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51 瑟回來了

"……"許怔愣的看著她,"怎麼,你是想和我一起好好生活了嗎?"

"對,我會和你一起生活下去,在這里."她認真的道.

許眉眼一亮:"告訴我,瑟,你這鬼機靈的腦子里又在打什麼主意."

尹瑟對上他的眼睛:"我能打什麼主意,腿斷了,臉毀了,我能干什麼?"

"……"許靜靜的看著她,"我警告你,不要去想一些不切實際的事發生."

"放心,你不是很了解我嘛,不自量力的事,我不會去做."尹瑟接過他端過來的飯,舀了一口就往嘴里塞,嚼了幾下便吞了下去,"看,我都不怕你下毒."

許慢慢笑了,上前抹了抹她的嘴角:"這才乖,不管你現在想什麼,我都不怕."

"……"

"先別你已經回不去了,即便回去了也不會再是那個人見人愛的尹瑟."尹她和怎.

尹瑟沖他一笑:"我好像從來沒有人見人愛的時候啊!"

"……"許對上她的這張鬼臉,僵住,良久他才偏過頭,這張臉確實沒法看了.

他走出房間.

"許."她喊道.

他停住身子站在那.

"不和我一起吃飯嗎?"

"……"許不再話,走了出去.

尹瑟看著合上的門,她嘴角掛著苦笑,隨便的吃了幾口飯補充了些體力,撐著床面,斷掉的腿其實已經疼到了麻木.

她扶著牆壁,額頭冒著冷汗,她拉開窗簾,窗外的天已經漸黑,這里是二樓,她看著窗下面,外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窗外的風吹了過來,涼意惹得她一陣輕顫,額頭上的冷汗也慢慢風干.

良久,她才環顧這房間,衣櫥,化妝鏡,床,地方不大,但該有的東西都有,她走到衣櫥前,從里面隨便拿了件襯衫,還是男士的,而後回到床邊,她將自己的斷腿抬起來,只這麼一個動作,剛干了的汗又如雨下.

整個後背都濕了.

尹瑟用襯衫將自己的腿綁住,她知道這樣可能會讓腿骨錯位,但如果要行動,她只能這樣.

她尹瑟,現在是個死人了嗎?

那晟宸你呢?

她只是想知道他的准確消息,但是現在仿佛比登天還難.

綁好了腿,她大大的喘著氣,第一次覺得自己真的很厲害,好像再疼,也能忍得住.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喘了口氣,抬起眼,她又慢慢移到化妝鏡前,坐下.

她慢慢抬眼,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左半邊臉頰從左眼開始一直到嘴邊都毀了……色的一片,血肉模糊……

她靜靜的看著,看著,最後還是閉上了眼睛,眼淚落了下來,順著可怖的面孔滑落.

然後,她捂住了臉,失聲痛哭起來.

許就站在門口,聽著她悲痛的哭聲,淡然的站在那,一動也不動,最後走開.

一連三天過去,尹瑟的腿依舊疼,但她已經很能忍了,仿佛這疼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她從房間里走出來,開始在別墅里面扶著牆壁慢慢跳著.

"你在干嘛?"許冷著眼看她.

尹瑟抬起頭沖他一笑:"總悶在房間里不是個事啊!"

許別扭的轉開頭.

尹瑟發現只要自己正對著他,沖他笑,他似乎就會受不了,那神明明就是厭惡.

這樣就好……

"你不會想逃吧?"許挑眉問道.

尹瑟看著他:"你覺得就這樣我能往哪逃?我繞著二樓走一圈,天就黑了,這種程度,我能逃到哪里去?"

許不相信的看著她.

"許,我過會呆在這里,我已經不想和你斗了,這種虧,吃一次就夠了,誰知道你接下來還會耍什麼花招."尹瑟道.

許看著她那張可怖的臉,再次瞥開目光,走進另一間屋子,將一副拐杖遞給她.

尹瑟接過,又沖他笑笑.

有了拐杖,她行動起來方便多了.

這幢別墅只有她和許兩個人,她靜靜的坐在陽台上的椅子上.

許走了過來,端了一杯茶遞給她.

"下毒了嗎?"她輕聲問道.

許看了她一眼:"下了."

尹瑟放到嘴上抿了一口,良久,她偏了偏頭:"沒有死嘛!"

"……"

許坐在另一邊的椅子上.

