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23 搞定奶奶!

"媽,您的孫子--"

"我不抱!"

然後,她的兒子,因為心髒病去世,她的媳婦兒,是車禍,其實……應該是殉……

孝順她,到最後還是只顧他們自己的心,留下一個遺傳了先天性心髒病的孫子給她這個孤家老人.

現在自己一手養大的孫子,也學著他的父親將自己不待見的女人領回牧家,她並不奢求他們的孝順,那她希冀的到底是什麼呢?

是年歲太高了,她自己也模糊了?

尹瑟每隔半個鍾頭就會往老夫人房間里走一趟,給她倒點熱水,掩好被子,老夫人一直閉著眼睛,受藥效影響,睡得還算安穩.

一天下來,尹瑟來來回回沒怎麼消停,晚上她煮了點粥端進老夫人房間.

老夫人已經坐了起來,不發一語的接過尹瑟遞過來的米粥.

吃了幾口,才淡淡問出聲:"好像家務之類的事難不倒你……"

"這是當然的."尹瑟輕笑.

"你經常做家務?"

尹瑟搬過一旁的凳子,坐在床邊老實道:"其實奶奶你不也很清楚我和尹天江還有您的外甥女那一家子完全就是勢不兩立麼?你以為我的衣服會在家里洗,你以為他們會幫我洗?我從高中開始就習慣住宿了.更何況,生下鋼鐵俠的這五年里,也很少請鍾點工來幫忙,奶奶,你不要看了我的生活能力."

"聽上去似乎很了不起."

"我一直很了不起,但是和奶奶比起來,還是差了一點點!"尹瑟討好道.

天抱為然.牧老夫人將空碗放到盤子里,她一頭的銀發彰示著歲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

"你忙你的事吧,不用一直看著我,不是什麼大病,死不了."人一生病,無論男女老少,都一樣需要安慰,需要照顧,這種時刻,再強硬的牧老夫人也軟了下來.

尹瑟點了點頭:"好,晟宸和鋼鐵俠馬上就回來了."

話不再多,她收拾著空盤子走了出去.

她走下樓,門就被打開,牧晟宸和鋼鐵俠回來了.

"鋼鐵俠?"尹瑟驚恐的看著他核桃一般腫起來的眼睛問道,"這眼睛是怎麼了?"

"摔得."牧司瑞目光閃躲著道,而後便往樓上跑.

尹瑟看向牧晟宸,"兒子被人打了?"

"噓--!"牧晟宸走到她身邊,"被女孩子打了,他要面子,不想告訴你."

"還是之前的那個女孩?"尹瑟覺得事有些不對勁,"那孩子怎麼總打司瑞?".

"我見過那女孩,還沒到家長出面的地步,鋼鐵俠要去學武術,我也就讓他去了."

"你確定嗎?"尹瑟眨巴著眼睛.

牧晟宸點了點頭.

牧司瑞敲了敲老夫人的房門,踮著腳打開門.

"祖奶奶."牧司瑞親昵的叫道.

牧老夫人看到牧司瑞,原本凝重的神不由得緩和下來,她沖他招手.

牧司瑞便走到她的床邊.

"祖奶奶病好點沒?"

老夫人點了點頭,突然定定的盯著鋼鐵俠:"這眼睛是怎麼回事?"

牧司瑞摸了摸自己腫成了牛眼的鳳眸,咧嘴笑道:"不心摔倒,撞到桌角了."

"……天."牧老夫人心疼的噓了聲,老皺的手摸了摸他的臉,"疼嗎?"

"不疼!祖奶奶不生病,我就不會疼!"

老夫人心軟了下來.

"司瑞,牧司瑞."老夫人輕輕念道,"真和你爸爸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但這種狡猾的個性,真是和你媽媽一模一樣."

"……"牧司瑞微愣,"祖奶奶,我一點也不狡猾,狡猾的是大灰狼……"

老夫人的臉上中與閃出一瞬的笑容,"你知道你祖奶奶這輩子和多少人打過交道嗎?"

"應該很多很多吧?"

