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26 互相折磨

是他的錯,太寵她了,因為把她寵上了天,她才會覺得膩了,找點叛逆的事做做!

活動著的修長手指幾乎就沒有停歇過,他要將尹氏現在最微妙的動靜都收入掌中.

許……

傑森……

他面無表的看著手頭上讓助理傳過來的資料,微微歎了口氣.

單單一個GW還算好處理,許,他並不放在心上,但是傑森先生--是連他父親也不敢看的人.

牧晟宸很清楚傑森先生是有備而來,並不只是碰巧針對尹氏而已,如果他沒有猜錯,不僅是尹氏,那父子倆最終的目標是創世集團.

他手上捏著的資料上,許一副陽光帥氣的形象,這就是尹瑟少年時期喜歡的類型?真的是和他完全相反的類型啊!

手微頓,尹瑟……

她難過的神還在他眼里,一時間竟也褪不去,他輕歎了口氣,他該拿她怎麼辦?

他的心里實在太矛盾,因為她的自以為是,好強心重而把她罵了個狗血噴頭,但是現在心下卻又心疼又竊喜,撇掉了本有的驕傲,那她也就不是尹瑟了.

總之,這幾天折磨她一下,不然,狐狸尾巴往天上翹,他哪里還能管得住?

他靠在皮椅上,脖子有些酸.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而後牧司瑞便走了進來.

"爸爸,吃飯了!"

"你們先吃,不用等我."牧晟宸睜開眼睛對牧司瑞道.

牧司瑞皺了皺眉,拖著短腿就走到牧晟宸面前,"爸爸,媽媽哭了."

"……"

"她雖然現在不在哭,但眼睛腫的和核桃一樣大!"

牧晟宸撇開眼:"你媽媽做錯了事,讓她自己反省一下也好."

"……"牧司瑞瞪著他,"可是媽媽看上去真的很傷心!"

牧晟宸彎下腰,手搭在膝蓋上,湊近牧司瑞:"鋼鐵俠,女人流點眼淚才會健康."

"……"

牧司瑞還是郁悶的很,和祖奶奶從外面回來,便看到媽媽一個人坐在沙發里發呆,眼睛通通.

"爸爸,你不會不要媽媽吧?"牧晟宸突然擔心的問道.

牧晟宸揉了揉他的頭發:"等你以後長大了,你會有自己的家庭,會離開你媽媽,但是我不會,我會牽著她的手到很久很久以後."

他這樣,牧司瑞才放心.

他乖巧的走了出去.

客廳里,面對著桌子上的食物,尹瑟一點胃口也沒有,她現在整顆心都亂成了一團,或許就和現在的尹氏內部一樣……

"一點事,難不倒晟宸."老夫人淡淡道.

尹瑟抬眼看著老夫人:"奶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犯這種錯誤……"

"人都會犯錯誤,我年輕的時候,比你的氣焰還要高,犯下的錯誤可不是一個兩個就能數過來的."

"……"

"但你要知道,錯了就要想辦法去彌補,錯了就要去改正."

這一點,尹瑟懂……

"那晟宸……我該怎麼辦?"她無措的問道,那樣生氣的牧晟宸,她真的是有些害怕,甚至不敢去面對.

為什麼,她在他面前,總是做錯事?

"你也知道,我早就管不了他了,你們夫妻倆的事,自己解決."

"……"尹瑟低下頭.

一直到八點多鍾,牧晟宸都沒有下過樓,尹瑟想了想,還是端著重新熱好的飯菜走上了二樓.

她靠在牆壁上,常常的歎了口氣.

而後敲了敲門.

里面久久沒有聲音傳來.

她慢慢推開門:"晟宸……吃點東西吧……"

"放在旁邊,你出去吧."他連頭都沒抬.

尹瑟心下失落.

"晟宸……"

"現在什麼都不要和我,出去關上門."

"……"尹瑟只覺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脆弱過,感覺他的一句話就能讓她窒息.

原來他的冷漠比他任何的手段都要來的殘忍,對她,都要來的有效.

