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84 誰比較會裝

終于,手術燈滅了.

尹瑟猛然抬頭,只是一瞬間,她的瞳孔里什麼也沒有,心里也什麼都沒有,只靜靜的看著手術大門.

不一會兒,鄭醫生走了出來,靜靜的,靜靜的,他看見了尹瑟,看見了蘇柔,看見了院長看見了鬼……她們全都眼巴巴的看著他,全都屏住了呼吸.

只見鄭醫生脫掉口罩,輕輕搖了搖頭……

"不——!"

尹瑟跪倒在地,再不出一句話……

蘇柔也靠倒在牆壁上,院長奶奶閉上了眼睛,布滿皺紋的老手抹著眼淚.

只有鬼慌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他沖到尹瑟身邊,搖著她:"色姐姐,色姐姐,你別不話!"

尹瑟只定定的看著白色地板,瑞奇,他不想死在手術台上的……

鬼又跑向蘇柔:"柔姐姐,你句話好不好!"

蘇柔看著他,眼淚"啪嗒"落下.

最後,他撲進鄭醫生懷里,猛地哭喊起來:"鄭伯伯,你不是很厲害的嘛!你不是很厲害的嘛!為什麼姐姐,奶奶都哭了!為什麼瑞奇不出來!!"

"對不起……"鄭醫生難過的低下頭,做過那麼多大手術,面對過那麼多的生與死,看到這些人的表,他還是會心痛,還是會責備自己的無能.

"嗚嗚嗚!我要瑞奇,我要瑞奇!!"鬼哭著喊著,這悲傷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樓層,喊碎了醫生護士們的心……

牧晟宸趕到醫院的時候,手術室已經空了,牧晟宸二話不就趕到鄭醫生辦公室,鄭醫生手撐著額頭,閉著眼睛,一臉疲憊.

"鄭伯!"

鄭醫生睜開眼睛,看到微帶焦急的牧晟宸,先是微微訝異,而後便是滿面的倦容和痛苦,光憑這個表,牧晟宸已經知道結果了,他的心一沉到底.

"有事嗎?"

牧晟宸的喉嚨口像是有什麼哽咽住般.

"手術失敗了?"

鄭醫生苦笑:"失敗了,人工心髒手術.只有十二歲的孩子,比那時候的你還……"

牧晟宸神色微黯:"尹瑟呢?"

"啊?"

"尹瑟在哪?"他現在著急的是這個.

鄭醫生指了指上面,而後靜靜道:"太平間."

牧晟宸轉頭就走出辦公室,鄭醫生不知道他們之間究竟有何關聯,早已沒有多余的心思去考量.

牧晟宸的胸口微微發脹,走到電梯門前,有些受不住的扶住牆壁,喘了喘氣,才重新提起步子,踏進電梯,他看著閃爍的數字,只希望快些,快些,再快些!

電梯門好不容易打開,他便急急邁出大步,面前是陰冷的白色房間,"太平間"三個字如鬼魅般纏繞著這里,四處散發著陰冷的氣息.

推開白色的門,尹瑟就窩在牆角,整個身體都縮在一起,她的對面是一層層冰櫃……

他走到她面前,氣息不定.

"尹瑟."

"尹瑟!"牧晟宸連喊兩聲,她像是被人抽掉了靈魂,眼睛圓圓的睜著,看著前方的地面,空洞的仿佛能一見到底.

看著眼前的黑亮皮鞋,她慢慢回過神.

她不記得瑞奇是怎麼被送到太平間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就蹲在太平間里一動不動,她知道蘇柔抱著她哭了好久,她知道院長奶奶不停的安慰著鬼.

對,她想起來了,她是想一個人靜靜,對,她是想單獨再和瑞奇處一會兒,對,瑞奇怪她來著……

她手撐著牆角,無奈腿腳已經徹底僵硬麻木,不穩又坐了回去,牧晟宸一把將她橫抱而起,但是胸口太疼,他險些站不穩,有些狼狽的靠在牆壁上,額頭上冒出一層薄汗.

尹瑟失神的看著牧晟宸,他看上去有些急躁,有些吃力,有些狼狽.

"放我下來."

牧晟宸淡淡瞥了她一眼,抬起步子便往前走去.

"放我下來!"她沖他吼.

"你能走?你逞什麼強!"

