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111 這才是第一槍

牧晟宸摟著他的肩膀,對他道:"你是男生,她是女生,你要告訴她,就算你打我,我還是會對你好!"

尹瑟站在一旁愣了許久……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沒什麼,徑自摟著她的肩膀,拖著兒子上車.

我是你男人,就算你對我不好,我還是會對你好.

他的意思是這個嗎?

GW樓下路邊,尹瑟應該要下車,但她呆在上面不動了.

"牧晟宸,我要和你約法三章."

牧晟宸好笑的看著她,靜待下文.

"第一,不許再插手和我工作上有關的事……"

"這可不行."

尹瑟瞪他.

"你忘了創世和你們也是有合作的."

這一點尹瑟是知道,但是現在想起來,莫非:"這也是你有預謀的?"

"……"他不予置否.

尹瑟閉了閉眼……

"那第二點,不許再偷偷的幫我!"

"……恩."

"……"

"第三點呢?"他幫她解開安全帶,問道.

尹瑟看了他一眼,不知怎麼的,臉就了起來,別開眼打開車門:"那個王秘書,你不能讓她靠你太近……"

"好."他應的那樣果斷,在她沒有下車前拉住她的手.

"又干嘛?"她問.

"既然和好了,吻也也應該照常了才對."牧晟宸笑道.

尹瑟臉更了,湊過去愈加敷衍的親了他一下就下車.

牧晟宸笑笑便開著車子離開.

走進公司,尹瑟毫不驚訝許又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

"許董,如果你不想讓我坐總經理的位子就明,你一直呆在這,還要我這個總經理干嘛?那我也沒有留在這的必要了."

"呵呵!"許輕笑,"有了牧晟宸,GW總經理的位置算什麼,你當然可以不屑一顧."

他句句帶刺,一個禮拜以來,像是抓住了她什麼把柄似地只會用那種嘲笑般的看好戲般的神注視著她.

尹瑟走到他面前,問:"這個位子到底讓不讓我坐?"

許看著她這張倔強的臉,他就是被這樣的她所吸引著,越是吸引,越是不可自拔.

"尹瑟,你信嗎?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面前求我要你!"

"……"尹瑟看著他這副自信的嘴臉,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許董,有那個心思花在我身上,不如多花點時間化些妝,內心的丑惡都放到表面上來了!"

"……"許不動聲色,他起身,手插在口袋里,走到門口,淡淡道:"你終究是個女人,請你記住這一點."

尹瑟輕笑,終究是個女人,女人又如何?

下午的時候尹瑟給牧晟宸發了短信:

晚上我要去參加龍氏集團的競標會,你先回去接司瑞.車你肩.

牧晟宸很快就回了個"好"字.

尹瑟放棄了和龍氏的合作案,應該是決不能再失去這次競標龍氏手上一塊"肥肉"土地的機會.不然,也不用許提點,這個位置,她自己也坐不下去了,但是……

除此之外,她必須參加這次競標的另一個原因是,尹氏也會參加.

也就是,時隔五年,她要和那害死母親的罪魁禍首見面了.

光是想著,她就止不住的顫抖.

"尹總,分析下來,最大的競爭對手還是尹氏集團."彭特助皺著眉頭翻著手上各個競爭企業的資料,而後下著結論.

尹瑟笑笑:"那是應該的吧."

"尹總,問題不是尹氏手上有多少籌碼或者多少資金,而是因為龍氏集團總秘書尹萱兒姐便是尹氏集團總裁尹天江的女兒……"

"我知道."

"您知道?您知道還要去摻上一腳?這不明智啊!尹總,要不再等等其他的機會?"

尹瑟抬頭看了眼彭特助:"迎難而上,敢于挑戰,等待永遠都等不出個結果."

"是,我知道了……"

"我已經做好預算,競標會上再根據實際況進行調整."

彭特助點了點頭:"那好,我做好准備再來叫您."

尹瑟簡單應了聲,她靠在椅子上,頭看著天花板,柔順的長發落在胸前,閉著眼睛,仿佛聞到了煙草的香味,那是父親的味道.

"瑟,過來讓爸爸抱抱,是不是又重了,恩?"

"瑟兒,看看這是什麼,你不是想要個腳踏車嗎,這下心滿意足了吧?哈哈哈!"

"我的乖女兒,別怕,媽媽不在了,爸爸依然會愛你,你是爸爸手心里唯一的寶貝!"

"來,瑟兒,這是你的新媽媽,這是你的姐姐尹萱兒……"

"……"

"瑟!你怎麼能這麼對你媽媽!還有,這是你姐姐,你怎麼可以打她?!"

"我給你臉,你別不要臉,不想在這個家呆了就滾出去!"

"這門上貼的什麼?你以為你長大了?你吃的飯是我喂的!"

