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98 她該是要回來了

"誰我是新人?憑著這些,我和在場所有的人一樣,是GW的董事會成員."

只見底下議論聲一片,眼睛都緊緊盯著她手上的股份轉讓書……

尹瑟自信滿滿的揚起嘴角.

時間到了.

"我手上的這份文件,想必眾董事都不陌生,這是懷特先生親筆簽字的GW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轉讓書."她完便將文件傳閱下去,讓眾人過目.

許在她身邊道:"你果然厲害."

尹瑟依舊揚著嘴角,"比不上你,不是嗎?"

許噤口,看著這個話中帶刺的女人,黑眸深沉,心下微微發堵.

文件重新傳到尹瑟手上後,她將轉讓書放在桌子上,她輕柔嬌美的嗓音在這個大會上響起:"我雖然剛進公司一年半,資曆尚淺,也有些心高氣傲,但我憑自己的努力爬上秘書處總秘書的位置,相信諸位也都親眼目睹.諸位董事都沒能拿到手的股份轉讓書,我拿到了."

尹瑟看遍所有人的神後,繼續道,"我沒有要和諸位平起平坐的意思,努力的拿到這份轉讓書,是為了讓大家信服,相信我Sue尹是有能力的."

坐在大橢圓桌前的董事們臉色漸漸開始發生變化,百分之十的股份不是數目,委婉點,她是董事會的成員,能和在場所有人平起平坐,認真點,她現在是GW集團的大股東!可以掌握到集團發展的命脈……

然而站在面前的這個年輕女人,她高傲卻不驕躁,她得意卻不忘形,明媚的眼睛里是期許而並非強硬.

就在這時,那位金發碧眼的董事站起來了,拍起了手:"我贊成SueYin前往中國市場擔任分公司總經理一職."

"我也贊同."

掌聲慢慢響起,尹瑟這次終于露出真心的笑容,待會議散去,眾人離開,尹瑟這才長長吐出一口氣,腿腳都有些發軟.

她一個才進公司一年半的新人,竟站在董事會上,直挺挺的面對這些在商場打滾這麼多年的老人們,還能如願以償,尹瑟,你真了不起!她在心里誇獎了一下自己.

"這麼開心?"還是許的聲音.

她依舊揚著好看的嘴角,淡淡的看他一眼:"是啊,對了,謝謝你別有用心的提我的名."

許僵住.

她完便往抬起步子,往門外走.

"尹瑟,你還要倔強到什麼時候?!"身後傳來許的低吼聲.

尹瑟直直的走出去,沒有半絲停頓.

許懊惱的敲了下桌子,命運真是在折磨他!

當年的誤會竟成了她心中解不開的結,可到底,是他解不開還是她根本不想解,他來的太晚了是不是?

尹瑟離開會議室,站在門口的是她的助理露娜,她露出期待的眼光,只見尹瑟一手勾住她的脖子:"走,姐請你吃大餐去!"

"成功了?!"露娜雙眼放光.

"當然,尹瑟一出馬,有什麼事是搞不定的!"尹瑟驕傲道.

露娜一臉崇拜的看著她.

尹瑟洋洋得意,露娜和她一樣,也是A市人,GW這個美國資本企業里找到中國人並不容易,盡管一個許已經讓他們認識到了黃種人的厲害,但這些美國佬的看中國人的眼光依舊帶著些不屑.

而露娜和她依靠著自己的本事,爬上公司高層,也成為這些美國佬瞧不起的黃種人里的兩朵奇葩.

"瑟姐,你真是太厲害了,我對你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樣,就你嘴甜!"尹瑟輕佻了一下她的下巴.

----

寬亮的辦公室里,他站在落地窗前,看著下面川流不息的車子還有如螞蟻的人們.

不管怎樣,她的目的達成了,她要回來了.

五年的時間,該是夠了,再長,他也是等不了了.

"牧總,開會的時間到了."

他應聲走出辦公室.俊美的身姿不變,高雅的氣質不變,仿佛什麼都沒變.

但是那個人要回來了,這A市的天怕是要變了.

