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13 老夫人的厭惡

她還沒挪動腳步,就被人拉了出去,狠狠撞進一個堅硬的胸膛,她環住他的腰,失聲痛哭.

牧晟宸的心就像被人勾住,刺肉的疼……

他沉默的撫著她的頭發,輕拍她的背,任她埋在自己胸口.

坐進車內,牧晟宸依舊沉默,他的手搭在方向盤上,而尹瑟坐在副駕駛座上吸著鼻子.

"……尹天江來了."她.

"他又打你了?"

"沒有."尹瑟搖搖頭,想著想著眼睛又泛酸.

牧晟宸深吸了一口氣,側身再次將她抱住:"他什麼了?"

"他……"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塊石頭,她想要發出聲音,但終究是做不到,那樣的話她不想重複一遍.

牧晟宸或許也知道那男人對她了什麼.

"好了,別了,我們回家."

尹瑟點頭.

回到家後尹瑟也還是有些悶悶不樂.

牧司瑞走到她面前拉著她的衣擺:"媽媽,你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是怎麼回事?"

尹瑟扯著嘴角,搖了搖頭.

牧司瑞一副果然要死不活的神看著她:"媽媽,我在學校整天被女生打都沒有難過!"

"……"尹瑟微鄂,"被女生打?"

牧司瑞完就把自己的子撩卷起來,手肘那擦破了皮,上面抹了一層藥水,"兒子,你怎麼不和媽媽?"

"因為被女孩子打很丟臉."牧晟宸撇開頭,冷冷道.

"那現在怎麼了……"

"因為媽媽你看上去萎靡不振,而你兒子我,用自己娛樂了你!"

"……"尹瑟看著牧司瑞淡然的臉,黑色鳳眸微揚,薄唇輕抿,微皺的眉頭里透著人心里的擔憂.

"果然是我兒子!"牧晟宸走過來摸了摸他的腦袋.

尹瑟不解的看著他:"這是我生的,和你有什麼關系?"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拇指碰了碰她腫的眼袋:"有沒有關系你最清楚."

"……"

"尹瑟,這里有你的兒子,有你的男人,再沒有什麼能擊倒你."

"……"尹瑟瞪了他一眼,"有我兒子是沒錯,你,我才不稀罕."

"媽媽.你能別謊了嗎?"站在一旁的牧司瑞都受不了她這種睜著眼睛的瞎話.

"鋼鐵俠,你得記住你是我生的!別總是站在他那邊."尹瑟發現這兔崽子是越來越往他老爹那倒了.

當初和自己的海誓山盟呢?現在全給了他老爹是不是?

牧司瑞不話,牧晟宸也默契的不話,一大一就走到飯桌前坐下.

尹瑟抓了抓頭發,有時候她在想,家到底是什麼?

是那種豪華私家別墅,還是幾百平米的高級公寓?

很久很久以前她是知道的,左手拉著爸爸,右手拉著媽媽,走出去,別人就會,這真是和睦的一家.

現在看著眼前的一個大男人,一個男人,尹瑟心口暖暖的,有家的感覺真的已經隔了好久了.

這個家,她能不能維持的下來?

今天她這樣想,沒多久老天就給了她回答,一家三口不離不棄對她來就是一種奢望,而且是由她親手打破的奢望.

晚上牧司瑞抱著個枕頭從房間里走出來.

牧晟宸見了微訝,問道:"怎麼了?"

牧司瑞看了他一眼:"今天特殊況,把房間讓給你們,我去房間睡."

他完就拽著兩只短腿往另一個房間走去.

牧晟宸嘴角輕輕勾起,沒有半絲挽留,他巴不得他早點搬出去.

走進房間,尹瑟窩在沙發里發呆,他走到她面前:"司瑞去睡覺了."

"啊?哦.那我也要睡了."尹瑟淡淡應道.

牧晟宸上前橫抱起她:"他去別的房間睡了."

"啊--!你干嘛?"尹瑟突然被他抱起來,驚慌的緊.

"該討回來的是要討回來了."牧晟宸壞壞一笑.

尹瑟臉起來:"你,你是怎麼做到讓他出去的?"

"他很識相的自己走了出去."

"……"尹瑟不信.

任就去被.但當她落在床上時,不信也得信了……

"尹瑟."

"恩?"她的手環著他的脖子,他的襯衣開了兩粒扣子,露出他白希的皮膚.

