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54 怪才醫生

"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更何況我六年前就已經認識到你們之間的感,我還能不識相嗎?"

"識相的哥哥."

葉如風黑著臉看著他:"牧晟宸,這種時候你只要沖我笑笑就可以了,話的越多,真是越讓人不爽."

牧晟宸聳聳肩,並不在意他話里的嘲諷.

葉如風輕歎一口氣:"我上去看看她,也不知道會不會被趕回來."

"不定."

"你真是不會話,我這是幫了你,自己成了壞人……"葉如風起身,可即便被趕回來,他也想好好看看她.

起身,往樓上走去.

走進臥室,蘇柔還在和尹瑟嘻嘻哈哈的著什麼,總之蘇柔讓尹瑟摸著自己的肚子,范希文在一旁憨憨的摸著腦袋.

"瑟……"他輕輕的喚了一聲,尹瑟抬起頭.

葉如風抓了抓腦袋,心竟是這般忐忑.

"如風,你來了啊!"蘇柔從床上坐起來,范希文忙心翼翼的上去扶她結果被蘇柔一個眼神給瞪了回來.

"肚子都還沒有顯出來,你慌什麼!"

"心為上心為上."范希文認真的道.

尹瑟看著蘇柔和范希文不由得笑出聲:"范受,原來你膽子這麼啊."

"……"范希文微愣,而後得意的勾起嘴角,對尹瑟道,"我膽子?"

尹瑟認真點頭.

"碰上你的事,你男人的膽子根本就沒了.我還算好的."

"……"

"范希文,你能和牧晟宸比嗎?"蘇柔用手肘戳了戳范希文的肚子,"尹瑟死了,牧晟宸都能把她找回來,我死了,你能嗎?"

"……"范希文憋屈的看著她,"你到底是有多嫌棄我?"

"要多嫌棄就有多嫌棄."蘇柔完就往外走.

范希文神黯然的站在原地.

"還不快走,看不出來如風有話和瑟?這點眼力都沒有,誒……"蘇柔輕歎一口氣.

范希文上去一把從後面抱住她,把她推到門外,只聽蘇柔一陣低叫.

尹瑟摸了摸鼻子,抬眼看向葉如風:"你這騙子."

"……"葉如風苦笑的聳聳肩,慢慢走到她身邊.

"我真是被你騙的家都不認識了."尹瑟指責著他.

"瑟,原諒哥哥吧,除了把你交給牧晟宸,我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

尹瑟抓住他的手,順勢讓他坐在床邊,"如風哥哥,如果以後我被晟宸甩了,我肯定第一個怪你."

"好."

"你答應的那麼干脆干嘛?"尹瑟眨巴著眼睛看著他.

"你不怨我,我自然什麼都答應你!"葉如風揉揉她的腦袋.

尹瑟看著他:"我尹瑟最幸運的事便是身邊有葉如風."

"……"葉如風定定的看著她,最後將她抱進懷里,"瑟,你真是受苦了."

尹瑟搖了搖頭:"不算什麼,可能是之前太幸福,老天都看的眼了,那是赤.裸裸的嫉妒."

葉如風只希望她現在真的能像表面上表現的這般釋然,而不是將所有的一切都壓在心里.

"等你的腿治好,臉也恢複,一切都會成為過去,什麼都不用怕."

尹瑟閉上眼睛,靠在也如風懷里.

晚間,牧司瑞一放學就奔到尹瑟房間,爬到床上,靠在尹瑟懷里:"媽媽!"

尹瑟摸了摸他的腦袋:"你這麼粘我,我受寵若驚啊."

牧司瑞抬眼看她:"我這是在施美男計,爸爸這個對你是最管用的."

"……"

"我要天天粘著你,以防你哪天再跑掉."

"……"尹瑟無語,"不是媽媽要跑得,是壞人抓走我的!"

牧司瑞雙腿盤起認真的看著她:"那我要想辦法消滅那幫壞人!"

"……"

"媽媽,我以後當警察吧."牧司瑞的目光相當認真.

