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91 果然是漂亮的新娘

尹瑟匆匆走出牧家,葉如風雙手環胸的靠在門口.

她頓住腳步.

"走吧."葉如風上前拉住她的手,什麼也沒再問.

尹瑟心下更加內疚:"是因為林嫂有事找我,所以我才……"

"好了,不用和我解釋,我都懂."

不知道原因,他還會想得開一點.她越解釋,他越心煩.

回到葉家,葉母一臉擔憂的站在門口張望.

"瑟,出什麼事了?這麼著急著跑出去?"

"伯母,沒什麼要緊的事,不用掛在心上,真對不起,這麼晚了還打擾到你休息."所葉胸如.

"沒事就好!"葉母摟著她的肩膀上樓.

尹瑟心下的愧疚又多了幾分……

"如風,還不趕緊把我燉的燕窩拿過來給瑟喝一點?"

"不用了啦,如風哥哥也累了,早點休息吧!"

"瑟,他是男人,身強體壯的,你一定要明白一個道理,男人生來就是要當畜生用的!"

"……"

尹瑟算是明白了,這伯母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晚上,尹瑟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雖然是林嫂的伎倆,但卻足夠將她騙的死死的,她沒有怪她,或許心中還存著感激,給她找了借口去見見他……

只是,她在想,如果這不是林嫂的玩笑,而是真的,她會怎麼辦?

翻來覆去,她就是不敢面對那個答案……

直到她的訂婚典禮到來.

一身潔白的緊身長裙將她姣好的身材完美的襯托出來,宴會上,她就是個走上岸的美人魚,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認識尹瑟的人不在少數,大多數是聽了她那些不好的傳,但即便心下對她有許多偏見,還是沒法對她的美麗視而不見.

"葉總真是好福氣!"

"未婚妻真是漂亮!"

"多謝多謝."

尹瑟從頭到尾一直挽著葉如風的手臂,帶著美豔的笑容,接受這些人不怎麼真心的祝福.

這場訂婚典禮並不浩大,雖然葉父希望氣派些,可葉母正兒八經的自己是個講究實在的人,訂婚典禮沒必要那樣浩大,但是結婚典禮一定要是跨世紀型的!

尹瑟對著這種見解相當無語.

但長輩做主總是要聽的.

"累嗎?"葉如風問道.

尹瑟沖他笑笑,搖了搖頭.

這時,從門口走進來了尹天江和張慧娟.

"伯父伯母來了."葉如風道,尹瑟順著望過去,自己的父親和張姨並沒有什麼好臉色,女兒訂婚,他們是最後一個被通知到的.

尹天江以為尹瑟會和牧晟宸交往,誰知道最後還是和葉如風在一起了.

葉父葉母伸出手:"親家,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張慧娟咧著嘴,甜膩的叫道:"是啊,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我們家尹瑟要是有什麼不規矩的地方還請你們見諒!"

"哪里哪里!"葉母笑容可掬道,"這樣的媳婦兒別人是求幾輩子也求不來的!"

張慧娟不滿的看了眼尹瑟,她害的自己親生女兒無法在國內立足,只能離開自己去國外!

"對了,尹夫人您有個大女兒吧!以前也和我們家如風一起玩的呢!"

哪里有傷疤,哪里就會有人去揭.

"萱兒出國深造了,所以沒能來參加妹妹的訂婚典禮."

"萱兒歲數也不了吧,這種時候出國……"

葉母的意思很隱晦,暗指等她回來還能嫁的出去嘛!葉母也算個直腸子,和尹瑟母親曉玲是摯友,對張慧娟鄙視到家了.

張慧娟臉黑了下來.尹瑟心下暗爽.

尹天江在旁邊話並不多,自從打了她那一頓之後,父女二人便再也沒過話了.

"伯父,我會好好照顧尹瑟的,請您放心."葉如風還是有禮貌的走到他身邊,道.

尹瑟從頭到尾都沒有給過尹天江一個正面眼神,只寒暄著那些無關緊要的人事.

尹天江微微歎口氣,或許如風並不是最好的人選,但好在現在的葉氏還算安穩.

"給你照顧,我放心."

尹天江和尹瑟只見自然沒有話要,怕是了之後,這訂婚典禮都被弄砸!

"伯父伯母里面坐吧."葉如風彬彬有禮道.

