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22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奶奶!你孫子沒有我會死的!即便這樣,你也不接受我?!"

老夫人頓下步子,她轉過身,沒有看向尹瑟,而是看著牧晟宸:"我一手培養的孫子如果到頭來因為沒有女人而要死不活,這樣的孫子,我不要也罷."

尹瑟嘴角輕笑,"也對,他好像不會為了我殉……"

"尹瑟,你上來.我有話和你."老夫人淡淡道.

尹瑟聽完便走上樓梯,跟著牧老夫人進了房間.

牧司瑞走到牧晟宸身邊,"爸爸.".

"嗯?"

"如果沒有媽媽,你會不會死?"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他.

他低眸,"不會."

牧晟宸知道這其實是個認真的問題,是他曾在所描繪的那些生死絕戀里看到的問題,生死相依,不離不棄,他也曾認真思考過.

他做不出殉那種事,沒有了尹瑟,日子還是一樣的轉,這一點,過去的五年就是最好的證明.

日子還是一樣的轉,飯還是一樣的吃,該睡的覺也沒有多一點或更少一些……只是,心口處總有那麼些空虛.

只是有些空虛,沒有到不能活的地步.

至少,他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然而,不久之後,現實告訴他,他究竟是多高估了自己.

"沒有媽媽,我不行."牧司瑞認真的道.

牧晟宸拉著他的手帶他去他的房間.

尹瑟走進這間看上去相當嚴整的屋子,雖然乾淨,卻沒有住人的痕跡.

老夫人坐在床邊的沙發上,手依舊拄著龍頭拐杖.

"坐吧."

尹瑟乖巧的坐下來.

牧老夫人靜靜的看著她,良久良久,似乎思考了什麼人生大問題般:"你很厲害."

"……老夫人,我能當您這是贊賞而不是嘲諷嗎?"

"哼."老夫人睨了一眼她,"你在我面前的每一次信誓旦旦都是華麗麗的欺騙,你知道嗎?"

"對此,我很抱歉……"尹瑟低下頭.

其實心里在狂喊,那有什麼辦法!都是您老逼得啊!

"這次帶著孩子過來,看來是鐵了心的要進牧家大門了."

尹瑟抬起眼,看著她:"是這樣的打算,但沒有老夫人的同意,我不會和晟宸結婚."

"結婚這種事,你以為我管得住晟宸嗎?"

"您是長輩,自然管得住."

"管得住?管得住你還能在這里?"牧老夫人挑眉.

"話雖是這樣,但我們還是會得到您的同意之後再結婚."尹瑟保證,"盡管我的信誓旦旦沒什麼信譽可,還是希望您相信我一次.我尹瑟沒有什麼大家閨秀風范,但也沒什麼不良習性,之前您老我沒有教養,這點希望在日後的相處中能夠讓你改觀."

"尹瑟,我給你個機會."

"恩?"

"我給你半個月的時間,這半個月我會住在這里,你要挑起所有的家務,我給你機會讓你表現."

"奶奶……"

"先別叫的那麼勤快,想當牧家少奶奶,你還有很多要學的."要會樣死.

尹瑟怔住,家里所有的家務讓她干?!

"那傭人……"

"會放他們半個月的假,有需要的時候再過來."

"老夫人,您確定要做到這種地步麼?"

她眉頭一挑:"怎麼?不樂意?沒做過粗活?還是自恃清高不願--"

"我沒有不行."尹瑟淡淡道,"我知道了,但是傭人不能放假,老夫人要考驗我,我不得不接受,但撇開要進牧家大門的身份,我還是尹氏集團的職員,上班期間,我沒法顧全家里."

"我知道了."

"還有一點,奶奶這兩個字,我是一定要叫的,隨你聽不聽."

牧老夫人看著她,兩人算是達成協議.

走出房間,尹瑟長吐了一口氣.

牧晟宸靠在樓梯邊:"奶奶了什麼?"