尹瑟拍打著他的胸口,眼睛慢慢泛,只是牧晟宸受著她打,怎樣也不放下她.

"放我下來,我不要你抱!不要你抱!!"尹瑟突然間像是宣泄般將所有的緒砸在了牧晟宸身上.

走到電梯門前,尹瑟更是不依不饒,腳麻木動彈不得,但是雙手卻不停的揮舞著.

牧晟宸不耐的沖她低聲吼道:"別鬧了!你肚子里還有孩子!"

電梯門打開,蘇柔拿著保溫杯,錯愕的看著他們.

尹瑟慢慢收停,余光也看到了蘇柔,神色黯然.

牧晟宸抿了抿唇,踏進電梯,不在意的對蘇柔:"走吧.".

蘇柔像個機器人般關上電梯,她到現在還沒有消化牧晟宸的那句"你肚子里還有孩子".

萬千疑問哽在心頭,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開問,是否應該在這個場合,在這個時間點問,瞥頭看向尹瑟,她閉著眼睛靠在牧晟宸胸口,神色疲憊,像是鐵了心要逃開她詢問的目光.

而牧晟宸,淡漠的抱著她,只是額間那一層薄薄的密汗與他靜默的氣質形成反差.

三人,沉默到電梯門再次打開.

"牧先生……尹瑟交給我吧……"蘇柔開了口.

牧晟宸淡瞥了她一眼:"不用.還有剛才,你沒有聽錯,她懷著我的孩子,我會照顧她."

尹瑟咬著牙,太多複雜的緒朝她洶湧而來,她招架不住,終于伸出手摟住牧晟宸的脖子,臉縮進他的頸窩,溫熱的液體沿著他的脖子濕了白色衣襟.

蘇柔實在無法用語來形容她現在的心,如果換做平常任何一個時間段她都會沖上去抓住她的肩膀,大聲的質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偏偏是今天,偏偏是瑞奇剛離開的現在,太多的悲傷早已承載不住,卻又蹦出炸彈一樣的消息……

她失神的後退一步,靠在牆壁上.

牧晟宸咬著牙,再次看向蘇柔:"接下來的事我會處理,我先帶尹瑟回去休息.還有其他的事可以打她電話,我會接的."

蘇柔看著他離開,錯愕的蹲坐在地上.

"懷孕……"她喃喃道,而後想起尹瑟這段時間的種種,最後苦笑,難怪,會吐,難怪,夜不歸宿……

除此之外,她更加清楚的是,尹瑟的懷孕並不是什麼喜事,她的嘴唇都在發顫,伯父知道嗎?如風知道嗎?

然而正當她拿出手機給葉如風打電話時,手機響了,是尹瑟.

她急忙接起.

"蘇蘇,別和如風哥,我會和你解釋……"

是她悠悠的聲音,是她沒有氣力的挽回,是她帶著哭音的乞求……

蘇柔的手機慢慢滑落,別和如風哥……

呵呵.

坐在牧晟宸身邊的尹瑟慢慢放下手機,低著頭,陷入死一般的沉默,牧晟宸靠在後座,閉著眼睛,眉頭微擰.

"牧總,您不舒服嗎?"陳高試探性的問了問.

"不用管我."

陳高噤口,將車開到牧家,牧晟宸下車,尹瑟卻還是一動不動.

"尹瑟."他輕輕喚了一聲.

尹瑟這才像木頭一樣下車,然後頭也不回的走進屋子,林嫂見尹瑟這副模樣,心被提起來了,是那孩子的手術出了問題……嗎?

她靜靜的走上樓,而後走進房間,關上門.

牧晟宸隨她身後進來.

"少爺……"

"幫我把藥片拿過來."牧晟宸靠在沙發上,胸口的疼悶感越來越重.

林嫂知道少爺是心髒出了問題,趕緊去拿了藥片,倒了水放在他面前.

"少爺,沒事吧?"

牧晟宸吞下藥片,"沒事.去准備點蛋粥,她一天沒吃了."

林嫂點了點頭.

"多准備一點."

"少爺也喝粥嗎?"

"不是."

林嫂明白了,就是多煮一些!

一直到粥煮好,牧晟宸都靠在沙發上休息,直到胸口慢慢緩和才動了動.

而尹瑟進了便窩在房間一角,不是沙發,不是床,只是靠近陽台的一角,厚重的窗簾遮住了室外所有的光,房間暗沉的很.

