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079 醫院,午後,美麗

他看著她,蹲下,伸手碰著她潔白的臉頰:"尹大姐,做錯事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都不是道個歉就能扯平的年紀了."

她驚恐的睜大雙眼,然而這已經無法抑制她的恐懼.

"你就大人有大量,放過我不行嗎?你沒有什麼損失不是嗎……"

牧晟宸猶如天神般的面孔微微一笑:"等你付完代價,你大概就能知道我失去的是什麼了."

她錯愕的看著他,突然醒悟過來,失神的吐出兩個字:"尹瑟……"

就在這時,保全走了進來,毫不猶豫的將尹萱兒拉了出去……最後尹萱兒眼里是他冷漠的背影.

他會毀了她……

尹瑟,是尹瑟,全是尹瑟!為什麼她一定要做自己的絆腳石?!

牧晟宸淡然的坐到皮椅上,他靠在那,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只短短幾天,尹萱兒被封殺殆盡,面對著父親的質疑,母親的失望,她頭一次如此憤恨,憤恨到恨不得掐死尹瑟.

"萱兒,你有人陷害你,至少你得告訴我那人是誰,不然,即便爸爸我也沒有辦法."尹天江冷著臉.

尹萱兒臉色難看至極.

她不能出尹瑟和牧晟宸時候便認識的事,更不能出她騙了牧晟宸的事,父親如果知道自己得罪了牧晟宸,一定不會放過自己,最壞的況不是對她失去信心,而是將尹瑟看的重要起來.

他是什麼樣的人,她這個做女兒的很清楚,從他搶走死去妻子家的所有產業開始.

"爸爸,給我點時間……"

"你還要時間?一個多星期過去了,從你這出現的紕漏越來越大,你的位置,有多少人虎視眈眈?"尹天江呵斥道,"我要向全公司上下交代.不能讓別人我尹天江的女兒這樣沒用!"

尹萱兒緊緊咬著牙,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爸……"

"老公,會不會是瑟兒……"張慧娟在一旁聲問道,"她一直將萱兒看成眼中釘……"

"憑她能有這麼大本事?"尹天江怒了,"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自己想想清楚,這段時間你就在家里面避避風頭!"

尹萱兒握緊了拳頭:"我知道了,爸."

"老公,這樣能解決問題嗎?"

"不然還能怎麼辦?出去讓人在背地里嘲笑我尹天江."損害到他利益的人,事,他絕對不會允許.

張慧娟沖她使了使眼色,尹萱兒默默上樓,心高氣傲的她何曾受過這般委屈,牧晟宸沒有開玩笑,半絲玩笑意味也沒有……

"老公,這次的事真的不能怪萱兒……"張慧娟扶著尹天江的胸口,細聲道.

尹天江看了她一眼:"她生存的商界,沒有人會因為你是被陷害而產生同,再伸出援手!"

只兩天,尹天江便發現事態發展到超出想象的地步了,尹萱兒出錯的案子全是關系到尹氏上上下下員工利益的大案子,原本尹氏就是剛得到融資而從金融危機中挺過來,這種時候,員工的工資,福利在這段期間內必定會有所減少.

這份文件是由財務部交給尹萱兒,一旦文件被泄露,必然會激起員工的反面緒.

于是,現在,尹天江被員工舉著罷工的牌子攔在尹氏大樓前.

"尹總,你給句話,那份文件是不是真的,如果獎金和福利都降為之前的一半,是不是太過分了!"

"就是,我是有一大家子人要養!"

"這點薪水不會想留住我們吧?!"

"給個公道!"

"這是違反勞務法的!"

尹天江黑著臉站在員工們面前,靜靜道:"大家放心,工資,獎金還有所有的福利,公司絕對不會少你們一分!"

"是真的嗎?"

"那這樣來,那份文件就是大姐一個人的傑作咯!"

"……"

這時,所有的人都將質疑放在了尹萱兒身上,尹天江現在除了將尹萱兒丟出去來穩定員工們的緒別無他法.

"這件事,公司會繼續追查下去,如果真是尹萱兒的想法,我會秉公處理的!"