"對,很多很多,所以什麼人是什麼樣子,什麼人有著什麼樣的本質,祖奶奶我只要打過交道就能知道.所以你是只狐狸,這點我早就看出來了."

或許是這幾句話過于深奧,或許是有些詞彙還沒有進入到他的腦子里,他的神看上去有些茫然.

"聽不懂吧,奶奶的太深奧了,等你長大了,接觸了人事物,你就會懂了--"

"不是."牧司瑞搖了搖頭,"祖***意思應該是您能分辨的出好人和壞人對不對?"

"……你這樣的理解也可以."牧老夫人應道.

牧司瑞靜靜的看著她,"可是祖奶奶你卻不了解我媽媽啊!"

"……"

她語塞.

"只有和別人接觸過了,才可以討厭或者喜歡一個人不是嗎?"牧司瑞的語氣漸漸淡下來,"我很確信我媽媽是值得別人去喜歡的人,但祖奶奶你卻討厭……"

牧老夫人摸著他的頭,輕歎一口氣:"或許吧,人老了就看不透了."

"祖奶奶,喜歡我媽媽吧,也喜歡我吧!我很喜歡祖奶奶!"牧司瑞這回的是真心的.

看著眼前和牧晟宸相似的臉,她輕歎,這尹瑟,算是生了個好兒子,算是為牧家生了個好子孫……

看在這一點上,她是不是應該放下自己的面子了?

就這麼又過了好幾天.

牧老夫人一點點的在被尹瑟軟化.

而尹瑟耐著性子做著自己分內的事,該打理的家務,她不會馬虎一分,但可以偷懶的地方,她也不會多做一點.

她也沒有要老夫人那麼快就接受自己,接受一個過去自己所討厭的人,無論是誰都需要時間.

她並不著急,現在她也覺得很好,一家人和睦的相處.

"只是一張結婚證而已,我急什麼?"尹瑟坐在床邊,回應著牧晟宸心血來潮的問題--奶奶一直不給你反應,你就不著急?

牧晟宸看著她這副完全不在意的狀態,越想越不對勁,"沒有結婚證,你可什麼保障都沒有."

"我要什麼保障?"尹瑟問道.

"我的財產,我手上的股份,有了結婚證,我才能理所當然的分給你……"牧晟宸淡然的著勢利的話.

尹瑟白了他一眼,玩著手機:"人都是我的,其他東西能跑得掉嗎?",

"……"牧晟宸合上手里的書.

她的這份自信竟奇異的取悅了他,他將書放在床頭櫃上,毫無征兆的關掉了燈.

尹瑟還沒來得及詫異,他的手就已經勾住了她的腰,而後極致you惑的聲音從她耳邊傳來,"你該好好證明給我看,人是你的."

"……"尹瑟鄙視的抓住他不規矩的手,卻不想被他反擒竟被迫趴在了他身上……

她抵著他的胸口,跨坐在他腰間……

因為他想要,所以她的任何一句話都能被他無恥的掰成那啥啥的借口,而黑夜里,他又總有無數種讓她變成禽獸的本事,極具挑逗,最可惡的是她自己,一到第二天早晨,她每每想指著他大罵禽獸,都力不從心.

"你會是個很好的孫媳婦."

她意亂迷間,他似乎了這麼一句話,而她嚶嚶嗚嗚的點了點頭.

她要給老夫人台階下,正是因為她老了,才更像個孩子.

但是,尹瑟怎麼也沒有想到,第二天,有個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在老夫人面前不停賣弄……

"媽,門鈴響了."牧司瑞和老夫人都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尹瑟也坐在一邊.

門鈴響了,尹瑟便起身去開門.

然而,門剛打開,她就若無其事的要關上……

只是某人的那只晶亮高跟鞋卡在門縫上,尹瑟無奈的重新大打開門:"稀客啊!周末串門?"

尹萱兒瞪了尹瑟一眼:"你這是要拒我于門之外?"

尹瑟聳聳肩:"這才多久沒見,萱兒姐姐就消瘦成了這副模樣?也難怪我一時沒認出來,還以為是上門推銷的呢!"