海風吹過來,帶著些涼意,臉頰上火辣的疼痛感已經慢慢消除,尹瑟只覺臉上癢癢的,她知道現在的自己連鬼見了都會退避三舍.

許在她側面,看著她完好的右臉,那確實是張夠精致的臉,任何人看了都會著迷的.

"你在想什麼?"他輕輕問.

尹瑟轉過頭,許也立刻轉過頭,不再看她.

"沒想什麼,這座島很安靜,比外面的大千世界安靜許多."她靜靜道,聲音還是婉轉動聽.

許喝了口茶:"是嗎?"

"恩."尹瑟點了點頭.

他起身,走開.

尹瑟輕輕捂住自己的胸口,緩慢的緩慢的喘著氣.

你在想什麼……

每當她靠在床上,靠在沙發上,或是站在陽台邊發呆時,那個男人都會不由自主的問她,你在想什麼……

每當她坐在車上,看著窗外出神時,他總會問她,你在想什麼……

似乎他總是很迫切的想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看著自己的腿,她的要求不高,她只是想知道他的生死,可是為了這麼簡單的一個消息,她要忍耐,要演戲,要心翼翼的埋伏……

不是夫妻會有心靈感應的嗎?

"為什麼我感應不到你……"尹瑟輕聲喃道.

閉上了眼睛,腿斷了也好,臉毀了也好,她只要他活著,只要知道這個消息就好.

她也不奢望能回到他身邊……

許隔著一個窗台遠遠的看著坐在陽台上的尹瑟,她靜謐又安詳,仿佛已經接受了這個殘酷的現實,又仿佛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他沉默的看著她.

就這樣,一天天的下來,她慢慢忍,慢慢等,一轉眼,十天就沒了.

尹瑟已經將這里的一切都摸清楚,她只要有機會就會練習用拐杖走路,許也不是每時每刻都呆在別墅里,他也會出去買些食物,買些生活用品,但每次他出去,一定會把門鎖上.

她其實已經能夠走得很快,只是在許面前,她依舊走的很慢,有時候還會趔趄兩步.

這天,時機終于來了,她看到他走了出去,她便趕緊回到房間,將早就准備好了的床單一頭綁在窗戶上一頭綁在自己身上,她站在凳子上,將拐杖從窗戶上扔下去,而後趴在窗戶上,讓斷腿順勢落下,她疼得咬緊了牙關,手緊緊的抓住床單,一點點一點點的往下移,她在房間里,做過抓緊的練習,如果她不心摔下去,兩只腿都得殘廢,所以她的每個動作都很心翼翼.

如果這種時候,許打了個回馬槍,她就再沒有其他機會了……

她很緊張,她不是貪生怕死,她只是想要得到那個男人的消息,她只是想要知道她的兒子還好不好……

終于,左腳踏到了地面,她慢慢松開手,手心磨出了血,滿頭大汗,她穿著簡單的風衣,撐起拐杖,她就往海邊走去,還好這幢別墅離海不遠,她觀察過,每天的這個點都會有三艘船出海.

眼看時間就要到了,她慌慌張張的用從許那偷來的錢買了船票,而後便上了船.

她一直在等這樣一個時機,許離開的時候正好是開船點要到的時候,早了也不行,晚了也不行.

她滿頭大汗的走進船里.

大家都陌生而又驚恐的看著她.

尹瑟坐在角落里,忙低下頭,用頭發遮住,心口卻是疼的發緊.

然後船開了.

等船駛離海岸時,尹瑟看到了飛奔過來的許,她驚恐的低下頭,生怕被看到,只覺自己的心髒都要跳出喉嚨口.

許看著剛離開的三艘船,眼睛都發了.

那個女人……

她竟然敢跑……

他的拳頭緊緊握著,想著她這些日子,裝的好像已經無欲無求,裝的好像什麼都不再需要,原來目的就是為了讓他松懈……

而他,竟然就那樣掉進她的陷進里.

"尹瑟!你就逃吧!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別讓我再找到你,不然我會讓你永遠也動彈不得!!"

許的吼聲被海風吹亂,尹瑟似乎聽到了一些,只覺心驚膽戰,她緊緊的交握著雙手.

"啊!"

她旁邊的人碰了她一下,她驚恐的叫出聲,整個船艙里的人都看向了她.

她的頭低的更厲害了……

"姐,你沒事吧?"坐在尹瑟旁邊的男人輕聲問道.

