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47 瘋狂的人

"你這女人還挺識相,倒是不亂掙紮不亂叫喊嘛!"

"因為沒意義,誒……就不要穿這麼貴的婚紗,鑽石全浪費了!"尹瑟惋惜的完,便開始扯著自己的婚紗……

"瑟?"林嫂錯愕的看著她.

尹瑟沖她笑了笑:"林嫂,這婚紗礙事,你別怕,我在你身邊呢!"

林嫂心揪成一團,明明今天她才是長輩,應該是她以一個長者的姿態來安慰她,然而,她卻成了反被安慰的那一個.

尹瑟費力的撕扯著群里,只見白紗一條條落下,上面鑲嵌著的鑽石落在車里.

二看著她認真的動作,眉頭輕皺.

"裙子短了比較容易逃跑嗎?你不要廢這種心思了--"

"你在擔心什麼?"尹瑟整了整及膝的短裙,沖二笑笑,"你叫二?二百五的那個二?還是二貨的那個二?"

女人頓時臉色發青:"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

"知道,被綁架,對不對?"

二的嘴角輕挑:"所以你識相點,不要妄想一些不切實際的事發生."

尹瑟雙手環胸,牢牢的握住林嫂的手,"真正妄想發生不切實際事的人是許和這邊這位尹天江先生."

尹天江淺淺的看了尹瑟一眼:"你現在耍嘴皮子沒有意義."

"是啊,你已經成了衣冠禽獸."尹瑟淺淺道,"我真是可笑,就在前一秒還勸自己放下所有的一切,放下對你這個父親無休止的仇恨,而下一秒你就用血淋淋的一巴掌告訴我,我的想法多麼天真多麼滑稽."

"……"尹天江抿嘴,"你的原諒我從來都不屑要."

"……"尹瑟緊緊咬著牙齒.

你的原諒,我從來都不屑要……

他的心腸要多麼狠硬才能出這樣的話?

"我要的是權力,地位,我要的是至高無上的尊嚴.愛,孩子對我來都不重要."

尹瑟輕歎一口氣:"是啊,都不重要了."

"是不重要了,無論你怎麼看我,都不重要了."

"不,不是."尹瑟沖他笑,"是無論你什麼做什麼都不重要了,你現在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在為你自己挖墳墓,最後把你埋葬的一定還會是你自己."

"即便到了這個時候,你也不肯求半點饒,尹瑟,你果然是我的女兒."

尹瑟深深吸一口氣,車內開著空調,可是車外卻寒冷異常,車窗玻璃上全是霧氣.

"如果我把尹氏的所有股份分給你們,你們能不能放我們走?"

"不可能."二認真的道.

尹瑟聳了聳肩,"我真是隨口問問,看來你們還算是專業的."

"尹瑟姐,如果你再不閉上你的嘴,就別怪我用膠條了."二淡淡的威脅,那雙陰狠的眼睛里是重重的威脅.

尹瑟靠在椅子上,左邊一個,右邊一個,跳車是沒有可能了,交涉也算失敗,感化那更加不可能……

現在她能做的是什麼?林嫂的手冰涼冰涼,她在害怕……

尹瑟看著她,只覺後悔的緊,為什麼要提議讓林嫂來做家長,不然,林嫂也不用趟這趟渾水!

"瑟."林嫂對上尹瑟自責的雙眼,"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

"沒事的,林嫂在你身邊."

尹瑟艱難的咧開嘴角,點了點頭:"恩."

尹天江什麼都不看,眼神很堅決卻很空洞,像個雕塑,像個死人……

尹瑟閉了閉眼.

晟宸……沒了新娘,你要怎麼做……

另一邊,羅伊斯教堂內,久久等不來新娘,蘇柔走到教堂門口探頭張望,卻怎麼也等不來人,著急的拿出手機打電話過去,也沒有人接,林嫂的沒人接,尹瑟的也沒人接.

她匆匆走到牧晟宸身邊:"都不接電話."

牧晟宸眉頭輕皺,拿出手機繼續打,然而他只打了兩聲,便被人接起.

"喲!是牧大總裁本尊吧!"

"……"牧晟宸握著手機的手一緊,"尹瑟在哪."

"尹瑟?哦哦,就是您的夫人,穿著鑽石婚紗的美麗新娘子是不是?"二甜膩的聲音傳來,蘇柔站在一旁都聽的一清二楚,她著急的看著牧晟宸.

"她在哪."

"她呀?新娘子,和你的新郎句話吧,他在找你呢!"二將手機遞給尹瑟.

尹瑟沉默的看著手機,吞了吞口水,慢慢接過:"晟宸……"

"……"牧晟宸的心口一緊.

"我沒事."尹瑟淡淡道,"你不要著急,不要慌張,恩?"

"……真的沒事?"

