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15 我來拿回尹氏

牧晟宸端起桌子上已經涼了的咖啡起身,走到她面前,直直的站著,伸出長臂,咖啡自王秘書的頭上倒下……

"牧……"

"我陪你演場戲,你就翹上天了?"

咖啡從她長而卷的頭發淌下,頭發粘稠在一起,從額際開始,咖啡滑過眼睛,順著鼻梁到鼻尖,而後滴落.

她錯愕的神里滿是驚恐.

"繼續做你的秘書,我不讓你從這位置上下來,你就繼續坐著."

"……是."她的牙齒都在顫抖.

"安安靜靜的坐著,懂嗎?"

"……是,牧總……"

王秘書腿腳發軟的走了出去.

從她第一眼看到這個男人,她就被他迷住,一頭熱的鑽進創世,然後一步步的往上爬,雖然是靠著一些關系坐上了秘書的位置,但她也確實是個有本事的女人.

她以為這幾年,他多多少少都會對她產生一些感,就算和愛無關,也會產生一些賞識之類的東西.

其實,一點都沒有,無論她在他身邊呆了多久,無論外界看上去,她這個秘書和這個總裁看上去多麼默契,他始終不曾把她放在眼里.

她在做什麼,她在想什麼,他一直都很清楚,她的那些伎倆一直在他眼里,他就像是在看一個丑表演,偶爾配合的拍拍手,眼里卻是滿滿的譏笑.

王秘書剛走出去,就有人闖了進來,那便是范希文.

"牧晟宸!"范希文大聲吼道!

牧晟宸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不動聲色的坐到椅子上.

范希文喘著粗氣站到他面前.

"……"

"牧晟宸,到底怎麼回事?"

牧晟宸抬頭看了他一眼:"她告訴你了?"

"什麼叫她告訴我了?這麼,她的是真的?!"

"你覺得呢?"

范希文早就心急如焚,現在還被他的話一上一下的勾著心,他真是受夠了.

"能不能不要陰陽怪氣的!我知道你不可能做出背叛她的事,到底是因--"

"那不就得了."

"……"范希文的熊壯語被他一句話打回,瞬間鴉雀無聲.

那雙劍眉微微揚著,琥珀色的鳳眸像是看盡了世間百態,低眉間運籌帷幄,翻手間決勝千里.

"那你……她……酒,酒店……"范希文已經口齒不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是什麼了,最後哼哼的跺了下腳,"你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不知道,只是有人替我擺了局,我也就順其自然的跳進去."

"……別拐彎抹角了行嗎?能點人能聽懂的簡單話麼?我快被你急死了!"范希文眉頭緊緊皺著,睜著大眼死死的看著他,等待他的後話.

牧晟宸起身,手插在褲子口袋里,靠在辦公桌邊:"希文,我和她之間,沒有背叛,你記住這句話就好了,什麼都不用擔心,我自有我的打算."

六十樓的落地窗外,是明媚的天,是一層又高過一層的建築,是誰也看不透的未來.

"你是鐵了心的不對吧!"

"……"

范希文煩躁的抓抓頭發,這下好了,回去沒法交代了!

"你害的你兄弟晚上得睡廚房!你是人嗎?!"

"……"

范希文想想只覺委屈,喃喃道:"想當初我范大公子都是跨在女人身上,現在竟被女人騎到頭上……"

牧晟宸難得笑出聲,范希文,是他的兄弟,這一點不可否認.

"是蘇柔派你過來問的?"

"她如果你這種男人都能做的出這種事,那我這種男人就絕對要不得,晟宸,你行行好,看在我們時候還穿過同一條褲子的份上,你就讓我回去給老婆大人個交代好不好?"

"……"

"我不想睡廚房……嗚嗚!"范希文那張可愛的娃娃臉頓時萌態百出.

看了眼范希文,牧晟宸有時候會想,緣分這種東西真是不好.

當年,范希文是先對尹瑟動了,被尹瑟拒絕後竟識得蘇柔這根辣椒.尹瑟不好惹,蘇柔更加不好惹.

他一見到他就抱怨,他范希文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喜歡的女人一個比一個讓人吃不消.

"你回去告訴蘇柔……"

"恩!"范希文雙眼閃爍著晶瑩淚光期待的看著他.

"廚房還算是個不錯的地方,可以睡人."

"……牧晟宸,你不是人……"

范希文是完這句話後離開的.

牧晟宸輕輕掩住笑聲,突然很想知道,那個總罵他不是人,是禽獸的女人現在在干嘛……

那雙鳳眸看著遠方,他要讓她一個人走一段路,不用長,但即便他再心疼也要看著她一個人走,徹底卸下她在商場上的這份天真.