"尹瑟……"尹萱兒咬牙切齒的看著她.

"哦哦,萱兒姐姐應該是來找***吧,快請進."尹瑟陡然熱烈的歡迎道.

牧老夫人抬眼望去,她穿著淡粉色的華貴皮草,迷你黑色緊身短裙,踩著十厘米左右高的高跟皮靴.

"奶奶--!"尹萱兒見著了奶奶,立刻就眉開眼笑的喊了聲.

"萱兒."牧老夫人淡淡回應,朝她招手,"尹瑟,去泡兩杯茶."

尹瑟心下憋氣的狠……

尹萱兒得意的走到老夫人身邊坐下,握住老夫人的手.

"祖奶奶,這只五顏六色的孔雀是誰?"

"……"順著稚嫩的聲音,尹萱兒轉過頭,對上牧司瑞漆黑如墨的鳳眸,這孩子是……尹瑟和牧晟宸的兒子……

"司瑞,不可以無理,她是你姑姑."

"是啊,鋼鐵俠,你可以叫她孔雀姑姑."尹瑟端著兩杯剛泡好的熱茶走過來.

牧司瑞點了點頭:"孔雀姑姑."

尹萱兒神頓現尷尬.

"好了,尹瑟,你帶牧司瑞到房間里去."牧老夫人板著臉道.

尹瑟挑眉看了眼尹萱兒,拉起牧司瑞的手:"走吧,兒子,孔雀姑姑和你祖奶奶有話,你不能打擾."

牧司瑞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于是尹瑟和牧晟宸上了樓.

牧老夫人抽離自己被尹萱兒抓著緊緊不放的手:"萱兒,找奶奶有事?"

尹萱兒尷尬的道:"沒有,沒有,只是單純來看看奶奶而已……"

"得了,你來找我,向來都是出了解決不了的問題,不是嗎?"牧老夫人淡漠道.

尹萱兒臉上微露難色,桌子上的兩杯熱茶還在冒著泡,應該是滾燙滾燙的開水吧……

"奶奶,我已經沒有辦法了……"

"怎麼?龍氏集團的龍總對你不好?"牧老夫人話里有著顯而易見的諷刺.

尹萱兒愈加尷尬:"奶奶……令望對我很好,只是……現在龍氏集團面臨尷尬的局面,他也無暇顧得我……"

"萱兒,當初是誰讓你以自己作為籌碼進入龍氏的?"老夫人淡淡的問,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個疙瘩,她曾經看好的孫媳婦人選竟然為了高位而做了別人的婦.

"我,無可奈何,也別無選擇,不想被尹瑟打倒,我只能這麼做,她身後有牧晟宸撐著,而我的身後,什麼也沒有,我必須為自己找出一條出路,哪怕方法有多麼難堪,我不在乎……"

"可是你現在還是一敗塗地,你輸了--"

"我沒有!"尹萱兒暴躁了起來,她沒有輸,她也不會承認自己輸了,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她要成為龍氏集團少奶奶,要有不少于尹瑟一分一毫的財產,要有不低于尹瑟一毫米的地位!

"……"牧老夫人沉默.

尹萱兒似乎是意識到了自己的激動,忙低下聲來,哀求道:"奶奶,您幫幫我吧."

"我能幫你什麼?"她淡漠的問.

"現在創世和龍氏的所有合作全部取消,牧晟宸不惜付出巨額違約金也要斬斷和龍氏的一切聯系,而尹氏現在也在牧晟宸手上,他采取了一樣的措施,他的這種激進讓其他的企業都不敢貿然靠近龍氏……"

"你的意思是讓我服晟宸不要做得那麼絕?"

"只要留一點點縫隙就好--"

"恐怕我是做不到了."

"奶奶……"尹萱兒驚恐的看著她,"奶奶,如果你也不幫我,我就真的走投無路了……"

牧老夫人看著她乞求的模樣,這是張家的子孫,她還是沒法拒絕……

最後,她還是輕歎了一口氣:"讓我想想,你在這坐一會."