尹瑟慌張的搖著頭.

"可是你在發抖啊!"

尹瑟環住自己的手臂,又往角落里移了移.

這是個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憨實,但尹瑟卻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男人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杯咖啡遞給尹瑟:"這是暖的,你喝一點."

尹瑟只顧著搖頭,不要和她話,不要碰她,不要管她……

她閉著眼睛縮在角落里,右腿又開始疼了起來.

"姐,我不是壞人,我是這座島上居民,你也是嗎?我從沒有見過你啊!"

尹瑟沉默,不話,她打定了注意,誰和他話都不要.

她用頭發遮住自己像鬼一樣的半邊面孔.

中年男人歎了口氣,和旁邊自己的老婆道:"我好像被別人當成壞蛋了."

他的老婆是個溫婉的女人,她沖他笑笑:"誰讓你長的一副猥瑣大叔相?"

"……"

"和我換個位置吧."

"好好好,猥瑣大媽."男人醇厚的嗓音聽上去很是風趣.

女人坐到尹瑟身邊,再次將咖啡遞到尹瑟手上:"姐,你不是島上的居民吧,放心,我們不是壞人."

"……"尹瑟慢慢睜開眼睛,但她還是不敢抬起頭.

"姐,看你行動也不是很方便,有什麼需要盡管開口."

尹瑟咬了咬唇,終于抬起了臉.

那女人也已經看到了她可怖的半邊臉,她捂住了嘴,掩飾不住自己的驚訝.

她剛打算重新低下頭,被女人拉住.

"姐,沒事的."女人溫和的嗓音安撫著她受傷的心.

尹瑟只聽到自己胸口"撲通撲通"還在緊張的亂跳的聲音,她深吸一口氣,"能不能借我一下手機……"

尹瑟從未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卑微,仿佛抬起臉都是一種罪過……

所有人的臉上都寫著,丑陋兩個字……

然而即便這樣,她也還是抬起了頭,她不能在意別人的眼光,不能……

女人利索的將手機遞到尹瑟手上.

"謝謝."

尹瑟的手都在發抖,她看著手機屏幕,咽了咽口水,熟悉的撥出一串號碼,她顫抖著放到耳邊.

如風哥哥……

"姐……"在一旁的女人看著尹瑟的哆嗦打的越來越厲害,有些慌神.

尹瑟緊緊閉著眼,聽著"嘟--嘟--"的響聲,這一聲聲都響在她的心上,葉如風再不接,她就要瘋了……

就在她緊張難過的以為沒人接時,終于有人接起了電話.

"喂--"

尹瑟緊緊咬著唇,她的眼淚頓時如泉湧.

"喂?"

她吸了下鼻子,很艱難很艱難的發出聲音:"如風哥哥--"

坐在辦公桌前的葉如風在聽到這四個字的時候,全身都僵硬了起來,而後慢慢的,他的拳頭攥起,生怕是自己聽錯了,而後心翼翼心翼翼的問道:"--瑟?"

"……恩!"尹瑟用力的點了點頭.

"瑟?真的是瑟?"葉如風眼睛了,而後眼淚掉了下來,"你在哪兒?你在哪兒?"

尹瑟咬著唇,深吸了口氣:"如風哥哥,我要知道,晟宸還活著嗎--?"

問出這句話,她已經泣不成聲,恐懼,慌亂占據著她的心,要問出這句話,她得需要多大的勇氣.

葉如風嘴角輕笑,而後道:"活著!好好地活著!"

尹瑟聽到了這兩個字,沉寂了兩秒,閉了閉眼,她終于笑了,她就知道,他不會死……

為了得到這個消息,她吃再多的苦,她都沒有怨.

"瑟,你在哪,我來接你!!"葉如風激動的道.

"如風哥哥……"尹瑟輕聲叫道.

"恩?"

"不要來找我,不要告訴晟宸,你們就當我死了……"她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像是針紮在葉如風的心口上.

"瑟?!你的這是什麼話!?"

"我會好好地,你不用擔心!"她緊緊咬著牙齒.

"你別開玩笑,告訴如風哥哥,你在哪?到底發生了什麼,瑟,告訴如風哥哥!"葉如風的話里已經帶著哭音.

尹瑟閉上了眼睛.

"到底發生了什麼,不要讓我著急好不好?"