尹瑟見著牧晟宸,不自覺的歎了一口氣,沖他豎起大拇指,一副膜拜的姿態:"真狠."

"……"

"接下來我就好好努力吧."尹瑟嘀咕道,"怎麼做你媳婦這麼麻煩……"

牧晟宸後來知道尹瑟要做家務的時候,顯然很吃驚,他怎麼也沒想到奶奶會提出這種要求.

看著尹瑟呆在盥洗室里有條不紊的分著衣服……

"你會做這些?"牧晟宸靠在一邊問道.

尹瑟有條不紊的開著洗衣機,將一些不能機洗的衣服放到盆子里.

"有這麼驚訝嗎?"

"沒有."牧晟宸淡淡道,"想來你也不是嬌生慣養的大姐."

"誰我不是?"尹瑟白他一眼,"我只是學了點生存之道,不像你,沒了傭人和我,肯定一團糟."

牧晟宸輕笑,"你上哪來的自信?"

"你不記得你之前做的蛋炒飯?太難吃了……"尹瑟一邊細細搓著衣服,一邊道.

牧晟宸想起來了,那天……

眸子微沉:"瑟兒,你累不累?"

"……恩?"尹瑟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而後隨口道,"還好啊!"

牧晟宸將門關上.

尹瑟低著頭只聽到門上鎖的聲音……

抬頭看向他,他已經走到自己面前.

"你干嘛?"

"我突然想再做一次蛋炒飯給你吃."

"那,那鎖,鎖門干嘛?"她戒備的看著他.

牧晟宸從她身後抱著她:"你不累的話,我怎麼做給你吃?上次為你下廚,不是因為你太--累--了--麼?"

他的每一個字都帶著致命的you惑,尹瑟傻了眼,這里好像是……盥洗室吧??!

"我在洗衣服,你別鬧."她著臉鄙視道.

"衣服我幫你洗……"

"誒呀!"脖子被人咬了一口,尹瑟兩只手上全是泡沫,動彈不得,洗衣機傳來的滾動聲讓人心急躁,口干的厲害……

"晟宸……你別和我開玩笑……"他的鼻尖蹭著她細長白嫩的脖子,發出輕微的咯咯聲.

牧晟宸的大手在她腰間滑動著.

要是在這里,被人聽到,她不用活了……

一個側身,她將滿手的泡沫都抹在了他臉上,牧晟宸頓時黑了一張臉,手一松,她就從他懷里溜了出來.

"牧晟宸,你要不要臉?"她遠遠的站在角落指著他問道.

牧晟宸抹掉自己臉上的泡沫,露出危險的鳳眸:"你過來."

"不,不過來."尹瑟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牧晟宸,你鎮定點,我知道你現在對我饑渴難耐,但分清楚場合啊……"

牧晟宸朝她跨出兩步.

"誰讓你答應奶奶這種要求的?"他平靜的問道.

"啊?"

"不然這個時間,我也不會在這里……"

"牧晟宸,我不答應奶奶行麼?別鬧了,快出去--啊!"

牧晟宸才不聽她的兩步就走了過去.

尹瑟驚叫的往旁邊直躥,"這里,絕對不行,絕對,絕對不行……"

"有什麼不行的?"牧晟宸繼續沒臉沒皮的問道.

尹瑟的一張臉已經青了一大片,雙手捂在胸前:"牧晟宸,你的淡定呢?"

"……"

"你是牧晟宸誒,要有節操,要有矜持,懂不?"

"……"牧晟宸站在那,嘴角微勾,不再逗她,"好,我在床上等你沒節操的撲過來."

"……"尹瑟錯愕的看著他.

牧晟宸打開門,走了出去.

尹瑟喘著氣,臉又了一片,她是怎麼被逼到這種地步的?洗個衣服都能洗成這樣?

牧晟宸走出盥洗室,嘴角的笑容久久不能落下.