"牧總,今天下午尹總要過來."

"我知道了,你看著安排一下時間."牧晟宸對秘書道.

整潔的接待室內,尹天江坐在沙發上,一副低聲下氣的姿態,牧晟宸坐在他的對面,雙腿疊在一起,手上拿著一份合作開發文件.

"這套方案不行."

"牧總,這是策劃部想了半個月的結果……您這一句話……"

"所以我才要換人."牧晟宸放下文件,靜靜地看著面前已經老了許久的尹天江,"這種合作案在創世是草稿都打不出來的.可見尹氏內部需要做人事的調整."

"牧總,我現在真的不明白,當初你幫尹氏走出危機是為了什麼!"尹天江已經受夠了,三年前開始,尹氏就幾乎是依附著創世而生,換了任何人,任何況,首要目的一定是收購尹氏,然而,牧晟宸沒有.

他讓尹氏維持下來,尹天江還是尹氏總裁,盡管那只是掛名的,實質上總裁的權力早就轉移到了牧晟宸手里.

"尹總,我打算做什麼或者為了什麼,應該不用告訴你."他的淡然,的輕巧.

尹天江胸口發悶,他怎麼也沒想到,到了今天,尹氏竟會遭到如此重創,他竟然當了個傀儡總裁.

然而,即便這樣,他也不能放開尹氏,他這一生,都付諸于上的尹氏,他不惜一切代價拿到手的尹氏!他怎麼能輕易放棄?

"我會讓人將人事的調整安排傳給你.至于這份合作案,不要再想了."他起身走出接待室.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利落的翻著手上的文件,尹氏集團並不是個軀殼,五年前,所有的人都尹氏集團要倒了,他毫不猶豫的砸下重金扶持它起來,然而尹氏再沒有過去的輝煌,三年前,他幾乎等于收購了尹氏,然而,外界對此一無所知.

他能將尹氏維持到今天並不是他有多強能力,而是尹氏確實不差,只是需要一個真正有才能的領導人,而尹天江,差了一點.

為什麼要控制尹氏?

范希文曾找機會問過他.

為什麼呢?

原因再簡單不過,尹氏不是她的最終目標嗎?

如果知道這段長跑的終點在哪,他只需要在終點喝著茶,聽著音樂,好整以暇的坐等,而她會拼了命的,氣喘籲籲地,不斷堅持著跑向他.

美國郊區一幢公寓里,尹瑟坐在電腦前狠狠的打了個"噴嚏",她揉了揉鼻子,黑著臉:"誰在罵我?"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吊帶褲,手插在口袋里,淡漠的靠在門口的酷哥一臉平靜的看著她.

"你是不是生病了?"

尹瑟移過頭,皺著眉頭看著自己五歲的兒子.

從他會講話開始,她就無語了.

到底是誰兒子會像媽媽的?

這畜生跟牧晟宸的長相德行簡直就是一樣一樣滴!

"沒有."她又別回臉,繼續埋在電腦前面,而後便很不巧的又打了個噴嚏!

只見牧司瑞眉頭輕皺,歎了口氣,走出房間,沒過一會兒,的身影又走了進來,他一只手端著一本水,另一只手手心里放著兩片藥.

"快吃掉."他走到她面前,只有辦公桌高的人卻愣是一副"牧晟宸"姿態!

尹瑟接過就著水吞了藥片.

"鋼鐵俠,我和你多少遍,臉上多一點表行不行?"

"我和你了多少遍,別叫我鋼鐵俠."他手重新插回口袋里.

尹瑟臉又黑了,和他打不成協議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她淡定!

牧司瑞走到門口又轉過身:"要是病了,就推遲回去的日子,免得在飛機上還折磨人."

尹瑟恨不得吐出一口大血,她費那麼大勁就是為了生出這種畜生……

然後沒過一會兒,尹瑟便驚訝的看著手機來電.

"如風哥哥?"

"恩."

"有事?"

"鋼鐵俠你病了."

"……"尹瑟險些憋得內傷,"沒有,他亂講的."

