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87 我們要不要試試

"你打算這樣盯我盯多久."他目光不轉的問道.

"不知道."她回答的沒什麼力氣,沒覺得害羞,沒覺得尷尬,她不屈不撓的繼續盯著他,"好看的東西多看一會兒總是不吃虧的."

他緩緩合上書本,側首對著她:"你的這些歪理都是上哪來的?"

"自己琢磨出來的."

"尹瑟."

"恩?"

"你再這樣盯下去,會出事."

"……"前半秒,她可能還不懂,但後半秒她卻猛然醒悟,而後一臉鄙夷道:"禽獸."

牧晟宸單手撐著下巴,看著她,挑了挑眉,重複了一遍她的話:"禽獸."

尹瑟眨巴著大眼,看看他,又看看自己……

"你覺得我會壓倒你!?"

牧晟宸收起嘴角的笑意:"禽獸的想法."

尹瑟臉憋得通,鼓著腮幫子,放下遙控器,就站起來:"誰要來喝茶,你不知道孕婦是不能喝茶的啊!沒文化!沒常識!"

牧晟宸輕笑,在她還沒踏出步子之前便將她摟住,抱進懷里:"尹瑟,我們和好吧."

尹瑟,我們和好吧.

她怔怔的看著前方,他的前胸貼著她的後背,薄薄的兩層睡衣卻並不影響她去感受他的心跳,沉穩有力,略快些.

尹瑟嘴角慢慢牽出弧度,弧度越拉越大,而後轉身:"我本來不想和好的,但你這麼誠懇的了,我們還是和好吧!"

"……"

"作為我們和好的證明,我應該回來這個房間,你覺得呢……"

牧晟宸伸出手,撂了撂她柔順的長發:"好."

然後,晚上,尹瑟又重新睡回主臥室,牧晟宸安穩的睡在她身邊,黑漆漆的夜晚,她睜著大眼.

"你睡了沒?"

牧晟宸閉著眼睛:"睡了."

"你沒睡."

"睡了."

"牧晟宸,作為我們和好的證明,我抱著你一起睡吧!"

"……好."

于是,尹瑟便很不要臉的抱住他,臉頰貼在他的胸口上,仿佛只有聽著他的心跳,她才能睡得著.

"你睡了沒……"

"睡了."

"牧晟宸,作為我們和好的證明,你明天應該陪我去參加瑞奇的葬禮……"

"好."

尹瑟神微斂,臉上又漾開笑容,但為什麼心會疼?

"你……睡了嗎?"

"……"

"牧晟宸,作為我們和好的證明,你應該告訴我,為什麼你尹萱兒對你而是特別的,卻又讓她一敗塗地……"

"……睡覺."

"牧晟宸,作為我們和好的證明,你現在不應該睡覺,而是要認認真真的回答——啊!"

牧晟宸一個翻身就壓在尹瑟身上:"作為我們和好的證明,我們應該做些該做的事!"

他的氣息貼的那麼近,應該是危險的氣息,卻充滿了甜蜜,尹瑟知道有這種想法的自己簡直是無藥可救,但她能如何呢?她能因為瑞奇死了就遷怒于他?

她又不是第一次經曆這些,她早就學會樂觀,早就學會自我安慰,早就學會接受即便全世界的人都離她而去,她也必須活下來,好好的活下來這種心理准備.

"尹瑟."他的氣息有些急,他呼出的熱氣就灑在她的鼻尖,惹得她一陣陣戰栗……

她的雙手推著他的胸膛,卻並沒有用力.

然而,最後的最後,他還是沒有動作,他翻回身將她抱進自己懷里,像她是不可多得的珍寶.

"早點睡,明天要早起."

"恩……"她想,她不定就是被他這一點迷住,時不時溫柔到死的行為……

牧晟宸閉著眼睛,聞著她頭上的發香,讓她低頭是難的,那就他來低好了.

隔日,尹瑟和牧晟宸都穿了一身黑,他們在孤兒院里送走了瑞奇,尹瑟落著眼淚,然而嘴角卻是掛著笑容.

中午吃完飯,尹瑟坐在樹下,牧晟宸來到她身邊.

