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17 想讓他抱抱我

她抬起眼,而後便看到了他--那個站在後門門口不動聲色的男人,一襲灰色風衣,風衣帶子乾淨利落的綁在兩邊,雙手插在口袋里.

從台前到後門,他們怎麼離的這麼遠,為什麼他們要離的這麼遠?

"瑟兒,恩?"許又問道.

良久良久,久的會場中的人險些被一口氣憋死,久到許已經失去了耐心……

"不要."輕輕的兩個字透過話筒響徹整個會場.

尹天江笑了,尹萱兒笑了……

許嘴角瞬間僵住,然而下一秒,大屏幕上突然蹦出了些亂七八糟的照片.

尹瑟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裸背,身下纏繞著的男人……

一張接著一張,行行色色的男人……

會場一片嘩然,只見閃光燈啪嗒啪嗒的閃爍著.

尹瑟抬起頭對上許,只見他臉上閃過一瞬而逝的陰邪笑容,然而下一秒,一個巴掌就落在了尹瑟臉上.

"這些是什麼?!"他質問她,在這種場合下.

尹瑟的心一點點下沉,她終于明白為什麼會有媒體來了,是他……

原來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如果她不同意,他毀了她也在所不惜,多麼狠毒的男人.

"這些照片是假的."她對著下面的人道,然而那些人的目光里全都裝進了蔑視.

"天,我剛才做了什麼,竟然向你這種女人求婚?"許一副受害者的樣子.

媒體可是樂開懷了,一場股東大會現在可亂作了一團,什麼樣的新聞沒有?想怎麼寫不行?

就在這個時候,尹天江起身:"瑟……是有人陷害你對嗎?"

"……"尹瑟全身都在發顫,這種時候,他竟然站出來做好人?

"這些照片難道是真的?"尹天江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突然臉色大變,"孩子,就算你再怎麼恨爸爸,你也不能做這種事啊!"

她看著他渾濁的老眼里全是虛假的眼淚.

"這種婊.子也敢走上台?"底下悉悉索索的議論聲響起.

"你們不要亂!我妹妹不是這種人!"突然,尹萱兒沖著話筒大聲喊道.

尹瑟嘴角勾起苦笑,看向許,許站在那,輕聲問:"現在還要不要和我結婚?"

"你真狠."她淡淡道,"我站在你身邊是為了股份,你不是清楚嗎?你碰我一下我都覺得惡心,我怎麼可能和你結婚?!"

許臉色發青:"既然得不到你,那就把你毀的干乾淨淨."

大屏幕上又是一張照片,尹瑟回過頭錯愕的看著--

那是,那是她的兒子牧司瑞……

"這男孩是誰?"許驚詫的後退一步.

"這是尹二姐的私生子!"不知是誰這麼大喊了一聲.

他連牧司瑞都搬出來了……

"你騙我!"許指控她.

尹天江和尹萱兒都看向她,一副他們也完全不知的狀態.

那是她的兒子,他竟然敢把他的兒子拿出來作為攻擊她的武器……

就在這時,龍令望走了上來,他是尹氏目前最大的合作伙伴,在這里也無可厚非.

"趁此機會,我要和眾媒體一聲,關于之前曝龍氏集團與尹氏集團暗箱操作的事,也是尹瑟姐的把戲,當時我和尹總只是在開玩笑,真正交易的金額,你們想去查很輕易就能查的出來."

"是這樣嗎?"

"也有可能啊!"

"我就想,龍氏和尹氏這樣的大集團怎麼會做這種事."

尹瑟節節敗退,再沒有了剛上台時的那份高傲姿態,她的心一點點下沉,她給自己挖了墳墓……

所有的槍口都直直的指向她,讓她無處可逃.