"恩."尹瑟咬著唇瓣,嘴角噙著笑意,"沒事,你不要慌.就是婚紗被我扯壞了,好可惜……"

"沒事,等我來接你,我再給你買."牧晟宸一邊著一邊給蘇柔個眼神,而後便跑出禮堂,左手利索的拿出另一個手機,手指飛快的撥過一串號碼.

二奪過尹瑟手里的手機:"都什麼時候還你儂我儂,這個沒事那個沒事,真不知死活!"

尹瑟松手,輕輕吸一口氣,將眼睛里打轉的液體硬生生吞回去.

"你懂什麼,這叫臨危不懼."尹瑟冷冷道.

二瞪了她一眼,而後對上手機:"牧大總裁看來已經明白發生了什麼,我就長話短,一不許報警,二,你一個人來."

"許要的是什麼."牧晟宸淡淡問道.

"牧大總裁果然冷靜過人,你來了便知道了.地點,想必你也能查得到."

"把手機給尹瑟,我還有話要."

二看了尹瑟一眼,輕笑:"行,我就再給你們五秒."

她將手機擱到尹瑟耳邊.

"瑟兒?"

"……恩."

"等我."

"恩……!"尹瑟重重的點了點頭,眼淚啪嗒落下.

二收回手機掛掉,雙手環胸的靠在車子上.

尹瑟擦掉眼淚,看著林嫂笑了笑:"他讓我們等他來."

"恩."林嫂也鎮定了許多.

牧晟宸半秒都沒有遲疑,"夏梓修,幫我."

"……我知道了,我會立刻做安排."

牧晟宸完便往停車場跑去.

"希文,你去問問牧晟宸,到底怎麼回事,賓客這邊我來應付."

"范公子,你和柔柔在這里應付,我去看看況,我會手機聯系你們."

"好."蘇柔認真的點了點頭.

"蘇蘇阿姨……"軟軟的手拽住蘇柔的紗裙.

蘇柔低頭看向蒼白著臉色的牧司瑞,頓時慌了起來.

"阿姨,我媽媽怎麼了?"

"……鋼鐵俠,沒事的,你也知道你媽媽是糊塗蛋,出了點狀況,你爸爸去處理了!"

"真的嗎."牧司瑞澄澈的黑眸中沒有半絲相信.

"當然,蘇蘇阿姨什麼時候騙過你."

牧司瑞靜靜的看著她良久,點了點頭:"沒有."

"鋼鐵俠乖,到一邊坐著,阿姨這里忙好就帶你去找你爸爸媽媽."

"……恩."牧司瑞走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來,牧老夫人將抱到懷里,"司瑞,乖乖的."

"恩."他又點了次頭,但是他的拳頭攥的很緊,的胸口已經慌亂不堪.

而牧老夫人的神也不好看,她皺著眉頭,靜默著和牧司瑞靠在一起.

葉如風跑出教堂,卻沒有看到牧晟宸的身影,他四處張望,然而便看到賓利從停車場疾馳而出的場景,從他眼前像閃電一樣閃過,發出非常刺耳的飄移聲音.

他四處張望,現在開車已經追不上了,只好打手機過去.

"牧晟宸,瑟怎麼了?"葉如風著急的問道.

牧晟宸抿了抿唇:"許綁架了她."

"你什麼?!"葉如風驚恐道.

"一個時以內,如果我發短信給你,你就報警,如果一個時後我還沒有任何消息,你也報警!"

"……牧晟宸,你要一個人去?"

"你放心,我有自己的打算."

"你做什麼打算,你別昏了頭,現在回來,我們商量好對策再去!"

"……我等不了."牧晟宸的眼神冰冷至極,那聲音都仿佛是來自于北極,他淡然的掛掉手機.

雙手轉著方向盤,動作乾淨利落,看上去竟儼然一副賽車手姿態.

他的目光緊緊看著路的前方,時不時瞄一眼車前的導航追蹤.

他等不了,他要趕緊出現在她面前,他要親眼看到,才能確保才能相信她是安全的,他懸起來的心才能真的放下一點.

不一會兒,他的手機又響了,是夏梓修.

"我已經聯系了人,聯系方式你記下來,他會給你和你聯系,你把你所了解到的信息全部告訴他."

"信得過嗎?"

"信得過."

"我知道了,謝謝."

"……"夏梓修沉默了兩秒,而後道,"冷靜一點."

"……"牧晟宸嘴角勾笑,"盡量."

在夏梓修面前,他沒有打算掩飾他已經慌亂的心,那個男人似乎懂他的心.

掛掉手機,又是一個急轉彎,車身劃過空氣留下一道完美的弧度.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Vip群號【一二一三零零二一五】,僅限吧vip讀者………………………

尹瑟和林嫂被帶到一間廢舊的型工廠里,室外的冷空氣讓只穿著及膝婚紗的尹瑟不禁哆嗦起來,她咬著牙依舊緊緊握住林嫂的手.