"心髒這種東西真是有夠複雜的."尹瑟靜靜道,"有的病了能醫,有的病了不能醫,既掌握著人的生死,又掌握著人的感……"

"感是由大腦控制的."

"可是卻是由心髒去疼的……"

牧晟宸側首看著她:"你為誰疼過?"

尹瑟微愣,她沒想到他會問出這種問題,看著前方空白的綠地:"瑞奇,媽媽還有……"

她頓住.

"還有誰?"有什麼東西就要浮出水面,而他迫切的想趕緊去抓住.

她看著他,"你看那邊!"

牧晟宸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天上掛著個風箏,再看過去竟有好幾個風箏……

牧晟宸順勢往下看,是孤兒院的孩子們,還有院長和蘇柔.

"我們也過去吧!"尹瑟完便拉著他往那跑去,他看著她急切的樣子,很想很想問,那個人……是葉如風嗎?

"你有沒有放過風箏?"尹瑟把線遞給他,自己舉起風箏.

他搖搖頭,看過別人在醫院里放過,透過玻璃窗……

尹瑟一臉同的看著他:"作孽啊!"

牧晟宸不在意,

"我帶著風箏跑,然後你就放線,順著風懂嗎?一拉一扯那種!"

他點點頭,她便抓著風箏跑起來,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尹瑟!"

"恩?"尹瑟才剛跑兩步而已.

他走到她面前,把線交給她,"你想跑掉我的孩子?".

完便接過她手上的風箏,尹瑟愣在原地,摸了摸頭,確實忘了,于是她便拉著線,牧晟宸順風跑起來.

他栗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顯得特別閃耀,高貴的無可挑剔.

只見他跑了一段之後,風箏就飛了起來,而後他又跑到她身邊,拿過她的線:"你在旁邊看著就行了."

然後牧晟宸便很有技巧的放著風箏,一拉一扯,一前進一後退.

"牧晟宸,你不是你沒放過風箏嗎?"她皺著眉頭疑惑道.

牧晟宸淡淡瞥了她一眼:"你沒吃過豬肉難道沒看過豬跑?"

尹瑟憋氣的看著他:"我就不相信你看過豬跑!"

"……"牧晟宸點了點頭,"看過."

尹瑟驚訝,這年頭還真有人看到過豬跑.

"你剛才不是跑了嗎?"

"……"尹瑟鼓著腮幫子就朝他撲了過去:"你個混蛋,瑞奇在天上看著,你就這麼損我!?"

牧晟宸一邊牽著風箏,一邊躲著她的襲擊,還不能讓她跑得太快,確實有點困難,最後被她掐著手臂上的肉,還真是相當……疼!

這邊看上去似乎是鬧騰的場景,然而蘇柔和瑞奇都像是處在冰窟中般,看著這兩人你追我,我追你,比孩子還孩子的形,身形頓時黑了一半.

蘇柔眉頭微皺,尹瑟的臉上是笑容吧,是因為牧晟宸……

鬼越往下看,身形黑的就不止是一半了……

"色姐姐太過分了!"

"恩?"蘇柔回過神來.

"瑞奇在天上看到該多難過,又多一個敵,我要去除害!"他完就憤憤的要走過去.

蘇柔一把把他拎回來:"心他把你當害給除了!"

鬼這才想起來尹瑟和他過,這漂亮的"老牛"很壞的,猶猶豫豫的進退了兩步,最後還是和蘇柔一起放風箏.

看著風箏越飛越高,牧晟宸不由好奇起來:"怎麼突然放起了風箏?"

尹瑟笑笑道:"風箏不是可以飛的很高嗎?鬼他們都把自己想對瑞奇的話寫在了風箏上,大概是以為能帶給瑞奇吧."

"是嗎?"牧晟宸輕笑,他果然是羨慕瑞奇的,生有所牽,死有所掛,"如果我死了,你也會為我放風箏嗎?"

他牽著風箏,走到她前面,她看著他認真的身形,只覺在聽到他無所謂的那句話後,全身都發涼.

她……不要為他放風箏.

"牧晟宸……"

"恩?"