"我錯了."尹瑟低著頭,帶著哭音,她手捧著盤在,站在他面前,只是個單純認錯的孩子.

然而,牧晟宸卻沒有半絲動容.

"盤子放下,出去."

"……"尹瑟咬著牙,眼里翻滾著的眼淚啪嗒落盡飯菜里,她將飯菜放在茶幾上,便走出了房間.

他,真的生氣了,比往常都要嚴重的生氣!

牧司瑞不知何時走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別哭了,丑死了."

尹瑟低頭對上牧司瑞鄙夷的眼神,頓時委屈不打一處來:"你和你爸爸都一樣!不會人話就不要!"

"……"

"我做錯的事我自己會彌補!"她雖是對著牧司瑞,但其實是給房間里的人聽.

牧司瑞看著她:"媽媽,不要哭著,丑的我都我看不下去了."

"……"尹瑟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就走進房間,反鎖上門,"畜生,滾回你自己房間."

牧司瑞一臉無奈的站在門口,自己是受連累的啊!

牧晟宸走了出來,走到房門前,手搭上把手,轉不開……

他剛剛消下去的一點點火頓時又燃了起來.

心疼她的他真是個白癡!

他走回書房.

而牧司瑞就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兩人和好的機會被媽媽這一"反鎖"給徹底鎖掉了.

第二天,尹瑟一大早就出了門,她走進公司,因著周末,公司里的人不多.

"部長,你怎麼來了?"彭特助驚訝的看著她.

"彭,你跟我進來."尹瑟淡.

"部長,這些事我們做就可以了……"

"都什麼時候你還和我這種話?"尹瑟有些生氣.

彭特助微愣,似乎明白了什麼:"部長,是牧總告訴你的?"

"……恩."

"可是他已經都安排好了,今天早上九點,尹氏的股票已經回到了原位,還漲了幾分."

"……"尹瑟錯愕.

"據是公司內部的信息流到外面去才出現的緊張局面."

"……"

"而且周六上午就有代理總經理過來任職了."

尹瑟傻了眼.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秀氣西裝的人一手插著口袋,一手端著杯咖啡從總經理辦公室里走出.

尹瑟側頭看過去,心下詫異不已,黑色短發清爽不已,一雙桃花眼魅惑的看著她,只是這身高和身子板在男人里面真算瘦的了……

"想必這位就是尹瑟尹部長吧!"溫潤的嗓音很細致,聽上去像個女孩子.

"部長,這位就是新上任的總經理潘明."

"潘總,你好."尹瑟伸出手.

潘明上前,同樣友好的伸出手,只是桃花眼里風萬種:"尹部長果然是個美人胚子."

"……"尹瑟無語,這種花佻的口氣和神態就和范希文初見她時一個模樣,典型的花花公子!

頓時,好感度直接降為零.

"希望以後大家能好好共事."

尹瑟看著他:"是牧晟宸委任你來的?"

他聳聳肩:"牧晟宸?哦,就是我們尹氏幕後的老總是吧?和他沒有關系哦,是董事會推薦的."

尹瑟微愣,他到底什麼來頭?

"放心,大姐,我會好好工作的,要是覺得我的能力不夠,恭請您上來把我踩下去."

"別急,我會的."尹瑟一個挑眉,淡淡應道.

潘明心思一動,這女人……

脾氣性格應該不怎麼樣吧?

潘明還想些什麼,尹瑟已經不給他機會了,她轉身走進辦公室.

彭特助忙沖潘明解釋道:"部長就是這種奇葩的個性,潘總以後熟悉了就好."

"是嗎?難道不是她來熟悉我?"潘明輕笑.

剛關上的門又被打開,尹瑟靜靜的看著他:"即便不熟悉,工作也可以照常."

"……"

門又被關上.

潘明哪里知道自己的桃花眼和習慣性的"風萬種"已經給尹瑟留下了"花花公子"的記號……

一直到彭特助將午餐給尹瑟送進辦公室之前,尹瑟都埋在辦公桌里,她並不是忙,因為該解決的事,牧晟宸解決了一半,而剩下的那位新總經理也解決了一半,基本上就沒有她什麼事了……

"部長,今天看上去很憔悴,身體不舒服嗎?"彭特助一臉關心的問道.

