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55 我治病你治心

路易斯看著他:"果然是有名的生意人,但是你用做生意的那一套放到我這里,好像行不通啊!"

"……"

"總歸有一套在你這是能行的通的.你就開口吧."牧晟宸淡淡道.

路易斯靜靜看著他:"總歸有一套?哈哈,牧先生,你可能是真的不認識我,我這一套都沒有."

牧晟宸從沒有碰過這樣的人,仿佛所有的套路放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他的眸子漸漸冷漠起來.

下一秒,牧晟宸輕輕笑了一聲,便起身:"那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

"……"

牧晟宸半點猶豫都沒有,就要往外走去,那姿勢,那步子沒有一點滯留.

路易斯的神變了.

"那笑,是什麼意思?"他眉頭一挑.

牧晟宸淡淡道:"我妻子的腿並不好治,這一點我還是清楚的,路易斯醫生,怪才這兩個字還真好用,碰到複雜的病者,你就可以順利搪塞過去了."

"……"路易斯淡淡的看著這男人欣長的背影.

"激將法對我沒有用."

牧晟宸輕笑:"激將法的前提激的是將,你是嗎?"

"……"路易斯雖然在荷蘭長大,但因為母親的原因,對中國文化執念頗深,牧晟宸話里的嘲諷意味,再明顯不過.

牧晟宸拉開門就往外走.

"等等."

他嘴角勾起笑,起身:"你確定要我來治你妻子的腿?"

牧晟宸轉身:"你有那個能力麼?"

"敢這麼質疑我的求醫者,你倒是第一個.看了才能知道."

"這麼,你是要治了?"

路易斯大步走出去:"你以為你的激將法成功了麼?我得看過了患者本人再做決定."

牧晟宸心下發笑,這路易斯不定和尹瑟是同一屬性的,不吃激將法,但激將法對他們來是最管用的吧!

牧晟宸和路易斯走進病房,尹瑟拿著手機在玩游戲,她剛一抬頭,便對上站在門口的兩個男人.

路易斯的眉頭一挑,走到尹瑟身邊,靜靜的看著這張臉.

"牧先生,記得我剛才的話嗎?"

"你剛才了那麼多,你指哪一句?"牧晟宸輕問.

"比如長的很不順眼的比如長的太順眼的……"

牧晟宸抿著嘴.

尹瑟被路易斯這打探的神盯得渾身僵硬.

"你這一下子就符合了我兩項標准,我要是幫你們治,我自己都容不下我自己."

"……"

"這右半邊臉美如天仙,這左半邊臉丑若無鹽,這是在挑戰我的視覺極限?"

尹瑟緊緊咬著牙.

牧晟宸的目光也微微寒冷.

"你自己不也長的很極端?"尹瑟抬起眼直直的看著他,問道.

路易斯微怔,"你什麼?"

尹瑟扯了扯嘴:"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樣."

"……"路易斯錯愕的看著她,"你這女人,想讓我給你治腿嗎?"

"你可能醫術不錯,但道德實在太差."

"……"

"我一點也不稀罕你這種人給我治."尹瑟咬著牙道,按道理碰到這種長的漂亮的,她應該會心不錯,但是沒想到,感覺會這麼糟糕.

"……"路易斯看向牧晟宸,"你妻子怎麼半點誠意都沒有?"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她一向如此,只不過出了事故之後,我就沒見她這麼牙尖嘴利過,路易斯醫生,你算是了不起的了."

路易斯無語的看著牧晟宸:"照你們這樣來,受到她這麼牙尖嘴利的攻擊還是我的榮幸?"

牧晟宸手插在口袋里,靜靜的看著尹瑟:"在我看來,確實是一份榮幸,我倒是希望她在我面前也變回這樣……"

尹瑟低下頭,眉頭微微皺起.

路易斯看著這女人的右半邊臉,很精致很精致,而那左半邊,很顯然是燒傷,日子還不長,似乎只做了些簡單的處理,為什麼不治?

"讓我和她單獨談談."路易斯淡然的道.

牧晟宸看了眼尹瑟,便走了出去.

路易斯靠在窗邊:"能跑到荷蘭來治腿,可見你們的財力非同一般,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先把臉治好?"

尹瑟抬起頭看著他:"那麼重要麼?這張臉."

"就我看來,很重要.".

尹瑟低下頭,苦笑:"其實我也覺得重要……"

路易斯眼睛微亮,灰藍色的瞳孔靜靜看著她,"是什麼原因?"

她深吸了口氣:"因為有罪."

"……"路易斯看著尹瑟帶笑的面容,心下不出的複雜,為什麼對這一個才見過一面的陌生女人產生這麼複雜的心.

"什麼罪?"