尹天江點了點頭便挽著張慧娟走進去.

葉如風握住她的手:"雖然你不請他們來,但出于禮節,他畢竟是你的父親--"

"我知道."尹瑟沖他笑笑,"我聽你的."

葉如風終于難得露出真心的笑容,手捧著她的臉也不在意他們是不是站在門口,就在她的額頭上碰了碰.

尹瑟微微訝異,只覺額頭處的溫熱立刻就傳遍了整張臉.

精致的臉粉里透.

葉如風松開她,那雙眸子柔似水,尹瑟著臉撇過頭,卻沒想到正對上慢慢踏過來的牧晟宸,他的身後跟著陳特助.

尹瑟只覺哪里不對勁,怎會有種不想被他看見剛才那一幕的想法?

"牧總,陳特助,你們來了."葉如風上前面帶微笑的伸出手.

牧晟宸淡淡的點了點頭,與之相握,"祝賀你們."

他轉向尹瑟,"果然是漂亮的新娘."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尹瑟鼻頭泛酸,她是怎麼回事,這些日子竟多愁善感起來.

抬起頭,"哪有你漂亮!"

本想打破尷尬場面的話卻讓場面更加尷尬,葉如風在一旁抿著唇,他實在不喜歡他們兩人的相處模式,無拘無束,口不擇,卻親密無間.

牧晟宸淡淡看了眼葉如風,道:"我先進去."

"恩."

他從她身邊走過,她還能聞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很乾淨很乾淨的味道,她一直很想問這種味道是怎麼來的,難道看上去高貴的人身上就會有這種味道嗎?

"瑟,如果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葉如風輕輕道,盡管他的臉上還掛著對來賓的笑容.

尹瑟微愣片刻,而後走到他身邊,挽起他的手臂:"你在開什麼玩笑,釣了這麼大一只金龜婿,別我反悔了,你反悔也是不可能的了!"

葉如風看著她一臉"嫁你就是賺翻了"的表,他揚起嘴角,那就這樣吧.

正當來賓都迎接的差不多,葉如風和尹瑟都准備回宴會廳里時,又有一個人來了.

定睛一看,竟是范希文!

尹瑟不解的戳了戳葉如風:"連他你也請了?"

葉如風一頭霧水的看著她:"你認識范希文?他不是我請的."

范希文低著頭黑著臉走上來,站在白裙面前,猛地抬起頭就沖她吼:"尹瑟,你有完沒完!當不成戀人就不能當朋友嘛!我不就翻過一次錯,你記仇記到今天!?"

尹瑟被他噴了一臉口水,葉如風站在一邊怎覺得自己是多余的?

"范,范希文,有話能好好嗎?"

"還什麼!你訂婚都不告訴我!?"

"……"尹瑟認為他們之間什麼關系也沒有了,自然也沒有告知他的必要……

"你就那麼心眼?你懂不懂寬容兩個字怎麼寫?我都熱臉貼你冷屁股那麼長時間了,你還不氣消!?"

這一連串連珠帶炮的質問讓尹瑟啞口無,只震驚的看著他.

范希文原本並不知道尹瑟要訂婚,他還沉浸在尹瑟與牧晟宸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中拔不出來,但沒想到牧晟宸一個電話,竟讓他知道她要和別人訂婚!

而她,竟也真的不打算通知他……

他不能,也不想就這樣和她沒了關系,哪怕只是朋友,他也想在她的人生里扮演一個角色.

于是他絞盡腦汁,如果各種懇求,各種求饒都不行,那就來硬的!

"把你的手伸出來!"范希文上前對她喝道.

尹瑟呆呆的伸出手掌,她被他嚇傻了……

范希文抓住她的拇指!對她道:"我要填上這根手指!最的就行!"

尹瑟回神,想起自己對他的話--

我脾氣不好,從到大的好朋友五個手指都數不滿,本來范受這三個字會填上一根手指--

尹瑟突然笑了:"范受,還不快進去,打算讓我們在這里陪你一起吹風啊!"

完她便挽著葉如風走進廳里,在葉如風耳邊道:"我的一個朋友,腦子有點問題的."

聽了這話,范希文終于開懷了,如果不能做我的戀人,那就做我的朋友,讓我的關心,我的感,我的付出都能有一個華麗的借口.