她從沒有聽過如風哥哥這樣的哭聲,她的心如刀絞,連如風哥哥都這樣,那晟宸呢……司瑞呢……

她要瘋了……

"嗚嗚……"她難掩的哭出聲,忍也忍不住,"哥哥……"

"乖,瑟,別哭."葉如風趕緊安撫她,生怕她突然就把電話掛了.

"不要告訴晟宸……"

"……"葉如風知道她一定發生了什麼,只是他不敢想象,到底是什麼樣的事讓她不敢再見到牧晟宸.

"哥,你答應我,別告訴晟宸……"

"好,瑟,你告訴我你在哪,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立刻去和晟宸你還活著……"

"不要……"尹瑟抹掉自己臉上的淚水,她只要知道他活著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告訴我你在哪,不然我告訴晟宸,他也會千方百計的把你找出來!"

"不要……"尹瑟鎮定下來,她擦掉眼淚,道,"好,我告訴你."

……

她掛掉手機,將手機還給坐在她旁邊的女人,就在這時船晃了晃,一艘快艇從他們身邊疾馳而去.

尹瑟不穩的扶著座位旁的扶手.

她不想讓牧晟宸看到自己這副樣子……不想讓他知道……

他只要記住自己美好的時候就可以了……

沒有她,他一樣可以好好活下去,不要去打擾他,不要再給他帶去災難……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許回到別墅拿好鑰匙,跑到海岸邊,剛想跨上快艇,海面上就有一座快艇正朝這座島開來.

沒一會兒就停靠在了海岸上.

而後利索的從快艇上下來了幾個男人,繼幾個男人之後,牧晟宸和夏梓修也走了下來.

許見到牧晟宸,頓時傻了眼,而牧晟宸在看到許的那一刹那,嘴角牽起一抹笑,笑的夏梓修都覺得毛骨悚然.

許見形勢不對,立刻鑽進了快艇里,然而夏梓修的手下兩步就走了過去,將許拖了出來.

牧晟宸摘掉墨鏡,淡然的走到許面前,二話不,一個拳頭狠狠的打在許肚子上.

"啊嗚……"許吐出了一口苦水.

牧晟宸淡然的看著他:"尹瑟在哪."

許抬起頭竟不禁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而後道:"她死了."

"啊嗚--!"

牧晟宸又輪上去一拳頭.

"她在哪里!"

"她死了!"許繼續道.

牧晟宸閉了閉眼,對著那幾個抓住他的人道:"打吧."

而後便是接連不斷的拳打腳踢.

周圍的居民們看到這一幕紛紛避開.

夏梓修上前叫了停:"別打死了."

"他骨頭硬得很,怎麼可能死?再了,已經是死了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又有什麼關系."牧晟宸淡淡道.

許看著牧晟宸:"你命很大嘛!"

牧晟宸輕笑:"命大?不是你故意讓我活著的嗎?"

許冷冷的看著他.

"如果想讓我死,就應該把我也丟進火海里,你是不是?何必給自己留這麼一個禍害?"

許輕笑:"你怎麼知道的?"

牧晟宸眉頭輕挑:"如果我是你,就會對所有知人都趕盡殺絕."

許瞪著他.

"許,你也真是瘋狂,連你老爸你都不,他也以為你成了瘋子,走了這麼極端的一條路."

"……"

"所以你懂你現在的處境嗎?"

"你想殺了我?"

"你呢?"

"……"許輕笑:"沒事,反正我有尹瑟陪葬."

牧晟宸眼睛冰冷冰冷:"她在哪!"

"死了."他還是那句老話.

牧晟宸深吸一口氣,夏梓修走到他身邊:"去別墅里看看."

牧晟宸點了點頭.

走進別墅,牧晟宸就開始喊:"尹瑟!尹瑟!……"

別墅里回蕩著他自己的聲音.

他利索的爬上二樓,一扇扇房間打開,最終停在了尹瑟住過的房間里,他走了進去,手有些抖,看著還有些凌亂的床,看到了化妝鏡前的發繩……

她在這里……

她在這里……

最後,他的目光放到了窗口,窗口上拴著的是--

他大步走過去,只見用兩條床單接起來的繩子一直延至地面,他嘴角勾起笑容,終于明白許為什麼會在海岸邊,為什麼會要坐快艇.

他轉身看向許:"她跑了,對不對?"

許冷冷的看著他:"她死了."

牧晟宸再也不看他一眼:"梓修,我們去查一下最短時間內發出去的船是到哪的,瑟兒大概就在那船上."