"像今天這樣哭的那麼厲害,一次就夠了."

"……"尹瑟撇開眼不知道該怎麼應答.

"恩?"他問,然後聲音已經是在她身上發出.

尹瑟只覺自己胸口一涼,而後脖頸處便是密密麻麻的濡濕感,她閉上眼睛,手伸進他的胸口,撫上他的光潔的背.

"晟宸,你知道我剛才在想什麼嗎?"

"恩?"他的唇碰著她的身體,牙齒啃著她的鎖骨.

"我要讓尹天江那一家三口跪在我面前.這比奪回尹氏都重要."

牧晟宸的動作慢下來,他怔了怔,她的話里藏著多少恨意……

他像是不滿般的咬住她的唇,從未如此狂躁,長舌在她口中翻攪著.

尹瑟有些承受不住,發出難耐的低吟.

他沉穩的聲音響在她耳邊:"你現在只准想我."

尹瑟閉上眼睛,只單純的回應他的吻,回應他的每一個動作.

可是誰會知道,一夜激.過後,第二天尹瑟卻又不得不面對一個艱難的抉擇.

----

尹瑟剛坐進辦公室,彭特助就跟著走了進來.

"尹總,牧氏集團牧老夫人來了,她一定要見您."

"現在的人都怎麼一回事?大早上的就不讓人安甯麼?"尹瑟冷嗤,放下手中的筆,牧老夫人麼?

也算是許久不見的人了.

"泡上好的龍井送進去,我馬上就過來."尹瑟囑咐道.

"是."

尹瑟起身,捋了捋行裝,便踏了出去.

接待室里,牧老夫人正襟危坐,她的面前是一杯冒著熱氣的暖茶,沒有一點動過的痕跡.

尹瑟走進來,端莊有禮的半鞠了個躬:"牧老夫人,好久不見了,這幾年身體還好嗎?"

牧老夫人抬起頭看了她一眼,面色凝重:"寒暄的話不必多."

"呵呵!"尹瑟輕笑,"好像牧老夫人每次見我都沒什麼好臉色啊!"

"如果你和我孫子沒有任何交集,我也不會見你."

尹瑟掩嘴輕笑,她在這老***眼里,還真的是豺狼野豹,一旦親近她的孫子,她就警惕起來.

"那您就吧,時隔五年,看看老夫人對我有沒有什麼新鮮的要求."

牧老夫人年紀已經不了,在她眼里,尹瑟就只是個黃毛丫頭.

"我知道晟宸現在和你住在一起."

"您自然會知道."

"和他分開,男未娶,女未嫁,你是無所謂,晟宸不行."

"哈哈!"尹瑟又不可抑止的發出笑聲,"牧老夫人,還是老回答,這種話去和您的寶貝孫子!"

"你不勾引他,他就會死心,不會來招惹你."

尹瑟抬起頭,柔順的長發被偷偷溜進來的風吹亂:"牧老夫人,我真的不懂,五年前,您認定尹萱兒做您的孫媳婦,可是她現在卻成了黑道總裁的婦,如今,您又要干涉您孫子的選擇,老夫人啊!您天生控制欲強嗎?"

牧老夫人被尹瑟逼得頓時語塞,尹萱兒的事,她不是不知道,確實讓她傷心,可是……

"這輪不到你來數落!"她厲聲吼道,"尹瑟,識相點!"

尹瑟將茶往她面前推了推:"老夫人,喝點茶潤潤喉."

牧老夫人從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遞給尹瑟.

尹瑟隨便瞄了一眼,就笑了,這可不就是五年前她無奈簽下的生子契約?

"尹瑟,生下的孩子歸牧家所有,這一點,你可記得?"

"……"尹瑟頓時渾身冰冷,這老夫人在打牧司瑞的念頭.

"尹瑟,你既然知道晟宸的心髒問題,那麼五年前手術成功,你必然也是思考了一番,帶著牧家的孩子離開,是為了什麼?以為牧家不會再追究?"

"牧老夫人,這份契約建立的前提難道不是手術失敗麼,既然手術成功,牧晟宸想生多少孩子都可以不是嗎?況且老夫人這麼不待見我,我生的孩子,您要麼?"

"如果你不離開牧晟宸,我就會搶回孩子."

"……"

尹瑟的目光帶著火,而牧老夫人的老眼里藏著冰,冰火交融,誰怕誰?