所有的懷疑,鄙視,輕蔑,冷嘲,熱諷……

這一瞬間,她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好黑暗,是她想的太簡單,她以為只要努力,能搶回來的就能搶回來,她以為自己還是個強女子,不服輸,不認輸……

了眼眶,看著大屏幕上那些讓她作嘔的合成照片,她要對著這群人吼,這些都是假的,這些都是他們串通好的.

但,會有人相信嗎?

許輕輕在她耳邊問道:"我就要你,那麼簡單,你為什麼不答應?"

尹瑟閉了閉眼,一滴眼淚落下,她為什麼不答應?她只要答應,她不僅能奪回尹氏,不僅能呼風喚雨,還能理所當然的成為GW的總裁夫人……

可是……

她抬起眼,看向後門,那個男人靜靜的站在那里,她沒法在他面前點頭答應嫁給別人,不,就算不在他面前,她也沒有辦法答應嫁給別人……

除了牧晟宸,其他人,都不行……

一滴滴眼淚慢慢滑落,她知道了,知道了自己的愚蠢.

她輕輕的推開許,拿過話筒,看著後門,帶著哭音難忍的喊了聲:"晟宸……"

而站在後門的那個男人,面無表的看著這場鬧劇的發生,看著台上台下的混亂,看著他的女人委屈到不得不以眼淚收場……

終于,他抬起步子,靜靜的,像是沒有氣息般的一步步走下階梯,坐在最旁邊一排的人只感覺到有人走過,等回過神來,人已經走了很遠.

他一句話,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但是會場里的人目光都不由自主的開始聚焦到他身上,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

"那是……"

"牧,牧晟宸?!"

"創世集團總裁?!"

媒體頓時騷.動起來,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這些重要的大人物都走了出來??還亂作一團?這些人都是什麼關系?

媒體現在看到的是眼花繚亂的大餐,豐富到他們都不知道該從哪一盤開始吃起.

他一步跨上台,與她一步之遙.

尹瑟皺著眉頭,眼淚汪汪,委屈的看著他,雙手無措的垂在身體兩邊,緊緊的抓著衣角.

牧晟宸漂亮的臉上此刻平靜的就像太平洋中央的海面,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是波瀾不驚還是驚濤駭浪……

他上前半步,伸手將她勾住,抱進自己懷里.

尹瑟再無猶豫的失聲痛哭.

她知道錯了,她得到教訓了……

許站在一旁傻了眼,"牧晟宸!你怎麼會來?"

他連看都不看許一眼,輕輕撫著尹瑟的背安撫著她:"沒事了."

他的聲音那麼低沉,他的聲音那麼溫暖,然而越是這樣,她心里越是委屈,只想像個女人一樣往他懷里鑽,那是她的避風港.

他低頭便能親親她的頭發,她的手抱他抱的那麼緊,該是多害怕,多委屈?

牧晟宸毫不在意這會場里的嘻嘻鬧鬧,毫不在意這閃光燈會拍下什麼樣的場景,也不在意面前站著的男人們有多恐慌的看著自己,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捋著她的長發,面色平靜.

許錯愕的看著他,他不是已經不在乎尹瑟了?

難道這男人看到尹瑟和自己從酒店房間里走出來就一點也不在意,看到這些照片,聽到會場里的現碎語,他難道不知道,這女人已經臭名昭著,一敗塗地了嗎?

尹天江同樣錯愕的看著牧晟宸,許不是牧晟宸不會介入?他不是他和尹瑟已經分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所有人都在等待,沒有一個敢隨便站出來指著尹瑟再一句.

尹瑟慢慢消停,她的眼淚全數擦在他的風衣上,慢慢松開他.

牧晟宸抬起她的臉,看著這和花貓沒什麼區別的臉,不由得伸出手,有些粗糙的拇指劃過她細嫩的面頰:"不哭了?"

尹瑟點點頭.

牧晟宸吸了一口氣,抓住她的手,輕輕一用力將她拽到自己身邊:"既然不哭了,就好好的站在我身邊,恩?"

尹瑟不話,她聽他的,全聽他的.