她的天真只需要在他抱著她時保留,只需要在孩子面前保留就可以了.

----

GW集團總經理辦公室里,尹瑟雙手環胸的靠在窗上,靜靜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許.

"本來還以為你會消沉個幾天,現在看來,牧晟宸在你心里占得分量也不重啊!"許輕嗤笑道.

他隨手翻著她辦公桌上的文件,那神態再自然瀟灑不過.

"你得意了?"

"是有一點."許直不諱,"男人都是這樣的,看著自己心里的女人和別人站在一起,心里總是不舒服的."

"是嗎?"尹瑟輕輕笑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是癡種?"

"我們相處的時間太短,我還有很多方面你都沒有發現."

"是嗎?"

"尹瑟,現在要不要考慮和我重新在一起?"許偏起頭看向她,試探性的問道.

"你覺得呢?"

許攤攤手:"現在選擇和我在一起怎麼想都是一件太劃算的事啊!"

"來聽聽."尹瑟秀眉一揚,道.

"論財富,論地位我並不輸給牧晟宸,論長相,在男性中也算得上等,論性格,剛柔並濟,更何況,我手里不是還有你最想要的百分之三十的尹氏股份麼?"

"……"尹瑟細細的看著他.

"你現在這上下打量的神我可以當做你是在認真思考嗎?"許輕笑,眉眼都彎了起來,黑色的西裝在他身上此刻真的彰顯出他的帥氣.

尹瑟直起身子,走到他面前,她踩著五六厘米的高跟鞋,並不比他矮多少,直視著他的眼睛:"我和你在一起,你會把尹氏股份給我?"

"……會."

尹瑟嘴角慢慢勾起:"明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尹氏股份,你還願意點頭,可見,許啊,你真是愛我愛的深沉,女人是毒藥,執念太深,會害死你的."

"如果是你這杯毒藥,我飲定了.況且,尹氏的股份我一點也不稀罕,全數都是用來做你的誘餌,如何?很有效對不對?"許伸手就要捏住她尖細的下巴……

尹瑟不經意的側過頭,順其自然的錯開他的手.

她嫣然一笑:"許,那我們就在一起好了,你都不嫌棄我未婚生子,我怎麼能嫌棄你心靈扭曲?"

許扯起嘴角,輕笑:"我就知道你最後一定會回到我身邊."

尹瑟也勾起嘴角:"也對,不定我和你才是最合適的,一個沒心,一個沒肺."

許微怔,她的話里並沒有什麼好的語氣,但,這不重要,他上前,從身後摟住她.

尹瑟淡然的看著窗外,她能看到創世集團四個巨大的字屹立在樓頂,霸氣十足.

突然很想知道,那個男人現在在做什麼……

五點多鍾,尹瑟剛背上包,許就走了進來.

"車子已經開到樓下了,我送你回去."

尹瑟看了看他,點頭,跟著他一起下了樓,公司里的員工看得分明,一個個都不由感歎起來……

郎才女貌形容的恰如其分.

寫字樓下,尹瑟看著面前停著的蘭博基尼,帥氣華麗的外型,她輕輕一笑,剛要坐進去,就看到路邊一輛熟悉的車影慢慢駛離……

尹瑟眸子微黯,還是坐進了豪華的寶車中.

"這幢別墅是你名下的?"許將車停在門口,問道.

"看不出來我是個富婆?"

"哈哈!"許笑道,"是你那青梅竹馬的如風哥哥名下的吧!"

"……"尹瑟瞥他一眼,"有何指教?"

許摸了摸鼻子:"之前牧晟宸也住在這里是不是?".

"你一定要提那個男人?"尹瑟冷著臉問道.

許眉頭揚起,"不是,只是費解你看男人的眼光,不管是哪個男人,都不會允許自己的女人住在其他男人的屋子里,除非男人並不十分在意女人……"

尹瑟不語,徑自下車.

許忙從另一邊走下來,話里的嘲諷意味再明顯不過:"而且還能做到自己也住進別的男人的屋子,哈哈!"

尹瑟心下一緊……

正是因為牧晟宸他能做到,她才深愛他.

"許.再提那個男人,我們立刻結束好了."

"……好好好,不提不提."許忙服軟.

尹瑟頭也不回的就要進屋子,卻被許抓住,她轉頭看著他.

"既然在一起了,侶間該做的事,我們是不是也要做一點?"

"比如?"

"道別吻?"許勾起嘴角,他的身影遮住陽光,她皺起眉頭.

道別吻?

許完,他的臉就俯了下來,看著越來越近的臉,尹瑟伸出手擋住他的唇.

許挑眉看著她.

"尹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要那個,你給我,我就讓你吻."

