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25 他是寵過了頭

客廳里留下錯愕的一老一還有一嫂.

牧晟宸將門砰的關上--

尹瑟驚得身子一抖.

"誰在開玩笑?"

"……你,你別這麼凶啊……"尹瑟知道他生氣了,可是有必要麼……

"尹瑟."他的聲音很低.

"啊?"

"你的商機比你男人重要?"牧晟宸挑眉問道.

尹瑟干干的笑笑:"不是,不是啦,當然是你重要,我只是借機而已……"

"借機?今天你能裝不認識我,明天你會做出什麼?"他問.

尹瑟頓時覺得心下委屈,她也沒做什麼錯事啊!有必要這麼發火麼?

"裝一下不認識會死人嗎?裝不認識,我就可以拿到幾個對尹氏來至關重要的合作機會,為什麼不行?裝不認識,你會少一塊肉嗎?你發這麼大火干嘛?"

牧晟宸看著她一副理直氣壯的神,心口陰郁的狠:"你有理?"

"晟宸,在外人面前怎麼樣那是假的,我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就好了?"尹瑟眨巴著眼睛認真道.

"你已經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了!如果只因為我和你是夫妻,她們就會放棄合作,這樣的合作機會你有必要去抓嗎?"牧晟宸冷嗤,"你現在是要用這種手段來管理尹氏?"

"我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機會本來就是難得的,有一點點縫隙就應該去抓住,或許一開始只是一點僥幸,但你怎麼知道這之後不會變成雙方相當堅實的合作基礎?"

"……"牧晟宸眸子微沉,"所以在你眼里,我們的關系是可以應外界的要求隨意變換的,我牧晟宸在你眼里,成了什麼?"

"……你干嘛得那麼嚴重?"尹瑟看著他,"為什麼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就算和別人我們沒有關系又有什麼要緊--"

"我在意的不是別人的眼光!是你的!"

尹瑟微愣,而後皺起眉頭:"我就是不懂你想什麼,我是犯了什麼天大的錯嗎?"

她,在走彎路!這個女人,怎麼了?!

牧晟宸不再話,打開門走了出去.

尹瑟呆呆的看著關上的門,心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往下墜落……

她,做錯了嗎?

他向來不是不在意別人的眼光麼……

牧晟宸下樓後,坐在桌子前.

牧老夫人喝著清湯問道:"吵架了?"

"沒什麼."

老夫人看了他一眼,眉頭輕皺,面無表,淡漠至極.

沒過一會兒,尹瑟也走了下來,她的表也不怎麼好.

"媽媽,過來吃飯了."牧司瑞道.

尹瑟點了點頭走過去.

然而這頓飯吃的沒有一個人舒心,牧晟宸和尹瑟像是有默契般的絕不開口絕不看對方一樣,兩人都靜默的嚼了幾口食物,牧老夫人一點也不懷疑,他們連自己吃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牧司瑞也黑著臉,這種形,他怎麼看也能看的出,爸媽吵架了……

父母吵架,最難做人的便是孩子和老人.

牧司瑞看看爸爸又看看媽媽,終是一不發.

而老夫人更是淡漠到了極點,該吃的吃,該夾給牧司瑞的菜一個都沒少,像個沒事人一樣.

這牧晟宸和尹瑟都不是省油的燈,她一把年紀了,要是和事老沒做成,一把老骨頭卻被當成了炮灰,她可不樂意.

吃完飯,老夫人就對牧司瑞道:"跟祖奶奶出去散散步吧."

牧司瑞看了看牧晟宸和尹瑟,耐不住性子了句:"你們倆吵架就去遠點的地方吵,在家里吵只會折騰我和祖奶奶!"

"……"牧老夫人心下發笑,這孩子也同樣不是省油的燈.

牧晟宸起身,便往樓上走去,不發一語.

尹瑟憤憤的放下筷子,雙手環胸的坐在飯桌前.

諾大一個客廳,如今只有她和收拾碗筷的林嫂.