牧晟宸站在原地,接過她手里的話筒,放到嘴邊,不緊不慢的道:"第一點,這些照片除了最後一張全是是合成的,第二點,照片上的男孩是我牧晟宸的兒子,第三點,龍氏和尹氏之前的丑聞是真的,第四點,尹氏集團最大的股東是我,最後一點,明天的報導有一點虛假,就是和創世作對."

全場鴉雀無聲.

牧晟宸隨手將話筒扔在地上,發出難聽的一聲響,他走到許面前:"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叫囂成這樣?還將一個女人扔到槍林彈雨中,其中的意義何在?本事大的話,就把我放到槍口上."

許吞了口口水.他不知道這男人的魄力這麼大,他竟驚出一身汗.

牧晟宸淡淡側首,看著尹天江:"收拾好行李趕緊滾,不然明天等著檢察官來查封尹家的時候,就難堪了."

"龍總,我過什麼,你忘了,不過不要緊,很快,我就會讓你印象深刻."

原來,平靜的太平洋海面之後會變成無聲的海嘯!

該的完,他將大衣脫下來,披在尹瑟身上,看著她一直發顫的身體,他心疼的緊.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他帶她走出會場.

媒體瞬間全部湧了出來.

牧晟宸也早就做好了安排,他的助理和保鏢將人攔住.

他替尹瑟打開車門,尹瑟坐進去後抓住他的手,低著頭,想什麼又不知道什麼.

牧晟宸低頭吻了吻她緊緊抿著的唇:"有事回家?"

"恩……"尹瑟松開,然後鼻子酸的緊,眼淚又洶湧的落下.

牧晟宸坐進車內,替她扣好安全帶,疾馳而去.

尹瑟摳著自己的手指摳了一路,身上還是在不停發抖.

牧晟宸沒有帶尹瑟回葉如風的別墅,而是回到了牧家.

他打開車門,尹瑟還坐著不動,他不耐煩的替她解開安全帶,將她橫抱而起.

"林嫂,准備熱水!"牧晟宸喊道.

頓時就聽到"乒里乓啷"一陣廚具落地的響聲,林嫂站在廚房門口,看到少爺懷里抱著的人,頓時熱淚盈眶.

"是瑟嗎?"

牧晟宸點了點頭便上二樓.

林嫂激動不已:"我馬上就去放熱水!"

走進房間,牧晟宸就替尹瑟脫衣服,林嫂的熱水准備好後,他就把她抱進溫熱的浴缸里.

尹瑟蜷著身體,低著頭抱著膝蓋.

牧晟宸在一旁蹲下,用毛巾擦著她的身體:"害羞?"

尹瑟搖頭.

"還冷嗎?"

尹瑟點頭.

牧晟宸揉揉她的頭發:"別像個木頭一樣不話."

尹瑟只覺心口實在是太疼,"晟宸,你不怪我?"

"怪."他淡淡道,怎麼可能不怪,當然,他也有錯就是了.

"別想那麼多了."牧晟宸看著她白里透的肌膚,喉頭滾動了兩下,將毛巾遞給她,"自己洗."

尹瑟呆呆的接過毛巾,他便走了出去.

他靠在牆壁上,"你以為你是神啊,有那麼好的自控力?"

坐在床邊,他腦中回想著今天會場中發生的場景,他其實並不知道自己能忍那麼長時間,但他就是告訴自己,再等等,再等等,她一定會叫自己.

然後,吃了虧的女人終于知道喊自己的名字.

輕輕的一聲叫喚險些叫碎了他的好不容易修好了的心.

過了許久,尹瑟穿著寬大的襯衫走了出來,頭發濕漉漉的搭在肩上.

"過來."牧晟宸招手,她走過去,他替她擦著頭發,而後又用吹風機幫她吹干.

他的手掌穿梭在她的發間,摸著她的腦袋.

