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93 她應該知道

驀地,牧晟宸嘴角揚起笑容,他緩緩低下頭,竟抑制不住的笑出聲.

尹瑟啊尹瑟……

足夠了,或許真的足夠了.

范希文依舊一臉複雜,從他得知牧晟宸只有半年時間這個消息到現在,他的神一直複雜肅然.

然而牧晟宸呢?他卻像是沒事人一樣,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狀態,現在竟還更加過分的笑了起來!

他沒覺得他了什麼好笑的事啊!

都是很嚴肅,很認真的問題不是嗎?

"晟宸……"

牧晟宸抬起頭,眸子里還帶著笑意,還是那種特別滿足特別認真的笑,他何曾見過?

"我相信."

"這麼快你就又相信了?"范希文對他的變化反複真是捉摸不透.

"恩."

"那你決定告訴她了?"

"不會."牧晟宸淡淡道,"她繼續做她的葉夫人,我這種連自己生死都掌握不了的人,能和她有這樣的結局,算是不錯的了."

"我以前可沒發現你這麼清心寡欲!"

牧晟宸不置可否:"但是希文,如果半年後我沒死,尹瑟還沒有正式成為葉夫人,那時候我會把她搶回來."

"……"這男人.

范希文想,他是沒有他的這種魄力,沒有他的這種心思.

如果換做他,一定要抓著尹瑟,讓她和自己來場驚天動地的生死絕戀,不刻骨銘心死不瞑目!

"我真是搞不懂你,既然怕她傷心,干嘛還要讓她記住自己?"

"記住我是一回事,看著我死又是另外一回事."

"……"

"下個月我就會去美國,三個月多一點的時間應該能把美國總部的事處理完,然後我會直接到瑞士接受手術治療."

"老夫人知道嗎?"

"我會告訴她的."

"……"范希文一時間竟不知道什麼,牧晟宸十九歲那年,他也是看著他進手術室,他無所畏懼的就進去了,然後一臉淡然的就出來了.

現在呢……

離開創世大樓的范希文走在路上也總是出神,迎面而來的是蘇柔,她見范希文連聲招呼都不打就從她身邊走過,只覺怪異.

忙拍上他的肩膀:"喂,范大公子,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是失戀了?"

范希文這才回神,轉過身,見是蘇柔,臉黑了一半.

"怎麼不話?你不是挺能的嗎?"

范希文沒有精力陪她玩,擺了擺手:"沒什麼,先走了."

蘇柔訝異的搖了搖頭,便也走她自己的路,不再多問.

就這樣,一晃眼過去了半個多月,這天尹瑟心血來潮,她拉著葉如風就往超市里跑.

"再呆在家里,我就快要憋死了!"尹瑟走在推著推車的葉如風身邊,叫喚道.

葉如風點了點她的鼻子:"我看你是閑的發慌!"

"是真的閑的發慌啊!頭頂上都快要長草了!"尹瑟嘟起嘴叫道.

"我又沒讓你一直呆在家里!"

"你不是不在嗎!我一個人出去還不如不出去!"尹瑟膩歪的依在他身邊道.

葉如風忍不住嘴角勾起淺笑.

"如風,梅子梅子!"尹瑟遠遠就看到了整排整排的蜜餞,瞬間口水就分泌了出來.

葉如風好笑的看著她,可能真的憋壞了,原本還覺得她稍微長大一點了,做出來的事沒有一件不讓他瞠目結舌,但才養了她半個月,只覺完全孩子脾性!

"買這麼多?"間揚低起.

"不多不多!"

"……"十罐還不多……把蜜餞當飯吃啊!

尹瑟漾著笑容,看著她的笑,你會覺得盡管只是來超市一趟,卻像是來到了.天堂.

"蜂蜜也好!"尹瑟站在蜂蜜架前,仔細挑選著,最後認准了一個錐形瓶子蜂蜜,放進推車里.

"如風,你想吃什麼,盡管拿不用客氣!"尹瑟一臉認真的對他道.

葉如風臉都黑了:"是,反正我付錢……"

尹瑟咯咯的笑著,走到他身邊挽住他的胳膊,剛往前走兩步,便和轉彎而來的一男一女正面對上.

霎那間的微鄂--

"多吃點蜂蜜."女人的聲音很乾淨,"以後一日三餐我都會替你安排好!"

"恩."牧晟宸淡淡應了聲,眼微抬,便對上了尹瑟和葉如風.

"牧總,真巧."葉如風怎麼也沒有想到逛個超市還能碰上他!看尹瑟瞬間僵住的表,他的心也一落千丈,上前打著招呼.

"真是好巧."牧晟宸也想不到會在這里遇到他們,他幾乎就沒踏進過大賣場,要不是旁邊女人硬拖著自己過來……

"晟宸,認識的人?"蘇珊眨著眼睛問道.