"是嗎?"電話另一頭的葉如風輕笑,"我看鋼鐵俠不是會亂講的孩子啊!"

"如風哥哥,你別把他當孩子看,他就是一混蛋!"尹瑟忍不住罵道,然而剛罵完,便對上靠在門上的牧司瑞,那雙漂亮的黑色鳳眸不動聲色的盯著她.

"他的對得對,我是病了,我晚兩天回來!"尹瑟立刻掉轉了個頭,這祖宗,她真心惹不起.

直到她打完電話,他才慢慢走出房間.

尹瑟只覺自己的神經繃的賊緊.

然後又是沒過一會兒,她的手機來了一條短信,是航空公司發來的是改定機票的信息……

"鋼鐵俠!我沒生病!!"尹瑟受不了的大喊出聲!

沒有人給她回應.

她揉了揉腦袋,有點暈沉沉的是沒錯,但那也沒到要推遲回國時間的地步啊!這兔崽子知不知道推遲兩天,有多少麻煩事要解決還要交代……

她無力的趴在桌子上,閉上眼睛.

五年了……

從偷偷生完孩子,而後帶著還在繈褓中的鋼鐵俠來到美國,她每天除了上課就是照顧他,葉如風隔個兩三個月就會過來一趟.

隨著鋼鐵俠慢慢長大,她是越來越害怕,那張臉實在是和牧晟宸太過相似,一個縮精致版,雙胞胎都不會相似到這種地步.

只有一種可能,他們是隔了三十年的先後出生的雙胞胎!

尹瑟被自己惡心到了.

而且,還強烈的懷疑,這鋼鐵俠是牧晟宸生出來的,不是她生的,從頭到尾,從里到外哪怕一根頭發,似乎都沒有遺傳于她……

接下來的兩天,尹瑟確實病了,在鋼鐵俠面前完全抬不起頭,他整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表實在太欠扁了.

他讓她吃完藥後,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兩只腿還碰不到地,"我要是不在你身邊,你要怎麼辦?"

"噗!"尹瑟一口水噴了出來,而後嗆得厲害.

"難道不是你詛咒我,我才生病的?"尹瑟問他.

牧司瑞一臉受不了的抽出兩張紙巾遞給她.

尹瑟接過,白了他一眼.

"媽,一定要回去嗎?"他極少極少喊她,因為家里就兩個人,他話必然是在和她,所以大多況不叫媽媽.

尹瑟看了他一眼:"你不想回去?"

"我無所謂."他聳聳肩,"我覺得住這挺好."

和媽媽兩個人,回去之後,他直覺就不會只有兩個人了.

"媽媽是一定要回去的,有很多事在等著我."尹瑟對他認真道,"你難道不想看看我們的家鄉?"

"……沒什麼興趣."他淡,"回去就回去好了."

"鋼鐵俠."尹瑟叫了他一聲.

"恩?"

"我給不了你太多東西,但是凡能給你的,我一點都不會漏掉,而其他我給不了你的就得靠你自己去爭取."

一般的五歲孩子哪里能聽得懂這樣深奧的話?

鋼鐵俠再怎麼聰明,再怎麼人鬼大,尹瑟也不能保證他能聽得懂.

但是鋼鐵俠卻一臉淡漠的瞥了她一眼,不話.

"你過來."尹瑟朝他伸手.

牧司瑞踏著短腿蹭蹭蹭的走到床邊.

尹瑟把他拽上床:"讓媽媽親一下."完就在他額頭上吻了吻.

偶爾親親他,才會覺得,恩,這真的是我兒子!

牧司瑞臉微,別扭的扭開頭.

就這樣了,過了兩天,她們回國了.

機場里,尹瑟一手抓著牧司瑞,一手拖著箱子,四處張望著.

葉如風遠遠地就看到了她,從旁邊走過來.

"瑟!"

尹瑟轉頭便對上葉如風帶笑的眸子.

"歡迎回來."他伸出臂膀,尹瑟上前抱了抱.

"鋼鐵俠,歡迎來到中國."葉如風沖牧司瑞打了個招呼.