"瑟,和少爺吵架是因為什麼啊?"

尹瑟想想愈發苦悶,委屈的趴在桌子上嘀咕:"昨天還這個依我那個依我,今天一點破事就拿出來興風作浪--"

"瑟."林嫂輕聲打斷她,"興風作浪這詞用來形容少爺實在是有點……"

尹瑟也只是隨口,她只是覺得這男人變得太快了.

"瑟,少爺做了什麼了什麼都有他的原因,你冷靜下來想想,不定真的是你做錯了……"

"他有他的原因,我也有我的原因啊!"尹瑟不理解,雖然他做的決定向來都是正確的,可今天發脾氣是真的讓她摸不著頭腦啊!

就那麼一句話……

就生氣成這樣……

晚上,兩人都側躺著,背靠著背,黑暗中,他們之間,隔了一條溝……

原本相互理解的兩人,怎麼就變得誰都不肯先跨出一步了呢?

尹瑟想的是,只要你抱抱我,我就立刻認錯,到底誰對誰錯,都不重要,我一定會認錯……

而牧晟宸卻閉著眼,只等著她主動認錯.他想,他可能是寵她寵的過了頭.

----

一連過了幾天,兩人處于完全的冷戰期,除了主人公,其他人全部傻眼.

咖啡館里,蘇柔坐在尹瑟對面,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你們竟然在冷戰?"

"恩."

別尹瑟根本就不屬于冷戰的類型,那個牧晟宸應該也不是啊……

他們都是出了問題會冷靜分析然後挑明了的人不是嗎?

而且,別冷戰了,他們不是愛的真心真意,死去活來,驚天動地嗎?這樣是有點誇張,但蘇柔很確定他們之間的感非常堅定!這樣的兩人會一連冷戰五天而沒有一絲進展嗎?

她傻眼,傻的徹徹底底的.

"蘇蘇,我怎麼辦?"她糾結的問道.

"就這麼點事,你們能糾結到今天,我真是佩服你們!平時不鬧,一鬧起來真是比死水還平靜……"

尹瑟長指甲敲著空咖啡杯,"你和范受雖然三天兩頭就大吵鬧要死要活的,但感倒是越吵越好……"

"得了吧,那種畜生能和你家那位偉人相提並論麼……"

尹瑟鄙視的看著她:"你自己老公,你就這麼嫌棄?"

"別我,你自己的問題躺在這呢!"

"……"尹瑟悶悶不樂的撐著下巴.

"你要是真心不想冷戰下去,就主動求和,其實在我看來,先錯的人是你."

"……"尹瑟低了低眼,"我也知道先錯的人是我,但我就是想不明白,裝了那麼一下怎麼了?他就有必要生這麼大氣?"

"瑟,男人都是看上去瀟灑,滿不在乎,其實這里!"蘇柔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就是雞肚腸而已,尤其是碰上自己女人的事."

"誒……"尹瑟狂歎一口氣.

"求饒吧,冷戰傷感."

尹瑟也知道,從兩人冷戰開始,她已經不下十次對他們之間的感產生懷疑,對自己也產生了懷疑,對方的一點點動作,她都會看在眼里,而後想七想八……

她心慌的厲害.

"要求饒嗎?"她低低的問道.

蘇柔點了點頭:"因為這段感里,他付出的比你多……"

他付出的比她多……?

尹瑟其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誰付出的多,誰付出的少,感的世界里,應該沒有這種問題才是.

她只覺得有他在,她會安心很多,只覺得,沒了他,她有點一事無成……

對!尹瑟突然明白了,她是產生了自卑……

她是產生了依戀,產生了自我懷疑,在牧晟宸的光環籠罩下.

仔細想想,如果沒有牧晟宸,她不可能把尹天江趕出尹氏,不可能睥睨著尹萱兒,更不可能在尹氏占有一席之地,相反的,她可能因為自己的弱被尹天江和尹萱兒整的家都不認識……

"蘇蘇……"

"恩?"