尹瑟抬起頭,臉上沒有精神:"彭,我做錯事了……"

"……"彭特助臉黑了一半,他還從沒見過這樣的尹瑟呢……

"算了,和你你也不會明白,你出去吧……"

彭特助點了點頭,便也走了出去,上司的私事,還是不要多問的好,盡管他……很想知道.

然而彭特助剛走出去,潘明就走了進來,他手里又端著杯咖啡.

"咱們的美人部長意志怎麼如此消沉?"潘明打趣的問道.

尹瑟忙提起神,淺淺的看了他一眼:"潘總看上去也很閑啊……"

"天,竟然我閑,真是太冤了!"潘明一副受委屈的神,"我忙的時候你都沒看到好不好!"

尹瑟被他這陡然然驚恐的誇張神逗樂了……

她一笑,潘明微微傻了眼.

"所以才一直端著咖啡?"尹瑟輕問.

"習慣,習慣."潘明淡淡道.

"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尹瑟竟然繼續問了下去,是因為太無聊了吧,才會和打上花花公子之名的人聊天……

"十二歲吧……"

"難怪這麼矮."

潘明看了看自己一七五的個子,竟然有人她矮?

"你這副驚訝的表很詭異,難道你覺得在男人中間,你算高的麼?"尹瑟挑眉,現在刺激別人不定會讓自己的心好一點.

潘明笑了笑.

在男人當中確實不算高……

"尹瑟,要不要去馬路對面的餐廳吃一頓?"

尹瑟看著自己的面前的快餐,她其實沒什麼胃口,但對上那雙桃花眼,頓時對男人產生了一股子憤憤的緒.

她沖他眨了眨媚眼:"你會付錢嗎?"都了才因.

潘明被她的這句話和這副表逗樂了:"這是當然,我怎麼會讓你付錢."

"行,那走吧."尹瑟完就起身.

潘明整了整自己的西裝,胸是越來越了,所以看不出來她也是女人嗎?當然,潘明並不在乎尹瑟有沒有看錯她的性別,因為她本來喜歡的就是--女人.

和尹瑟大搖大擺的走出尹氏大樓,穿過馬路,潘明一米七五的個子,站在穿著高跟鞋的尹瑟身邊倒也正好.

走進這家招牌不錯的風味餐廳,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的……

尹瑟隨便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著.

潘明將菜單遞到她面前,相當大方的道:"隨便點."

尹瑟低頭,自然是點菜點的認真,看著菜譜希望能激發一點自己的食欲.

她招來服務員,嘰里咕嚕的念了一串,念到潘明的臉都黑了.

收好菜單,潘明看著她:"你這麼能吃?"

"不怎麼能吃."她淡.

"那,那你點那麼多干嘛?"

"看著都挺好吃,沒什麼胃口,但希望看也能看飽."

"……你這是什麼歪理?"

尹瑟不睬她,沒過一會兒,一盤盤菜就端了上來.

潘明看著桌子上的龍蝦,鮑魚,大雞翅……直搖頭.

"你知道這一頓飯可以養活多少貧困孩子嗎?"潘明淡淡問道.

"應該很多吧."尹瑟回的隨便,叉子猛然叉在龍蝦肉上,看得潘明心一驚.

這女人今天心……真是不咋滴.

她悶悶的吃著龍蝦肉,而後隨口道:"看著好吃,但吃起來也不怎麼樣嘛!"

潘明嘴角抽搐,這家餐廳最頂級的都端上來了,她還嫌這嫌那……

尹瑟嚼著沾滿醬汁的蝦肉,而後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看向窗外.

潘明微微歎息,起身,抽出餐巾紙,伸到尹瑟嘴邊,原以為尹瑟會接過,然而她只是呆呆的看著窗外,潘明只好親自擦掉她嘴角的醬汁.