"你,別學瑞奇……"

"……"牧晟宸頓住手,突然風箏線斷了,只見風箏越飛越高,然而飄向遠處,她的話也像是隨著空氣飄蕩不停.

他轉身,離她幾步遠,沒有話.

她以為他沒聽見,便走到他面前,認認真真一個字一個字的重複道:"你,別,學,,瑞,奇!"

"好."

尹瑟定定的看著他,一個簡單的"好"字竟可以讓她如癡如醉,這個"好"字竟比世界上所有的甜蜜語都來得迷人.

她是不是可以產生一種錯覺……

他對她,不是麻木的,他對她,也是有感覺的?她對他而不只是一個生孩子的工具……

"瑟!要去墓園了."蘇柔只覺得他們之間的氛圍不大對,心一慌,便喊道.

尹瑟也心一驚,轉身:"哦!"

牧晟宸跟在她身後,幽幽道:"尹瑟,我不學瑞奇,可能你要付出一點代價……"

尹瑟瞥過頭,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牧晟宸無所謂道,"你進水便進水了吧."

"果然進水了."

瑞奇的墓地也在松鶴墓園,尹瑟和牧晟宸並排走著,前面是院長奶奶還有蘇柔.

看著瑞奇俊俏的臉,尹瑟溫柔的笑了,她將手上捧著的大束百合放在墓碑上.

院長奶奶擦了擦眼淚了許多,蘇柔也難得的了很多,那些大家在孤兒院一起過的日子.

"蘇蘇,你送院長奶奶回去吧,奶奶身體也不好."

"我知道."蘇柔看了眼牧晟宸,而後道,"葉如風過幾天就回來了,你自己想想好."

尹瑟低下頭:"恩."

牧晟宸不語.

蘇柔和院長奶奶走了之後,尹瑟便蹲下,打算坐在瑞奇的墓碑邊,然而她還沒來得及坐下,牧晟宸便拉住她,脫下了自己黑色的外套鋪在冰涼的地板上.

尹瑟心頭微暖.

她重新坐下,從包里拿出瑞奇畫的那本畫冊,一頁一頁的翻著.

"牧晟宸,你猜這粗壯的女人是誰?"

牧晟宸淺淺的瞥了一眼:"不是你嗎?"

"……"尹瑟微微一笑,"你畫的不像,但是所有人都一致指向我,你真的是太厲害了,瑞奇."

她坐在那,沒怎麼話,慢慢的翻完畫冊,而後好好的合起來再放進包里,一會兒摸摸石碑,一會兒碰碰他的照片.

她就這樣不知不覺坐了許久,久到牧晟宸看不下去而將她拉起來.

他環住她的身體,頭擱在她的肩膀上:"他,我是你除了葉如風之外,唯一一個帶到他們面前的男人."

尹瑟臉微微發,事實是這樣沒錯,但怎麼從他嘴里出來,味道就覺得怪怪的?

他的手撫上她還算平坦的腹部:"這個孩子,乳名叫鋼鐵俠,大名叫思瑞."

"……"尹瑟聽到自己心髒撲通撲通的跳著不停,"鋼鐵俠?怎麼取這種乳名?"

"因為裝了人工心髒的人都會以為自己是鋼鐵俠,他也同意這種法."牧晟宸看著墓碑上那張年輕的臉,他是運氣好才能活到現在,"他成了鋼鐵俠就要保護你,保護孤兒院的所有人."

"……是嗎?他從沒和我過."

牧晟宸握住她的手,"如果瑞奇的死讓你那樣難過,那麼就讓這個孩子的出生成為值得你為之雀躍的事,如何?"

她受傷的心被他一點點撫平,眼眶慢慢泛,她抿著薄唇,用力點著頭.虧算他這.

看吧,瑞奇,不止是我一個人希望這孩子是你……

這一生,我們成為一家人吧!恩?

本來看完瑞奇,他們就應該回去的,但是才剛走出兩步,牧晟宸就停了下來,他指著前面的一塊刻著尹曉玲三個字的墓碑:"那是你母親的墓?"