"爸爸,你笑的實在十惡不赦,很欠扁."牧司瑞不知何時站在他面前冷眼諷道.

"兒子,我可以當做你是在嫉妒."牧晟宸揉了揉他柔順的頭發,繼續笑道.

牧司瑞撇著嘴.

"時間不早了,早點去睡吧."牧晟宸完就打算從他身邊走過,卻被牧司瑞拉住衣角.

"還有事?"

"……恩."牧司瑞突然有點吞吞吐吐.

"走吧,去你房間."

于是,一大一坐在床上,牧司瑞盤著腿,臉色有些陰郁.

"我想學武術……"

"武術?"牧晟宸微訝,"怎麼突然有這種想法?"

"覺得自己很弱……"牧司瑞低著頭.

牧晟宸靜默的看著他,自己的兒子想學點東西,他自然是不反對的.

"你想學就學吧."

"爸爸,你會打架嗎?"

"……你學武術是為了打架?"

"……恩."牧司瑞的頭都快要低到床底下了……

"我沒打過架,在我看來,暴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可是我總挨打!"牧司瑞陡然激動了起來,稚嫩的嗓音里全是憤憤委屈不甘心.

"……挨打?"牧晟宸突然明白了,"是那個女生?"

"……恩."牧司瑞知道很丟臉,他這麼大從沒覺得這麼丟臉過,雖然他本身也不大,"她不過我就打我,我問她君子動口不動手這個道理懂不懂,她就一臉正氣的回我,女子動手不動口!怎麼會有這種女生?!"

牧晟宸想,他的兒子怕是遇到克星了.

"你是不是得罪了人家?"

"我沒有,我向來不怎麼話,她就是看我不爽!"

他向來不怎麼話,但起話來就不是人話……

牧晟宸記得尹瑟用這句話評價過自己,那自己的兒子恐怕在女人眼里也和自己差不多……

"而且,爸爸,我是聽你的話,不對她動手的……"

牧晟宸看著他,靜靜的,良久……

"真的沒動手?"

牧司瑞陡然嘴一撇,那是他從未出現過的表,眼淚在他眼里打轉,而後撲進牧晟宸懷里:"我動手了……但我打不過她……嗚嗚--"

"……"牧晟宸有些傻眼,只能輕輕的安撫著他.

尹瑟洗完衣服正准備來哄兒子,站在門外便聽到了父子倆的對話,險些憋出內傷,她靠在門上,心下萬千感慨……

從鋼鐵俠學會走路到現在,也不知道是天生的還是遺傳的,意思其實差不多啦!這孩子就一直是個死人樣子,和牧晟宸差不多,這才多久?就完完全全變成了個單純的五歲孩子,竟然會為了被女生打而哭……

這點,如果還在美國,尹瑟是怎麼也想象不出的.

現在,她更加確信,回到牧晟宸身邊,是對的……

臉上掛起了欣慰而幸福的笑容,頭微微一瞥,就對上了正兒八經站在那的老夫人.

尹瑟頓時一驚.

"奶奶……"

"進來給我洗腳."

尹瑟黑著臉無奈的去打水.

老夫人坐在沙發邊,雙腳泡在盆里,尹瑟的長發紮起,她半蹲著,用毛巾輕輕的替老夫人捂腳.

"你給別人泡過腳?"老夫人挑眉問道.

尹瑟搖了搖頭,"很的時候,媽媽幫我洗過,那時候我就在想,等到我長大了,也要給媽媽洗腳,只是沒有想到,她來不及等我長大."

"有你這種女兒,她生氣都來不及--"

"是啊,有我這種不懂事的女兒,她是應該要生氣的……"尹瑟淡淡接道,並不在意,"可是生氣也好,憤怒不滿也好,也想讓她活著."

"……"

看著尹瑟半蹲著的身影,牧老夫人的心里有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覺……

像是……心疼?然而,她立刻甩掉了這種不該有的感,冷冷道,"擦干吧."