尹瑟微愣,而後摸了摸他的腦袋:"估計不行誒."

"……"

"你不是喜歡落落麼?".

"……不喜歡了!"牧司瑞果決的道.

尹瑟訝異的看著他:"真的?"

"……真的……"

尹瑟輕笑,這明明就是假的嘛!

"可是這和夏落有什麼關系,我就算當警察也不會和她一般見識,把她抓起來的!"

"哇,我們家鋼鐵俠真是心胸寬廣啊!"尹瑟笑道.

牧司瑞撇了撇嘴:"心胸狹窄的是夏落."

"等你長大你就會明白了."尹瑟輕笑.

夏落那一家不管怎樣也是黑道里打滾的,她這孩子要是當了警察,那豈不是和夏落一家犯沖起來,不由得讓她想到夏梓修和杜芮,總之不是什麼順暢的路好走.

"媽媽……"牧司瑞突然伸手碰上尹瑟的臉頰.

尹瑟微愣,神色有些不自然,今天見得人有點多了,但無論是誰都沒有提到她臉被毀了的事實,以至于她都忘記自己臉上這丑陋的傷疤.

"媽媽是不是變丑了很多?"尹瑟輕輕問.

鋼鐵俠好半晌才點了點頭.

尹瑟低了低眉,這樣的法才是理所當然的吧,不變丑那都是騙人的.

而後牧司瑞輕輕靠在她懷里:"可在我眼里,媽媽是最漂亮的."

"司瑞……"

"……"

"你這嘴怎麼跟塗了蜜似地?"

"沒辦法,人家看到我這張臉,自然而然就能知道我媽媽是多大一個美人了."

"……"尹瑟輕笑,而後抬眼,她的男人靠在門口看著這母子天倫之景.

看到牧晟宸,那麼一瞬間,她還是下意識的低了低頭.

牧晟宸的眉頭微動,心微微有些複雜,但下一秒,她竟抬起了頭,直視著他,笑了笑.

他只覺心口舒暢了許多,慢慢走到他們身邊.

"吃飯去吧."

"恩."

"奶奶煮的飯."

"……"尹瑟訝異的抬起頭.

牧晟宸勾起唇角,將她抱起:"這下子,我們有口服了."

牧司瑞爬下床,穿好鞋子,跟在牧晟宸身後.

尹瑟看著滿桌子的飯菜,看著一臉淡然的奶奶,心口一暖.

"原來奶奶對家事也很在行嘛!"尹瑟輕輕道.

牧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我在行的東西那麼多,哪能全部拿出來給你們看呢?"

尹瑟抬起頭:"奶奶,我也會很多的……"

"你這孩子,飯都堵不住你的嘴?"牧老夫人瞥她一眼.

尹瑟嘴角動了動,剛想再什麼,牧老夫人就夾了些菜放到她碗里,"多吃點,看你瘦成什麼樣了?"

"……"尹瑟微微無奈.

牧晟宸拿起筷子夾了塊肉剛要放進尹瑟碗里,牧司瑞就一個眼神殺過來,飛快的夾了塊肉放進尹瑟碗里.

"媽媽,多吃點!"

"……"牧晟宸冷冷的看他一眼,拿著筷子的手有些僵硬.

尹瑟滿足的看了眼牧司瑞,也替他夾了塊肉.

牧晟宸換了個菜,剛夾起兩根要往尹瑟碗里放,牧司瑞又一個眼神殺過來,以迅雷不及眼耳之速伸手夾了兩顆青菜放到尹瑟碗里.

"媽媽,葷素搭配!"

"……"牧晟宸眉頭一挑,緩緩將菜放到自己碗里,靜靜的看向牧司瑞.

--你什麼意思?

--夾菜給媽媽吃.

--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然後把機會讓給你?

……

尹瑟吃了兩口菜,抬頭看向奶奶:"奶奶,你是怎麼做到藏這麼深的?"

她以為她就是個商業老手,誰知道也會做這麼細致的活……

尹瑟真是完全沒有想到.