許怎麼也沒想到這女人會如此直白的蹦出這麼一句,嘴角的笑容有些干澀的掛在那,而後只能尷尬的笑笑:"你厲害."

"怎麼,不吻了?"

許站直身體,伸手正要撫撫她的頭,她的雙手立刻擋在前額:"摸摸頭也要股份."

"……"

"怎麼,不摸了?"尹瑟輕笑,"還是你覺得我尹瑟的吻不值那些?"

許低聲在她耳邊道:"至少現在不值,什麼時候值了,我會告訴你."

她不再話,轉身便踏進屋子.

許看著被關上的門,聳聳肩便開著他的蘭博基尼離開.

女人,是要慢慢哄得,再強硬的女人都是.

尹瑟剛坐到沙發上,牧司瑞就蹭蹭蹭的走到尹瑟面前,黑色鳳眸緊緊的盯著她.

"怎麼了?"

"爸爸呢?"他問.

尹瑟嘴角的笑容僵住:"他有事忙."

"都三天了,你以為我會相信嗎?"牧司瑞不滿的看著她.

"鋼鐵俠,如果我告訴你,爸爸不會回來了……"

"不可能!也不行!"

"……"尹瑟怔怔的看著他,的臉上竟掛了彩……

"鋼鐵俠,你不是過有媽媽就夠了嗎?"

"……"牧司瑞靜默的看著她,良久良久,而後淡淡的了聲:"現在不行了."

"……"

他瘦的身體往樓上走去,不再看她一眼.

尹瑟低下頭,沉下眼.

現在不行了……

他的淡然,但是她很清楚,越是淡然,他越是堅決.

牧晟宸,你這個混蛋,這才多長時間,就把我兒子勾走了?她苦笑的不出話.

睡覺時間,牧司瑞又拿著枕頭走了出來.

"司瑞?"

"爸爸不回來,我就一直睡在客房."

"司瑞!"

"……"

尹瑟叫不住他,這一刻她才發現,他倔強的性子一點也不輸給她……

牧司瑞鑽進房間後,就拿起電話機,撥了牧晟宸的號碼.

"爸爸……"

"恩?怎麼了?"

"媽媽好像很累……"牧司瑞道.

牧晟宸靜默了半秒,而後道:"爸爸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能照顧好媽媽吧?"

"能."

"不愧是我兒子."牧晟宸低沉的聲音像一劑安神藥般撫平牧司瑞慌亂的心.

"爸爸……你真的會回來嗎?"

"……我會."牧晟宸認真道,"忘了我和你過什麼?"

"沒有,你,你再也不會和我們分開."

"恩,牢牢記住.然後要瞞好你媽媽."

"……"牧司瑞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在打著什麼算盤,但作為他的兒子,他選擇無條件的相信他偉大的父親.

他相信,那個倔強的母親有時候頭腦會發熱,但他的父親會時刻保持清醒.

如果尹瑟知道自己兒子心里是這麼想的,應該會相當郁悶.

尹瑟靠在窗前:"老夫人,我已經做得如此顯而易見,你還要答案嗎?……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掛了……祝您有個愉快的夢."

掛掉電話,她長長的歎了口氣,像狗一樣爬到床上,不自覺的就抱起膝蓋,長發落下,她將一邊的頭發隨意撂到耳朵後面,手上拿著手機,嘴角微微揚起,清麗的面孔看著手機上的男人……

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

尹瑟坐在辦公室里,她耳邊放著電話,眉頭皺起.

"尹氏另外的股份藏得這麼隱秘?那尹氏原來的董事成員呢?"

……

"是嗎……我知道了……謝謝."掛掉電話,尹瑟有些頭疼.

下個禮拜就是尹氏集團的股東大會,想要把尹天江踢下台,這是再好不過的機會,她現在只有兩種選擇,讓許將他手上的股份轉給她或者找到其他的股份下落.稠上咖已.

讓她不解而且難以下手的是尹氏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都找不到蹤跡,到底是被哪些人藏著?又為什麼要藏得那麼秘密?

許現在是尹氏最大的股東,這點她可以肯定,如果別的董事有大于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在手,尹天江早就被踢下台,也輪不到她來.

難道,她真的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許手里?

就在這時,許走了進來:"下班後要不要去逛逛街?"

尹瑟抬頭看著他.

"怎麼不話?你們女人不都喜歡逛街的麼?"許問道.

"你確定要和我去逛街?"

"當然,我話什麼時候有過假?"

"你會買單?"

許有瞬間的呆愣:"……這不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嗎?"

尹瑟眉眼一彎,一副殲人嘴臉:"沒事,我只是確認一下."

這之後,許便知道她確認的是什麼了……

"你……要買這麼多包?"