"就連你這個旁觀者都看出他付出的更多一些,看來他是真的付出的多了些."

"瑟?"蘇柔看著她這副沮喪的樣子,突然有些心慌,她是不是在想些有的沒的?這樣服軟的尹瑟她可不認識……

"我去認錯好了……"她淡淡道.

"瑟!"蘇柔皺著眉喊道,"可能是我把牧晟宸看得太高了,不管怎樣,他也是男人,再強大的男人在自己女人面前就應該服軟!"

"額?"尹瑟錯愕的看著陡然改變語氣的蘇柔.

"如果他也有錯,就等他認錯,他是男人,理所當然的氣量大些!"

"……"

"千萬別讓男人覺得沒了他,你什麼也做不了!"蘇柔這一百八十度的態度急轉彎讓尹瑟愣了愣.

"……恩."但是這句話,她是認同的,她也不能自我暗示,沒了牧晟宸,她就什麼也做不了.

"所以為了我們女人的尊嚴,絕不能受男人壓迫!"蘇柔一臉勵志.

尹瑟頓時受到了鼓舞.

"蘇蘇,你的對,我就不能讓他認為我非得依著他,我也是有脾氣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男人一旦過得順心了,就會對女人產生厭倦,然後就會往外面跑!這是書上寫的,看上去越是不可能出軌的男人越是需要防備!更何況牧晟宸的自身條件實在沒得挑……"

尹瑟沉了沉眼,認為蘇柔的真是很有道理.

蘇柔和范希文已經結婚三年了,而她總的算來雖然六年前就和牧晟宸糾葛不清,但真正相處的時間沒有他們長,夫妻相處之道,她相信蘇柔的話是經驗之傳.

她自己的條件雖然不差,但如果牧晟宸想要出去拈花惹草,她其實沒有辦法,不可能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脅吧?不可能一哭二鬧三上吊吧?

到時候除了一拍兩散,她也決不會做出其他的事.

蘇柔一臉認真的期待的看著她:"瑟,打起精神!你又不比他差,干嘛要被他踩在腳底下?"

尹瑟點了點頭.

然而不久之後,蘇柔就知道自己闖了大禍,而尹瑟……

總之,牧晟宸如果知道這短短幾分鍾里尹瑟都想了些什麼,那就絕對不止是冷戰那麼簡單了!

他一定會好好調.教調.教!

不是給了幾分顏色就能開染坊的!

然後尹瑟抬頭挺胸的回到家,她看到牧晟宸的車子停在外面,應該是接了牧司瑞回來了.

進門後,眼睛余光瞄到他坐在沙發上,而她義無反顧的要將冷戰進行到底!

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要往樓上跑.

"尹瑟."

淡漠的聲音慢慢傳來,整整五天了,他終于喊了她的名字,尹瑟一口一緊,有些莫名的感傷,而後便是鋪天蓋地的喜悅.

她有聽到他起身時真皮沙發的摩擦聲,有聽到他慢慢靠近的腳步聲.

尹瑟撇著嘴,故意不轉身,而後冷冷道:"叫我干嘛,牧大少爺不是要和我冷戰到--"

"啪!"的一聲,尹瑟錯愕的看著扔在地上的一遝文件,亂在她腳前.

"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麼!"身後傳來他低聲怒吼的聲音.

她從未見過這般暴怒的他!就連上次她犯了錯,他也不曾這樣凶她,發這樣大的火……

地上散落了的文件,她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得見幾個大字"股票下跌","尹氏墜落","報價表泄露"等等.

這是怎麼回事?尹瑟不明所以,昨天周五還沒有這些問題,怎麼到了周六,就出了這些問題?

她看不懂.

牧晟宸冰冷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你最近都和什麼人來往?"

"……我,我……"尹瑟支支吾吾的有些發不出聲音.

"傑森先生,你認識?"他又問,語氣又冷了幾分.