尹萱兒心下一片黑暗,找不到希望……

牧老夫人慢慢走上樓,尹瑟走了出來:"奶奶?"

"我拿點東西."牧老夫人冷漠的完.

"行,那我去招待客--人."尹瑟特意加重了客人兩個字的讀音.

牧老夫人也沒有計較,不動聲色的走進房間.

尹瑟走到尹萱兒面前,坐到沙發上,手搭在膝蓋上:"萱兒姐姐,臉色不太好看哦!"

"……"尹萱兒現在心下又是忐忑又是緊張,如果奶奶不能幫自己,她真的找不到活路,對龍令望而,她沒有一點用處,她很快就會被趕走……

尹瑟的冷嘲熱諷在她耳朵里比往常刺耳成百上千倍,她恨恨的看著她:"你在得意什麼?"

尹瑟聳聳肩,的理所當然:"自然是得意你現在這副落湯孔雀的姿態啊!"

"尹瑟,我們之間還沒有結束,你還沒有贏."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死,我怎麼算贏?只是我想先歇下來喝杯茶,看看你苟延殘喘的模樣,而後再繼續玩你."

尹瑟對尹萱兒話從來都是怎樣毒怎樣來,如果真殺了尹萱兒,尹瑟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她也不可能為了這種人髒了自己的手,但,只要讓她有機會看到她,碰到她,尹瑟就絕對不會讓她好過.

"話別的太滿--"

"萱兒姐姐,你看我什麼時候過大話?我要打你就會打你,我要整你就會整你,我會會讓你一敗塗地,就一定會做到底,一直大話的人是你."尹瑟不急不緩道.

就這種悠然自得語氣讓尹萱兒越看越來氣,茶幾上茶壺里的熱水應該還是滾燙的吧……

尹萱兒突然就拿起茶壺往自己的手臂上澆去:"啊--!"

她痛苦的叫喊出聲,隨著茶壺落在地上碎掉的聲音.

尹瑟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牧老夫人就走了過來:"怎麼了?"

尹萱兒隱忍的咬著唇,眼淚汪汪,不可思議的看著尹瑟:"你好狠的心!"

尹瑟神僵住,她看著尹萱兒了一整片的手臂,這是什麼二百五劇?

牧老夫人手上拿著一份文件慢慢走了下來.

"怎麼了?"

尹萱兒依舊瞪著尹瑟:"我只不過你不能那樣對待父親,你就用滾燙的開水往我臉上潑?"

"……"尹瑟看著她,輕笑,"萱兒姐姐,你怎麼知道我想用開水潑花你的老臉?"

尹萱兒一副隱忍的姿態看向老夫人,什麼話也不,光是神就已經足夠委屈,足夠讓尹瑟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尹瑟."冷漠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她渾身冰冷.

"是你潑的?"牧老夫人問的淡然.

尹瑟笑了笑,轉身:"老夫人自己判斷吧."

已經從奶奶降到了老夫人……

牧老夫人搖了搖頭,這孩子……

"奶奶,手疼……"尹萱兒將自己裸.露的手臂露了出來,上面果真燙了一片,還有些脫皮的跡象……

尹瑟輕輕咬著牙.

就在這時,牧司瑞不知何時走到了她們中間,五歲的孩子眼里全是憤怒,他手拿起旁邊的杯子就往尹萱兒臉上潑去!

尹萱兒頓時傻了眼.

杯子里的水雖然沒有茶壺里的燙,但潑在人身上還是疼……

牧老夫人也傻了眼.

"你這只花孔雀,你敢傷我媽咪!"

牧司瑞拉過尹瑟的手,手背上同樣了一片……

尹瑟錯愕的看著自己兒子.

尹萱兒咬牙切齒:"那是她自作自受,是她用開水澆我的!"

"夠了!"牧老夫人寒冷的聲音響徹整個客廳,讓人不由全身戰栗.

尹萱兒濕漉漉的看著老夫人.

"尹萱兒,出去吧."

"奶奶?!"