吹干了頭發,他歎了口氣:"我要發火,你讓不讓我發?"

尹瑟不敢看他,總覺得在他面前抬不起頭來:"別發火……"

她的聲音那麼低,那麼軟……

"那好,我不發火,但我要生氣,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你自己反省一下,你做錯什麼了."

"……"尹瑟抿著唇.

牧晟宸將她塞進被窩:"現在什麼都不要想,睡一覺,你身上不舒服."

尹瑟點點頭.

他走了出去.

林嫂站在門口焦急的探頭張望:"少爺,瑟她……"

"沒什麼事,不用擔心."牧晟宸道.

"那少爺你這是……"

"我睡客房."牧晟宸淡.

"……"林嫂看不懂這況了.

牧晟宸剛走進客房,牧司瑞便打來了電話.

"爸爸,媽媽還沒有回來!"

"我知道,媽媽在爸爸這里,明天就會回來."

"那……爸爸明天也會回來嗎?"

牧晟宸靜默了幾秒,而後道,"爸爸還有些事要處理,處理完了就會回來."

"恩!"牧司瑞認真的應了聲.

就這樣,第二天,牧晟宸讓人將尹瑟送了回去.

尹瑟有些悶悶不樂的站在家門口.

"媽媽!"牧司瑞站在門口,高高的揚起下巴看著她.

尹瑟蹲下將他抱起來:"昨天一個人睡怕不怕?"

"我又不是第一次一個人睡?"牧司瑞淡淡道.

尹瑟吻了吻他的額頭,笑道:"兒子真乖."

回到家後,她屁股還沒有坐熱,葉如風就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

"瑟!"

尹瑟窩在客廳里看著電視,牧司瑞就坐在她旁邊,被葉如風這麼一喊,都嚇了一跳.

"如風哥哥……"

葉如風複雜的看了眼她:"我聽了,昨天的況不怎麼好是不是?"

尹瑟點了點頭.

"鋼鐵俠,叔叔帶了鋼鐵機器人過來,你上樓玩好不好?"

牧司瑞靜靜的看著他,拿走他手上的真鋼鐵俠,酷酷道:"如風叔叔,這是我三歲就玩膩了的東西,現在已經吸引不了我了,不就是想把我支開,我懂得."

完,的人就自覺上樓.

葉如風耳邊三條黑線,他坐到尹瑟身邊.

"今天我看了新聞還有報導,都是正面的,但私底下的傳聞什麼樣的都有……"

"如風哥哥……"尹瑟淡淡道,"我從來沒有像昨天那樣自我懷疑過,自信滿滿的要把尹天江推下台,卻沒想到被許倒打一耙,讓自己狼狽不已."

"牧晟宸去了?"

"恩."尹瑟低著頭,"我也從沒有像昨天那樣慶幸過還好他在……"

"他一定會在,你這笨蛋."

"如風哥哥,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尹瑟真的不知道,"之前,牧老夫人來找我."

"老夫人找你?"

"恩,她讓我離開牧晟宸."

"所以你就照做了?"

尹瑟笑道:"怎麼可能?我愛他."

葉如風微怔,她……比以前誠實多了……

"我不想離開他,但我不想借著他的力量達成我自己的目的,只有他,我不想借用……"

"那樣的話,你覺得你自己是在利用他?"葉如風道破她心里的想法.

尹瑟點頭:"我只是想單純的和他分開一段時間."

"傻瓜!"葉如風揉揉她的頭發.

"那天,他給我發來短信讓我去妮可酒店,我知道那不是他發的,如果真要去酒店他會過來接我,他不舍得我擠地鐵……"

葉如風歎了口氣.

"然後走進房間,是許,我一點也不驚訝,他給我看好戲,我就等,我知道和牧晟宸逃不了干系."

"……你就那樣和許共處一室?瑟,萬一他對你……"

"我身上帶了電擊棒."尹瑟淡淡道.