"好."尹瑟用干毛巾擦干她的腳,"奶奶,你的腳長得真不怎麼好看……"

"……"

"晟宸的怎麼那麼好看?"

"……"牧老夫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穿著拖鞋就走到床邊.

尹瑟忙走過去幫她鋪好被子:"怎麼蓋這麼薄的被子,我再去給你拿一床,天氣冷,容易生病,您老了--"

"不用,你出去."她的聲音冷到了極致,尹瑟低了低頭,也不再多,便走了出去.

走出房間,尹瑟微歎,真不是好對付的奶奶……

然而她還沒來得及重新吸一口氣,身子就被人從後面一把撈起.

"嗚啊!"尹瑟發出詭異的叫聲.

"看來光是坐在床上是等不到你的."牧晟宸輕聲道.

尹瑟瞬間裝死,連掙紮都沒必要了.

"晟宸,遲早有一天,我要昭告天下,你就是只披著人皮的大色.狼……"

牧晟宸只笑不語,他也不知道自己會有這樣一天……

會經常笑,會經常緒飽滿,會經常心血來潮,會經常……樂此不疲……他想,這樣才算是個人吧……

然而,他覺得自己像個人了,她卻覺得自己不是人……

晚上,牧老夫人靜靜的看著天花板,床頭的夜燈開著,閃著微亮的光芒,應該是很晚很晚了吧……

已經很久很久,她都不曾失眠過……

尹瑟……

她輕歎了口氣,這個孩子,她不是完全不了解,她只是不想太了解,不想拉下自己的面子……

這麼多年,都冷冷清清的過了,這麼多年,自己習慣的強硬也都改不掉了……

突然,門被人打開,老夫人閉上眼睛……

只聽很輕很輕的腳步聲慢慢靠近自己……

而後身上便多了一層重量,一床暖和的蠶絲被蓋在自己身上.

腳步聲又慢慢遠去,門被輕輕闔上……

牧老夫人心煩躁,將那床剛蓋上的蠶絲被扔到了地上,閉上老眼……

"去干嘛了?"

尹瑟躡手躡腳的回到被窩,牧晟宸將她環住,輕聲問道.

她驚了一跳:"你還沒睡著?"

"被你弄醒的……"咕噥的話里其實帶著濃重的睡意.

"沒什麼,趕緊睡吧."尹瑟輕聲應道.

牧晟宸頭低了低,湊著她的臉,重新入睡.

然而第二天早晨,尹瑟做好了早飯,老夫人卻遲遲沒有下來,她狐疑的走到老夫人房門前,敲了敲門:"奶奶?"

里面沒有動靜,但突然傳來了兩聲隱忍的輕咳……

尹瑟頓時黑了臉,毫不猶豫的打開門走了進去,只見老夫人還躺在床上,她隱忍的咳嗽聲在房間里傳開.

尹瑟看到她的床上沒有了昨晚她替她蓋上的被子……

攥緊了拳,她沉默的走過去,將被子從地上拾起來,再次蓋到她身上,一句話沒就走出了房間.

"奶奶病了,看來我今天得請假."尹瑟對牧晟宸道.

牧晟宸起身,剛准備往老夫人房間走去,就被尹瑟拽住:"我會收拾這不聽話的老固執,你送鋼鐵俠去學校."

"……嚴重嗎?"

"看臉色應該還好,況不對,我會叫醫生過來."

牧晟宸點了點頭,"有事給我打電話."

"恩."

送走了牧晟宸和牧司瑞,尹瑟黑著臉端著藥和水走進老夫人房間.

她將水放在床頭櫃上,冷冷道:"吃藥."

"……"老夫人閉著眼睛不睬她.

"吃藥."她又板著臉重複了一遍.

