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超級打臉系統
第七十一章 床上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墨嗎?你在哪里?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呃,沒什麼.我現在沒事,你們兩個沒什麼問題吧."

"我和建林都沒事.我們反而有些擔心你的安危.當時你去見老板之後,沒一會,整個賭場都開始戒嚴起來,還有人想抓我們兩.幸虧我們跑得快."

周墨聽著胖子語氣里的那股唏噓勁,心里有種滄桑的感覺,寶寶真的蠢,這兩貨怎麼可能會闖進去救我的.我怎麼會這麼想,簡直愚蠢.

這兩貨看到有問題倒是跑的快,還是幸虧自己命大.估計之後是有人發現那個倒下的服務員,進而發現自己賭場的老板消失了,才開始戒嚴的吧.而而那兩貨之所以能夠跑掉,估計是因為發現了賭場後門那幾個被打暈的保安了.

周墨心思急轉,立馬便大致猜出了事情的大致經過.

至于周墨也什麼不先開始懷疑李雪失蹤的影響,則是因為周墨不認為會有人去她的地方,當他當時來到房間里,看到里面極為私密的打扮,他就明白了主人大致地性格.

之後就是何文雅等人的電話,周墨對著胖子建林兩個人大致解釋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只說最後根本沒有找到老板本人,只是遇到了一個證人帶出來審訊.

看著床上的那個女人,周墨心頭思索,最後還是決定暫時先瞞過殺手組織那一邊再說,畢竟自己還有任務再說,還有的就是他對那個所謂的古武界相當感興趣,畢竟只可能涉及到自己如今最大的秘密--系統.

電話最先打給何文雅,畢竟是自己的正牌女友,何文雅也聽到周墨的聲音明顯一副驚喜的語氣.

這讓他有些愧疚,看來自己讓這個一直守護著自己的女人擔心了.周墨立馬就是一番甜言蜜語,哄得何文雅在電話那頭終于開心了起來,天天撒嬌的語氣讓周墨聽得心癢癢的,只想回去好好教訓她一頓.

世界上的事情就像是飄搖而過的草,總是那麼的美而又如此的措不可及.然而世界上大多的美麗也正是因為這種不可及的遺憾.這可能就是所謂的悲劇的美感.周看著躺倒在床上的女人,帶著雋永的笑意笑了笑,然後仔細地看著外面的天空.

外面下起了霧蒙蒙的小雨,就如同極為美好的細紗遮面在這片好不虛無的世界.周墨打了個電話給南宮雙舞,草草說了幾聲,然後就掛了電話,眼神呆呆地看著前面,不知道咋想些什麼,哪里有什麼,世界上那麼大,為什麼這個所謂的系統會降臨在我的身上,在這一片細雨連綿的時候,周墨卻有種錯繆感,這個是真實的嗎?這或許就是一場夢境吧.

突然,一道閃電像是針刺進周墨的意識之中,徹底將周墨從夢境中喚醒.

"有敵人!"周墨心中有些後怕,為什麼剛才自己會陷入到那種狀態中去,這附近好像有敵人.

環顧四周,只要發現有任何在,周墨就能迅速將她制服,然而仍然空無一人.周墨看著天空,卻發現這竟然是一個大晴天,那里有什麼細雨連綿.

此時周墨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危險之處,只以為這只不過是一時的錯覺和意識混亂而已.

而此時旅館的門也響了起來,周墨打開房門就看見南宮雙舞站在外面,不喜反驚,剛才那個不是錯覺嗎?難道自己真得打電話給南宮了?

"南宮,南宮,你我剛才打電話給你了嗎?"周墨心中有些不安,直接向南宮問道.

"當然啊,周墨你傻了嗎?不然我怎麼知道你在這里.對了你也什麼在這個地方?"南宮雙舞對著他翻了一個白眼,然後一邊向房間里面走去一邊隨口向周墨問道.

""呃,沒什麼.我想要讓你運送一個人.""

"什麼人?男的女的?"南宮雙舞剛問道一半然後就瞪住了眼睛,然後轉過頭,狠狠地盯著周墨,強壓著怒氣說,"先不說那些,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周墨順著南宮的手指看向床上躺著的旗袍女子李雪,心中立馬明白了南宮為什麼這麼生氣的原因,正准備解釋,"那個女人是……"

"不要解釋,我在警局看到過很多這樣的男人.我沒想到你也是這樣的人,我會跟文雅姐說的."南宮打斷周墨的話一臉的怒容,這就打算離開.

"不是啊!你誤會啦!"周墨連忙拉住就要離開的南宮,解釋道,"你知道龍頭交給我的任務吧!"

"什麼任務?"南宮不知道嗎?不過看起來應該是南宮漣舞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他妹妹,雖然此時情況急迫,但是根據現在的情況,周墨也實在來不及解釋了,只好准備長話短說.

"算了,你只要知道我被給了一個任務,需要刺殺一個地下賭場的老板."

"那又怎麼樣,這就是你床上躺著一個睡著女人的理由嗎?"南宮雙舞冷笑著看著周墨,想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當然不是,我實話說了.他就是那個賭場老板?"

"誰?"南宮雙舞看著周墨的眼睛,臉上雖然還有些倔強但是很明顯心中已經有了誤會周墨的感覺.

"就是那個女人."周墨攤了攤手,對著床上的旗袍女人努了努嘴,心中則是有些無奈,這就是有了家室的感覺嗎?他一下子感覺做一個好男人的責任還是有些任重道遠.

在一番解釋後,周墨說自己有些事情需要詢問那個女人,所以暫時不可能殺她,所有這個名叫周雪的女人需要帶回去照顧.不過如果是周墨大白天扛著一個昏迷的名字無論是坐出租車還是干什麼都會有些奇怪,畢竟不是那種晚上,所有周墨想要讓南宮雙舞帶車過來接她.

"那你昨晚在哪里?"南宮雙舞聽到周墨的解釋終于松了一口氣,然後又對著他問了一個問題.

"啊?什麼?昨晚嗎……"周墨有點想要岔開話題,不過在南宮雙舞嚴厲的小眼神下終于還是敗下陣來,老老實實地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一樣待在那里,低著頭說:"好吧,昨晚我和她在一起,不過我敢保證,我們絕對沒有發生什麼?我當時因為中毒暈了過去."

返回:超級打臉系統
上篇:第七十章 李雪
下篇:第七十三章 岌岌可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