"偶像劇里往往是因為門不當戶不對才遭到婆婆的出面勸退,我實在想不出我尹瑟哪里配不上牧晟宸,要讓您老三番兩次出面勸退?"

"我不喜歡你."她起身,老眼里確實是她嘴中所的厭惡.

"……"如果自己被別人討厭有點理由,她還能想辦法挽回,但如果自己被人無理由的討厭了,她怕是無力回天.

"老夫人,您覺得牧晟宸會站在您那邊還是我這邊?"她本意並不想出這樣的話,因為老夫人畢竟是牧晟宸的奶奶,讓牧晟宸來做選擇,最為難的是牧晟宸,最難堪的是老夫人.

"尹瑟!"她的龍頭拐杖又猛敲了一下地板,發出"咚"的一聲,讓人心驚,"你要和我試試嗎?"

"如果老夫人不逼我,我也不會出這種話,想搶走我兒子,那是不可能的!"

"但你想搶走我的孫子!不覬覦牧家少***位置是這份契約的前提,而你,當初不也信誓旦旦不稀罕牧家少***位置嗎?"

確實,當初她確實有信誓旦旦的過這種話.

"我現在感興趣了,不行嗎?"

"不行,因為我不會讓你進牧家門!"

"……"尹瑟沉默,她低著頭,窗外的風吹著她嬌嫩的面孔,柔順的長發遮住了她的眉眼,她端起面前的茶杯,輕啜一口清茶,香醇甘甜,又有些微苦,和別的茶沒什麼差別,上好的龍井到她嘴里,她也品不出.

心頭很是煩躁,盡管表面依舊淡然,她起身,走到窗口,迎風而立,手撐在窗上,"牧老夫人,我懂你的意思了,離開牧晟宸,我的兒子還有我才能相安無事,對嗎?"

"對."

"牧老夫人,你們長輩做的決定不一定就是對的,倚老賣老這種事在這個時代並不適用.但是……關于你提出的要求,我會慎重考慮."

"這樣再好不過,我等你做出正確的選擇."

尹瑟轉過身,"牧老夫人慢走,我就不送了."

看著老人離開的背影,一瞬間,尹瑟腦子有些空白,也不知道是發了多長時間的呆,思緒才慢慢轉回來.

想起和牧晟宸的初識,那麼的年紀,那麼懵懂的歲月,虧他記憶深刻.

認識他,對她而是幸運也是很幸福的事,這段感的開端雖然不光彩,但日久生,他是個讓人著迷的男人,她亦是個正常的女人,被他吸引也不是什麼太難理解的事.

只是,發生了那麼多的事,經曆了生死還有五年不短的分離後,她清晰地認識到並確定,他成了她心頭的一塊肉,而現在,這老夫人,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鐵了心的想讓她剜去這塊肉,再疼,她尹瑟也只能忍.

似乎有一個名人過,愛最後的結果不一定是相守,再美好再難忘的愛有可能也只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場.

遇見一個人看似命中注定,也可能只是一場陰差陽錯.

她尹瑟,是不是適合他牧晟宸的女子,經過這些天,她,也不敢肯定了.

下班之際,她的手機來了短信,她揭開看,是牧晟宸的,內容很簡潔,是他的一貫作風:

六點鍾到妮可酒店,1201號房.

尹瑟有些發愣,然而下一瞬嘴角不禁勾起一絲苦笑,盯著手機屏幕發呆,他不是應該會來接自己的嗎?

她明亮的眸子微黯.

"彭,過會兒能不能送我到妮可酒店?"她套上了粉色的套頭針織衫,穿著黑色短裙,換上了高跟鞋.

站在洗手間的鏡子面前左轉轉右轉轉,良久才滿意的消停,而後又看著鏡子里畫著淡妝的自己發笑.

這樣是不是太隆重了點?

"尹總……"彭特助驚訝的看著尹瑟.

尹瑟不自在的捋了捋頭發,而後笑道:"我該為你這表感到高興還是悲傷?是我現在太漂亮了還是我以前在你眼里太丑了?"

彭特助回過神,咽了咽口水,忙豎起大拇指:"尹總在我的眼里一直是大美人!"

尹瑟被他的話逗樂了.

"行了,走吧."今晚能做出決定,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十一點前還會有第二更的~~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12 他的女人啊
下篇:114 精心策劃的挑撥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