"了多少遍,別叫鋼鐵俠!"

"……"不會有人理他的.

"我真是太久沒有回國了,A市也變了好多."

"是嗎?"葉如風隨口接道,"身處其中倒是不怎麼覺得."

牧司瑞巴著車窗,看著窗外陌生的風景,這里就是媽媽生長的地方,這里就是她和那個男人認識的地方……

"鋼鐵俠在想什麼?"葉如風打趣的問道.

"沒什麼."他回的淡漠.

"撲哧"一聲,葉如風沒忍住笑出來,鋼鐵俠從後面看了眼他的後腦勺.

"不愧是鋼鐵俠,就是霸氣!"

"……"

尹瑟和牧司瑞就住在以前他和尹瑟住的別墅里,尹瑟不在,那房子空著也是空著.

她拉著牧司瑞的手走進屋子.

"如風哥哥,辛苦你了!"

"如風叔叔,辛苦你了."牧司瑞照葫蘆畫瓢念了一句.

葉如風看著這張和牧晟宸如出一轍的面孔,不由感歎.

時間也已經過去很久了,也不知道牧晟宸到底在做什麼打算,換做他,早該翻天覆地的找起來了.

更何況,以牧晟宸的本事,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在哪……

"對了,如風哥,蘇蘇呢?她不是和你一起過來?"

想到蘇柔,葉如風就笑了:"那個啊!"

"怎麼了?"

"她和范希文鬧別扭,決定大門不出了!"

"……"尹瑟嘴角抽搐,"她是人嗎?我和她五年沒見面了,到頭來,果然都是沒心沒肺的!"

葉如風感歎道:"她和范希文也不容易,你要理解."

"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范受那種哪里好……"

"……"葉如風黑了臉,"他不是你朋友?他哪里好,你不也清楚的嘛!"

"……"尹瑟不話了,那也只有一點點好……

"國內的事了解多少了?"葉如風切入正題問道.

尹瑟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遞給牧司瑞,讓他上樓換好,九月份,A市已經有點冷了.

"不是很多."尹瑟坐到沙發上,打掃衛生的阿姨給她倒了杯水.

葉如風坐到她身邊:"尹氏的呢?"

"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才著急回來."

"近期,尹氏內部做了一次比較大的人事調整,伯父看上去有些心力憔悴,但對外,雖比不上五六年前的尹氏,但在商界還是占有一席之地."

她輕輕喝了一口茶:"我還以為尹氏早就毀了……"

"如果毀了呢?"

"那就再創起來."

她放下水杯:"對了,如風哥哥,你知道尹萱兒在哪嗎?"

葉如風眉頭輕輕皺起:"為什麼問她?"

尹瑟輕笑:"我和她有個七年的長跑比賽,如今五年半都過去了,我要是再不探探敵,難道坐以待斃嗎?"

"……瑟."

"恩?"尹瑟嘴角勾起,"她現在很厲害嗎?看如風哥哥你這臉色,不太好啊!"

"聽哥哥一句,別去招惹她了."

"哦?"尹瑟起了興致,看來她是混的比她好.

"五年,改變的事太多了."起著所這.

"或許吧."她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改變不了的事也實在太多了."

就在這時,尹瑟收到了一封郵件信息,她瞄了一眼,而後拿出平板電腦打開.

"在GW工作了一年半,我越來越想不通,拼了命的追求權力追求地位的意義在哪?"她一邊打開視頻,一邊著,"不明白為了這種東西背信棄義,能得到什麼,因為不明白,我愈發不能原諒!"

葉如風知道她在什麼.

"許董,有事?"她開著視頻,並不太專注.

"明天晚上八點,在阿卡迪亞私人會所,你去見見我們的合作伙伴."

"知道了,沒別的事我掛了."

"……尹--"

她關掉了視頻,正對上葉如風一臉不可置信的表,他指著她手上的平板:"許?!"

第二更會在晚上八點左右~~親們,乃們的推薦票都藏哪去了??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096 她竟然走了
下篇:099 有媽媽就夠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