尹瑟順勢望去,確實是.她看了眼牧晟宸,只見他已經向那塊墓碑走過去了,尹瑟不出心里的複雜的感覺.

她有些被動的跟在他的身後.

牧晟宸站在她母親的墓碑前,輕輕鞠了個躬,而後看著那張年輕的照片.

"你和你母親長的很像."

"是嗎?"尹瑟一臉疑惑,"難道你不覺得我比我媽長的好看一點嗎?"

"……"

"喂,牧晟宸,什麼時候也給我看一下你爸媽的照片吧!"

"干嘛?"

"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組合能生的出這麼漂亮的東西……"

"知道了又如何?"

尹瑟喜滋滋道,"這樣的話,我以後就以這個標准找老公——"

"尹瑟."

"恩?"

"不用白費心思了,你不行."

"……"尹瑟仔細琢磨著這三個字,你不行,你不行,你不行……最後終于爆.發,"你什麼意思!"

牧晟宸輕笑:"你就安心把肚子里的生下來就可以了."

尹瑟突然想到了什麼,拽著他的口:"牧晟宸."

"恩?"

"既然你不喜歡尹萱兒,那鋼鐵俠以後不用叫尹萱兒媽媽吧?"

牧晟宸眉頭輕皺:"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是你奶奶的,尹萱兒會是牧家少奶奶,這孩子以後得叫她媽媽……"

"是尹萱兒不行,還是其他任何女人都不行?"牧晟宸淡漠的問道,簡單的話里卻是重重試探.

尹瑟被問蒙了,最後搪塞道,"反正尹萱兒是絕對百分之百的不行!"

"所以,其他女人就可以?"

尹瑟支吾了幾秒,點了點頭,她實在管不了那麼久遠的事.

牧晟宸瞥她一眼,手插在口袋里,便轉身走了,尹瑟看他走就走,停就停,眉頭皺起,聲的對母親道,"媽,這就是我和你的那個人……您一定要記住他長相,晚上去嚇嚇他,他實在太壞心了!"

跑跟上他.

"我們不回去嗎?"尹瑟驚訝的看著他將車子停在商場的停車位上.

"你不是讓林嫂不要煮飯?"

"……"她忘了,比預定的時間早了一點.

牧晟宸和尹瑟走進商場,琳琅滿目的商品,從衣服到鞋子,從化妝用品到珠寶首飾.

"我發現你挺喜歡逛商場的."尹瑟徑自下著結論.

"怎麼?"

"之前偶遇你和尹萱兒約會也是在商場里."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世紀大廈是創世集團名下的."

"所以你不是和她在約會,只是碰巧對不對?"

牧晟宸見她似乎很喜歡這種答案,便順著她的意點點頭,心里只覺好笑,這女人狡猾精明,但有時候比孩子都容易哄.

他帶著她在一家珠寶店前駐足.

尹瑟不解的看著他,他什麼話也沒就走了進去.

"你帶我來珠寶店干嘛?"

只見牧晟宸才剛踏進店內,店長就親自上來接待.

"牧先生,帶女朋友來選珠寶啊?"

他看了眼一臉匪夷所思的尹瑟,輕輕點了點頭.

尹瑟雖然覺得這家店很氣派,但卻很冷清很冷清……她繞著櫥櫃走了一圈,瞄了眼價格,就找到這家店冷清的原因了.

她走到牧晟宸身邊,只見他修長的手上掛著一條鑽石項鏈,鑽石在燈光下閃閃發亮,設計和造型也都很獨特.

他將她拉到自己面前,"別動."

她看著他將這串價值不菲的鑽石項鏈系在了她的脖子上,透過鏡子,她可以看到這條項鏈卻是與自己相襯的起來,只是站在自己身後的男人……

"尹瑟."他環住她的腰,微涼的薄唇輕輕碰著她柔嫩的耳垂,那帶著迷.魂藥般的嗓音輕柔道,"我們……要不要試試?"

總有千思百慮的牧牧終于要展開追求了,咱家瑟能不能順從自己的心意呢??

嘿嘿,明日揭曉!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086 我們和好吧
下篇:088 赤裸裸的心疼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