瑞奇的死像是個魔咒,緊緊箍在她的頭上,她仿佛聽見瑞奇在不停的念著咒語,是她送他上手術台的,是她勸他做手術的,是她他可以活下去的……

為什麼最後他要對她話,她沒讓?為什麼他要一臉毫無遺憾的進手術室……

她抱著腦袋,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覺得身上冷,很冷很冷,腹部一陣驚鸞,她渾身一顫,伸手摸上自己的肚子,緊緊咬著唇,似是在壓抑著什麼.

就在這時,牧晟宸走了進來,他手上端著盤子,盤子里是一碗冒著熱氣的粥,他拉開半邊窗簾,走到她面前,蹲下:"吃點東西."

"不吃."

"吃點."

尹瑟微微抬起頭,眼里滿是不滿,突然推開他手上的盤子:"我了不吃!"

溫熱的粥灑在光潔的木地板上,牧晟宸淡然的起身,像是早就預料到這況一般.

他走了出去,沒一會兒便又進來了,手上依舊端著一碗粥.

"吃點."

"我不吃!!"

"啪!"的一聲,這回連碗也碎了.

牧晟宸神色淡漠的用拖把將灑在她周圍的粥和碗片拖到一邊,便又走了出去,尹瑟緊緊咬著唇,再次抬頭,他依然端著一碗粥.

"吃一點."一樣的話,一樣的淡然,像是命令,又帶著些懇求,是懇求,又仿佛只是為了完成一樣任務.

看著他手里的粥,突然間,所有的緒都爆發了出來:"牧晟宸,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聽不懂人話啊!!"

她起身猛推了牧晟宸一把,粥順勢倒在了他潔白的襯衫上.

牧晟宸眉頭微皺,也只淡漠道:"別鬧了."

"鬧?誰在鬧啊!?我讓你管我了!我不是不吃了,你端過來干嘛!!"

她沖他吼,臉上滿是倔強的憤怒.

"你肚子里有孩子."

尹瑟怔住,而後兩只拳頭沖他猛打:"孩子?!孩子你個大頭鬼!!牧晟宸,你以為你是誰啊!我憑什麼給你生孩子,憑什麼啊!"

牧晟宸抓住她瘦弱的手臂,淡漠道:"是你自己決定的."

只一瞬間,她的眼淚毫無征兆的落下,"對,是我自己決定的,那也只限于生孩子,誰讓你靠我那麼近了!!"

他知道現在的她處于緒爆發點,知道瑞奇的死對她來是個難以接受的打擊,所以他默默忍.

"牧晟宸,我告訴你,你最好從今天開始離我遠點!我和你什麼關系也沒有!"尹瑟憤憤完就轉身要走,牧晟宸可以忍受她亂打亂罵,但飯要吃.

他抓住她的手臂:"吃點東西."

從手腕傳來的冰涼觸感就像是一團火慢慢燒起,燒至她的眉頭,燒至她的心頭,牙齒咬著唇,絲絲唇血滑落.

她瘦的身子在顫抖,全身都緊繃住,"我會安然無恙的生下孩子,所以,你不要再管我!我們之間的契約,我記得清,清,楚,楚!"

然而他的手沒有放開,"我現在的話和契約無關,我只要你吃點東西!"

現在的尹瑟滿臉淚水,伴著唇邊的血絲,亂掉的碎發,顯得有些猙獰,有些凌亂.

她轉身,狠狠的瞪著他,"牧晟宸,不要給我裝了,這場游戲,我不玩了!!"

牧晟宸眉頭擰著,琥珀色的鳳眸此刻只看見女人悲憤的面孔.

"我會按照我們約定的,生下你的孩子,所以,你不要再來招惹我!"這場失心游戲,她不玩了,到最後的最後,死無葬身之地的人一定是她!

"尹瑟."他陡然轉沉的聲音伴著微微使力的手,拉過尹瑟便吻上她的唇,唇上的血絲帶著腥味.

尹瑟盯著面前放大的面孔,眉眼整個皺起.

她手掌一用力,狠狠的推開他.

牧晟宸險些被推開,但下一瞬便眼明手快的將她重新箍回自己身邊,尹瑟痛苦的扭動著身體,然而牧晟宸哪里像是有病的人,整個一力大如牛!