尹瑟抬起頭看著他,嘴角帶笑:"這張臉很恐怖麼?恐怖到你沒有辦法替我治腿嗎?如果是那樣,那我不會勉強你幫我治."

"……"

"別人不是治不好."

"只是治好了會有瑕疵,而這瑕疵是終身的."路易斯淡淡道.

如果這女人的臉沒有毀,她笑起來一定很明媚,很狡猾,很媚人……

"我無所謂."

"你無所謂?"路易斯皺著眉頭看著她,竟沒來由的覺得生氣,"那你來這里干嘛?!"

"是我丈夫帶我來的,他想治好我的腿,想讓我沒有瑕疵……"

"你自己呢?真的無所謂?"

"對,無所謂……"跛腳也好,毀容也好,都無所謂……

路易斯的拳頭竟慢慢攥緊:"你這種病人,我不治!"他走了出去.

牧晟宸就站在門口,里面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

路易斯看著牧晟宸:"別已經符合我的兩項不治標准了,現在又符合了一項,老子心很不好!"

"……"

路易斯憤憤的回到辦公室,本來就亂七八糟的辦公室此刻即將面臨更大的災難.

牧晟宸走進病房,淡淡的看著尹瑟.

"你無所謂嗎?"

"……"她閉了閉眼.

牧晟宸抿緊了唇,走了出去.

尹瑟咬著牙,他厭了吧,這樣的她……她自己都厭了……

牧晟宸重新走進路易斯的辦公室,他坐在辦公桌上,隨手拿著一旁的重要文件,一張張的紙都被折成了飛機,在辦公室里亂飛著.可然意是.

"不是我不治,是那女人自己不想治,我最煩的就是那種病人."他淡淡道.

"她受了很大的打擊."牧晟宸靠在門邊幽幽道.

"我看不起她."路易斯淡淡道,"我心不好,我不治,你出去."

牧晟宸輕歎了口氣:"真的不治嗎?聽教授,治她的腿也算得是一項挑戰."

"啊啊啊!就是不治!這種病人最討厭了!"路易斯煩躁的著,像個孩子般.

牧晟宸也有些晃神,"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前兩天還在想要不要請個心理醫生過來……"

"……"路易斯抬頭.

"她喜歡漂亮的東西,她驕傲,自尊心強,但是一場事故,將這些全部打沒了,對她對我都很重要的一個人,在事故中死了,她很自責.她覺得如果治好了腿,修好了臉,過得太舒心是一種罪."

"……"

"其實有時候想想也真是挺搞笑,明明是個挺狡猾壞心眼不斷的女人,到了真正遇上事的時候,做的卻是最愚蠢的行為."

路易斯站在那良久,看著眼前的男人,靜靜道:"我幫她治,我治腿,你治心!"

"……"牧晟宸抬頭看他:"怎麼改變主意了."

"我受不了煽的話."路易斯微微尷尬道.

牧晟宸微僵……

"但是我有個要求."

"看."

"我治好她的腿後,我還要她去治臉."

"……"

"我想看看這個女人完美的樣子."

"……"牧晟宸眉頭一挑.

"你不用防備我,我沒有其他企--"

"我沒想其他,你有企圖也沒有用."牧晟宸淡淡道.

"哦?"路易斯竟被挑起了斗爭心理,"哪天要是你們被我攪得離婚,你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牧晟宸不再話,面前的這個人是個怪才可能不是開玩笑的,萬事有備無患.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晚上,牧晟宸替尹瑟擦了擦身體,抱著她一起睡在病床上.

"明天做手術,可能要吃點苦頭……"

尹瑟搖了搖頭:"沒事,我不怕疼."

牧晟宸吻了吻她光潔的額頭:"你不怕疼麼?"

"……"

牧晟宸在她耳邊了一串話,結果惹得尹瑟頓時了另半邊臉頰.

"怎麼不話了?"牧晟宸輕問.

尹瑟閉上眼睛:"困了."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我的瑟兒,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

"……"尹瑟抓著他的衣服,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牧晟宸平靜的吸了口氣,然而,他要慢慢打開那個潘多拉魔盒,那個可能會引爆一切的潘多拉魔盒,他知道,她還藏著什麼……

"瑟兒……告訴我吧,婚禮那天,你是怎麼被帶走的,被許帶走的那十天,你又是怎麼過的--"

"啊!"尹瑟驚叫了一聲.

"……"牧晟宸心痛不已,趕緊將她抱進懷里.

她不要去想了,不要去想了……

將自己,將所有人害成這樣的幫凶是她的父親,她要怎麼開口,光是想到,她的頭皮都在發麻,光是想到那十天,許扭曲的嘴臉就浮現在她面前……

"不要問我……"

"瑟兒,告訴我……"他輕輕拍著她的背,"告訴我……"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54 怪才醫生
下篇:156 我們離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