尹萱兒在家看著電視里,尹氏大樓前的騷亂,父親沒有明,但她已經很清楚,自己被丟了出去……

她該怎麼辦?手指都氣的發顫,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陌生的手機號,她接起——

"尹萱兒姐,我是陳高——"

……

尹萱兒掛掉電話後,臉上是決然的神.

現在看著這場面的尹瑟一定笑開了吧!

然而尹瑟壓根什麼也不知道,現在的尹氏,她漠不關心,她關心的是自己是否有將尹氏重新拿回手中的能力.而且,瑞奇的手術迫在眉睫,她也無暇顧及其他.

"周六,你也有課?"牧晟宸看著她早早的起床,不由問道.

尹瑟隨口答道:"去醫院."

"那個男孩子?"

尹瑟手頓了頓,那個男孩子……

"恩."

牧晟宸也開始穿起衣服.

"你干嘛?"

"一起去."

尹瑟微愣:"你去干嘛?"

"散步."

尹瑟看著他理所當然的神,一臉無語:"散步?去醫院散步?你想和我呆在一起就,別找這麼蹩腳的理由行不?"

牧晟宸頓了頓腳步,"你確定不是你的表告訴我,你想讓我和你一起去?"經手頰碰.

"……我一口鹽汽水噴死你!"尹瑟戳了戳他的背脊,"牧大Boss,有沒有人告訴過你,自戀不要緊,但千萬不要在比你更加自戀的人面前自戀?"

"……"牧晟宸笑了笑,看著她著耳朵匆匆走出房間.

林嫂為他們准備了豐盛的早餐.

"少爺,老夫人打電話過來,今晚,花園有一個晚宴,老夫人讓你准時參加."

牧晟宸淡淡應了聲.

尹瑟眯著眼睛,老夫人?哦——就是那個看上去"凶神惡煞"的老奶奶,她撇了撇嘴,喝了口水,反正和自己沒關系.

"今晚,你和我一起去."

"噗——"尹瑟一口水吐得干乾淨淨.

牧晟宸靜靜的看著她.

"賓利,你別得寸進尺,我為什麼要陪你參加晚宴,我不去!"想到要再見到那個凶婆婆,她就渾身打哆嗦.

"……"牧晟宸輕啜了一口茶.

"喂,你別不話,我不會去的,你別癡心妄想了!"

牧晟宸不緊不慢的沖她眨了下眼睛,瞬間,尹瑟被電的七葷八素.

"你,你這是干嘛啊!瑟佑啊!做夢……"尹瑟堅定自己的意志,再三警戒自己絕不能被美色所動搖,絕不能!絕不能……

"如果給你兩萬塊呢?"

"我去!"他贏了.

牧晟宸笑了笑.

吃完早餐,他們就一起去了醫院,瑞奇的手術定在了下周一.

"色姐姐!"尹瑟剛站在病房門口,就聽到了鬼的叫喚聲.

尹瑟黑了臉看著偷笑的牧晟宸.

"很好笑嗎?"

牧晟宸搖了搖頭:"不怎麼好笑,色姐姐,倒是挺符合你的."

"我哪里色了?恩?我色誰了,我色你了?"

牧晟宸輕輕咳了咳,拉過她,在她耳邊用氣聲道:"你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的那晚,是誰把我壓在身——"

"啊!stop!你要是敢亂我和你沒完!"尹瑟恨恨的跺了下腳.

"啊!!色姐姐帶了個美豔叔叔來了啊!"鬼的鬼叫聲不斷.

瑞奇抬起頭,正對上了那個"美豔叔叔",只一瞬間,他們像是有種磁場在互相吸引著.

"姐姐."

尹瑟走到瑞奇身邊:"今天感覺如何?"

"挺好的,醫生狀態也沒有問題."瑞奇老實答複.

尹瑟笑了笑.

"姐姐,這位哥哥是?"瑞奇問道.

尹瑟看了眼牧晟宸,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介紹,便隨口道:"打醬油的,不用在意."

瑞奇和鬼同時"撲哧"笑出聲!