走進工廠,廢舊工廠內到處都是廢鐵以及破舊的紙箱,看上去很狼藉.

但至少里面沒有外面那麼冷.

工廠里面,有一個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那雙帶笑的眸子像是看到了覬覦已久的獵物,閃著燦爛欣喜的光芒.

"尹瑟,你來了."他幽幽的聲音傳來.

"你這樣大費周章的請我過來,我怎麼能不賣你面子?"尹瑟道.

許的眼睛游移過尹瑟的全身上下,嘴角慢慢勾出笑意:"鑲鑽婚紗,牧晟宸還真是下血本啊!美麗的新娘子,看這樣子,你是很冷嗎?"

尹瑟傲然的抬頭看著他:"許,我只問你一個問題,你到底要什麼."

"我要什麼?"許手放在太陽穴邊轉著,"我得仔細想想,我到底要的是什麼呢?"

他的姿態讓尹瑟很是恐慌,活像是瘋子一般.

"你爸爸沒有告訴你嗎?"許驚訝道,"我要的是你啊!"

"不可能!"

"……"許眉頭一挑,坐回椅子上,"怎麼就不可能呢?"

"我已經是牧晟宸的妻子,別人穿過的鞋,你還要穿麼?"

"我無所謂啊!不過如果你介意的是名份的話,你不用擔心,牧晟宸待會過來,我就讓他向你提出離婚,你們結束了,你應該就沒有什麼其他顧慮了吧?"

"……瘋子!"

"瘋子?"許雙腿疊加起來,"現在我身後有六個人,牧晟宸要只身前來,你精心准備好的我是瘋子,還是盲目前進的他是瘋子?"

尹瑟咬著唇,不話.

"替我們的尹大姐穿上衣服,戴上手銬!"

"許!"尹瑟躲著朝她而來的二,"你以為你這樣做就能得到我?你以為你把牧晟宸騙過來就能威脅的了我?我告訴你,那不可能!"

許聳聳肩:"是嗎?這一切終究是要等到牧晟宸來了再."

"你到底為什麼要變成這樣?"尹瑟不解的看著他,"得不到就要毀掉?你這是什麼破理論?!"

許嘴角輕扯:"不知道,可能我是真的生病了,心里有病,我承認--"

"心里有病就應該去看醫生!"

"nonono!"許輕搖手指,朝尹瑟勾了勾,二就將尹瑟推到許面前,壓下她的身子.

許抬手輕輕勾住她的下巴:"我想我有辦法自己治好,但這需要你的配合."

"……"

"我發現我一想到牧晟宸死了,一想到你和牧晟宸再也見不到面,我的心就很愉快,于是,這麼想著想著,我就打算這麼做了."

"你--啊!"下巴傳來的疼痛讓尹瑟叫出聲,她狠狠瞪著他,"許,你在開什麼玩笑?你要牧晟宸死?你以為你殺了他,你就會安然無恙."

"自然不會啊!"許又聳聳肩,"我覺得玉石俱.焚是個不錯的詞,你覺得呢?當然,如果我僥幸沒有事的話,一定會來找你."

"你……什麼意思?"尹瑟心跳越來越快,她從許的眼里看到了瘋狂,她看到了他的病態扭曲……

他的是真的……

他真的要牧晟宸死……

"字面上的意思啊!想把你占為己有,想讓牧晟宸下地獄."

"許,你已經瘋了……你真的瘋了!"

許松開她,輕輕笑道:"隨你怎麼,不過瑟,你也真是可悲."

"……"

他從懷里拿出一張合同,另一只手插口袋,站起來,股份轉讓書從尹瑟臉上飄過,他走到尹天江面前:"尹天江先生,您可真是一位偉大的父親."

"……"

"這是好的股份轉讓書,我沒有食."

"許總自然不會做出食的事,哈哈!"尹天江笑著接過這張股份轉讓書,有了這個,他就不用害怕被女人踩在腳底下了,他什麼都不用怕了.

尹瑟眼里充著血絲,慢慢側過頭看向尹天江:"偉大的父親……"

尹天江收斂起自己臉上的笑容:"瑟,你不要怪我,我只是要我該要的東西而已."

尹瑟不話,她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看著這個男人一次一次將她推入仇恨深淵,讓她一次次的想用刀抹他的脖子.

許輕笑:"尹伯父,你這就不了解尹瑟了,她才不會嘴上著怪你怪你,她一旦怪起你來是會不聲不響的從背後給你一擊,又猛又狠!"

"……"尹天江看了眼尹瑟,而後將目光放到許身上,"許總答應我的另外一件事,不要忘了."

許輕笑:"不會忘不會忘."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尹天江道.