長歎一口氣,尹瑟睜開眼睛,手心唯一的寶貝,依然會愛你……

那是多麼冠冕堂皇的謊,是多麼讓人心寒的承諾.

他在意的從頭至尾都只有利益.

晚上,尹瑟和彭特助一齊走進龍氏集團的會議大廳里.

"尹總經理好,這邊坐."龍氏的一個助理友好的上前為他們帶路.

她坐到位子上,剛看到身邊坐著的人,不由得笑開了,而她身邊的這個男人看到她的那一刹那,眼里閃過千萬複雜的緒.

"瑟……"

"好久不見啊,尹總裁."

"……"尹天江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女兒,她看上去精明干練,彎成月牙兒般的眸子里再沒有怯懦和幼稚.

"你回來了?"

"看您這副神態,不像是希望我回來啊!"尹瑟輕笑,"不過即便您再怎麼不希望,我終究還是要回來的!"

"尹總,您和這位尹總認識?"彭特助聲的問道尹瑟,然而剛問出口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尹總經理,尹總裁……

難道……

尹家二姐……

尹瑟看了彭特助一眼:"連你上司的底細都不知道,你這特助當的實在是……"

"尹總,您,您……明顯是故意的!"彭特助無語,下午他還剛提過,尹總裁和尹萱兒的關系,而他的面前坐著的就是尹家二姐!!?

"你今天來干嘛?"尹天江的臉色並不好看.

尹瑟輕輕笑了,笑的那般不可遏.

"尹總裁,這還用問嗎?當然和您的目的是一樣的."

尹天江看了她一眼:"尹瑟."

"恩?"她收起所有的表,面無表的看著他.

"你以為現在的你就是我的對手了?"

"怎麼會?"她眉頭輕挑,"只是來試牛刀而已,您老完全不用把我放在心上."

彭特助在一旁擦著額頭的汗,這父女倆的氣場實在是太過于嚇人了,原來尹家二姐和尹家關系不好的傳聞是真的.

但是彭特助更加不解,像尹瑟這樣的人,怎麼會和父親關系不好?

尹天江寒著臉,兩人之間暗潮湧動.

就在這時,尹萱兒走了過來.

"爸爸!"她歡喜的叫了聲,頓時引來眾多的目光.

尹天江見到尹萱兒,臉上頓時就掛上了笑容,起身,伸出手:"萱兒,來,讓爸爸抱抱!"

尹瑟神色微黯,沉默良久.

"爸,這幾天我都沒有回家,你想我了嗎?"

"想,怎麼不想?"尹天江笑道.他撂了撂尹萱兒耳際的頭發,一副慈父的姿態,看得眾人羨煞不已.

彭特助坐在一邊看著這詭異的父女三人,尤其是尹瑟,她看上去並不好……

尹天江看著尹萱兒長而卷的頭發高高束在後面,穿著緊身短裙,黑色西裝端莊有禮的套在身上.

半年前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尹萱兒會帶著龍氏集團總秘書這個高帽子回來,幫助尹氏度過了許多危機.

他一直不敢告訴尹萱兒,現在的尹家在尹氏的地位其實只是一個空殼,他不能讓自己的尊嚴在女兒面前也蕩然無存.

眼前的父女倆才是真正的父女倆,尹瑟心下輕笑,她起身:"萱兒姐姐好啊!"

"瑟也是一樣好啊!真巧,要是我媽媽來了一家人就齊了!"尹萱兒假惺惺道,周圍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她要把戲做足了,讓尹瑟無處可逃!

"哈哈哈!"尹瑟掩著嘴但還是忍不住笑.

"……瑟,你笑什麼?"尹萱兒也掛著笑問道.

"沒什麼,哈哈哈!"尹瑟一邊搖著頭一邊捂著肚子.

"……尹瑟."尹天江臉黑著叫了一聲.

然而尹瑟並沒有理睬,依舊不可抑止的發出輕笑,像是他們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她坐下來後依舊捂著嘴笑,幾乎沒有一點形象.

彭特助都不由得汗顏,只好連連對尹天江和尹萱兒道不是……

盡管他也不知道所謂的"不是"是什麼……

競標大會即將開始,尹萱兒又和尹天江寒暄了兩句便轉身,轉身之際還不忘狠狠瞪了眼好整以暇看著她的尹瑟.

尹瑟無所謂的聳聳肩,她看著尹萱兒走到龍令望也就是龍總身邊嬌滴滴的笑了笑,龍令望的那副神里昭示著他的骨頭都要酥了.

龍令望走到台上,他穿戴整齊,正色起來倒也是一派正人君子的形象,並沒有泡在酒吧里那副流氓相.

