舊不解.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這一眼讓路易斯感受到了赤.裸裸的輕視……就仿佛在,所以才你果然是單身……

"不好意思了,路易斯醫生,我妻子這段時間怕是要勞你照顧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看著牧晟宸離開的背影,路易斯不出話來,良久良久,他才慢慢反應過來.

她以為自己不需要他,所以他就要想辦法讓她意識到,她需要他……

這男人……

這女人心里的坎,她得自己過,心上的上,時間和適當的刺激才是最好的良藥.

下午,尹瑟乖乖的躺在病床上被推進了手術室.

"他走了."

"……"尹瑟不語,閉上眼睛.

手術持續了三個多鍾頭,尹瑟緊緊咬著牙,腦海里一幕幕的過景像電影般放映,不給她一點喘息的時間.

手術結束,她只覺自己的人生真是五顏六色,

送回病房,她因為疲憊睡了過去,睡夢中,有人輕輕撫著她的臉,手上的溫度傳至她的心口,像是用毛毛蟲草輕輕騷.動著她.

唇上軟軟的觸感竟讓她不自覺的流下眼淚.

然而她醒來後,身旁再無一人.

一切都趨于平靜,她,孤獨一人.

以前,她看著和尚,看著尼姑,不懂,為什麼會有人想擺脫世俗的困擾,剃光了三千煩絲,生活再怎麼折磨人,也應該是豐富多彩的.

然而現在,她的心中竟也升起了這一股莫名的沖動,原來,如果生活太折磨人,她也是想要放棄生活的.

安靜的跪在佛前,為她愛過的人,為愛過她的人誦念經文,是不是也不錯?

就這樣,她一個人靜靜的住在這間醫院里,一天又一天,偶爾,她會拄著拐杖往外走走,路易斯跟在她身後,有時候他們會交談兩句,有時候也會一直沉默.

"你以為你做了正確的選擇,其實只是因為你失去了該有的勇氣,並不是生活在折磨你,而是你在折磨生活.你以為你很聰明,放棄了所有的一切,愛人,親人,朋友,其實這是最愚蠢的.你以為你是受傷最重的那個,其實不然,受傷最重的一定是最在乎你的那個."

這是路易斯某天對她的話.

轉眼之間兩個月的期限就要到了,她也已經做好了准備,只是她沒想到事總有意外——

瑟的犯傻究竟會不會迎來轉機呢?親們,抓緊投票,如果想看到明天的一萬五的話!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55 我治病你治心
下篇:157 我不要離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