牧晟宸伸手環住尹瑟的腰:"我像打醬油的嗎?"

尹瑟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忙解釋道:"玩笑,玩笑,純屬玩笑——"

"大叔!你把手放在哪里啊!!"鬼瞬間繃著一張臉,指著牧晟宸,大聲呵道,氣勢要多洶湧就有多洶湧.

尹瑟身子僵住,牧晟宸看著不點,"怎麼?這里不能放?"

鬼怒了:"你想老牛吃嫩草啊!快放開色姐姐,不然我讓色姐姐色了你!!"

"……"

"……"

一陣靜默,一陣靜默,又是一陣靜默……

"我不介意."

鬼忍無可忍:"你臉皮太厚了,來人啊,快拖出去斬了!"

"……"

"……"

像不像瘋人院里出來的?

尹瑟無語的拍掉牧晟宸的手,鬼得意的沖他笑笑,眼里滿是優越感,只是沒想到尹瑟下一秒便彈了一下鬼的腦門:"你腳上穿的鞋可是這只老牛買的!"

鬼愣了愣:"不是色姐姐你買的嗎?"

"是老牛付的錢,你心他把你鞋子當場脫了!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尹瑟聲在鬼耳邊嘟囔著.

"真的啊?老牛這麼壞啊……"

牧晟宸又不是聾子,聽得一清二楚,老牛老牛的叫,尹瑟,你好樣的!不過,果然,那六雙鞋子……

"哥哥,鬼話沒大腦的,你不要介意."瑞奇靜靜道.

"看出來了."

鬼跟著尹瑟去幫瑞奇泡開水,牧晟宸站在床邊靜靜的看著窗外.

"哥哥,姐姐是不是很漂亮?"瑞奇突然開口問道.

"不丑."

"除了如風哥哥,姐姐從沒有帶男人來看過我們."瑞奇笑道.

葉如風麼?

牧晟宸心下竟泛起一陣醋意.

"所以呢?"

"哥哥對姐姐來,肯定很特別."

牧晟宸點了點頭:"確實很特別."

"你喜歡姐姐嗎?"

你一個孩子,敏感成這樣,算是怎麼回事?

"你害怕手術?"他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徑自問道.

瑞奇瞳孔收縮下,姐姐不在,他也沒有必要裝,他點了點頭.

"為什麼?是怕生,還是怕死?"

"怕死."他回的利落,"我想活下去,想看著姐姐找個好對象,嫁個好老公,也想看著鬼怎麼追姐姐,也想孝順院長奶奶."

"那個鬼要追尹瑟?"牧晟宸眉頭挑起.

瑞奇輕笑:"你別看他哦,他是認真的."

認真……

"我的胸口要裝人工心髒哦!"瑞奇一張蒼白的臉,此刻漾著燁燁光彩.

牧晟宸看著他,不由心生羨慕起來,又看向窗外,他在醫院里的時間很長很長,很寂寞很寂寞,除了管家和保安,除了死寂一般的靜謐,再無其他……

"裝了人工心髒,都會以為自己是鋼鐵俠了."

"鋼鐵俠?哥哥,這比喻好貼切啊!那手術以後,我就是無敵的鋼鐵俠了."

"然後?"

"有力量,我就要保護他們."

牧晟宸不用問也能知道他口中的"他們"是指的誰,他……是羨慕他的.

"瑞奇,尹瑟晚上躺床上都會念著的名字,贏不了死神,是不是有點對不起人了?"

只見瑞奇睜大了雙眼,看著他:"哥哥……你和姐姐……"

牧晟宸手指放在唇上,"秘密."

然而瑞奇卻久久無法鎮定,尹瑟和鬼回來,鬼依在尹瑟身上,雙眼仇視著牧晟宸,一臉優越神.

瑞奇悲涼的看了眼鬼,咽了咽口水,關公面前耍大刀,是不是這個意思?

"你們什麼了嗎?怎麼氣氛這樣……"尹瑟懷疑的看向牧晟宸.

瑞奇干干的眨了眨眼睛,搖頭:"沒,沒什麼."