名包專櫃店里,許看著她左手拎著十來個包,右手掛著十來個包,肩上還背著雙肩的,斜扣著單肩的……驚訝的睜大眼睛問道.

一旁的銷售姐可是樂的合不攏嘴,還上前幫她提著,生怕她會漏掉一兩個.

尹瑟淡淡道:"你知道我多久沒買過包了嗎?"

"……"許看著賬單,不是什麼天文數字,但是還是有些眼黑.

最最氣人的是,到頭來這些包都要由他拎.

尹瑟抬腿看看自己的腳,看看旁邊的櫥窗,"這雙長靴真是不錯."

許看著她毫不猶豫的走進鞋店.

"幫我把上面那雙長靴拿下來,我要試試."尹瑟大氣的道.

銷售姐熱的將鞋子地給她:"這位姐真是漂亮,穿上這雙鞋子一定更漂亮!"

"就你會話!"尹瑟隨口便調戲了人家姑娘.

尹瑟坐在座位上就將長靴套進腳里,許看她估摸著還要磨蹭很多鞋子,道:"我先把包放到車子里."

"去吧,記得回來付賬."

"……"許無語的走出去.

許走出去,尹瑟就陷入了麻煩,腳伸進鞋子里倒是伸的快,其實尺碼並不對,于是……

"姐……"銷售姐也發現了不對勁,"怎麼了嗎?"

尹瑟抬起頭沖她笑笑:"沒什麼,你去幫我把那雙還有那雙鞋子也都拿下來吧."

銷售姐不解的晃晃腦袋,便去拿那幾雙鞋……

尹瑟忙死命的拖著鞋,但是腳就像被狠狠嵌在鞋里一樣,一點也拔不出來,一張臉憋得通.

就在這時,黑色的影子遮在她面前.

她還沒來得及抬頭,面前的人已經蹲下,牧晟宸單膝前傾,一手搭在腿上,一手提起她的腳,只輕輕一個用力,他就將這不合腳的鞋子褪下.

尹瑟錯愕的睜大眼睛,然而,她還什麼都來不及,什麼也來不及想,他已經淡然的起身,手插在灰色的風衣里,走出店面.

前後不到一分鍾……

許走進來時,便看到她輕輕咬著唇,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你怎麼了?"

尹瑟閉了閉眼,"沒什麼,鞋子不合腳.不想買了."

許不知道她在玩什麼,只是店員一手拿著一雙鞋子,看著他們瀟灑的離開店,臉色相當難看.

"剛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一會會就不開心了?"許問道.

"女人本來就捉摸不定,有什麼好驚訝的."尹瑟隨口道,長長吐了口氣.

許沒讓她繼續往前走,拽住她的手臂:"清楚,怎麼回事?"

尹瑟轉過臉,"你有病?"

"誰有病?"

"你走不走?"

"你還想著他?"許突然就問了出來.

"想著誰?許,你一定要管我那麼多?"

"現在站在你身邊的男人是我,我不許你想別人."

尹瑟低聲笑了兩聲,而後抿抿唇,調整一下神,上前挽住他的手臂:"親愛的許先生,我沒有想別人,所以能回去了麼?"

"……"一時適應不了她突來的示好,許片刻的錯愕.

牧晟宸坐在車內,遠遠的看著這一幕,面無表,胸口像是有人用針在一點點刺著,一點點的撥著.

"許……"

"恩?"

"下個禮拜尹氏的股東大會……"

許嘴角輕勾,他知道她會提,她一定會提!

"你的目的是要尹氏,還是尹天江下台?"

"兩個都要."

"我憑什麼給你?"

"如果你給我,我真的會原諒你."

"……"許輕笑,"那好吧,你就來吧."

尹瑟沉下眸子.

五天後,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尹氏股東大會召開的日子.

"天江,一定要守住總裁的位子,不然--"

"我知道!"尹天江沖張慧娟吼道,"有人安排好了,別想些有的沒的."

張慧娟噤口,替他打好領帶,挽著他的手臂走進偌大的會議廳.

大廳內金碧輝煌,階梯會議室里越來越多人的人走進來,他們手上拿著文件,互相寒暄著.

張慧娟挽著他剛踏進來,便被人從身後擦過,踩著高跟的她險些摔倒.

"誒呀,這不是張姨嗎?"尹瑟驚呼一聲,連忙道歉.

張慧娟抬起頭,剛要瞪視的目光變成了驚訝,尹天江的臉黑了一半,看到她挽著許,悶悶道:"許董,你好."

"尹總."許伸出手友好的與尹天江握手.

"瑟,你也來了?"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14 精心策劃的挑撥
下篇:116 尹氏股東大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