她點頭,而後忙搖頭,轉過身:"傑森先生幫了我很多,他不會做這種事的!"

"你到底都給他看了些什麼?"他的眸子此時沉寂的像一潭黑水……

"我沒有給他看什麼,我只是希望能和他合作,他是美國很多家企業的股東,我給他的只是一些尹氏產品開發的報價……"

"尹瑟!!"

尹瑟錯愕的看著他,心髒都快要跳出胸膛,她呆呆的望著他,"傑森先生教了我很,很多商業上的東西,他不會做出……"

"你口中的傑森先生是許的父親,你知不知道?!"

"……"尹瑟的腦中嗡嗡作響,一句話讓她徹底不出話來,好半天才驚恐的支吾,"怎,怎麼可能……"

"是誰教你去相信一個只認識幾天的人?是誰教你把自家集團內部的計劃給別人看的?"牧晟宸眼里話里的失望像千萬根針刺這尹瑟的胸口.

傑森先生……是許的父親?!

她遲遲不能消化這個事實,那場酒會之後,她又在一次某企業的樓盤競標會上偶遇到他,他就坐在自己身邊,最後也是他將本該到手的樓盤讓給了她.

那神里,滿是一個前輩對一個晚輩的期待……

那些,都是假的嗎?

她不敢相信……

這幾天,他們偶爾會約在茶館,偶爾也會在辦公室里,商討著自己的見解,她所看到的是:如果眼前這個威望很高的人能和尹氏集團建立合作,對尹氏來,一定會有百利而無一蔽!

她,怎麼會想到,傑森先生竟然是許的父親,她,怎麼敢去想,這一切都是個騙局……

"可是只是一些參數,他也做不了什麼啊……"尹瑟怔愣的反應著.

牧晟宸冷冷一嗤:"那是商場老將,光是這些參數,他就可以整垮一個集團!尹瑟,你竟然會犯這種錯誤?"

尹瑟臉慘白,不敢直視他的目光,只覺心口悶疼悶疼,忽上忽下,只覺他那雙鳳眸現在就是一把利刃,恨不得立刻穿過她的胸膛.

她的腳步有些不穩.

"為什麼不告訴我?出現了傑森這樣一個人物,你為什麼對我只字不提?"他又問,這才是他最費解的事.

尹瑟難堪的低下頭,她心下難過.

她不是故意要瞞著他,只是覺得有些事她可以自己處理.

她想做成些什麼……

雖然嘴上有了牧晟宸這個靠山,但她骨子里還是有自己的驕傲,自尊,不輸于任何男人的那一份強勢.

"我,我……"

"尹瑟,你到底在著急證明什麼?"他疑惑的看著她,語氣里滿是無奈.

對上他疑惑茫然的神,尹瑟只覺喉嚨口澀的厲害,這種神比失望更讓她窒息……

他一直是懂她的,他的眼神里就寫著"我懂你"這三個字.

而現在,竟成了疑惑,茫然……

"我想證明,沒有你的幫忙,我也能做的很好……"

他沉默了,他就知道是這個答案!

"沒有我的幫忙,你能做的很好……"牧晟宸輕笑,"有誰質疑過你的能力?"

她搖頭,事實上沒有人質疑過她……

"尹瑟,你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以前的你,不會犯這種錯誤,自以為是."他淡漠的完,就走上樓.

尹瑟心口堵得緊,她扶著牆壁輕喘著氣.聲的嫂一.

以前的你,不會犯這種錯誤……

她癱倒在地,看著那些花白的文件,上面的每一個字都是這句話的證據.

牧晟宸走進書房,狠狠的關上門,坐在書桌前,打開電腦,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操動著.

是他的錯,太寵她了,因為把她寵上了天,她才會覺得膩了,找點叛逆的事做做!

此乃第二更,筒子們表忘了推薦和月票啊~~第三更要到晚上~~耐心~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24 商機比老公重要?
下篇:126 互相折磨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