夏梓修應了聲,便讓人抓著許,離開別墅.

"牧晟宸,你以為尹瑟還會回到你身邊麼?不是我吹,即便你找到了她,她也不會跟你回去."

牧晟宸停住腳步,轉身又是一拳打在他身上:"不跟我回去難道跟你?!你想死就!"

許被打的吐出一口血,眼前一陣陣暈眩.

查了時刻表後,他們就跨上快艇,三艘船,A市,B市,C市……

"我們回A市."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尹瑟坐在B市港口,她安靜坐在候船廳內,窩在一個角落里,等著葉如風.

她已經沒什麼好怕的,只要牧晟宸還活著,就都沒有關系.

天色漸晚,尹瑟有些發冷,就在這時,葉如風匆匆的趕了過來,他推開候船大廳的門,只看到一個的身影窩在椅子上.

他的心一陣一陣抽痛.

"瑟……"他輕輕地叫了一身,像是怕嚇壞了她似地.

尹瑟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慢慢抬起頭,終于,她看到了葉如風.

她咧開嘴笑笑.

而葉如風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整顆心都被人揪了起來,頓時他就明白了……

"如風哥哥……"她有些難堪的笑了笑.

葉如風咽了咽口水,也笑了笑,走到她身邊,將她一把抱進懷里.

"啊--"

"怎麼了?"葉如風慌忙的問道.

尹瑟指了指自己的腿,眯起眼,干干的笑笑:"腿斷了."

"……"葉如風這才發現她身邊放著的那副拐杖,還有那只呈扭曲狀態擺著的右腿,他沉默了.

她淺淺的著腿斷了,就好像時候她在外面皮,一瘸一拐的回來,而後到他面前干笑,著我摔了一跤一樣……

葉如風順著她有些凌亂的直發,將左邊的頭發捋到耳朵後面,她明顯神色有些不自在.

仿佛是為了避免尷尬似地,她又像個沒事人一樣笑了笑.

葉如風的喉頭像是被什麼哽住了一般.

"如風哥哥……我是不是丑了……"

他輕輕的將她埋進懷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而眼睛還是了,眼淚就快要流了出來.

"不會,瑟在我眼里,永遠是最漂亮的."他道.

尹瑟撇了撇嘴:"如風哥哥就只知道騙人."

"瑟……"

"恩?"

"你哥哥現在心髒不好,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葉如風笑道.

"……"

"對我來,只要瑟你活著就好."葉如風的眼淚滑落,"瑟死了,如風哥哥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尹瑟抬手環住他的背:"哥,對不起……"

"不過已經沒事了."葉如風碰了碰她的臉,"我的瑟,回來了就好."

尹瑟笑了笑.

葉如風起身,打算將尹瑟抱起來:"我們回家了."

尹瑟抓住他的手:"你答應過我,不會告訴晟宸的……"

葉如風低下頭看著她:"你還活著,你知道這對他來有多麼重要麼?"

"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這副樣子……只有他,我不想他看到……"

"瑟,他愛的是你這個人,不是你的外貌,不是你的空殼……"

"我不要……"尹瑟抓住他的手,一改剛才樂觀什麼都不怕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懇求的看著他,"我不要他看到……就讓他以為我死了,不要再讓他難過了,對他來,我只是個災星而已……"

葉如風閉了閉眼睛:"瑟,你傻不傻?你的死對他來才是最大的打擊,你以為時間可以治好他心里的傷嗎?"

"會的,會的!"

"那麼司瑞呢?"葉如風問道.

尹瑟沉默了,司瑞……

"你要讓他就此失去母親,只因為你失去了美貌,只因為你斷了腿?"

"……"尹瑟閉上了眼睛,"晟宸會再找其他人的……司瑞不會沒有母親……"

"尹瑟!"葉如風失望的看著她,"你是怎麼了?"

"我就是不要看到他!!"尹瑟突然朝他吼道!

葉如風怔愣在原地,看著這樣激動的尹瑟,他也慌了神.

"好好好!"他只能安撫著她,"不告訴他,不告訴他."

"……"

"那,那我們先去治你的腿好不好?"

"……"尹瑟慢慢平靜下來.

葉如風順了順她的頭發:"就在B市,我們連A市都不回好不好?"

尹瑟點了點頭.