"歡迎各大企業代表來到龍氏集團參加A市西南郊區土地競標大會……"

龍令望站在上面著關于那塊土地的未來展望以及現在的價值,都是些表面上的話,對這塊土地有興趣的商家早已經做好了最全的調查.

"話不多,接下來由龍氏集團總秘書尹萱兒姐為我們主持競標過程."龍令望完後便走到台下與尹萱兒交換了眼神,而後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

尹萱兒一走上台便受到了眾人的熱烈歡迎,尹瑟抬頭靜靜看著她,看著她臉上的每一個神,看著她優雅端莊的每一個舉動,聽著她念出的每一個字……

"尹總,尹總?"彭特助碰了碰尹瑟,著急的看著她.

"四百萬"

"四百五十萬……"

"……"

不知不覺,競價已經開始了,尹瑟回過神來,平靜的看了眼彭特助,食指輕輕一勾.

彭特助舉起牌子,而後便是尹萱兒的聲音.

"五百萬!"

尹天江毫不猶豫的也舉起了牌子.

"五百二十萬."

"五百五十萬."彭特助又舉起了牌子.

"七百萬!"

"九百萬!"彭特助不急不緩的再次舉起牌子.

只見競價的聲音的越來越少,只聽到倒吸氣的聲音越來越多,三十點五畝的土地由七十萬開始起拍,這麼快便上升到了兩百萬……

尹萱兒齜著牙笑著,龍令望自然也笑的得意.

"你是在和我較勁?"尹天江輕聲問道.

尹瑟沒有回答他,靜靜等著台上的人報著數字.

"九百萬一次!"

尹天江又舉起了牌子.

"一千萬!!"

彭特助的神有點為難,他看了眼尹瑟,只見尹瑟毫不猶豫的從他手上拿過競價牌舉起來.

"一千五百萬!!"

"天啊!"

"瘋了!"

尹天江整張臉都青了,這塊土地他必須要拿到手,他已經在牧晟宸面前誇下海口……

"尹瑟,你過分了!"尹天江低著聲音吼道.

尹瑟雙手環胸,沒有一點動容.

"一千六百萬!"

尹瑟嘴角一勾,三十點五畝的土地竟要一千六百萬,她腦子有病才會去競價.

"爸爸,您贏了."尹瑟輕笑,而後收手,給了彭特助一個眼神,兩人便不急不緩的退場.

而尹天江愣在原地,一張老臉頓時黑不見底.

一千六百萬,他預估八百萬競下的土地竟愣是翻了一倍.

她,是故意的!

他額邊的青筋直跳,她怎麼敢?她怎麼敢!?

彭特助走出來,一臉不解的看著尹瑟:"尹總,你嚇死我了!"

"怎麼了?"

"你的預估明明是八百萬,怎麼會報到那麼高,萬一尹總裁叫了停,我們……"

"那我們就輸了唄!好了,他不是沒叫停嘛,那不就是我們僥幸贏了?"尹瑟嘴角勾著笑.

彭特助抹了把汗,這父女倆別是關系不好了,根本就是死對頭!

然而擦汗之際,他不由得多看了兩眼身邊的尹瑟,這是一場賭.博,誰都不知道結果,她和尹總裁較著勁,拼的不止是手上的籌碼,更多的是心理戰術.

真的是憑僥幸這種東西嗎?

他有些看不懂自己的上司了,越來越看不懂,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彭,接下來交給你一項任務,你可以選擇拒絕."尹瑟看著面前人來人往的馬路淡淡道.

彭特助看了她一眼:"尹總,你."

尹瑟看了他一眼,處在商界,對她這麼一個新人來講,所做的每一個決定幾乎都是一場賭.博,剛才和尹天江的競價是一場賭.博,她賭的是尹天江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個性.

而現在,她賭得是,面前站著的彭特助,對自己有絕對的忠誠.

她從包里拿出一個東西放到彭特助手里.

"尹總,這是……竊.聽器?"彭特助驚訝的看著她.

她點了點頭:"重新進去,想辦法放到尹天江和龍令望交談的地方."

"……"彭特助瞪大了雙眼,"尹總?"

"我過你可以拒絕."

彭特助看了眼尹瑟,最後什麼話也沒就重新走了進去.

尹瑟輕笑,而後便打了個出租車回去.

回到家中,牧晟宸就坐在客廳里.

"九點了."他淡淡道.

尹瑟看了眼大鍾,確實有點晚了.

牧晟宸放下手里的雜志:"結果如何?"

"輸了."她淡淡完,而後有些委屈的嘟著嘴,走到他面前,樣子有些疲憊.

牧晟宸抬眼看她,伸手抓住她,讓她坐在自己腿上,手環住她的腰:"你不像是輸了還這麼老實的人啊!"

"是真的輸了嘛!"她靠在他的肩頭,輕輕道,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脖子上.