葉如風頓時冷汗直冒,他該為許慶幸,還好他沒什麼不軌的舉動,不然今天最大的新聞一定不是尹氏董事大會,而是他許被電死在酒店……

這看站到."後來……"尹瑟頭埋在膝蓋里.

"怎麼了?"

"許給我看的視頻……我好難受……"

"恩?"

"我真的看到他在吻那個女人,真的看到他脫著那女人的衣服……我知道那一定是假的,知道那是假的,但還是好難過,服不了自己……"

葉如風微訝,"瑟,你要相信他."

"我知道……但不想看他吻別人……"

葉如風心里很清楚,她是愛慘了牧晟宸.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我都伸手打了他,我都罵了他,為什麼他要挨我的打,為什麼他要挨我的罵,那幾天我就在想,不定他趁此機會真的不要我了……"

"……"

"昨天,我只要點頭答應許,我就可以把尹天江踹出去,達成所有我想達成的目標……但那個時候,我的腦子里竟然只有他抱著我的景,他熱烈的吻我……我明知道了不之後會發生什麼,我還是了不……"

葉如風湊上前,尹瑟靠在他的肩膀上.

"如風哥哥,我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都已經有了牧晟宸,我干嘛死抓著那份驕傲不放?那份驕傲和他比起來算什麼?"

"瑟,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牧晟宸他懂你,你必須要相信這一點……"

"他他在生氣,他讓我反思,其實我已經知道自己錯哪了,但他還是生氣……"

"換了誰,能不生氣,恩?換了你,你不生氣?"葉如風問道.

尹瑟抿著唇,了眼睛.

他是應該要生氣的……

"可是,如風哥哥……我想讓他抱抱我……想讓他親親我……"她話里帶著哭音.

葉如風深深吸了口氣,他是不知道怎麼的,眼睛有些酸,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掉出來……

天啊,他這個大男人難道會被他們這份兒女長所感動?

他忙吸吸鼻子,開什麼玩笑……

這幾天尹瑟都沒有去上班,她其實已經上班的必要了,在家就教教牧司瑞的功課,然後接送牧司瑞上下學,最後一定記住手機要二十四時開機……

可是,都五天了,她給他發短信,他也不回……

好失落,好失落……

這天,尹瑟從幼兒園里接到牧司瑞,她拉著他的手.

在路上,牧司瑞突然道:"媽媽,是你氣走爸爸的吧?"

尹瑟瞪了他一眼:"才沒有……"

"你敢爸爸不是在生你的氣?"牧司瑞挑眉.

"你就和你爸爸一樣壞!"尹瑟撇開臉,不管怎樣,兒子面前還是要維持住形象!

牧司瑞突然勾起嘴角,扯了扯尹瑟的手:"媽媽,我偷偷告訴你好不好?"

"什麼?"尹瑟低下頭,看著他神神秘秘的樣子.

"爸爸,今天會回來."

尹瑟只覺心跳像是要突然停止般,而後又跳的飛快飛快:"你,你怎麼知道?".

"我騙你的."牧司瑞又淡淡道.

尹瑟只覺自己像是被拋到天上,而後又沉沉的落到地面……

回到家,她打開門,"阿姨,我們回來了."

阿姨正在端菜出來:"姐,少爺,快過來吃飯吧."

"恩."牧司瑞應道.

"姐,牧先生回來了."

尹瑟剛要把包掛在包架上,還沒掛緊,聽到這句話後,包立刻落在地上,二話不就往樓上跑,她的心雀躍著,緊張著……

打開書房門,他不在,又跑到臥室,他直直的站在落地窗前,陽光灑在他身上,栗色的頭發閃閃發亮.

再無任何猶豫,她奔上前從後面緊緊抱住他,她太過用力,以至于他的身子都晃了晃……

多送了兩百多個字呢!,親們要心存感激啊~~麼麼!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16 尹氏股東大會
下篇:118 要不要原諒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