"出去!"老夫人厲聲道,這一厲聲讓尹瑟都驚異不已……

"奶奶……"

老夫人寒著老眼,等著尹萱兒:"尹瑟再怎麼不懂事,再怎麼沒有教養,她也不會在家里,在孩子面前做這種事!"

尹瑟看著老夫人,心口慢慢升起一種名為感動的心……

尹萱兒吞了吞口水,濕漉漉的頭發還滴著水珠……

牧司瑞依舊一臉敵視的瞪著尹萱兒,黑色的大眼里全是憤怒,即便身體再,他也散發出了冰冷的氣場.

誰敢碰他媽媽一根汗毛,他就會不顧一切的沖上去!

尹瑟的手背確實被燙出了水泡,她看尹萱兒演的這麼賣力,不好意思拆穿,忍著疼陪她演.

牧老夫人手里拿著的是創世集團麾下的一個公司成立基金,她本想把這個給尹萱兒,牧晟宸的決策,她沒有辦法去動搖,但是能彌補尹萱兒一點點的,她也會去做.

"奶奶……"

"別叫我奶奶,我和你沒有任何血緣關系."老夫人的性子就是這樣,一旦冷起來便是真的冷了.

"還不出去?"

尹萱兒驚得步步後退,又吞了吞口水,喉嚨像是被什麼堵塞了般,她害怕了……

"老,老夫人……"

"趕緊的!"她的龍頭拐杖指向門口.

尹萱兒將皮草整好,遮住被自己燙傷的手臂,狼狽的往外走,步步蹣跚,她的心里有多少疑惑,她的心里有多少不滿,有多少不甘……

只是她不曾想過,這一切該歸錯于誰……

牧司瑞抬起腳步,尹萱兒剛踏出玄關,他就關上門,一臉鄙夷和生氣.

尹瑟輕輕吸了口氣:"奶奶,你上樓吧,這里我來收拾."

牧老夫人看了她一眼:"不要收拾了,讓阿姨過來收拾,你坐在這."

尹瑟不出自己心下的感覺……

她想,尹萱兒也是絕對想不到她心血來潮的狗血劇會有這樣的走勢吧……

老夫人徑自上樓,過了一會兒手上多了一盒藥膏走了下來.

"奶奶?"實話,尹瑟有些受寵若驚.

老夫人走到她身邊,坐在沙發上,將拐杖靠在茶幾上,抓過她細嫩的手:"女人的手很珍貴,要保養的好才是."

手背上是沁涼沁涼的觸感,尹瑟心口癢癢的,有什麼曾經失去了的東西回來了?

"奶奶,如果您不讓我做家務,我的手會保養的更好."

"……"老夫人抬眼瞪了她,"你這丫頭,嘴里就沒有好聽的?"

"奶奶想聽什麼?"尹瑟諂媚的問道.

"什麼時候再給牧家添個子孫?"牧老夫人淡然的問道.

就在這時,牧晟宸回來了,他將***話原封不動的聽了進去……

"正好,不孝的孫子也回來了."老夫人淡.

尹瑟轉過頭,看到牧晟宸,使勁的沖他擠眉弄眼,臉上全是興奮驚喜之色.

--我搞定這只頑強的奶奶了!!!

牧晟宸勾起完美的嘴角,淡看了她一眼.

--你最厲害!

"爸爸,有只孔雀傷了媽媽!"牧司瑞其他的都不管,這件事最重要.

牧晟宸眉頭微挑,走近兩步,才發現老夫人在為尹瑟上藥……

"瑟兒?"

"沒事,一點傷!"尹瑟沖他嘻嘻笑道,而後粘到老夫人身上,"算是尹萱兒費心為我導演的一場苦肉計,讓我華麗麗的收回咱***心!"

"……"

【沒有了傲嬌***阻攔,瑟和牧牧就能好好的在一起麼?】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親們,明天會更新一萬五哦~絕對精彩,期待一下吧~~【捂不到月底的】月票趕緊給君砸過來哦~~~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22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下篇:124 商機比老公重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