老夫人睜開眼睛,人一老,一點毛病都會讓人顯得特別脆弱,但這一點似乎對老夫人不怎麼適用,盡管生了病,她的那副強硬姿態還是沒變……

"不用你管,你出去."老夫人輕聲道.

尹瑟深吸了口氣,將藥片放到她嘴邊:"吞."

"……"老夫人瞥過臉.

刹那間,尹瑟火大了,沖她吼道,"你以為你是誰啊?!"

老夫人瞥過頭瞪著她,一副"你終于露出真面目"的表……

"一身老骨頭了,你逞什麼強?討厭我就自虐?你有沒有點出息,怎麼越老越不中用?越老越想不開?"

牧老夫人看著她,雙目瞪圓.

"你以為我為什麼幫你蓋被子,你以為我為什麼伺候你?"尹瑟氣勢凌人,"如果單單為了牧家少***位置,我有做到這種地步的必要嗎?我沖牧晟宸撒個嬌,飆點眼淚,婚禮馬上就來了,而且,不是我提的結婚,是你孫子提的!"撒嬌飆淚,她是胡扯的,但後半句是真的!

"既然這樣,你不用費力討好我……"

"奶奶!您都多大了,還捧著你那點面子不放?我尹瑟不是什麼孝順的孩子,如果換做五年前,我絕不可能討好您,您讓人打我的那幾巴掌,我一直懷恨在心!但是,現在我有了孩子,我要教他,善待老人,我要教他,可以放下的就要放下!"

"呵呵!你不是把你父親趕出去了?這也是要教孩子的?咳咳--"牧老夫人冷嗤.

尹瑟冷下眼:"我也要教他,做錯了事就要承擔該有的後果,這世上沒有幾個人會輕易原諒."

"……"她的話,在理.

她倔強的撇過頭.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尹瑟輕輕道,"奶奶就是我們家的一大寶,大寶是不能生病的……"

牧老夫人的心口像是被人輕輕掏著,尹瑟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往她心里鑽,即便她想關閉這老朽的心門,也還是不停的往里面鑽……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她微微起身,尹瑟忙上前扶著,將藥片遞到她嘴邊.

老夫人過了兩口水將藥片吞下.

"但願你給我吃的不是毒藥……"

"……"尹瑟無奈的低下頭,而後重新為她蓋好被子,"只有您老才有給人吃毒藥的心腸,我這麼天真善良,怎麼可能?"

"……"牧老夫人心下微微鄙視,這孫媳婦兒,要是真進了門,還得了?

尹瑟端起藥片和水起身:"原來奶奶喜歡軟硬兼施這種手法……哈哈!"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老夫人狂咳嗽一陣.

尹瑟俏皮的沖她一眨眼:"奶奶,你可千萬別急著接受我啊,我還沒過癮呢!"

"……咳咳咳咳!!!"

尹瑟嘴角掛著笑容走了出去.

微微歎氣.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尹瑟笑笑,她的親奶奶還在的時候,媽媽就常這麼和她,盡管那時候年紀真的很.

其實模模糊糊的也沒有記到心里,只是看著老夫人……

模模糊糊的話就從心口跳出,真切的感受到這種有寶的心.

閉上眼睛的牧老夫人老皺的眼角滑出了一滴老淚……

好像是回到了三十多年前,她的兒子媳婦還在的時候.

"媽,公司里的事就交給我,你別瞎操心."那是她的兒子,在外人眼里,冷漠無的兒子,在她面前是個孝子.

"媽,我要和她結婚……"即便是孝子也有忤逆自己的一天,她帶著她不認同的女人進了牧家大門.

"媽,以後我會孝順您,就算不待見我,飯也是要好好吃的!"她不待見的媳婦如是.

"媽,您的孫子--"

"我不抱!"

然後,她的兒子,因為心髒病去世,她的媳婦兒,是車禍,其實……應該是殉……

親們~~~更新的晚了,句抱歉……君也無奈,求諒解.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21 他,得了個寶
下篇:123 搞定奶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