晟宸?尹瑟從頭到尾眼睛只注視在這女人身上,他們是什麼關系……

牧晟宸淡淡點了點頭.

葉如風看了看他們,道:"我和瑟還要去別的地方看看,牧總,你們慢慢逛."

"恩."牧晟宸應了聲.

于是尹瑟就拽著葉如風的手從他身邊走過,他的目光淡淡瞥過,重新放在食物架上.

"選這個吧!"

"隨便."

尹瑟聽著後面傳來的兩人對話,明明是那樣簡單的對話,卻在她心里翻滾攪動著.

"瑟?"葉如風輕輕喚了一聲,"買個西瓜吧,你不是喜歡吃的嗎?"

尹瑟點了點頭:"好."

再沒有了剛才那股子興奮勁.

他這麼快就有……新歡了……

她的心口像是被什麼堵住一樣,只覺一口氣憋著出不來,而後再想想,便開始生自己的悶氣!

他身邊有誰關你什麼事!你不是他的舊愛!竟然用新歡這個詞,尹瑟,你腦子進水了!

她這樣在心里犯著嘀咕.

推著車子的葉如風也頓時沒了精神,只不過是見了一面,對她的影響就這麼大,呵呵!

"走吧,去結賬!"葉如風騰出一只手摟著她的肩膀便往收銀台走去.

尹瑟回過神:"這麼快就走了?"

"看你不是沒什麼心了嘛!"葉如風的也很委屈.

尹瑟心下有些愧疚,她重新掛上笑臉,沖他道:"沒有啦!剛才不是買西瓜嗎?走,去買呀!"

葉如風看著她,又瞄了眼排著長隊的收銀台,歎了口氣:"那你推著車子先去排隊,我去拿個西瓜過來."

"恩恩!"尹瑟點頭.

葉如風往水果攤的方向走去,尹瑟吸了口氣,往收銀台推過去,看著每個收銀台前都排著長隊,尹瑟感歎道,雙休日的大賣場真不是蓋得……

"讓一讓,讓一讓!"只見一個推車里堆滿了箱子,箱子已經沒掉了推車人的身影,只聽到推車人的叫喊聲和險些被撞到的人唏噓聲.

尹瑟眨巴著大眼看著車子就朝自己開過來,心下一慌,竟轉不過自己手里的推車方向.

"讓一讓讓一讓!"推車人繼續喊著,幾乎就朝她筆直的撞過來.

"停停停!"尹瑟叫了兩聲,急的都冒汗了,但推車人卻無所知.

眼看推車就要和她撞上--

她猛地被人拉開,硬生生的撞進一個堅硬的胸膛.

而後是"碰"的一聲,尹瑟看著自己的推車被撞的退出老遠.

緊接著便是耳邊傳來的低吼聲:"你沒長眼睛啊!看到車子來了不知道躲開啊!"

尹瑟怔愣的貼著他起伏不定的胸口,他喘的厲害.

良久,他才松開她,尹瑟抬眼,對上熟悉的臉:"不是……推車不動……我想躲的……"

"推車里的東西比你重要嗎?不知道扔了車子自己先躲開?"牧晟宸低聲吼道.

天知道他還站在老遠就看到她站在原地不動,等著推車來撞的形時,心下的恐慌,他撥開人群跑過來,幸好來得及……

"不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什麼都沒了底氣,這樣盛怒的他,她似乎沒有見過……

"平時挺聰明的,怎麼關鍵時刻蠢得和驢一樣?"牧晟宸白了她一眼.

尹瑟抿了抿唇,原本因為沒底氣低下的頭瞬間抬起,揚眉看他:"你凶什麼凶啊!我閃神了一下,你至于發這麼大火嗎?還有,你憑什麼對我發火啊!"

牧晟宸複雜的看著她,微微抬眼便看到葉如風就靜默的站在不遠處.

又斂下眸子看著她,半晌,松開她的肩膀,他轉身.

他的手從她的肩膀上松開,卻好像是她的心被人遺棄了一樣,頓時失落萬分,順著他離開的方向,不遠處,有個女人在等他.

鼻頭竟有些發酸.

那個推箱子的推車人連聲道歉:"對不起啊對不起."

葉如風將被推出好遠的推車拉了回來,將手里的西瓜放進推車里,然後走到尹瑟身邊.

"怎麼這麼不心,看到前面有車子,還不躲開?"

尹瑟抬眼,目光四處飄著,"我……"

"好了,沒事就好,走吧."葉如風摟著她去排隊,孰知他心下多少忐忑,多少錯愕,再不敢去看她那泛的眼睛.

"就是那個女人?"牧晟宸走回瑪麗面前就對上她帶笑的問題.

牧晟宸不語.