牧老夫人得意的看了她一眼:"你好好的,我就會多露兩手."

"奶奶,以後你教我,我做給你們吃."尹瑟認真的道.

牧老夫人看了尹瑟一眼,"干嘛突然這麼費力討好我?"

尹瑟微微有些沉默,而後笑道:"這不是孫媳婦怕被你們嫌棄嘛,至少我得擅長一樣東西好抓住你們嘛……"

牧晟宸手頓了頓,誰不知道這女人心里在想些什麼,這看似笑話的語氣,誰又敢不是她的真心話呢……

"明天我們就去荷蘭."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眨巴著眼睛看著他,"去荷蘭?"

"你的腿不能拖了,先去把腿治好."

尹瑟微微沉默.

"不管怎樣,你要好好走路."

"……恩."尹瑟點頭.

"你陪我的話,公司里的事……"

"我還沒死,晟宸不在,我也能處理的過來."牧老夫人淡淡道.

"家里的事,我會幫***!"牧司瑞認真道.

尹瑟看了眼牧司瑞:"你能做什麼?"

"什麼都能做."

"個頭太矮了."尹瑟淺淺道.

"媽媽……"牧司瑞撅起嘴,尹瑟看了,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孩子,現在越來越會賣萌……

都孩子眨巴著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看著你就能賣萌,大多數人都會被瞬間萌到,但是她家鋼鐵俠可不一樣,他一賣萌,她就起雞皮疙瘩,這就好像突然有一天牧晟宸賣萌,這能想象麼?

會毀三觀的!

"你們什麼都不要多想,腿治好了再回來."牧老夫人道.

牧晟宸點了點頭.

吃完飯,牧晟宸將尹瑟重新抱進房間.

"晟宸……你沒有和我要去荷蘭……"尹瑟低低的道.

牧晟宸彎下腰,碰著她的額頭:"如果立刻告訴你,你會去嗎?"

尹瑟沉默.

"就你那點心思我猜不透?你只要能走就行了,但是我要你和以前沒有任何差別."

"……"

"你以為你跛著腳,林嫂就會開心嗎?"

"……"尹瑟抓著他的手,手心都滲出了汗.

"你跛著腳,高興的人只有那些盼著你不好的,你要那樣站在他們面前嗎?"

尹瑟咬了咬牙:"你是不是打算治好我的腿,再去治我的臉……"

牧晟宸沉默半晌:"如果你不想做皮膚修整,我們就不做."

"真的?"尹瑟不確定的問道.

牧晟宸點頭,他起身打出來一盆熱水,將尹瑟的衣服脫掉,替她擦著身子.

尹瑟淡淡的看著他,這個男人,什麼時候伺候過人?

"晟宸……"

"恩?"

"我想看看林嫂……"

"我會帶你去看她,但前提是,等你好了."

等她好了……

她什麼時候能好?

"我已經好了……"

"是嗎?"牧晟宸抬起她的臉,那半邊臉確實可怖的緊,"我怎麼沒有發現."

尹瑟撇開臉,這樣被直視,還是有些不自在.

以識年你.替她擦好身子,牧晟宸坐在她的對面,看著她裸.露的肩膀,竟遲遲不將她的衣服穿起來,尹瑟一時尷尬的緊,動了動手,剛要碰衣服.牧晟宸就阻止了她.

手順了順她的長發,低下頭,剛想吻她,她竟下意識的將頭轉開.

"不要……"

牧晟宸輕輕歎一口氣,將她抱著靠在懷里.

"傻瓜,你這樣子,我能對你做什麼?"

然而,他的話,尹瑟卻聽出了別的味道,以為他看到她什麼胃口也沒有了……

明明是她自己偏過頭,最後心里還有點埋怨他……

這就是女人猜不透的心思.

