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超級打臉系統
第六十九章 老板是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還在做著美夢的周墨被一股子極為鋒利的氣息直接嚇醒.周墨看著眼前的旗袍女子,突然有種喝斷片的感覺.

"這是哪里?我為什麼在這里?"女人穿著一身的旗袍,挎著腿坐在周墨身上,手中則是拿著一把鋒利的匕首放在周墨脖子的地方,臉上則是有些的迷茫,

揉了揉有些陣痛的頭,她問道.

周墨感受著脖子上炸起的寒毛,勉強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恐慌,對著女人說:"我怎麼知道,好像是酒店吧.對了,你能不能先放開我."

"酒店?我為什麼會在酒店?別亂動,小心我殺了你."女人聽到周墨的話有些疑惑地想了想,然後突然感受到身下男人在不斷地動彈,立馬豎起手中的匕首威懾這男人,直到身下的男人不動後,又開始陷入了回憶.

周墨有些無奈地看著身上的女子,感受著女子細白的大腿在自己的身上摩擦,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很是舒爽的事情,再加上女子身上的旗袍還沒有換下來,透過高開叉的旗袍里面,周墨甚至能夠隱隱看到女子黑色的蕾絲邊內褲,還有就是身上上女子居高臨下的跨坐在周墨身上,那對巨乳簡直非同尋常地壓迫者周墨的眼神,直讓周墨看得有些欲火焚身,不是他想看,是這位置,他也很無奈啊.周墨突然感受到自己身下的勃起.有些坐立不安,沒想到匕首的寒氣再一次襲來,直接讓周墨再次又些安然不動.

"對了,是你……別動"有破綻,一直在尋找機會的周墨敏銳的察覺到女子精神的一陣恍惚,一下子奪過匕首,然後一個翻身反過來將女人軋倒在自己的身下,四肢貼著四肢的緊緊把她困住.

雖然女子極為靈活,但是周墨勢大力沉直接掀翻了女子,將她按在地上不能動.這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差異所在,畢竟在力氣上,男人畢竟占有先天的優勢,再說功法上,周墨對于力量的訓練也是最為坎可得.這個時候,周墨輕松將女人閑到也在情理之中.

"我想起來,是你將我打傷的.我要殺了你",女人掙紮著,卻發現根本針紮不起來,只能死死地盯著周墨,充滿怨氣的說.

"你說這些完了,現在可是我占有主導權的時候.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周墨有些不滿地看著女人的反應,明明當時是女人先發動攻擊的好吧,當時自己在法律上來說只能算的上是正當防衛.對,又是正當防衛.

周墨決定給女人一點教訓.

周墨裝作一副淫笑的樣子,故意對著女人露出猥瑣的目光.

"你想要做什麼?"果然不出周墨所料,女子並不是那種鐵血的殺手,更像是初出茅廬的小刺客.聽到周墨的話,女人明顯有些驚慌,對著周墨驚叫著說.

"不做什麼啊!"周墨大笑了幾下,然後用下半身故意頂了頂女人旗袍的分叉處,引來女人又一次劇烈的掙紮.不過看起來很明顯,反抗無用.周墨看著搖著頭一臉不願的女人,心中有些得意,讓你剛才將刀架在周墨脖子上,這個時候害怕了吧.

"你是誰?還有賭場的老板是誰?"周墨看著女人要哭的表情,覺得自己的懲罰差不多了,接著女人用這一種狠狠的語氣問道.

"什麼賭場?我不知道."女人感受著自己的下體遭到侵犯,又掙紮不得,心中湧出千般的氣憤,只想要殺死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兒面對男人的話,用著那雙大大的眼睛狠狠地盯著自己眼前的男人,似乎要幾株面前男人的相貌的每一處細節,然後千刀萬剮.

"什麼賭場,你難道不知道?我就是被你在賭場襲擊的.難道你刺我的匕首是假的?"周墨對于女人的不知道有些氣憤,露出自己肩膀上的傷口,對著女人嘲諷地說.

"奧,我知道了.呵呵,你想知道?"女人終于想起來了賭場的事情,恍然大悟的看著周墨,然後冷笑兩聲,對著周墨嘲諷的說.

"告訴我,不然你知道你會有什麼下場."女人一副拒不合作的樣子讓周墨有些氣憤,周墨直接捏住女人的脖子威脅道.

"我可不怕這些東西,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女人說完就一句不發,冷冷地看著周墨.

周墨逐漸加重手上的力道,而女人喘氣地速度也越來越快,直到最後臉憋得有些紫紅,卻還是拼命地看著周墨.這讓他有些無奈,看到女人真的快被自己掐死的時候,終于還是放開了手,而就在女人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得意洋洋地看著周墨的時候,周墨的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絕妙的想法.

周墨將手放在女人的旗袍開衩的地方,慢慢地向上摸,臉上則是露出一副淫蕩的表情.

"你想要做什麼,不要,啊!周墨都告訴你."周墨看著女人呻吟了一聲,心中有些好笑,看到女人後終于拿出自己的手,沒想到這個女殺手還這麼純情.

"那你告訴我,賭場的老板是誰?"周墨再次問道.

"就是我,賭場的老板就是我.還有喊你上來的人也是我,想要殺你的人也是我.現在你滿意了吧."女人氣憤地對著周墨說,有些自暴自棄.

周墨心中有些無語,他能夠看出來女人說的是實話,那麼賭場的老板真的是自己面前的女人?這讓周墨有些不敢相信.

"怎麼?瞧不起我,我就是賭場的老板,管你信不信!哼!"女人注意到周墨有些不敢相信的目光,立刻反駁說.

"為什麼要殺我?"周墨有些奇怪地問道.

"你血賺了我一千多萬,還帶著騙走我五千萬.我為什麼不能殺你?"女人根著脖子對著周墨人反問道.

周墨有些郁悶,難道真的這麼簡單的理由,那麼大的賭場不缺那幾千萬吧,難道自己身下的女人真的是一個徹徹底底的財迷.這讓周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感覺自己剛才好像是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返回:超級打臉系統
上篇:第六十八章 開一個房間
下篇:第七十章 李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