只是--

范希文撫著額頭趴在牆壁上,難過的歎著,他的命怎麼這麼苦……

"喲,這不是范希文范公子嗎?"蘇柔姍姍來遲,看到趴在牆上的范希文,打了個漫不經心的招呼.

范希文轉頭,蘇柔他倒是見過幾面,有點印象,因為長得還不錯.

"蘇大姐?"

"范公子被拒之門外了?"

"你才被拒之門外!"本來她的話不算惡毒,但配上那種語氣,就是那種語氣!就是那種讓范希文受不了的語氣,他怒了!

蘇柔聳聳肩,一臉"你不要欲蓋彌彰"的表,便從他身邊走過.

范希文來氣了,她這是什麼意思?立刻就追了上去.

"你干嘛跟著我?"蘇柔不解的看著他.

范希文端著杯酒:"我是不請自來的,沒什麼熟人,誰讓你先勾搭我的."

蘇柔皺了皺眉,複雜了盯了他幾秒,而後嫌棄的走開.

范希文黑著臉,走到她面前,擋住她的路:"你為什麼用看神經病一樣的表看著我?"

蘇柔轉身,咧開嘴,對他道:"范公子,你是追尹瑟不成,改變方向到我頭上了?"

范希文愣在原地,臉一陣青一陣綠,這女的話只找別人傷口戳:"你,以為我范希文會看上你?!"

蘇柔聳聳肩:"正常來講是不會,但你今天不是受刺激了嗎?"

"……"

"我和你啊!"

"恩?"

"瑟和你做朋友,是她想不開,但你要是看上了我,那可是你想不開了!"蘇柔嘴角的笑容狡黠又認真.

范希文抿著唇,物以類聚,一點也不錯.

玩性又起:"蘇大姐,按照你的,可能我今天真的是受刺激,覺得你特別漂亮!和我跳支舞吧?"

他完連給蘇柔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抓著她的手往舞會中走去.

蘇柔看著這個瘋子,真是無語了.

那邊的牧晟宸還是一貫置身事外的坐在椅子上,陳高坐在他旁邊:"尹瑟姐真是漂亮."

牧晟宸晃著酒杯,看著酒色的液體打著旋,他其實並不知道酒的味道,有人是辛辣,有人是醉人,有人可以解千愁,原先,他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今天倒還真是想品上一品.

"牧總……酒……"陳高見他作勢要喝酒,忙出聲.

牧晟宸看他一眼,"就一杯."

陳高神有些肅然但又帶著些摸不透的緒.

只見牧晟宸剛將酒杯貼在唇上,一只纖細漂亮的手便伸過來一舉奪過他的酒杯,色的液體灑在了白色的裙子上.

他抬起頭,對上尹瑟緊皺的眉頭.

"你在干嘛?"

牧晟宸雙腿疊在一起,淡漠的看著她裙擺上紫色的酒水.

葉如風跟在她身邊,臉色一樣不好看.

"喝酒."

尹瑟緊緊抿著唇,一臉認真的道:"你敢碰一滴酒,我就會碰一滴."

"……"葉如風抓住她的手,他不明白,牧晟宸喝酒和她有什麼關系,她竟在意到險些摔倒也要跑過來奪下酒杯!

"瑟,別亂."

尹瑟根本顧及不了其他,他心髒有問題,酒是沾都沾不得,而她不經意的一瞥竟看到他拿起酒杯,酒杯里是酒色的液體!

"那便不喝了."

她懷孕,更是沾不得酒……

"可以了,瑟,媽叫我們過去."葉如風拉過她的手臂.

然而尹瑟越想越生氣,頭一次對陳高發火:"陳特助,您不知道攔一下嗎?"

陳高一臉為難:"牧總不聽,我能怎麼辦……"

尹瑟想都不敢想這杯酒下了他的肚子會怎樣!"這種事由得了他嘛!?你是特助--"

"尹瑟!"葉如風沖她吼道.

尹瑟頓時閉上了嘴,回過神來,她竟已做出這般不符合她個性,不符合這個場合的事……

她的冷靜呢?她的理智呢?

牧晟宸慢慢起身,站在尹瑟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他抓起她的手,不知何時他的手里多了一枚墨玉指環.

葉如風面色肅穆,緊緊的看著他.

只見牧晟宸將指環慢慢套上她的中指.

尹瑟錯愕不已……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090 少爺暈倒了
下篇:092 你們,是相愛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