"我哥和我的時候,我還不信,現在親眼見到,不信是不行了."

"……"

瑪麗歎了口氣,打趣道:"我在想你這心髒出問題該不會是被那女人嚇的吧?"

"……有可能."

"撲哧"一聲,瑪麗笑出來,"這才幾年沒見,你連冷笑話都掌握了!"

"走吧,再去買點其他東西."瑪麗重新走到貨物架前,牧晟宸回頭看了一眼那姣好的身影便走開.

自這以後,尹瑟便習慣性的往超市跑,葉如風不在時,她便和照顧她的阿姨一起來,之前是將目光定在貨物架上,現在是將目光定在人群里……

然而,那個身影,她再也沒有看到過.

他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即便她時而去世紀大廈,時而路過牧家附近……

"今天還要出去?"葉如風看她一大早就梳理的整整齊齊,一個多月了,她的腹部也有些微微隆起.

"我就走走,當鍛煉,很快就會回來."尹瑟道.

葉如風怎會不知道她的心思,他只是不去揭穿而已.

"那你跟緊點阿姨,心些,自己不要緊,肚子里的這個總是要緊的."

尹瑟點點頭.

葉如風換上鞋子就要去公司,尹瑟送他到門口,葉如風踏出去的步子又頓住:"他現在不在國內."

"啊?"尹瑟一開始沒聽明白,等明白時再看向葉如風,他已經開著車子走了……

他知道自己的心思.

葉如風手握著方向盤,面色緊繃,這麼多年,他頭一次覺得自己在她面前變得如此無力,他沒法她什麼,因為這場禍事的根源來自于他.

但他沒想到的是,在這之後,尹瑟再也沒有做出任何會讓他心亂的舉動,沒有偷偷跑出去,沒有時不時的失神,也沒有睡著後囈語著牧牧兩個字……

她的肚子越來越大,好在葉父和葉母都在國外度假,只偶爾打個電話回來問問,倒也沒什麼.

除此之外,她做任何事都心翼翼,最讓他感到開心的是她仿佛真的將自己當成了依靠.

于是,他也慢慢沒有了愧疚,也沒有了自我懷疑,如果他不是那麼那麼細心的人的話……

她本就不是心翼翼的人……卻做著心翼翼的事.

然後,這一天終于來了,打破了這幾個月以來的安穩,打破了葉如風同樣心翼翼的維持……

"范希文,你腦子有病?他和尹瑟已經沒有關系了,你何必多此一舉?!"蘇柔一路追著范希文來到尹瑟住的郊外別墅.

"有沒有關系不是你了算,也不是我了算!"范希文皺著眉頭道.

"她現在過得很好,葉如風會待她很好,你過去攪亂她的心思干嘛?!"蘇柔真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倒在路邊.

"她要是會動搖心思,就有知道這件事的必要!"

"知道你個大頭鬼,跟我回去!"蘇柔猛地打了下他腦袋.

范希文掙開她的手:"我都不在意了,葉如風也有風度一點行不行!"

蘇柔緊抿著唇,而後沖他吼道:"你懂個毛線,你能和葉如風比?他守著她守了整整二十二年!"

范希文不管這一套:"是尹瑟自己的,感這種東西沒有先來後到!你是她朋友,能不清楚?"

"她沒在我面前過,不算,你要是敢打擾她,咱們決裂!"

"……"范希文鬧心的很,牧晟宸還有半個月就要做手術了,這邊這個還什麼都不知道,光是想著,他就煩心的緊!

他看了蘇柔一眼:"不是你的嗎?"

"什麼?"

"即便自己死了,也要讓所愛的人記住自己!這不是你的嗎?憑什麼你能出這種無恥的話卻不讓別人去做?"

蘇柔被反駁的啞口無.

范希文掙開她,按響了門鈴.

沒一會兒,阿姨就過來開門了.

范希文走了進去,蘇柔低著頭愁眉苦臉的跟在他身後,心下萬千忐忑.

"你們怎麼……一起過來了?"

尹瑟靠在客廳的沙發上翻著書,挺著七個月大的肚子,范希文已經很久沒有見她了,陡然見到是這副模樣,倒還有些不適應.

"我是不是胖了很多?"尹瑟打趣問道.

范希文點了點頭.

尹瑟瞬間黑了臉:"范受,你活膩了."

范希文現在沒什麼心和她開玩笑,走到她身邊坐下.

"尹瑟--"

"范希文!"蘇柔不自覺的又呵斥道.

他瞥了她一眼,尹瑟驚訝的看著兩人,怎麼火藥味這麼重?

"要吵架去外面啊,驚到了我寶寶,你們一個都別想好好的."

蘇柔閉了閉眼.

"現在不是你寶寶的問題,尹瑟,我就問你一個問題."