連夜,葉如風就將尹瑟送進了醫院,大晚上的,醫生都下班了,她掛了個急診,留班的實習骨科醫生先帶她拍了個片子.

葉如風坐在辦公室里,尹瑟坐在一邊的沙發上.

實習醫生將片子放出來,對葉如風道:"這太恐怖了."

"……"

"她的骨頭已經全部錯位……"

"什麼意思……"

"她的腿是被生生打斷的,而且沒有得到任何治療,姐,你是隨便用繩子將腿綁起來的是嗎?"

尹瑟抓了抓腦袋,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點了點頭.

實習醫生歎了口氣:"即便以後能走路,腿也是一長一短……"

葉如風咽了咽口水,怎麼會這樣……

尹瑟低著頭,她聽得清清楚楚……

實習醫生又歎了口氣:"你是怎麼忍得住這種疼痛的?我真的很想知道."

葉如風看向尹瑟,她到底受了多大的罪……

他的眼睛又了,他吸了下鼻子,而後又深吸了口氣,將眼淚逼了回去.

"那現在能做什麼……"

"等明天我們骨科的教授來了再做詳細檢查會比較好,這種程度我實在不敢輕舉妄動."實習醫生認真的道.

葉如風低下頭:"現在能不能辦住院手續?她這個樣子……"

"可以."實習醫生道,其實這個點已經辦不了住院了,但是他真的很佩服這個女人,所以他一定會為她開個後門.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辦."

"謝謝."葉如風淡淡道.

醫生走出辦公室.

尹瑟就坐在沙發上,她玩著自己的手指,只像個孩子.

葉如風走到她身邊,輕輕摟住她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懷里,什麼話也不,什麼也都不想問……

"如風哥哥……"

"……"

"不要難過."尹瑟的嘴角還掛著笑,仿佛天塌下來她也要這樣笑才是.

"不難過."葉如風輕輕道,"你都回來了,我還難過什麼,大不了如風哥哥以後努力點工作,把你放家里養著,讓你白吃白喝白住,就怕你不成肥豬."

"我吃不胖的."尹瑟淡淡的道.

"那從今天開始,你如風哥的目標就是把咱家瑟養成肥豬."

尹瑟嘟著嘴:"本來就已經夠丑了,要是還胖的和豬一樣,你讓不讓我活了?"

葉如風輕笑出聲:"那就是一頭丑豬."

尹瑟伸手掐了掐他的腰.

靜默了幾秒後,尹瑟認真的道:"你一定要答應我,不能告訴晟宸……"

"……"

"答應我,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不許瞎,我答應你."葉如風道.

至少今天不.

"恩."尹瑟慢慢放下心來.

辦好了病房,葉如風抱著尹瑟走了進去.

"單人間和雙人間都沒有了,只有四人間的,你們先用著."醫生道.

"麻煩醫生你了."

八點多鍾病房里的病人都還沒有睡,有三個都是年輕女人,腿腳骨折,看到尹瑟被葉如風抱進來,首先都是將目光放到了葉如風身上.

一個個都亮了眼睛,而後看到了他懷里抱著的女人……

尹瑟埋在葉如風懷里.

葉如風將尹瑟放在病床上,她的頭發落下,露出了她的左半邊臉頰,只聽病房里抽泣聲一陣.

尹瑟閉了閉眼,葉如風擰緊了眉.

"沒事的."葉如風在她耳邊輕聲道.

尹瑟看著他,笑了笑,點了點頭.

葉如風替她蓋好被子.

"男家屬不能在這里陪夜……"醫生提醒道.

尹瑟看著葉如風.

葉如風笑道:"那我就在門口,有事叫我."

"如風哥哥,你回去吧……"

他順了順她的頭發:"傻妞."

葉如風直起身,對另外三個病人頷了頷首:"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沒事."和尹瑟鄰床的短發女人嬌羞的笑道,"是你女朋友啊!"

葉如風看了尹瑟一眼,認真的笑道:"是妹妹."

尹瑟心口暖暖的.

葉如風走了出去,剛關上門,那個開過口的女人就聲道:"你猜輸了.怎麼可能是那女朋友."

女人話里的譏笑語氣很淺,但尹瑟聽得很清楚,她閉上了眼睛,不聽.

"別了……"另一個女人笑著提醒道.

"有什麼不能的,她肯定早就習慣了."

"新來的,你哥哥可長的可真是一表人才."

"看上去也很謙和,有沒有女朋友啊?"