"看什麼東西看得這麼入神?"潘明收回紙巾,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路邊停著一輛銀灰色賓利,然後就開走了……

尹瑟眸子暗沉下來,她起身,不發一便走出餐廳.

"尹瑟,你點了這麼一大桌,這樣就走了?"

沒有人回應她,只有餐廳里其他的人看著她,潘明一陣無奈,即便她爺們一般的心也不能這樣踐踏啊!

尹瑟走出餐廳,她就掏出手機給牧晟宸打電話.

她分明看見了坐在賓利中的他,而他也分明看見了她……

手機響了許久,終于被接起.

"什麼事?"

聽,多麼冷漠的話,他何曾過……

尹瑟心口一陣一陣疼,"明明看到我了……"

"看到你和別人一起吃飯,我要上前去打擾嗎?"

他滿是嘲諷的語氣堵得她一個字也不出.

只覺眼前泛酸.

"我只問你一句,是不是吃醋."

"吃誰的醋?為什麼要?"

尹瑟徹底傻了眼,即便是氣話,她也不依……

"牧晟宸,我討厭你!!"她掛掉電話,就蹲在路邊哭了起來.

另一邊,牧晟宸呆愣的看著被掛掉的手機,心口也像是被什麼劃過一樣……

牧晟宸,我討厭你……

即便知道是她一時的氣話,竟也讓他心煩躁起來.

"被這女人折磨的,你定力越來越差了,牧晟宸."他嘲諷的自語道.天色越來越昏暗,他疾馳而去.

尹瑟就蹲在路邊,沒形象的將頭埋在膝蓋里大哭.

潘明跟出來只錯愕的看到這一場景,她走上前:"尹瑟?".

"走開!"她沖她吼道.

潘明不明白她怎麼緒變化的這麼大:"怎麼了?別在路邊哭,太丟人……"

她伸出手去扶她,卻不想被她一巴掌打開,起身著眼睛看著他:"離我遠點!"

"……"

潘明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惹了她,她只是覺得她可愛漂亮,請她吃頓飯,還沒有產生什麼不軌的想法呢……

尹瑟看也不看她一眼就筆直沿著馬路走開.

"尹瑟,公司在馬路對面,你要去哪?"潘明不解的問.

"不用你管."尹瑟擦著眼睛,咬著牙道.

丟臉,在路上哭就丟臉嗎?她就哭!為什麼不能哭!哭了他也不會心疼了!哭了他也不在乎了……

她原以為回到他身邊就算有個不錯的結局了……

然而,終究老天爺不會那麼善待她……

好,她承認,是她的錯,是她昏了頭迫切的想證明自己,是她昏了頭竟然連合作對象的底細都不去查清楚,是她昏了頭才會自以為是,自作主張.

尹氏的尷尬局面是她造成的,她認錯不行嗎?她想辦法彌補不行嗎?

她不該在外人面前裝,她不該撇清他們之間的關系,她錯了,她改不行麼……

可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冷漠,嘲諷,滿不在乎……

才兩天不到,她就快要崩潰了……

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牧晟宸坐在辦公室里,手機響起.

"牧總,部長回家了嗎?"

"……沒有."

"部長兩個時以前就離開尹氏了,手機打了也沒人接--"牧晟宸的心猛然收緊,看著窗外越下越大的雨.

"知道了."他掛掉電話,就立刻給尹瑟打,一通兩通就是沒人接.

他連外套都沒拿,穿著個襯衫就往外走去.

深秋的寒意直鑽人心肺,尹瑟縮著肩膀慢慢往家走.

牧晟宸拿著車鑰匙就走出大門,然後還沒來得及坐進車里,就看到百步遠的距離外,女人低著頭瑟縮著慢慢往家走來……

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只覺麻木的很.

牧晟宸咬著牙,拳頭攥緊.

"嗚嗚嗚……"她隱忍的哭聲慢慢飄來……

牧晟宸咽了咽氣皺著眉,終于兩步上前,把她抱進懷里,揉著她瘦弱冰冷的身體.

一萬五更完鳥~有善心的親表忘記推薦和月票啊~~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25 他是寵過了頭
下篇:127 你不在乎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