許伸手指向門口:"尹伯父請便."

尹瑟靜靜的看著尹天江離開廢舊工廠,連頭都沒有再回一次,心漸漸冷,她原以為,對待這男人,她的心已經冷到了極致,沒想到這男人簡直就是神人,能讓她冷到極致的心繼續變冷!

尹天江離開了工廠,許歎息了口氣:"看好戲的人沒了.誒?這邊這位大媽是?"

林嫂瑟縮了下身子.

許走到她面前,哈哈大笑道:"還穿著旗袍?難道是給尹瑟當伴娘?"

"許!"尹瑟厲聲吼道,"你再敢侮辱她一次!"

許轉身看向怒了的尹瑟:"喲!這中年婦女這麼重要啊?"

尹瑟冷靜下來,平聲靜氣道:"許,你針對的是我,和她沒有關系,你放她走."

"放她走?如果我不呢?"

尹瑟深吸一口氣,事實是,她現在什麼都是徒勞,因為她在他手上.

"我已經知道事的嚴重性,你放她走,我們的事,我們自己解決."

"怎麼解決?"許突然笑道,好奇的問著.

"你要怎麼解決就怎麼解決啊!"尹瑟快瘋了,和神經病話最傷神!

許笑了笑:"這位中年大媽不能放,為了防止她做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把她也給綁起來."

"許!"尹瑟驚慌的叫道,"別綁她,她什麼也不會做的."

林嫂看了眼尹瑟,微微笑道:"沒事,綁就綁吧."

"林嫂,你年歲也大了!"

"五十都不到,大什麼大!"林嫂笑道,臉上再無懼意,如果眼前的這個男人是瘋子,那麼對待瘋子只有比瘋子更瘋……

她讓他綁.

尹瑟咬緊了唇,看著林嫂被扣上一副手銬,只覺得手銬的疼鑽進了她的心里.

林嫂被抓到旁邊的柱子邊.

許輕歎了口氣:"好想知道牧晟宸打算怎麼對付我,他怎麼還不來?難道是拋棄你了?"

尹瑟緊緊咬著唇,她要怎麼辦才好……

等我……

心口抽疼,他是這樣對她的.

等他……

許的身邊有六個人,看上去全是專業的……

等他是個明智的選擇麼?

"許,這些人是你從黑道借過來的吧?"尹瑟突然開口問道.

許笑笑:"不是我借過來,而是有人主動借給我的,尹瑟,可見,你和牧晟宸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龍令望."

"聰明!"許走到她面前,捏住她潔白的下巴:"瑟兒,好想嘗嘗你的味道,這可如何是好呢?"

尹瑟厭惡的看了他一眼,撇開臉,然而他卻得意的再次將她的下巴扳回來,防複發和她這樣來來回回的戲弄是一件極其有趣的事.相紮倒.

"許,你可以發瘋,但不要隨便發.!"

"哈哈哈!"許大笑出聲,"那我選擇發.,不要發瘋了."

尹瑟厭惡的看著他,"你敢碰我一下,你試試--唔!"

尹瑟還沒來得及完就被許強吻住,他狠狠揉著她的唇.

尹瑟緊緊抿著唇,只覺唇上傳來的濡濕感讓她胃里一陣陣作嘔!

"嗚嗚--!"尹瑟掙紮著,然而她身後的二緊緊的箍住她,讓許肆意的攥取她唇上的美好味道.

"乖,松開你的牙齒,牧晟宸吻你的時候,你不是很乖的嘛!"許誘.哄道.

尹瑟狠狠地瞪著他,只見他臉上的神那般滿足,尹瑟的眼睛開始泛,一種深深的屈辱感慢慢席卷著她,讓她從頭皮開始發麻.

她的眼神陡然堅定起來,嘴微微張開,許嘴角勾起,長舌直入--

"啊!"只聽許痛苦的大喊了一聲後,他松開尹瑟,血絲從他的嘴角流下.

尹瑟喘著氣狠狠看著他:"再敢碰我,我就把你的舌頭咬斷!"

許吃痛的捂著嘴,舌頭發麻.

"許總,牧晟宸來了."這時,一直靜默站在一旁的男人中有一個開口了.

許抹了抹自己的嘴,轉身便看到牧晟宸淡然的走了進來.

尹瑟癡癡的看著他,刹那間,鼻頭開始泛酸,心下竟升起一股名為委屈的東西.

牧晟宸淡然的看著她,看著已經被她撕掉半截的婚紗裙,身上套著件黑色外套,雙手被手銬銬在身後,雙眼癡癡的望著自己,那眼里,實在太多的緒,微微發腫的唇……

"老婆,我來了."

還有一更六千~~十二點前必發!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46 婚禮進行曲
下篇:148 沒有分手,只有喪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