尹瑟隨手翻著書,不在意的答道:"問吧."

"你是真心嫁給葉如風的嗎?"

"……恩."

"你騙人!"范希文微微有些激動,起身,"那牧晟宸呢?你不是喜歡他的嗎?"

"好了只問一個問題的."尹瑟打了個哈欠,睡眼朦朧的對蘇柔:"你沒事帶這個神經病過來干嘛,我不行了,困死了,要吃什麼要喝什麼讓阿姨給你們准備.我先眯一會兒."

范希文看著她搪塞的態度,臉憋得通.

"好了.范公子,你也聽瑟了,別糾結了,我們走吧!"

"外面挺冷的,走的時候幫我關上門."尹瑟將書蓋在自己臉上,發出悶悶的聲音.

"牧晟宸他,兩個禮拜後要做心髒手術!"

"……"

"范希文!"

"……"她慢慢拿掉蓋在臉上的書,一本正經的看著他:"要我去看他嗎?"

"尹瑟……"范希文沒有想到她的反應淡漠到這種地步.

"真搞不懂你們,干嘛都找借口讓我去見他,上次是心髒病發,這回又是要做手術,麻煩你們換個像樣的借口行不行?"

"對對對,范希文,別不識趣,瑟那麼聰明不會上當的!"

她重新將書蓋在臉上,嘀咕道:"就算要做手術,那也是一年半以後的事……"

"不是一年半,是兩個禮拜."范希文認真道,"五個月前,他就已經查出心髒衰竭,比預期早了很多,他用四個多月的時間處理完公事,一個禮拜前就住進瑞士最權威的醫院."

蘇柔知道自己堵不住他的嘴,聽他完,她心下也堵得厲害.

尹瑟表面上還若無其事,但是范希文的每一個字都敲打在她心口,只覺得心一點一點下沉,而後有一條名為絕望的深淵橫在她面前,她死死地盯住那片無止境的黑暗.

好像有幾只長滿尖利指甲的手同時撕扯著她的心,一片一片的撕扯著,血肉模糊一片.

"他沒有告訴我."她淡淡的著,臉上的書已經滑落.

"他沒必要告訴你.他,和你有這樣的結局算是不錯的!他,讓你安心做你的葉夫人!"

"安心?沒必要……"她念的有些失神,而後偏頭看向范希文,"既然他都這樣了,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

"……"面對她的質問,他難以開口,"我想,至少你要知道,如果手術失敗……"

"別了."

"瑟……"蘇柔見她這副樣子,就知道范希文的沒有錯.

尹瑟,對牧晟宸,早已根深種.

"他了沒必要,那便是沒必要.你們走吧."尹瑟起身走進房間,反鎖上門,靠在門上,而後便慢慢滑坐在地上,她抱著膝蓋,額頭靠在膝蓋上……

他是個壞人,她在心里罵著,真的是很壞很壞的人.

她的手機,一天二十四個時,沒有一分鍾是關著的,生怕錯過他偶爾興起的電話,生怕他發來短信她沒能及時回複,盡管她很清楚,他不會給她打電話,也不會給他發短信.

可以她肚子里不是還有他的孩子嗎?他總該盡一下做父親的責任吧!來問問她孩子有沒有很乖的在她肚子里成長,孩子有沒有很調皮……

"嗚嗚……"她咬著唇發出嗚咽的哭聲.

還有兩個禮拜……

她安安心心的養胎,安安心心的什麼都不管,到最後換來的竟是這樣的結果嗎?

牧晟宸,你的壞就是從你這顆爛心開始的!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瑟,你別嚇我,快開門."是蘇柔急切的叫喊.

"尹瑟,你出來,你一個人在里面哭什麼?"范希文的心也被揪的生疼.

誰哭了?她才沒有哭,她才不會為那種人渣,那種壞蛋哭!

可是……可是……

這時間是不是太短了?

"牧晟宸還沒死!"蘇柔受不了的喊道,"他只是要做手術,手術成功,他就能活下來!"

尹瑟睜開眼睛,他還沒死……

是啊,明明只是要做手術而已,可是她害怕……

媽媽和瑞奇都沒有走出來,他能走的出來嗎?

"瑟,你開門."蘇柔拍打著門,瞥了眼旁邊的男人,恨恨道,"范希文,都是你!"

"如果我不告訴她,將來最難過的人還是她!"

蘇柔壓根不管他這種無厘頭的理論.

突然,敲門聲停住了……

"如風……"

"葉如風……"

"怎麼了?"

"瑟她……"

葉如風看著范希文,神並無變化,他淡淡問道:"你告訴她了?"

蘇柔驚訝的張著嘴,范希文錯愕的看著他,蹲在門後的尹瑟也張大了眼睛……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092 你們,是相愛的
下篇:094 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