尹瑟緊緊的抓著被子,保持沉默,她不想話……

"怎麼不話?"

"我困了……"尹瑟淡淡的了一句,便蒙上了被子.

"長那副鬼樣還清高個什麼勁……"

"別了……"另一個長發女人裝模作樣的道.她和尹瑟對床.

另外一個女人像個沒事人一樣做著自己的事.

尹瑟蒙著被子,眼睛睜的大大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她的手輕輕撫上自己的臉頰,坑坑窪窪的觸感讓她全身都繃緊……

緊緊閉著眼睛,她的唇都被自己咬出血絲,她從來不知道自卑感可以讓一個人這樣無地自容……

葉如風靠在病房外的牆壁上,病房里傳來的對話聲,他還是依稀可以聽見些,心被狠狠揪著,他……該怎麼做?

"葉先生,醫院里也有家屬的休息室,你可以去那里休息."

葉如風搖了搖頭:"不了,我就在這里好了."

醫生看了看他,也不再什麼.

葉如風緊緊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心下搖擺不定,一時竟拿不出個主意……

就這樣,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睡著,第二天,早早的就醒了.

有護士來病房做檢查.

葉如風狠狠的打了個噴嚏,似乎是著了涼,他走進洗手間洗了個臉漱了下口便走了回來.

尹瑟已經醒了,她呆呆的坐在床上,葉如風替她打來洗臉水和漱口水.

"我自己能來."尹瑟道.

葉如風輕笑,"我現在伺候你,以後我病了,你要記得伺候我!"

"……"

"我這是為了怕你以後看我病了就跑而讓你欠下的人."葉如風替她擦著臉.

尹瑟看著他.

熱毛巾輕輕的捂著她的傷口處,一陣又癢又痛的感覺傳來,她輕輕皺了眉.

替她洗完臉後,葉如風將水端了出去.

上午,醫生來上班後,葉如風就帶著尹瑟去做了診斷.

教授看著幾張片子,眉頭越皺越緊.

"真的是太亂來了."良久,他出這句話.

尹瑟低著頭,靜靜的聽著.

"沒有辦法嗎?"葉如風問道.

教授認真的道:"很難治好,我可以這麼,骨頭要重新打斷再接,但即便這樣,最後也難免會出現跛腳的現象."

"……"葉如風沉下臉.

尹瑟笑笑:"沒關系,只要還能走就行了."

"……"教授看著尹瑟,"你為什麼亂綁?還過了這麼多天."

尹瑟求助的眼神投向葉如風.

葉如風也不知道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還不敢問……

"那已經不重要,想要雙腿完全複原,真的不行嗎?"葉如風著急的問道.

教授深深的吸了口氣:"我們醫院只能做到這種地步."

"……"

"沒關系的,如風哥哥……"

"教授,再給我點時間考慮一下."

教授看了葉如風一眼:"盡快,時間拖得越長,越是不好弄."

"知道了."

葉如風將尹瑟抱回病房.

"如風哥哥……"

"恩?"

"只要能走就行了,跛腳就跛腳……"

"不許瞎,我要你像正常人一樣好好走路,你穿高跟鞋可漂亮了!"

"……"尹瑟咧開嘴輕輕一笑.

"瑟……"葉如風輕輕的叫了一聲,"和牧晟宸商量吧……"

"如風哥哥……"尹瑟立刻就起了排斥心理,"我不要!"

葉如風低頭看著她:"他,總有一天會知道!"

"你讓他知道,還不如讓我去死……"尹瑟難過的道.

葉如風看著她這副樣子,心里難過得緊.

"好好,不,不……"

"恩."

就在這時,葉如風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而後走到窗邊接起.

"好,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葉如風對尹瑟道:"我出去辦點事,很快就會回來,你等我回來."

尹瑟有些擔憂的看著他.

葉如風看出她的慌亂,上前順了順她的長發:"會沒事的,等我回來."

尹瑟點了點頭.

葉如風走了出去.

"你哥哥跟你怎麼像是戀人似地?"那長發女人又開了口.

尹瑟不予回應,她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腿.

沒過幾分鍾,敲門聲便響起,而後門被打開.

尹瑟看向門外,怎麼那麼快就回來--

當她看到門口站著的男人時,她的眼前瞬間模糊了……

"如風哥哥……他騙人……"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50 聰明的男人
下篇:152 我愛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