牧晟宸閉著眼睛好好的抱著她,吻吻她的頭發,至少也得等她的腿治好了……

原來,這女人的沒有錯,他確實是大色狼一頭……

當然,尹瑟是不知道他的心思,他還肯抱她她,她就已經萬分感激了,如此卑微的心,誰能理解呢?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第二天,牧晟宸和尹瑟就飛去了荷蘭,經過B市的那位教授指點,他們來到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

荷蘭首都醫科大學附屬醫院.

這不是家太出名的醫院,但經過教授的介紹,這里確實有一位骨科怪才,很多骨科方面的疑難雜症都在這里治好了.

只是那位醫生神秘的緊,牧晟宸也調查過許多資料,卻沒有多少收獲,唯一知道的就是他憑心治病.

他提早便在這家醫院里做了病房預定.

尹瑟住進病房後,只覺這里相比較國內實在是人性化許多.

"這里風景很好."尹瑟淡淡道,牧晟宸為她預定的是一間單人病房.設施也都很健全.

"等你腿治好了,我們左右在這里多呆兩天,轉轉?"

尹瑟點了點頭.

荷蘭的風車,郁金香都是最出名的……

就在這時,"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而後門被打開,進來一位高挑的女護士.

她和牧晟宸了幾句英語.

牧晟宸便點了點頭.

"我去和醫生見一面."

"恩."尹瑟點點頭.

牧晟宸跟著高挑女護士走了出去.

荷蘭人以高個出名,不僅男人的平均身高達到了一八二,女人的平均身高也達到了一七零.

牧晟宸超一八零的身材在這里並不算出眾,但完美的身材比例卻是讓醫院的女護士們紛紛看盡眼里.

走到他身旁的女護士和他交談道.

"牧先生,那位是您的……"

"妻子."

"……"顯然,女護士有些吃驚.

"路易斯范加爾醫生的辦公室在這吧?"牧晟宸站在一個寫著路易斯范加爾的牌子辦公是前.

女護士微微尷尬的點了點頭,剛才有些愣是.

她替他打開門.

"牧先生請."

"謝謝."

牧先生道了謝後就走了進去.

這是間……亂糟糟的辦公室,牧晟宸可以這麼,文件亂堆,資料亂放,地上也有很多的紙團.

而背對著門口靠在椅子上的金發男人應該就是人們口中所的怪才路易斯范加爾.

"牧先生,你好."男人轉過椅子.

牧晟宸驚訝于他一口標准的普通話.

"吃驚嗎?我會中文."

"一點."

"請坐."金發男子看著牧晟宸,抬手示意一旁的椅子.

牧晟宸走過去,坐下來.

"你妻子的資料我看過了."他剛完,就伸手在桌子上那一堆厚厚的文件里翻著,最後抽出一張紙,就是B市的教授發給他的關于尹瑟的資料.

"能治好?"

路易斯點了點頭,他漂亮的灰藍色眼睛透明:"能."

牧晟宸眸子一亮.

"但是我不做."

"……"他淡淡的看著眼前這個俊美到有些妖豔的金發男人,看上去三十歲不到,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異常懶散的味道,下巴上還有著些許青色的胡茬.

"呵,都你是怪才,看來一點也不假."牧晟宸就知道必定會碰壁,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路易斯笑笑:"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原因,我媽媽是中國人,但她在我五歲的時候就拋棄我了,我對中國人有一種,恩……怎麼呢,很特別的感……"

"憎恨?"

"恩,對,就是憎恨!"路易斯打了個響指,的不以為然.

"真想知道你平時還會以什麼借口拒絕求醫的人."

"挺多的,比如長的我看不順眼的,比如長的我看得太順眼的,再比如我心極差又比如我心極好時……"

"如果我一定要你治呢?"牧晟宸眉頭輕挑.

"哦?那就要看牧先生你的本事了."

"你要什麼?"牧晟宸淡然的問道.

路易斯看著他:"果然是有名的生意人,但是你用做生意的那一套放到我這里,好像行不通啊!"

"……"

第二更會在十二點前放出,孩紙們等不及明天再看吧~~麼麼!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53 真的回來了
下篇:155 我治病你治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