"看來尹天江今晚是睡不好覺了."牧晟宸輕笑道.

尹瑟無奈的閉上眼睛,總覺得沒什麼事能夠瞞得住他……

"牧晟宸,你要不要親親我?"

"……"牧晟宸片刻愣住,而後低下頭半絲猶豫都沒有的覆上她的唇.

她閉著眼沉醉在他的挑撥下.

"牧晟宸,我能不能相信你?恩?"她的聲音磨在他的唇上.

牧晟宸睜著眼睛看著面前放大著的臉,咬著她的鼻子:"你自己決定.信我或者不信."

"……真是太狡詐了."她笑.

她總覺得真正的踏上報複這條路後,自己變得沉重很多,複雜很多,過去只是放在腦子里想,現在是要將腦子里想的全部付諸于行動……

她知道自己變得黑暗起來,有時候也會恐慌,這樣的自己能不能教育好鋼鐵俠.

然而,只要是靠在這個男人身邊,她就可以瞬間放松下來,覺得這世界上再沒有什麼比得上和他,和兒子在一起.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怕死了他.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讓接受了他的她現在還處在猶豫混亂中.

"我的秘密人."她淡淡道,"至少現在,你只能成為秘密."

"……"

"搶回尹氏,讓尹萱兒一敗塗地,聽到張慧娟的哭喊,在此之前,如果我們的關系曝光了……"

牧晟宸靜靜的聽著.

"或許我們的關系也就不得不結束了."她靜靜道.

牧晟宸只覺心髒漏跳一拍.

她怕的東西,他實在是太清楚不過.

他們的關系曝光,光是口水輿論就能把她淹死!沒有人會在意她一直以來的努力,沒有人會在意她是否有靠關系.

因為她是女人,即便不是封建社會,強過男人的女人也一定是出頭鳥,只要有機會,多少雙手都會竭盡全力將她打下來.

到時候別是她的報複,她的野心,就連安穩的做成一件事都很難.

"現在的我在你心里排第幾?"他輕輕問.

尹瑟無聲.

"看來位置不高."他自顧自的回答,"那好,就按你的辦."

尹瑟閉了閉眼,心下並沒有與他意見達成一致的喜悅.

已經開始了,她停不下來了,晚上睡覺,她都能夢到母親怨恨的臉,夢到尹萱兒得意的笑……真的停不下來了,尤其是今晚,看到了尹天江發青的臉後,她心下的雀躍,激動都根本抑制不住.

他在她心里排第幾……她不知道……

第二天早晨尹瑟坐在辦公室,彭特助激動的拿著優盤走了進來.

"尹總,真的有內幕!"

尹瑟抬頭,"放給我聽聽."

彭特助立刻裝到了電腦里,對話的內容再簡單不過.

尹天江和龍令望重新商討著土地價格,一旁的尹萱兒嬌滴滴的在一旁為尹天江著話.

尹瑟就知道,尹天江絕不可能用一千六百萬買下這塊土地,他不是和尹萱兒有著親密的父女關系嘛!這種關系,這時候不用,什麼時候用?

"這樣的話,龍氏集團舉辦的競價大會就具有欺詐性了……"彭特助道.

尹瑟點了點頭:"把這份資料發給各大傳媒."

"尹總?!"彭特助看著她.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這個錄音?"尹瑟笑道,"我和我父親原本就勢不兩立,我和他只有一個人能在商場立足,你懂了嗎?"

"……"彭特助不懂……

"如果你能站在我這邊,那最好不過,如果不能,我也不會勉強你."

"……尹總,你這是什麼話."和她相處了這些天,尹瑟的性子,彭特助也算是摸得清一點,他選擇無條件站在她這邊!

"我是您的特助!"

尹瑟輕笑:"那就趕緊去辦吧!"

彭特助抓抓腦袋.

于是,隔了一天,轟動A市整片天空的大新聞便是尹氏集團與龍氏集團暗箱操作,競標大會只是幌子!本質是商業欺騙!

坐在辦公室里的尹天江看著電視里一則又一則的報道,青筋直冒.

另一邊的龍令望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尹萱兒站在一旁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尹瑟坐在辦公室里.

"尹總,龍氏集團尹秘書的電話."

"接進來."

"尹瑟……是你!"

"恩,是我."她淡淡答.

"你知道得罪龍氏的下場是什麼嗎?"她的話里威脅意味深重.

"那個不重要,我只想讓你知道你的下場是什麼."

"尹瑟,你會後悔的."

"尹萱兒,你聽著,順便也帶給尹天江和張慧娟,這才是第一槍."

A市的天開始變了.

筒子們,君雖然更新的晚~~但是你們放心,不出意外,不斷更和保底六千絕對是君的原則~~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110 我還是會對你好
下篇:112 他的女人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