"尹瑟,讓他做手術前,你就應該考慮到這層風險,百分之五的幾率能有多大?手術失敗是這麼難以讓人接受的事?!"

尹瑟消停下來,手垂在身邊,凌亂的頭發黏住了臉上的淚水還有疲憊的汗水,她抬起通的臉:"你怎麼會懂我的心?只有十歲,我媽就去世了,那時開始,我就沒有親人了!但瑞奇,那些孩子是我的親人啊!"她的眼淚像開了閘的河壩,不再停歇.

他深深歎了口氣,輕柔的將她抱進自己懷里,手捋著她凌亂的長發,"瑟兒,我來做你的家人."

這話他不應該現在的,這話他本應好好藏著,等他能從手術里走出來再的,但是,眼前的女人讓自己變得迫切,變得急躁.

這句話是溫柔的掌心,輕輕撫摸著她內心最柔軟的地方,癢癢的,綿綿的,這該是多溫暖,多貼心的話,這該是多能撫慰人心的話?

然而——

"別裝了."

她陡然冰冷的三個字讓牧晟宸全身僵住.

尹瑟在他還處在錯愕時,推開他,微抬起頭,與他面對面:"我不需要你的同.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安慰."

牧晟宸心下煩躁起來,不由得怒火也上竄,他理解她現在的心,但卻不能理解她這般咄咄逼人的姿態!尹只瑟.

"尹——"

"為什麼不讓尹萱兒為你生孩子,恩?"尹瑟嘴角挑起一抹輕俏的嘲諷.

牧晟宸的喉嚨像是被什麼哽住了般.

尹瑟伸出她的手,慢慢撫上他的胸口,帶著冷漠的笑意:"你這里,不也是人工心髒嗎?"

她的話是一盆冷水,將他從頭到腳澆了個遍,全身冷凝住,瞳孔放大,她……知道了……

見他不話,尹瑟繼續道:"還有兩年,你擔心兩年以後,你會死,你心愛的女孩兒就可能成為寡婦,成為單身母親,所以為你生孩子這件事,只有無關緊要的人來做,最合適!對嗎,如果你沒死,尹萱兒會順利成章的成為孩子母親,然後其樂融融一家人,那是多感動的畫面!"

牧晟宸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她不僅知道他的心髒,她還知道他的初衷……

光是看他的表,她便知道,她猜的一,點,點都沒錯!冷冷一笑:"所以,牧大少爺,你不用對我裝,我也會安心把孩子生下來,畢竟葉氏還是在你們手上,我可是真心害怕你奶奶會毀了契約!"

尹瑟一臉淡漠,只有些狼狽的淚痕,轉過身後,她便緊緊咬著唇,心下疼的厲害,幾步就走出房間.

林嫂端著粥在門外候著,錯愕的看著尹瑟走出來.

尹瑟視若無睹般鑽進客房,將門反鎖.

她揉著自己的頭發,難過的流淚,忍著忍著,還是發出了嗚嗚的哭聲.

牧晟宸站在陽台邊,看著天外夕陽漸落,林嫂在一旁打掃著地板,幾次欲又止,不管如何,她終究是個下人,主人們的事,她不該多管……

"林嫂,她是什麼時候知道我心髒有問題的?"

林嫂微愣,"我不知道,她從未和我提過."

原來尹瑟知道了……

牧晟宸淡淡的點了點頭,心下只覺好笑,到底是誰比較會裝呢?

第二天早上,尹瑟打開房門,雖然洗漱的乾淨,但明顯帶著病態的虛弱.

牧晟宸坐在餐桌前翻著報紙,看著她面無表的走過來.

"姐,吃粥還是面包?"

"吃面包,再給我一杯牛奶."

"是!"林嫂欣喜的應道,然後便趕忙去准備.

尹瑟若無其事的坐在牧晟宸的對面,林嫂將早餐端到她面前,她便默默地吃起來,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似地,機械的動著嘴巴,嚼著食物,或許吃粥還是吃面包對她來根本無所謂.

牧晟宸偶爾瞄她一眼,也不話,只要她吃東西便可以了.

只是——

她才吃兩口,就突然嘔了出來,而後她便奔進了洗手間,牧晟宸手頓了頓,起身.

"林嫂,打電話讓林醫生過來!"

群號:【一二一三零零二一五】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083 是她不自量力
下篇:085 我看誰敢動她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