尹瑟知道其中有端倪,知道這牧晟宸肯定沒自己什麼好話!算了,她不和他計較,鬼的對,一只老牛而已!

在醫院呆了一個上午,直到院長奶奶來了,尹瑟才和牧晟宸離開,他們從醫院的花園里穿走著.

牧晟宸看著這些簡單的風景,紫藤架上的紫藤花要開了,他輕輕的吸了口氣.

"以前從不覺得醫院是個好地方."

尹瑟微頓,而後笑笑:"醫院本來就不是什麼好地方."

"是因為你母親的緣故?"

"一半吧,她是因為癌症去世的,她住院期間,我都把醫院當成家了,我又嘻嘻鬧鬧個不停,醫生護士也都對我很無奈."

"亂跑亂跳,亂躲亂藏,是嗎?"

"好像的你時候不是這樣——"至此,尹瑟瞥了他一眼,沒有下去,他,可能真不是那樣.

牧晟宸輕歎,雙手插在口袋里,尹瑟一步步走到他的身後,看著他修長的腿,每邁出的一步都是那樣高貴,心,痛.

他會死嗎?

他頓住步子,側身看向她:"走上來點,別躲在我身後,我看不見你."

尹瑟神蕩漾,心下一緊,撇開臉,加快兩步,走到他身前,突然跑了起來,轉了半個身:"你要是追上我,我給你獎勵."

這是個不錯的午間,陽光太暖,人兒太美.

牧晟宸兩步就追了上去,尹瑟的腿腳還算快,左跑右跑,機靈得很,但也不敢跑得太快,畢竟肚子里還有一個.

他自然也是沒用全力,跟在她身後兩步之遠的距離,她飄逸的長發隨風而起,太陽灑落其上,不出的美好,只見這的花園里,一男一女追逐的身影,像兩個孩子般.

尹瑟有些跑不動了,牧晟宸看著她停下來,半彎著腰,喘著氣,他輕笑,踏上一步,拉起她的手,放進自己的口袋里.

她愕然的看著他.

他若無其事的繼續往前走,她就跟在他身邊,聽著他些許喘氣的聲音,他溫厚的手掌覆著她的手心,惹得她一陣一陣心悸.

"賓利,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

"都好."

"賓利,我們要個男孩子吧."

"恩?"

"男孩子的話,是不是會像我多點,不是男孩像母親,女孩像父親嘛?"

"不行,要女孩."

"你剛才不是都好?"

"剛才是剛才."

"……你什麼意思."

……

如果他是她的一個錯誤,如果他是她的一份心痛,那她默默承擔,這樣,能不能讓他繼續活下去?

晚間,牧晟宸穿著一身白色西裝,尹瑟在櫃子里拿了條深藍色的領帶,沖著他頸口樣了樣,滿意的點了點頭,"用這條吧!"

牧晟宸瞥了眼,"你就這品味."

尹瑟微鄂,等反應過來他的嘲諷時,他也已經將領帶打好了.

"你為什麼不讓尹萱兒陪你去?"她替他整了整著領帶,似不在意的問道.

他看著她臉上劃過的每一絲神,哪怕只是眼神的一個波動:"你想讓我和她一起去?你不知道你姐姐最近出了很多狀況嗎?"

"狀況?你是有人在背後算計她的事?"

"恩."

"她來找過我,以為是我干的,這之後我倒是不清楚了.反正她有你這個後台,能怕什麼?"尹瑟轉身,走到梳妝台前,拿起唇筆筆輕輕畫著.

牧晟宸不動聲色,走到她面前,拿過她手上的唇筆.

她錯愕的看著他,只見他半蹲身體,手抬起她尖細的下巴,唇筆順著她姣好的唇線描起來,神認真無比,他做什麼都仿佛是理所當然,收起筆,他又伸出拇指碰碰她的唇,像是在調試深淺,好半晌,他才站起來.

"走吧."他伸出手.

現在吧正在清水進行中,發現某些內容被屏蔽時,請大家進群【一二一三零零二一五】僅限vip讀者哦!

返回: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太迷人
上篇:078 你真的太壞了
下篇:080 不應該來的宴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